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42章 抗群獠 目昧剑利

作者:柳残阳

牙齿磨得擦擦响,卓飞更是气得双眼发黑:“奶奶的,我们这么多人,竟然还对付不了一个瞎子,真他娘丢人丢到了顶!”

“皮里阳秋”任广柏激动的道:“老大,我们和姓燕的拼了!”

卓飞双手执着的“熟铜人”凌空一挥,狂吼着:“豁死干!”

吼叫声中,他抢先行动,沉重的“熟铜人”横砸斜劈,以雷霆万钧之势猛压下去。“皮里阳秋”任广柏的“勾连枪”也在寒芒闪耀中飞点燕铁衣。

倚柱贴背的燕铁衣冷冷一笑,身形微侧,却在侧开的一刹那间,闪到柱子后面,中间隔着柱子,“照日短剑”倏然弹射,冷虹飞旋中,“太阿剑”洒起另一蓬星芒,在光影幻映里落向了卓飞的头顶!

卓飞大叫,“熟铜人”凶猛挥架,“叮当”撞击声里,立即歪歪斜斜的往后退出,而任广柏的“勾连枪”却在七次的磕截下,并未能截住敌人飞虹似的一剑,他暴仰向后,红色头巾的一角,却“刮”一声被削落飘下!

这时,偏殿边门那里,守着的一个壮健大汉,以为有机可乘,那人悄然扑到燕铁衣的背后,动作如电,猛向燕铁衣腰脊上刺来一刀!

燕铁衣没有回头,“太阿剑”却怪蛇也似从胁侧倒翻而出,他连眼皮子出未曾眨动一下,抽剑又自转到圆柱前面。那名自后偷袭的大汉,正在抱着肚皮缓缓踣倒,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刀尖堪堪沾上敌人衣衫的一刹那间,竟来不及推送,更比不上人家较晚出手的那一剑来得快?

那“贺大哥”似是也横了心,他凌空飞起,往下暴落,就在这一起一落之间,漫天的冷芒银光已猛罩下来,一柄“子锥”在他的挥斩下像是幻成了千百道的箭雨。

燕铁衣一剑指空,剑身颤动如波,眩目的剑光伸缩吞吐,只是微微一抖,便“霍”的形成了一面光弧,而光弧倏然往上反卷,浩大浑厚!

“贺大哥”不敢硬闯,人在空中往后倒翻,燕铁衣身形暴闪三步,一圈又回--在这一圈的须臾,“照日短剑”弹映起一溜光矢,“贺大哥”大叫一声,肩头上的一块皮肉,已经颤蠕蠕的掉到地面。

卓飞急急迎护,“熟铜人”交叉横举,一边气急败坏的叫:“贺大哥,你没事吧?”

大口喘着气,“贺大哥”“嗤”一声撕下一条衣衫内襟,匆匆把肩头的伤处扎妥,一面吱牙咧嘴的,歪着一张瘦脸咒骂:“姓燕的龟孙子……好歹毒……“

卓飞焦急的道:“我们怎么辨呢?”

“贺大哥”凸着一双眼珠子道:“现下也只能圈他在这里了,往上扑是扑不近身的。”

任广柏惊悸犹存的道:“他的剑……实在太快了。”

卓飞乾乾的吞了口唾液,束手无策的道:“要是一直像这样下去,我们早晚会被姓燕的一个一个的零碎摆平,这王八蛋中了毒,瞎了眼,仍然还是这么强横法,实在令人心里泛寒。”

赶忙向卓飞使了个眼色,“贺大哥”低促的道:“小声点,卓老大,如果连你也气馁了,哥儿们岂不更含糊啦?咱们今天打的就是士气,可千万不得劲,否则就全都玩完了!”

任广柏绷着脸道:“老大,如今再不去请『海氏三妖』,我们这个斗可就裁定了!”

咬咬牙,卓飞道:“看样子,也只有去请那三个黑心肝的怪物了!”

“贺大哥”愁眉苦脸的道:“我已计穷,随你们的意思吧!”

任广柏低声道:“老大,是派谁去?”

卓飞目光回转,却又落向任广柏的面孔上:“便烦你劳驾跑一趟吧,老四,你口齿伶俐些,应对之间也较圆滑;我他娘可不愿去看那三个老怪物的脸色,光想想他们的那副熊样,就够我倒胃的了。”

无可奈何的点点头,任广柏道:“好吧,就我去;老大,银票我就当面交给他们了?”

卓飞的表情十分心痛,倘像割肉似的道:“一万五千两金子折合多少银子你可要合算好,别弄差了……这样一搞,我们多年辛苦积存下来的老本,就被挖掉一多半啦,『海氏三妖』不但吃人,更连渣子也不吐”。

任广柏沉沉的道:“破财消灾,要不,姓燕的一旦走脱,可就不是这些金子银子所能补偿的了,老大,咱们权当是没捞过这笔数目就行,将来迟早也能再转同来。”

挥挥手,卓飞悻悻的道:“你快去吧,『海臣三妖』居处离此不足三十里地,你也知道那地方,一来一回至多两个来时辰,既然狠心破财,就不能叫那三个老怪物磨蹭时间,越快转回越好!”

任广柏出声道:“老大放心,我会尽早偕同『海氏三妖』赶回来。”

于是,这位“皮里阳秋”脚步极其轻悄的退出了偏殿,迳自去了,卓飞戒备的注视着燕铁衣,燕铁衣一如先前的形状--倚柱而立,神色平静。

偏殿里如今只有“大红七”的四位,“贺大哥”师徒、石钰,以及另四名汉子了;人数虽然仍有上十名之多,但在他们自己内心里,却早已感到无比的凄寒与孤单。

“贺大哥”提心吊胆的道:“真不知姓燕的是在敲什么算盘--其实,他的处境要比我们更为艰险,但这小子却好像无动于衷一样,根本不当一回事,站在那里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卓飞不由自主的道:“娘的,他一向就是这个样子,冷沉僵木,处身血雨刀光之中,生死存亡却似是别人的事,多大的风浪;像也动不了他的心,一只脚踏进棺材了,他还能不慌不忙的忖度另一只脚该朝那个角落摆。”

望了卓飞一眼,“贺大哥”道:“姓燕的只是定力强人一点罢了,若说他眼前心里不急,鬼才相信!”

卓飞醒悟到自己方才所言,业已有些替敌人吹捧的性质了,他不禁也感觉讪讪的不大是滋味,一边暗责自己的荒唐,一边赶忙打着圆场:“这个当然,他包管比我们更要紧张得多,至少,我们是明眼的人,他却东南西北也看不清,我们是逼债的,他是躲债的,主动全在我们,说句不中听的话,就算要跑,他也不及我们来得方便随心。”

“贺大哥”阴郁的道:“今天可是得『拿鸭子上架』,好歹也非挺下去不可,摆不平姓燕的决不甘休,要不然,以后你我就永远也没有安宁日子了。”

卓飞心腔子收缩了一下,沉重的道:“我知道。”

又盯向燕铁衣那边,“贺大哥”压着嗓门道:“我们大家各守方位,圈稳了不动,姓燕的便也无法出困--他眼看不见,难以行动,就只能在这偏殿一隅顽抗,我们不朝上凑,最少亦可保持住阻截姓燕的效果!”

卓飞颔首道:“如今除了『阻截』他,也没有第二个法子好施了。”

背倚着冰凉坚硬的圆柱,燕铁衣表面冷漠如故,有如古井不波,实则,他内心的焦急忧虑却是谁也不能体会的;敌人的围圈据守、伏伺堵截、敌人的窃窃私语,调兵遣将,他都有所警觉,有所感应,但是,眼前他却不能做什么,也无法做什么,因为他看不见。

他当然想到了突围,想到了冲刺,不过视力的障碍,令他非常慎重的考虑着此一行动的后果,他看不见,观外的地形,又多属崎岖险峻,莫说他如今眼不能视物,便在双眼如常的时候,他也不敢确定能否找到无讹的途径;外面的天地是这样大,而他又这样的陌生,只靠摸索,他委实没有把握能以脱险。

在目下的形势里,他却至少可以求得暂时的自保--这偏般的范围十分有限,起码比起外面辽阔又复杂的地形地势来,是十分有限,而他由于失明前的短暂印象,与失明时的试探回旋,业已相当熟悉了这里的位置角度,与关系格局,他相信,也有这个力量,只要不轻易离开这里,对头们便将非常难以得逞!

可是,能够永不离开么?能够被困于此一直对峙下去么?这自又是不可能的,他清楚,时间越耗长,不利他的情况便将越增。

表面是平静的,但天晓得他的焦惶不安已到了什么程度!

在偏殿的角隅阴影里,石钰依然独自一个人孤伶伶的站着,眼前双方的形势,他看得很明白,同时也晓得带方的优劣之分,同心理的打算,但他却不能帮着任何一边;他为了儿子的安全,难以向满心愧对的老友伸出援手,而他更不情愿协助“大红七”,来更进一步的迫害燕铁衣,在这里,最为痛苦的就要算他了。

双方僵持着,时间在缓缓的流逝过去……

燕铁衣静静的戒备着,没有任何举动,“大红七”这边的人也个个屏息如寂,既紧张又局促的监视着燕铁衣,在他们眼中看来,燕铁衣就算是失去了视觉,但燕铁衣对他们所形成的威胁力,仍然像山岳似的沉重。

燕铁衣双目失明,却依旧是一头凶悍的虎,而且锐利之极!

卓飞的神气是焦燥又急迫的,他时时估量天色,时时移目回顾,额门上,手心中,冷汗涔涔,摸一把又是一把,湿淋淋,黏腻腻的……。

没有人敢于随意移动,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是尽量抑制的,他们生恐稍稍弄出了声响,便会突然引来燕铁衣那疾若闪电似的长短双锋。

于是,自偏殿窗口中,业已透入夕阳晚照的凄蛇霞光……。

黄昏了,这幽山残观的黄昏,在这萧煞冷森的气氛中,便越觉苍凉,越发带着那股子落寞又阴寒的意味,宛若暮霭浮沉里,也浮沉着人们的怔忡与哀叹。

山是灵息,观里供神,然而,灵山在血腥的气息笼罩里,也便失去了它应有的秀逸飘雅之概,而观院里所供的神,也宛似在为展现于他面前的杀戈而唏嘘了,神像的面容看上去竟也有着痛惜的灰黯及悲嗟的阴晦……

又过去了一会。

就像鬼魅的影子一样,在没有任何征兆的理示里,四条身影已经闪入了偏殿之内。

“贺大哥”第一个发现,他轻轻碰了身边的卓飞一下。

卓飞急忙移目瞧去,唔,“皮里阳秋”任广柏正向他快步走近,在任广柏身后,是三个装束奇异,容貌丑怪的人物--当先的一个,又瘦又矮,一身肌肤漆黑如铁,骷髅似的面孔只见一双三角怪眼闪眨如电,这人的两只大手,却粗厚得离了谱的,在身子两侧摆来摆去。

第二个却满脸的腊黄,黄得泌油,细细的眉,细细的眼,鼻孔平扁得只看见那两个朝天的鼻洞,一张嘴却厚得往外翻了出来,跟在最后的一位,如缸的身材又长了一张大圆脸,圆得像个球一样顶在脖颈上,因为他的脸实在太圆,看上去便觉得他的五官也都是圆圆的了,他的嘴巴老是张开着,形成了一个圆圆的洞,好像总是在笑着一样。

不错,他们三个,即是江湖上挂了招牌的三大魔星、恶毒残暴得不逊蛇的“海氏三妖”--周身漆黑如铁的骷髅是大妖海公伯,细眼细眉的是二妖海明臣,圆头圆脸的便是三妖海承佳。

卓飞顿时像看见了救星--却又像看见了魔星,他又是兴奋,又是非常勉强的堆着笑容迎了上去,还抱拳打着哈哈:“海氏三兄,多承不弃,莅临相助,有劳三位之处,容兄弟我事后再谢……。”

海公伯不耐烦的挥挥手,声如破锣般道:“少罗嗦,什么弃不弃,助不助?你付了代价,我们便来帮助辨事,谁也不占谁与便宜,若是你想找我们白帮忙,就算你是我们的老祖宗也一样不行,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谁也别瞎扯淡!”

卓飞脸上的表情又是尴尬又是气恼,但他知道这不是争执的时候,只有强行忍住了满肚的怒火,语调极为不自然的乾笑着道:“海大兄果然快人快语,乾脆爽落,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尚请三位鼎力相助,摆平燕铁衣那个杀千刀的混帐东西!”

海公伯一变怪眼注视着燕铁衣,光芒尖锐如剪,俄倾他又四处巡梭了一遍,突然狂声笑道:“老卓,你可真是黔驴技穷了,看样子你们已经使尽混身解数对付过姓燕的啦,但我除了看见遍地死的是你们的人外,姓燕的仍然好端端的在那边厢,看光景嘛,啧啧『大红七』也不过如此!”

卓飞紫脸泛青,筋络浮额,他大不痛快的道:“海大兄,人是脸,树是皮,大家自己人,何苦如此叫人挂不住。”

海公伯傲倨的道:“什么挂得住挂不住?我说的全是实话,老卓,要是你对付得了姓燕的,你会来找我们帮场?这一次我们是看在你事先曾经打过招呼的份上,才来跑一趟,否则?你再加一倍的价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抗群獠 目昧剑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