《枭中雄》

第28章 密中疏 形底露眼

作者:柳残阳

昨天晚上,燕铁衣是翻过后墙肩着骆志昂潜出“大森府”的,当然行动极其隐密,避过了每一个人的耳目。

“天恩庙”见着熊道元之后,把骆志昂转出手去,又交待了许多要弟兄们注意及防范的事,另外,他下了两道谕令城外水心村而名。详见“永嘉学派”。 ,立即着“楚角岭”总坛派人截杀“金川三鬼”与“瘟煞”廖小竹回报!

在出门之前,他曾到了后院骆真真那里,拿了购物的清单,当然更承受了一番殷殷抚慰,离开的时候骆真真犹挚切的暗示他常到后院去走动wright,1830—1875)等。为使俱乐部解散后不被遗忘,皮 ,他却没有在回来之后再去巧亭陪大小姐聊天,因为他多少觉得有点内疚--骆真真不知道“小郎”在拿着它的购物清单出去的当儿,另带着一样清单上没有列明的东西--骆志昂。

大早起来,“大森府”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异状,正如燕铁衣的预料,骆志昂在外玩惯了活动的结果,价值、意义不是由对象给予人的,而是由人的 ,三两天不回家根本不会引人疑虑,更没有人连想到其他问题上去。

今天,燕铁衣准备进行他的第二步计划--狙杀。

目标,他先择定两个人,“金刚会”的二当家“铁君子”黄丹以及“丹顶红”孟皎,这两个都是极端偏激且强悍的人物,早除去早了心事。

燕铁衣事先已探明了,“金刚会”的人要多留一天,另外章家父子,孟皎,“烈火金环”曹广全,公孙大娘等人则一直住在这里,约莫短时间不会离开。

“千人堂”“采花帮”“力家教场”的人马,都已经在昨晚席散后各自回去了。

天气晴朗,阳光普照,是个好日子,但在某些人来说,则未必然,甚至正好相反,当然,他们不会知道。

表面上,燕铁衣仍和平时一样,勤奋又伶俐的去做他份内的事,半点看不出他体内蕴藏着的惊人潜力就要爆发了,他是如此逗人喜爱的总是展露着那一抹纯真又童稚的亲切笑容。

孙云亭一再叮咛他少劳累,多休息,并告诉他中饭前有位跌打郎中来诊视他昨天所受的瘀伤。

做完了日常的工作,时间仍很早,燕铁衣向孙云南说了一声,独个儿到西园溜溜腿,散散心,孙云亭还叫他别忘了赶回来等郎中治伤。

燕铁衣的一举一动,仍透着蹒跚与滞缓,走路也还是一拐一拐的。

实际上,他强健得很,比诸他平时的体能状况都要来得更好,但表面上装一装,却总是有益无害的事,谁会去怀疑一个小厮,尤其是一个还带着伤的小厮呢?

西园。

这里的环境与景致都是第一流的,清幽而高雅,来到这里,便会予人一种安详恬逸的感觉,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多徜徉一会。

燕铁衣的意思,是要穿园子潜到那边的精舍左近伺机狙杀他的猎物,由这里过去,比较容易掩饰他的行迹,不易引人注意。

在一座花棚的下面,他进去拔起了一只撑持着底架的竹棒,这只竹棒粗细刚好一握,长有三尺多四尺不到,前锐后丰,--和剑的长度一样。

花棚下,这种支撑底架以稳重心的竹棒子很多,抽一根拿在手里,谁也不会想到别的事情上去。

在那袭青色短褂子里,燕铁衣却插着他的短剑。

手拿着竹棒,燕铁衣拄着像拐杖似的微瘸着往外走,他才走出个三五步远,一丛花树之后,突然传出一声低隐的,似是带着惊愕意味的音调来!“咦”?

这一声“咦”,“咦”得燕铁衣微微一怔,心里也不禁有点嘀咕,因为那丛花树乃在一丈五六之外,而且斜对着这边的花棚,那发出“咦”声的人一定是觉得有什么奇异之事才会在这个距离之外,又是斜角度中注意到他这里,而附近只有他在,看样子,这令对方启疑的什么事便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了。

他装做没有听到这个声音,管自一拐一拐十分从容的往前走,其实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得紧。

“忽啦”一声,是分开枝叶的声音,按着一个沉稳的嗓音响起:“喂,你站住!”

燕铁衣慢慢站定,用眼角往那边瞄去,嗯,是两个人,他认得那个站左一边的大个子,满颔黑胡的人是“大森府”“中堂”所属的“府卫”“铁剪腿”李子奇,发话的人,是位四旬左右的蓝袍麻脸壮汉,这时,这蓝袍麻脸的朋友正双目炯炯,尖锐如箭般盯住在燕铁衣身上。

燕铁衣叫他给盯得混身不自在,好橡皮肤上有条肉虫在爬动一样,心中又是纳闷,又是疑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破绽被人家看进了眼……。

蓝袍人物招招手,高声道:“对,就是你,你过来一下。”

吸了口气,燕铁衣只朝那边走了几步便站住了,他低着头,一付惶恐的模样:“这位爷叫小的,可是有什么吩咐?”

蓝袍人一直在注视着他,目光之锐利,几乎能以浸澈进他的全腑五脏中去;嘿嘿一笑,那人道:“叫你过来这里,我有话问你。”

硬着头皮再朝前磨蹭了两步,燕铁衣躬身垂手:“是,请大爷交待--”

突然,那“铁剪腿”李子奇大喝道:“你倒是滚过来呀,隔着这么远又如何问你的话?还非要让大爷直着喉咙吆喝着不成?没有规距的奴才,你连他妈学做奴才都学不会么?”

燕铁衣一边急忙走过去,一面急快的转动着意念,就这丈把距离,他来到那二人跟前,也同时决定了该怎么做--假若事情果如他预料的那样的话。

重重一哼,李子奇板着脸道:“你大概是来这里上工没几天的那个小子吧?我看你平素倒一副老实像,然则骨子里却恁般刁钻呀?你是怎么回事?怕我们啃了你,抑是因为你是孙总管的人我们支使不动你?你他妈的贱骨头,答句话离着这么远,我看你是吃生活吃少了,混帐欠揍的东西!”

那被称为“史爷”的蓝袍人虚虚伸手拦了拦,算是替燕铁衣讲了讲情,燕铁衣低着头,可怜兮兮的道:“李爷恕罪,我……我那有这么大的胆子?因为我有事要办,所以才急着要赶快听完吩咐离开……我,我绝没有半点失敬的心……”

李子奇冷冷的道:“若非史爷说情,我看今天不砸扁了你这小龟孙!”

那位史爷目不稍瞬的看着燕铁衣,似笑非笑的道:“你把头抬起来--用不着害臊。”

燕铁衣一派惶恐之状的道:“史爷,可是我做错了什么惹得你老不快?”

李子奇叱道:“叫你抬头你就抬头,那来这縻些废话?”

暗里一咬牙,燕铁衣抬起头来,面对那位史爷。

蓦然正面看清了燕铁衣,姓史的蓝袍人猛古丁一哆嗦,他像叫蛇咬了一口似的跳起来往后倒退,满脸的锅钱大麻子全泛了白!

燕铁衣站着不动,却仍是那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呆了呆,李子奇愕然道:“史爷--你怎么啦?”

急促的喘息了一阵,蓝袍人宛似见了鬼般直楞楞的望着燕铁衣,表情充满了惊奇与迷惑,他强自镇定着自己,一边喃喃看道:“不可能……不可能……天下竟会有如此面目酷肖的人?”

李子奇不解的问:“史爷,你在说些什么呀?”

深深吸了口气,这位史爷惊疑不定的道:“这……这小厮像一个人……”

李子奇纳闷的道:“像一个人?谁?”

张了张嘴巴,这史爷却又连连摇摇头,他目光中的神色十分复杂,彷佛连他自己也搞不清自己是怎么妈子事了;他想说出心中的疑惑来,却又觉得匪夷所思,太不可能,他也知道,若是一旦弄错了,这笑话闹将出来,则他自己可就无地自容啦,但是,他的确觉得眼前这名小厮像一个他曾见过的人,像极了,几乎没有一点不同的地方,只是,那人高高在上,这人却低低在下,若把那个人竟会变成这个人,除了长像之外,实在任那一点也配凑不起来………。

李子奇又问:“史爷,你说,这小子像谁呀?”

咽了口唾沫,这位史爷连连揉眼,强笑道:“约莫我看错了……不过,真是像……”

李子奇打了个哈哈,道:“大概这小子的长像和那一家,‘童子院’的‘准相公’相似吧?”

咧咧嘴,这位史爷小心翼翼的问燕铁衣:“呃,你,你叫什么名字?”

燕铁衣必恭必敬的道:“小的性张,因为是排行小,所以叫小郎。”

李子奇接口道:“不错,我记起来了,他是叫小郎。”

一侧首,他又大刺刺的道:“这一位,是今天一大早才赶到的湘西好手‘双流掌’史炎旺史爷,他是咱们府宗诚意敦请来的贵客,你可得好生回答史爷的话,知道么?”

连连点头,燕铁衣道:“是,李爷。”

又吞了口唾液,史炎旺竟无法控制自己那一股出自心底的悸虑,他呐呐的道:“呃,你真的叫小郎?”

燕铁衣先是扮出一付愕然之状,继而装得十分迷惘:“回史爷的话,我不叫小郎,叫什么呢?是我爹取的名字--”

顿了顿,他又像颖悟了什么的涩涩的道:“是不是--是不是史爷不喜欢小的这个名字?那就请史爷另赐小的一个名字吧,小的也觉得这两个字叫起来太俗气……”

一侧,李子奇也用迷惑的眼光望着史炎旺,不消说,他亦觉得这位“双流掌”的问题未免问得有点荒唐。

尴尬的乾笑一声,史炎旺赶紧摇手:“不,不是,那是你的名字,受叫什么叫什么,与我无干……”

燕铁衣故意天真的道:“那,史爷,我还可以继续叫小郎了!”

史炎旺有些恼火的道:“你随便叫什么,问我作甚?”

欢喜的笑了,燕铁衣道:“这名字虽然俗气,可是习惯了也就不觉得什么了……”

史炎旺注视着他,道:“小郎,你会武功吧?”

摇摇头,燕铁衣笑道:“我不会,但是我很想学,史爷,李爷刚才说你老是湘西的好手,本事一定大得不得了,史爷,你老肯收我做徒弟吗?我跟着你,就会学到很多很多的武功,我就不必再在这里做下人了,我学了武功要和那些侠士一样,行道江湖,扶危锄恶,做一个好有名气的大人物,人人见了我都敬佩我,赞美我,我要--。”

“呸”了一声,李子奇又好笑,又好气的道:“你要变成疯癫了,你要,简直是痴人说梦,一派诨言,想练功夫,学本事,你不撤泡尿照照你的那付熊样,配?”

立即变得沮哀,燕铁衣嗫嚅着道:“我……以为……以为史爷问我会不会武功……是有心想教我……”

史炎旺仔细打量着燕铁衣,又追问了一句:“你真的不会武功?”

燕铁衣呐呐的道:“回史爷……我真的不会嘛……”

李子奇有些啼笑皆非的道:“史爷,这小子只不过是府里的一名杂役而已,连正式的仆役都还不够格,而且看他那副土里土气的夹生像,也就只配涮个马桶扫个地,那里可能会武工呢?这未免有点有点不可思议吧!”

史炎旺沉默了一会,缓缓的道:“当然,我也不相信,只不过,有几桩事儿,都叫我好生不解……”

李子奇茫然的道:“史爷有那些事觉得不解呢?”

史炎旺回答李子奇的话,眼睛却仍瞧着燕铁衣:“子奇兄,我哥俩来这里有多久啦?”

李子奇不明白史炎旺问话的意思,纳闷的道:“顿饭功夫该有了吧?”

史炎旺点点头,道:“我们到这里来,只是溜溜腿,散散心,并未曾谈太多的话,尤其在这柱香光景里,差不多就极少交谈,对不对?”

李子奇楞楞的道:“不错,可是?”

史炎旺不等他说完又紧接着道:“而我们也都站在这个位置闲眺,未尝远离太近,是么?”

李子奇皱眉道:“史爷的意思是?”

史炎旺道:“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人就在这里,且处于一种极其安静的状态中,有人在我们丈许远近的范围之内走过,我们竟不知道!”

想了想,李子奇道:“也许我们当时正在各想心事,没有注意……”

摇摇头,史炎旺道;“子奇兄,我辈习武之人,自来练就耳聪目明,这已成为一种本能上的习惯反应了,就好像一般人对冷热的感受一样,稍有异状,立生警觉,那有一个毫不懂武功的人在如许近距中经过而我们又懵然不察的道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密中疏 形底露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