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33章 莲心苦 柔肠铁胆

作者:柳残阳

就在“大森府”这一片风声鹤唳的气氛中,燕铁衣一连十天没有展开新的行动,他有心要敌人们处于一种极度紧张的疲惫里,他希望对方会在精神压力的过份负荷下失去惯常的反应,他也有过这样的经验,当人们日夜不停的使身心处在动态的惊悸中时,就会逐渐变得麻痹、迟钝、而幻觉丛生了……。

当然,现在“中州宰”骆暮寒亦已确定他的宝贝儿子是“失踪”了,唯一尚不能确定的是他儿子落到了什么人的手里,他非常清楚他的儿子,断不会自行离家出走的观点,对巴黎公社产生的历史条件、性质及其活动的本质作 ,况且,也毫无出走的原因,在这等节骨眼上,骆暮寒委实不敢向好的地方想,因此,他的脾气也就越发暴躁,“大森府”更就愁云惨雾,人人自危了……。

燕铁衣冷眼旁观,知道他再进一步行动的时机又快来到。

目前,“大森府”向“青龙社”挑衅的计划,似已暂时搁浅了,他们虽然力量早已齐备,却因为这连续不断的意外事件而不得不强行延缓举兵,他们有这种预感--不幸的迭次发生,必然与他们侵犯“青龙社”意图有着关连,纵使他们这时还摸不清症结的所在,但有些人业已联想到“青龙社”的头上了。

这些人里,包括了“大森府”的“府宗”骆暮寒,以及“大地十剑”中的第三剑“光轮”章琛等,只是,他们苦于拿不出实据来,这种大事,光用推想猜测是不够的,谁也知道如若一旦传扬山去,在无凭无据的情形下,其后果对“大森府”来说将是如何严重!

于是,他们只有一面竭力设法寻找骆志昂的下落,一面等待……。

这七天,对双方而言,都是漫长的、难熬的。

“大森府”方百有一种固执却有效的看法--他们认为,只要骆志昂不死,掳去他的人便必有所图,迟早也必会那“大森府”接头,那时,这个谜团便可打破了,当然,届时如何应付,也只有到了时候再说。

目前,他们除了尽人事的去查探之外,便只有等着对方自行出面。

九名好手的连续遭到狙杀,“大森府”自然也不能放弃追究的责任,不过,这些事比起骆志昂的失踪来,却变得次要了……。

燕铁衣一向的主张是制敌机先,保持旺盛的攻击精神,所以,“大森府”在期待,他却又要展开一连串的计划,他要在“大森府”现在的迷惘恐惶处境中,再加强其震撼与打击的效果!

同时,他决定,要在这连串的行动完成之后,才让“大森府”明白骆志昂的下落,--易言之,那时也就是提条件、谈斤两的时候了。

他准备对付的下一个目标,是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是一般江湖人给她起的称号,她的真姓名是公孙莫愁,五旬的年纪了,看起来犹如三十许人,长得可算漂亮,但眉目顾盼之间,却仍然有着那么一股子俏味;公孙大娘早就寡居了,却是谁也不知道她以前的至今是那一个,她的外表相当秀雅,白白净净的,清清爽爽的,除了看起人来有些带邪,她若不开口,便不十分像个江湖人,她的大半生,有着很浓厚的传奇色彩,譬如说,没有人晓得她的来处,也没有人晓得她的去处,在二十年以前看她就是这副模样,二十年后却依旧如昔,大家都知道她的武功很高,但却估不透高到什么地步,因为和她动过手的人就没有活着再出来现世的。而她擅长那一门技击之术,特点何在亦无人知晓,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少有朋友,离群独处,行踪飘浮却又亲善心狠的这么一个人!

但是,燕铁衣却要比别人多知道她一点,燕铁衣晓得公孙大娘一身本领里,最高明的就是她的轻功,而燕铁衣也知道她的师承,公孙大娘的师承不是别人,便是她的丈夫--当然,该称为她死去的丈夫了,公孙大娘的丈夫乃是在二十五年以前即已退隐江湖的一代怪杰”海天飞鸿”钟雁影,在当年,钟雁影的轻身术乃是宇内一绝,少有并论者,公孙大娘是他的浑家,整日厮磨,在这一门上的修为,那还错得了?

二十五年是一段十分漫长的岁月,白云苍狗,世事多变,公孙大娘的那段过往早已湮没于人们的记忆里了,同一个时代的人不敢说绝无仅存,却也少得可怜,人与人相遇聚合的机会又不多,再加上公孙大娘的来去无定,神出鬼没,就越发使人摸不清她的底细了。

燕铁衣之所以比旁人多知道公孙大娘一些,是因为他在武林中的地位与潜势力所使然,他的人多,接触面就广,接触面一广,就有较多的机会得悉某有意义与无意义的内幕秘辛,公孙大娘的身世,他即是凭着这个原因比一般人深入几分,实则,却仍欠详尽。

燕铁衣对自己是有信心的,他也永远斗志昂扬,他这半生已经过了太多的凶险,与大多的强悍对手做过生死之搏,所以,他并不以为公孙大娘有什么特异之处,在他看来,江湖生涯原就是一串连着一串的争战干戈所组成,原就是血腥和暴力的反映,这个环境里的存在价值便乃一种本身实力的残酷竞赛及抗议,要活着,即须与不同的对手挣扎,胜了,向前迈进,败了,就地躺下,如此而已,公孙大娘,也不过是他生存过程中另一个阻路的对手罢了。

他早已事先探明,公孙大娘每天清晨都有亲往府与南墙后花圃中采花的习惯,公孙大娘喜欢花,尤其是太阳未出之前带着露水的新鲜花儿。

昨晚上,燕铁衣已经十分自然的向孙云亭讨过来一桩差事--五更天出府去到老横街替孙云亭端“桂子豆腐脑”,这是孙云亭嗜食的早点,平常都是阿贵跑腿,但阿贵贪睡,老是误了孙云亭进膳的时间,所以燕铁衣就殷勤的自愿接下来,孙云亭非常欣喜,还着实夸了他几句,燕铁衣知道,孙云亭要吃的这种“桂子豆腐脑”只是老横街的“五福茶楼”有得卖。

于是,天还未亮,他已故意揉着一双惺忪睡眼,手与提着瓷罐子,看上去迷迷糊糊的出了侧门,当然,谁也不知道他衣衫里暗插着的短剑。

一穿侧门,燕铁衣朝着老横街的方向走出极短的一段路之后,马上绕个圈子转向围墙的南面,他晓得那里也有一道平时极少使用的便门,从便门进去,即是那座花圃了。

他不越墙而进,因为他知道墙后每隔十步便有一名守卫,正对守卫的十步之外,亦有一个暗桩,如此枞横布置,戒备极为严密,即使有着再高的轻功,也难以保证不漏形迹,他现在却不愿去漏这个形迹。

花圃的这一边,是由一道墙隔着的,府里人称南墙,南墙后的花圃,已算是内宅范围了,燕铁衣事前细心观察过,这座花圃也有二十丈广阔,四角各有两名守卫,便门左近,则有一名“府卫”轮值,由花圃到最近的建筑物,高有五丈之远,如果他行动快,应该来得及脱身。

轻俏的,他伸手在便门上敲了几下。

立即,一个沉厉的嗓音带着紧张意味的从里面响起:“那一个?”

燕铁衣赶忙清清脆脆的回应:“是我,张小郎,张管事派我来给爷送早点来啦,‘五福茶楼’的‘桂子豆腐脑’,里头轮班的可是‘后堂’的马爷吧?”

铁栓拉动,门儿开了一线,那人的半边冷脸一晃,总算看清了“张小郎”,他启开门,让“张小郎”进来之后又立即关上下栓。

燕铁衣呵腰陪笑:“马爷,果是你,真辛苦啦。”

其实,这里的轮值顺序,燕铁衣早由丛兆那里得悉,他盘算到今天拂晓的这段时间,正好轮上“后堂”的“府衙”“快刀”马大宾,而是在前天他已借故同马大宾接近过,令马大宾对他有了印象。

生了一张冷木面孔的马大宾以一种怀疑的眼神打量着燕铁衣,硬板板的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燕铁衣脸堆谄笑,低声道:“回马爷,是总管事叫小的送早点来,‘五福茶楼’的‘桂子豆腐脑’,冰糖熬的还滚烫呢……”

马大宾哼了哼,道:“老孙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体贴人啦?居然送好吃的给我吃!”

燕铁衣道:“不,马爷可别误会,这可不是总管事的意思,是‘府宗’昨儿晚上交待下来的,‘府宗’说,这些日来,各位爷全辛苦了,应该多吃点好的滋补滋补,叫总管事注意着办,总管事一想,先从‘府衙’级的爷们开始吧,首先,在各位正式交班用膳之前,先送上一顿美味点心……”

嘿嘿一笑,马大宾道:“我说呢,老孙怎么会忽然客气起来了?原来还是府宗的交待,妈的,若是老孙呀,我们就算饿死他也不会皱皱眉头!”

燕铁衣呐呐的道:“这……马爷……小的不知道……”

刚伸手要接燕铁衣提着的瓷罐,马大宾忽又问道:“你小子怎么不从前面过来?偏偏绕这个偏门?”

燕铁衣连忙压着嗓音道:“前面值班的‘府卫’还有四个,小的若从前面来,轮到马爷你,岂非只剩下一点残汤啦?小的心里一转,不如先绕来这里,马爷吃过之后,小的再从此地走正门回去,让他们喝马爷的残汤……”

“唔”了一声,马大宾道:“看不出你小兔崽子还蛮有点孝心,好,你这记马屁算是拍对了,多巴结着点,今后有你的好处!”

燕铁衣一派恭让之色:“马爷多照顾……”

又伸手来接瓷罐,马大宾不满的道:“他娘的,这一瓷罐子才装多少豆腐脑!犹要分开给五个人吃,一个人怕不只有一口的份?老孙连他妈慷他人之慨也不肯,看他能搂几个黑心钱带回自家去?真正狗操的!”

燕铁衣阿谀的道:“马爷多吃点,没关系。”

手一挨着瓷罐,马大宾又咕哝着:“那儿还滚汤?凉都凉透了!--”

燕铁衣往上一凑,低笑道:“马爷,你老别忙,先吃这个!--”

猛一抬头,马大宾还没看清燕铁衣脸上的表情,左胸一阵剧痛倏起如绞,一柄短剑,业已又准又狠的透入了他的心脏深处!

面孔骤然歪曲,马大宾嘴已空张,却发不出声言来,他的右手刚刚本能的摸向刀柄,却在离着刀柄的寸许处垂落,整个身子抖了抖,便那么软绵如泥般颓倒。

一把抓着马大宾的身体,燕铁衣将他拖到一排花架底下,然后,燕铁衣走向最近的一个角隅上,十来步远,他已看见了那两名守卫。

两个人是对坐着的,模样似是十分无聊;面朝这边的那名大汉,一眼瞥见了燕铁衣的身影,正自一愕,尚未及发声询问,燕铁衣已作揖道:“二位大哥辛苦了。”

就这一句话,他手中暗握的两粒尖锐石子已“猝”然飞射,声起人倒,那两名大汉一个往后仰,一个朝前仆,两粒石子,分别嵌进了他们的前额与后脑。

连正眼也没多瞧,燕铁衣笔直走向另一个平行的角落,这一次更简单,他右一个闪旋中便各点了那两位仁兄的“死穴”,丝毫声息不带,他业已解决了这边的三拨警卫。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等待那位“风韵犹存”的公孙大娘,她是喜欢花儿的,尤其是清晨中沾着露珠的花儿。

天,朦朦亮。

一条纤细的身影,──娜娜的自南墙月洞门中走进了花圃,她一袭素裳,手里抬着一只精巧的紫竹小篮,形态十分悠闲,这样的外貌,倒与那天燕铁衣听她在群英堂会议中说话的粗鲁腔调,大不机合呢……

来了,公孙大娘。

燕铁衣并不托大,他已找了一根弃置地下的木棒握在手里,这根宛似锄柄的半朽木棒,在人家眼里只是握木棒,但在他手中,则不啻一柄威力无穷的利剑了!

于是--

当公孙大娘刚刚走到这边,俯身去检视一丛花束的时候,燕铁衣已从另一片花丛里轻轻走去。

公孙大娘半俯的身子突然一僵,按着她缓缓转回头来,水伶伶的一双媚眼注定了燕铁衣;纵然她这时的眼神有些儿迷惑与讶异,但燕铁衣却不能不承认,这一双五十岁妇人的眼睛,却仍俱有那种妖娆少妇的魅力--不是口闻其声而能以预料及的那种魅力!

站了下来,燕铁衣微笑颔首。

公孙大娘也已面对着他,那张白净而毫无皱褶的细嫩面庞上,惊讶不解的神色已迅速的由颖悟恍然的表情代替……。

低柔的,燕铁衣道:“我该称你公孙大娘呢,仰是锺夫人?”

平静的一笑,公孙大娘的声音虽然粗哑,但这时靠近听着,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莲心苦 柔肠铁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