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34章 风流会 色自迷人

作者:柳残阳

公孙大娘的失踪,花圃中九具体体的展现,就像一把一把的土,抹灰了“大森府”上下人们的面孔,也似一个一个的焦雷,震撼了他们的心弦,每张脸看上去全是那么沮丧,每个人的神情也如此的颓唐了。

搜,搜不着任何线索。

查,也查不出丝毫端倪。

就算等吧,这样灾难连连的日子,要等那一天?没有头,没有主,不见踪影的敌人,同打鬼似的,又如何抓得着那个影子去打呢?

渐渐的,“大森府”及其翼党的主脑们,业已有了一个统一的概念--他们认为这个无形的敌人,必是来自“青龙社”,或至少与“青龙社”有关了,不过,他们却仍找不出真凭实据。

就在这样怔忡不安的气氛里,燕铁衣又胆大心细的再度展开活动。

下一个目标,唔,是章凡,“大地十剑”中第三位“光轮”章琛的公子。

他知道,这位大公子,乾少爷,是一天到晚全缠在后院中的,要找他非常好找。

天刚八里。

燕铁衣故意向总管事孙云亭编了一个藉口,拿着骆真真前一天就该送过去的新选料子花样送往后院,男仆役们是不准进入后院楼阁之内的,燕铁衣捧着那包东西口交到小翠手里,又在门口和小翠瞎扯了半天,从这位府宗千金的贴身近婢口里,他得到骆真真人有点不舒服,未用晚膳就先回房躺下了,他心中有数,骆真真不管是真不舒服抑假不舒服,有意避开章凡大少的纠缠却是事实,另外,燕铁衣也知道骆真真近日来心情确是不佳,她弟弟的失踪,给她全家与她都带来极度的忧虑--这一点,燕铁衣目前爱莫能助,但是,对于替骆真真解开章大少的烦扰,他却早有妙法,现在,他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他一直在门口与小翠闲扯,目地并不是解闷,他在等候章凡,他晓得章凡的居处是假山那边的一幢精致客馆--“大森府”专为替近亲至好准备着的,燕铁衣预料,章凡就会过来的,平时,章凡得空便往这边钻,一旦得知心上人有所不适,就会来得更快了,这殷勤,他能不急着献?

果然--

只在燕铁衣和小翠聊了顿饭功夫左右,他已看见假山旁的石径上出现了章凡那急匆匆的身影。

燕铁衣迅速结束了谈话,三言两语打发了并未看见章凡过来的小翠上了楼,然后,他也快步迎了上去。

兴冲冲,急切切赶过来的章凡,猛一抬头发现了燕铁衣,脸上那股子兴奋火热的表情立时收起,马上换了一付憎厌不屑的判官面孔。

抢先一步,燕铁衣巴结阿谀的打了个千:“公子爷,你忙着哪。”

眼珠子一翻,章凡冷冷的道:“一边滚开,少碍着公子爷的路。”

垂手往旁一站,燕铁衣仍然笑容可掬的道:“公子爷可是要去大小姐那儿?”

才走出两步,章凡“霍”的站住,他怒瞪着燕铁衣,恶狠狠的道:“狗奴才,你又想搞什么鬼?我去不去大小姐那里关你屁事?你有身分讲这种话?不知死活的下贱东西,我若再看见你黏在大小姐身边,你就准备着自己吊颈吧,什么玩意!”

燕铁衣立时哭丧着脸,委委屈屈的道:“公子爷,小的也没冒犯着你,你就这么责骂小的,况且小的还是正好奉命来向公子爷私传口讯的,公子爷这样大的火气,叫小的怎么开得了口?还不如回去向小姐实覆了吧……”

正待藉机发作的章凡,一听到后一段,不禁立即转变了态度,他一把拉着燕铁衣,忙不迭的问:“慢,慢,快告诉我,你家小姐叫你带什既口信给我了?”

燕铁衣故意耍赖道:“公子爷既是要责打小的,小的还敢多说一句什么?也是小的自己犯贱,原本大小姐是叫小翠来的,但又顾忌小翠前往客馆太不方便,是小的刚巧送花样子到后院,小翠找我代劳,小的才自告奋勇讨了这份差事,那知一见公子,二话不说,便当头挨了一顿狠骂……”

章凡急道:“好了好了,快说话呀,大小姐叫你转告我些什么事?”

燕铁衣拿骄道:“公子爷看来也信不过小的,还是公子爷自己去问大小姐吧……”

脸色一沉,章凡正要发狠,想想又不合适,他紧接着换了一付笑颜,亲亲热热的把燕铁衣拉向一边,眯着眼道:“来来来,小老弟,你这是生的那门子闲气呀?我只不过和你闹着玩,就当真啦?我知道你是大小姐身边的人,大小姐在我面前就夸过你多少次哩,往后,我们多亲近,包你有不尽的好处……”

燕铁衣打蛇随棍上:“公子爷,有一天你成了咱们府里新姑爷,可别忘了小的这一番汗马功劳……”

心里那股子甜蜜和兴奋简直甭提了,章凡骨头也宛似轻了四两:“这还用说?小老弟,我娶了你们大小姐,你就是我的头号功臣,那时,你想要什么,说吧,我一定叫你称心如意……”

接着,他放低了声音,用一种狎亵的腔调道:“你看小翠这丫头怎么样?哈哈,只要我的事一成,我便负责把小翠许配给你,更重加赏赐,小老弟,那时的风光,绝非你如今这个小小厮仆的身份所可以想像的……”

燕铁衣一付惊喜莫名之状:“真的?”

一拍胸脯,章凡满脸义薄云天之色:“我岂会骗你?我可以打包票!”

燕铁衣欣喜无限的模样:“公子爷,我就先谢啦。”

章凡嘿嘿一笑,忽然又凑近了脑袋,着急的道:“小老弟,直到现在,你还没把你家大小姐的口信告诉我,我怎可真急啦,快说吧,到底什么事?别再磨蹭得我心发慌……”

左右一看,燕铁衣压着嗓门,十分神秘的道:“大小姐说,掌灯之后,请公子到‘天恩庙’相见,她有极重要的事要和公子当面说。”

连连点头,章凡高兴得直搓手:“呵呵,冰山化啦,大地春回,我这一片真心,可的确感动了她,好难啊,想不到,想不到,这一天到底来了,到底来了……”

蓦的,他又有些迷惑的问:“小郎,你家小姐怎不就在府里的个地方相见?却大老远的的到‘天恩庙’去?”

燕铁衣轻轻的道:“公子,府与人众眼杂,又当多事之秋,大小姐和公子你要私下谈话,方便么?再说,大小姐做事一向顾虑周详,她要公子去‘天恩庙’相候,必然有她的道理在,据小的猜想,大小姐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向公子透露,而且,大小姐托辞身子不适,提早回房,也就是准备前往‘天恩庙’与公子相会……”

章凡咧嘴笑道:“好,好极了……小郎,你知不知道你家小姐要告诉我的大概是什么事?”

沉吟了一下,燕铁衣道:“这个,小的可不太清楚,大小姐虽待小的甚厚,但有关大小姐与公子之间的事,大小姐是不会告诉小的,不过呢,小的观颜察色,大小姐眉梢chún角,隐含喜意,而且小的更听到大小姐和小翠说了几句话,像是表示这些天来她心情不好,对公子多有失礼之处,回思再三觉得颇生歉疚,又经府宗、夫人劝戒多次,大小姐感到有向公子解释一下的必要,除此之外,大小姐心里是否还有什么体己话要和公子说,就不是小的能以妄加猜测的了。”

章凡像是腾云驾雾一样,昏陶陶,乐滋滋,又是兴奋,又是欣慰的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嘿嘿,玉人终能垂青,也不枉我苦心一片了……真啊,真啊,只要你能体谅我的痴情,雨露一滴,我便粉身碎骨,亦不惜一报红粉知己……”

燕铁衣又小声道:“公子,还有件事……”

吞了口唾液,章凡急切的道:“快说,快说,莫耽搁了我的约会。”

燕铁衣道:“小姐特别交待,请公子单独赴约,而且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泄露此事……”

章凡忙道:“当然,这个我还会不知道?便是天皇老子,我也不会说出一个字的,不过,你也得口风紧点,别漏了底--。”

燕铁衣笑道:“公子可以放心,小的谁也不会说。”

一整衣襟,章凡迫不及待的道:“时辰不早,我要先走啦,小郎,多谢多谢。”

燕铁衣加上一句:“公子,‘天恩庙’的前面凉亭里,你知道那地方?”

章凡一阵风也似的往外赶,边丢下来两句话:“我到城外‘天恩庙’的时候,你还不知在那里呢……”

注视着章凡隐去的背影,燕铁衣不禁微微一笑,他伫立片刻,才十分悠闲的往前面走去。

他知道他不必着急,早一点,晚一点,都没关系,章凡一定会在那里痴痴等待,不到等断了肠,这位公子爷是不会离开的。

谁说的一句话来着?爱恋中的男女全是盲目的,而章凡却更是如此,他连心也迷了……

出门之前,燕铁衣和一干仆役们在下人房里胡扯闲聊了好一阵,然后,才抽个空溜了出去,要出门,他尽可捏造上千百种理由。

“天恩庙”在城外靠西,位置很偏僻,平素香火便不旺,一到入夜,更形冷清幽寂,黑黝乌暗的地方,宛如泥塑的牛头马面都能随时跳将出来。

今晚,也是燕铁衣要与熊道元见面的时间,在前几次换过好些个不同的约晤地点之后,他们又轮回了第一次碰面的地方,而燕铁衣也觉得“天恩庙”最合适。

不过,他们晤见的地点,却是“天恩庙”的右侧松林子里。

来到松林中长满了青苔的那几只破旧石鼓之前,燕铁衣轻轻向早已垂手静候着的熊道元点点头,坐下,微微笑道:“来了一会了吧?”

熊道元低声道:“也是刚到。”

燕铁衣道:“今晚上,你要再带一头肥羊回‘麻石坡’去。”

裂嘴一笑,熊道元颇有兴致的道:“是那一个?”

燕铁衣道:“‘大地十剑’中第三位‘光轮’章琛的宝贝儿子‘星菱剑’章凡。”

“哦”了一声,熊道元道:“原来是这小兔崽子--魁首,这些天来,你可把‘大森府’整得不轻啊,听说他们业已人仰马翻,鸡飞狗跳,闹了个心惊胆颤啦,章琛的儿子再一失踪,只怕他们就更士气大挫,惶悚不安了……”

燕铁衣平静的道:“这是必然的,而且,我相信‘大森府’及其党羽,就快要军心溃散,斗意全失了,我会倾尽一切力量使他们加速走向这一步!”

熊道元道:“不过,魁首也请多慎重。”

点点头,燕铁衣道:“我晓得。”

沉吟了一会,他又道:“前次传谕总坛,叫他们立时截杀‘金川三鬼’与‘瘟煞’廖子竹的事,可有了回音?”

熊道元道:“还没有,不过,判断就这几天必有回禀到达。”

燕铁衣皱眉道:“可得快。”

熊道元忙道:“是,我再加派人催问。”

燕铁衣站了起来,道:“‘大森府’里我所进行的计划,逐条逐项都还符合我们原先的理想,跟着,就要你们表现一次了。”

熊道元振奋的道:“如何做法,还请魁首指示,这些天来,我们光躲在‘麻石坡’养瞟,闲得捉蝉子数数,心都发了慌,早等着上阵一试啦。”

燕铁衣笑笑,道:“你们不得轻举妄动,务必听令行事,要与我的行动密切配合方能臻至最大功效,时间上不会太久了,‘千人堂’、‘采花帮’或‘力家教场’,总有一至两个所在要你们去打发,就怕你们给我砸了锅!”

熊道元立即一付“泰山石敢当”的姿态:“禀告魁首,你老放一千一万个心,不管魁首交待下来的是什么差事,我们都会豁命去干,保证有声有色,乾脆俐落,不给魁首丢一点面子。”

哼了哼,燕铁衣道:“做过再夸口,别像鸭子--嘴就有半斤!”

打了个哈哈,熊道元道:“魁首,我们全是你的老班底啦,我们这份能耐与把握,魁首还信不过?”

燕铁衣正色道:“道元,不可只迷信自己的力量而轻敌,要知道,对方也不是容易摘得下来的!”

熊道元道:“有魁首的英明领导,那怕顽敌不溃?”

燕铁衣笑斥道:“你跟了我这么些年,别的没学到,反是练就一付油腔滑调……”

朝林子那头看了看,他又道:“最近这几天,可能就会有所行动,不论我何时下令,你们总须记住一个原则--速战速决,以雷霆之势一举击溃敌人,断不能让他们有苟延残喘的机会!”

熊道元躬身道:“是,我回去之后即向三领主转禀魁首谕示。”

点点头,燕铁衣道:“一道过去吧,章大公子想已等得不耐烦了。”

“天恩庙”的阶侧檐角之下,挑悬着一只残旧破栏的“引路灯笼”,昏黄朦胧的光线就宛似一声声叫人听不到的苍老叹息,那等阴沉模糊,微弱的光圈随风摇晃,更似幻出幽影幢幢,鬼气森森了……

人走到这儿,便觉得心头压窒着什么,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栗感触,没看见什么,却宛如四周全有些隐隐的阴寒之气逼了过来……

那空缺了两只角的破落凉亭,便在庙门的斜对面。

自晕黯的光度里,可以看见亭内正有一个人在背着手来回蹀踱,并时时探首顾盼,模样儿显得十分焦灼不安……

燕铁衣睹状之下,不由暗自失笑,他走在前面,熊道元跟在后头,很快便走近了那座凉亭。

夜里声静,如之这个地段又特别偏僻,燕铁衣与熊道元隔着亭子尚有丈许远,脆落的步履声已将亭子里的那人引了出来。

嗯,那不是章凡是谁?

一眼认明了来人是燕铁衣,章凡如获至宝,他三步并做两步的急迎上来,形态非常不耐不满的开口便抱怨起来:“小郎,这是怎么回子事嘛?大小姐到底来是不来了?我业已苦候了一个时辰还多啦,这个鬼地方,阴沉沉寒森森的,到处都带着那么一股子幽冷气味,亏得真妹想得出,端端挑了这么个所在……”

燕铁衣闲闲的道:“公子在这儿一定等得火大了?”

章凡急躁的道:“这还用说?一个人单独守着这座破亭穷等,四周又全是这么荒凉黑暗,连个过路人也不见,越等越急,越急越等不着,倒像在和孤魂野鬼约会了,若是叫别人看见,可不以为我发了疯才怪,唉,真是开玩笑……”

微微一笑,燕铁衣道:“不错,公子爷,此地是很僻静,除了可供男女幽会谈情之用外,更可以做很多种其他的用途,在这里办事,往往都能随心所慾,不愁被人发现……”

章凡一颗心全飞向了骆真真身上,因而一时没听出燕铁衣话中的弦外之音来,他暴躁的道:“少扯废话了,我没心情听你的罗嗦--大小姐到底来不来了?怎么现在还看不见影子?你却跑来这里干什么?莫非你家大小姐又有口信传来?”

摇摇头,燕铁衣道:“没有,大小姐没有口信传来。”

章凡急得连连跺脚,道:“那她到底来不来赴约的呀?我已经等了这久时间了!”

燕铁衣吃吃一笑,道:“公子爷,你这时的模样,好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却更像一头动了春情的公狗或是一只吃不着天鹅肉直在蹦跳的癞蛤蟆!”

呆了一呆,章凡顿时大怒:“混帐奴才,我刚给了你一点颜色看,你就浑然不知自己为何物了?别忘了你的身份,少仗持着帮了我一点小忙就得逾矩超格;你要再出言不逊,放些狗屁,我心火一上,照样叫你苦头吃够,什么东西!”

燕铁衣安详的道:“公子爷,别叱呼啦,我指你是畜牲,还高抬了你,其实,你有些行为,却未必比畜牲高明呢。”

章凡双目突瞪,颊肉抽紧,他咬牙切齿的道:“你想死呀?你头脑不清楚了?你这敢对我如此放肆?狗奴才,今晚上你是吃了狼心豹胆还是喝了迷糊汤啦?满口的胡说八道。”

燕铁衣搓搓手道:“先别生气,公子爷,我有话要和你说个明白……”

章凡咆哮道:“什么话?你这--”

摆摆手,燕铁衣柔和的道:“公子爷,是谁叫你到这里来的?”

章凡大吼:“这还用问?不是你家大小姐叫你传的口信?”

燕铁衣道:“传话的人是我,不过,却并非大小姐叫我传的,是我自己自作主张传的话,易言之,就是大小姐根本没约你,所以她没有来,约你的人,是我!”

猛的一楞,章凡意识到其中必有不妙之处,他却仍然愤怒的呢叫:“什么?原来你在骗我?你在耍弄我或逗我?大胆奴才,你,你是不想活了?我今晚上非要结结实实打你个半死不可,混帐放肆的小畜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