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36章 巧离间 啮臂断盟

作者:柳残阳

丛兆不安的搓着手道:“那么,大当家,眼看着这明仗交刃,血雨漫天的日子就要来了?”

燕铁衣沉稳的道:“如果骆暮寒知道利害,及时妥协,流血残命之举虽仍不免,但却可以减少到最低限度,总之全看他的选择与取舍了。”

丛兆小心的问:“大当家,设若‘府宗’同意妥协议和,为什么流血之举仍不可免呢?”

在身上揩擦着湿手,燕铁衣一笑道:“丛兆,如不加以适当的打击和压力--也就是说,如果不以连续行动来增强‘大森府’的困难与震骇,骆暮寒岂会妥协让步?这只是一个达成目地的必要先行手段而已,但是,假若骆暮寒不顾一切,坚慾大兴干戈,恐怕往后就免不了你所说的那种‘血雨漫天’的日子了!”

丛兆喃喃的道:“不错,到了那等光景只怕大家全笑不动啦……”

燕铁衣道:“我却较有把握,骆暮寒及其党羽笑不动的成份比找更多!”

丛兆愁眉苦脸的道:“眼看着这种情势,却又束手无策,甚至连句话也不敢说,明知他们大祸当前,也得跟着扮出一付信心自在、跃跃慾试的奋勇之状,想拖他们一把也没法子拖……”

燕铁衣低缓的道:“我已说过,丛兆,我了解你的处境,同时,我也会为了你千百条性命的延续而尽量给他们一个省悔的机会,但我却也有我最大容让的限度,超过此限,则无以为助,这一点,你必须在心中有个准备!”

点点头,丛兆涩涩的道:“多谢大当家对我的关爱,事实上,也只有这样了,我尽上力,将来的发展,却不是我可以左右得了……”

燕铁衣冷静的道:“将来情势的变化和发展,由我来担心,丛兆,从那一方面来说,都不关你的事!……”

忽然,丛兆记起了一件事,他苦笑道:“昨晚上我抽空回去了一趟,家兄交待向大当家请安--。”

燕铁衣欣然道:“你哥哥丛鸿真是个性情中人,等到眼前这一桩大事办完之后,我会专程前去探望他,并致最大的谢意……”

丛兆忙道:“大当家太客气了。”

燕铁衣道:“这是应该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多小心。”

丛兆微一躬身,转身离去,他走了以后,燕铁衣独自站在水槽之前,凝视着凹槽中的粼粼水波出神,他深切感到,自己的处境以越来越形艰险,也就是说,最后的决定性关头已快到了。

摊在面前的是下一步他该怎么做?

       ※        ※         ※

当午后,燕铁衣奉到总管事孙云亭交待,前往街上“泰和粮行”交还一批对完帐的帐本子时,他已趁机到“走马大街”那片“青龙社”暗设的香烛店去,向以店东身份为掩饰的属下大头领洪福泰下达了指令--晚上三更,“麻石坡”的所有人马,立扑“千人堂”,奇袭之后,连夜攻挈“采花帮”,同时,他又强调了行动原则:速战速决,要以最快最狠的方式收到最大的效果,当然,主要以这两个帮会的首脑份子为目标!

“千人堂”的总堂口在“鹿埔集”,“采花帮”的主坛设在“太岗镇”,两地相距只有三十馀里,隔着常德县城也不超过六十里路,行动迅速俐落些,一夜之间,庄空离所指挥的二百死士应该可以完成预期任务,当然会非常辛苦,但为了达到撼敌惊敌的目地,燕铁衣也只好令他的手下们勉力而为了……

另外,他之所以如此刻不容缓、急切进行的原因,也是为了不使“大森府”及其同党们有任何赴援或喘息的机会……。

从香烛店里出来,燕铁衣已换上一袭青丝长衫,头束发冠,银飘带拂展于后,足登粉履,手摇摺扇,完全改变成一位弱冠书生,翩翩才子的形状了。

他还喝了几口烈酒使自己谈吐之间有酒气散出,于是,他做成醺醺然的样子,一摇三摆的行向城北市场口的“力家教场”场所。

大老远,就能望见,“力家教场”的大牌坊,牌坊之后则是四敞大开的前门,门楣上,嵌合着四个大金字:“力拔山兮”。两侧,各排立着六名挺胸突肚,牛犊裤小马甲的彪形大汉,这十二名牛高马大的汉子,衬着这样的气势,那四个“力拔山兮”的大金字,便越发显出一股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意味了。

燕铁衣半眯着眼,故意大摇大摆,扬着头,背着手直楞楞的往里便闯,当然,那十二名门卫并不是摆样子的,立有两名汉子拦路截驾,其中一个环眼掀chún的大汉厉喝一声气势汹汹的叱道:“喂喂,你是干什么的?我们十二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你却硬朝里走,连声招呼也不打,藐视人也不是你这么个藐视法的?”

左右一看,又朝眼前的大汉端详了一阵,燕铁衣打着酒呃,笑吃吃的道:”啊哈,亏得你这朝外一站,又开了尊口,要不然,我还真没注意,以为你们只是像庙堂前排塑着的牛头同马面呢,乖乖,原来都还是些大活人!”

环眼大汉嘴chún更掀得高了,他暴吼道:“你想找死呀?灌了两杯黄汤,跑到这里来发酒疯?你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要撒野找错你他妈的门头了!……”

旁边那个窄脸汉子冷──的,道:“我看这小子的骨头痒了,欠一顿好揍!……”

嘿嘿一笑,燕铁衣醉眼惺忪的抬头望了望,又朝后看了一阵,他舐舐嘴chún,打了个酒呃,连连点头道:“喔,我这才瞧仔细了,原来你你这儿是‘力家教场’呀?我倒要请问‘力家教场’又是什么?教人偷鸡摸狗呢?还是教人当土匪做棒老二?你们这里是诱良为盗,啸聚称暴的黑窝匪窟,喏,你们一个一个便全是剪径的毛贼,哼哼!还叫‘力家教场’简直就是‘匪家教场’,教人以力凌人,算是什么好东西!”

环眼大汉一时几乎气得炸了肺,他瞪眼切齿的吼叫:“好龟孙,小杂种,老子叫你信口雌黄,胡说八道,老子今天若不活剥了你这混帐王八蛋,老子就不姓胡!”

窄脸汉子也怪叫道:“圈住他,这小兔崽子准是故意来找碴的!”

十几名粗腰背阔的大块头,立时一拥而上,将燕铁衣围在中间,环眼大汉摩拳擦掌,脸红有如猪血般厉声吼骂着:“妈个皮,我们‘力家教场’,别说在常德地面上,就算在两湖,在南七省也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这小狗操的居然横加诬蔑辱骂,我们是‘黑窝’,是‘匪窟’,指我们师兄弟是蟊贼;这不但是朝我们脸上抹灰,更已骑上总教头的头顶撒尿了,这还得了哇?他简直是来摘我们这块金字招牌的啊!”

于是,一片叱喝喊打之声响起,十几位仁兄就待动粗,站在中间的燕铁衣也大吵大叫道:“瞧瞧,快瞧瞧,你们不是一群强盗土匪是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就想逞凶伤人哪?你们眼里还有王法没有?仗看人多势大,更待以力相凌么?我不怕,我早知道你们全是一批豺狼虎豹,一堆鬼头蛤蟆脸,从你们总教头开始,整个教场里上上下下都是些卑陋无耻、罔顾道义的畜生、禽兽,下三滥……”

环眼大汉气冲牛耳,振吭大喝:“给我打,打死这小王八蛋!”

十几名汉子呐喊一声,老鹰扑兔般,齐齐扑向了燕铁衣,燕铁衣狂叫如泣,身形扑地飞旋,顿时只见人影翻滚,十几个牛高马大的汉子鬼哭神号般撞跌向十几个不同的方向!

一阵混乱过后,十二个人倒有一半爬不起来,而这时,燕铁衣早在对方的呻吟长叫声中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门里的宽大天井。

连滚带爬的从后面追上,环眼大汉气急败坏的嘶哑喊叫:“来人,来人哪,不得了啦!有仇家对头上门找碴子来啦……”

他这鬼号也似的一叫一嚷,天井两边的厢屋以及正面的厅门里,立即叱吼连连人影闪动,几十条彪形大汉手执兵刃,冲锋陷阵般扑了出来!

这些人猛一见只有燕铁衣单枪匹马的往里闯,俱不由楞了楞,但一楞之后,又迅速将燕铁衣团团包围,在如临大敌般的紧张气氛里,厅门之内,三个形态特异,服饰有别的人物,缓缓走了出来。

三位仁兄两高一矮,但矮的那个却走在前面,两位大个头左右跟随,看上去,颇有点长竹挟冬瓜的意味。

三人却不是牛犊裤与小马甲了,他们穿着灰色紧身衣,当胸用白线绣着一个“力”字,显然都是“力家教场”中身份较尊的角色。

矮子生得十分肥胖,一颗大脑袋上那付尊容奇丑,更生满了疙瘩,像是像冬瓜,却更似一枚生了瘰疮疤的冬瓜。

包围燕铁衣的人群立时闪出一个缺口来,让他们三位走进圈子里!矮胖人物先打量了燕铁衣半晌,才自鼻孔中哼了一声、大刺刺的道:“小子你是干啥的?”

燕铁衣哈哈笑道:“问得好,我是干啥的?你却又是什么东西?”

两名高个子勃然作色,矮子双手一拦,阴阳怪气的道:“我么?我是‘力家教场’的首席大教头‘驭风龙’包至诚,我后头的两位也是本教场的大教头,一位是‘打牛拐’施寿堂、一位是‘大靠肘’古兴;怎么样,这能满足你的好奇心与好胜心了吧?”

燕铁衣眯着眼道:“哦!原来是包大首席教头与两位大教头,失敬失敬,真个失敬,我呢,姓章名凡人家叫我‘星菱剑’,我爹呢?名列‘大地十剑’的第三位,人称‘光轮子’的便是!”

一怔之下,包至诚随即呵呵失笑,熊度立转温和:“我道是那一个‘强仇大敌’找上门来啦?原来竟是章少侠,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幸亏我早来一步,否则,岂非大水冲翻龙王庙了?那才闹笑话呢!咳!章少侠先前要亮亮万儿,就啥事也没有啦。”

往四周压制复加上警告性的巡视了一遍,包至诚又放大了声音笑道:“章少侠可与我们不是外人哪?少侠,令尊可好?前几天在府里议事之后我还见过令尊一面,呵呵!他老人家可真是精神旺健呀……”

燕铁衣突然冷板板的,道:“姓包的,你少套交情,更不用拍马屁,随你怎么低三下四,今天少爷我也定要讨回一个公道来!”

大大一呆,包至诚忍住怒气,十分尴尬的道:“呃!少兄,此话怎说?想必是少儿喝醉了,一时有了点子误会,不关紧,且先进去歇会儿,一干有眼不识泰山的肇事小辈容我来教训一顿,给你出气……”

这番话,包至诚自认为合情合理,已是相当委婉了,但是,燕铁衣却并不藉此下台--而他原本便是存心惹事来的--眼一瞪,燕铁衣卷着舌头大吼:“你是什么乱七八糟?凭什么指少爷喝醉了!你他妈的你,你混头,你是老王八蛋,你就是爬在少爷倒下给少爷叩头,少爷也一样饶不过你们--通通都有,‘力家教扬’全是一窝子畜生,少爷今天非重重的打你们一个‘仰面翻天’不可!”

一张疙瘩脸再也挂不住了,包至诚厉声道:“少儿,我是看在令尊及‘大森府’的情份上,彼此谊同至好,更为盟友,是而才一再对你忍让,你休要得寸进尺,逼人太甚,大家全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人,何苦如此漫骂叫嚣?这岂不显得少兄你太失风度,太无教养?”

燕铁衣跳起脚来大骂:“放屁,放你妈的狗臭屁,你什么东西?居然说:我没有风度、没有教养?混蛋,你才没有风度,你才没有教养,少爷不须你忍让,更不认你们是朋友,有种的,就上来和少爷较量教量,他妈的,今天少爷本来是想来观摩观摩你们‘力家教场’到底有些什么本事,到底具有多大实力?看看你们练功的过程与一干教头们的手底下玩意如何,岂知你们故意阻碍,有心启,仗倚人多就想谋害少爷,妈的,只此一端,已足谊你们是外强中乾,虚有其表,难怪我乾爹同我爹全不放心,叫我前来调查……”

包至诚的脸色难看已极,连那一颗一颗丑怪凸突的疙瘩全在抖动,他眼中表情变幻,最后,露出“原来你到这里乃是这么回子事”的形色……

此刻,“力家教场”这边群情哗然,众怒已兴!

两手叉腰,燕铁衣故意越加狂傲:“不用吵闹,你们吓不住少爷,一批饭桶,都是草包,你们总教头萧进是大草包,包至诚与其他的教头是中草包,剩下的全是小草包,妈的,俱是些废物,真不知当初我乾爹邀丁你们来是做什么用的!”

包至诚双目如焰,气得混身发抖,其他“力家教场”的哥儿们也怒吼叱叫,纷纷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巧离间 啮臂断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