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44章 深沉夜 何处归途

作者:柳残阳

夜暗已经笼罩了大地,尤其山野林间的晚上更是黑得怕人;这里缺少人家的灯火,没有城镇里惯有的,比较持久而普遍的照明工具,因此那一片浓郁的黑暗,就更加沉翳得化不开了。

“虎林山”地势崎岖而又辽阔,山顶崖峰之处,偶有道观宫庵的一点星火明灭,却越发显出那种无奈的凄冷与孤伶,天上无月无星语义学等领域的开拓工作。认为形而上学的全部陈述毫无意 ,真可谓伸手不见五指,黑得叫人心头起疙瘩。

在这样的环境里,大家的眼睛全管不了多大作用,视物的差距有限--燕铁衣总算暂时求得了较为公平的竞争立场。

由眼前那一片白雾的蒙胧,在此刻已经转成晕黑的沉翳开始,燕铁衣知道外面的天色业已暗了下来,他从逸出“长春观”外开始,便以他的“太阿剑”作为探路的引杖,就像一个真正的盲者一样,摸索着点点触触的采地而行。

他非常非常焦急,他晓得身后追兵即将赶来,但他心里尽管着急,却快不了,他不但要留意地形的高低起伏,更须摸清方向,他不能迷失,一旦迷失,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也只是前行了盖茶时分,后面,已经随风飘来了隐约的人语声--其中包含了叱喝喊叫的喧嚣,兵刃的碰撞,以及,脚步的奔踏声。

燕铁衣看不见,否则,他将还会发现那点点的火把光芒。

任是春末夏初的季节,山间的晚上,仍然有着料峭的寒意,风吹来,冷栗栗的,拂在人身上,照样能叫人肌肤起粟。

只是摸索了这一段路,燕铁衣已然撞跌了好几次,当然他尚不至于整个摔个,仍能在脚步踏虚,或身子滑落的顷刻间站稳,可是,衣衫却已挂破多处,身上的零碎擦伤也有不少。

他不在乎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有外来的袭击,因为任何动态的东西,都会带起风声,抑或使平静的空气波动,只要有这微不足道的绝小异状,便能引起他的感应,从而做最迅速最适当的防范;但他却耽心静态的事物,譬如说,现在,那里有一个坑,一道壑,一座悬崖,或是一片起伏的地形,他都不知道,而这些却全是安静的摆在那里,如果忽略了某些几乎不可发觉的征兆,便要吃上很大的苦头了。

燕铁衣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往前走,他不知道他已走出了多还,来到了什么地方,后面的追踪者所带起的音响仍然时续时辍,而且方位不定,一时在左一时在右,或许隔得很远,或许也就在附近;隔得较远的时候他仍照旧往前摸索,来近了,他便就地隐伏下去。

从来没有像这样充分的运用过他的官能感觉,他仔细的聆听,用鼻子闻嗅,以肌肤的细微触觉来判断四周的事物,甚至他连汗毛的颤动,发梢的吹拂也极度敏感,当然,他也不会忘记“太阿剑”探路的功效。

燕铁衣一向明白眼睛的功能是如何重要,但是却从不知道竟然重要到这等地步,缺少了视觉的痛苦,简直不啻失去了大半的生命,非但彻底影响了半身的安全,更严重妨碍了生活的规则,生存的本能。

一个视力如常的人,将永远难以想像失明者的世界是如何悲惨,看不见蓝天白日,青山绿水,看不见花草枯荣,万物滋长,看不见有形的一切;那百丈红尘,那铜罄黄卷,那亲人的笑靥,芸芸众生的相,完全隐融进一片无边的黑暗或晕蒙中,甚至,连自己是什么模样也看不见,只能凭着触摸,凭着想像,而这却又多么隔阂,多么不切实际,又多么遥远。

燕铁衣总算深刻领受了这种痛苦,品了这种悲惨,尤其是,他在完全体验了这些之后,尚得在此种煎熬之下,艰辛的逃命!

天下之大,眼瞎目者尽多,可是,他们不见得都要在眼瞎目之后,还得费尽心力的在四面楚歌之下,亡命于荒山野岭吧?

燕铁衣如今遭到的是双重厄运--一个失去光明的人,一个强仇追杀之下的奔逃者!

他生平承受过许多艰险,许多次危难,但无可讳言的,这一遭,可算得上最惊心动魄的了。

也不知来到了一处什么所在,燕铁衣觉得这里的山风似乎刮得较为强劲,他刚刚伸出“太阿剑”往前试探,风声里,已突然传来另一种声响--人在急速奔掠时的衣袂飘动声!

于是,他立即扑地侧翻,这一翻滚,背上与胁间的伤口又痛得他全身抽搐,几乎把一口钢牙咬进了下chún!

他感觉得到泥土的气息,草梗的芬芳,是了,草梗的芬芳,有几茎草梢磨娑着他的面颊,痒兮兮的,但他屏息无声。

衣袂震响越来越近,他躺在那里默默聆听--大约有十几个人,而且都是颇具武功根底的练家子。

他可以听到他们来到附近,也听到他们的行动逐渐慢了下来,像是经过了一番搜索,那些人就在那边不远处站住了,一个尖细的声音道:“不用再往前去啦,下面是个小坡,一目了然,鬼影子也不见一个,那来姓燕的踪迹?”

另一个粗吐的嗓门叹了口气:“卓老大这一次可真不会笑了,临来之前,除了召集他自己的百多人手之外,又将『长山双雄』、『南淮五义』、『牛犊岗』的白氏兄弟,及『范家堡』的范门四杰全邀了来,就在『长春观』,这些伙计们便死的死,伤的伤,叫姓燕的摆平了一地,如今只剩下『鹰岭七煞』以及我们『青鹤教』的一干兄弟,唉,才一上阵,八字不见一撇,业已去了大半江山啦,这算是什么场面?”

尖细的声音又道:“曲大哥,咱们『青鹤教』就是咱们『青鹤十英』这十个『护坛』,在替全教抗大梁,教主一下子会派了我们来,可也真是担待了极大风险呢。”

那曲大哥沉重的道:“姓卓的许了教主不少好处,他与教主又是老交情,于公于私,教主也推拒不得,主要的是教主认为姓卓的这次算计燕铁衣的手段十分周密,百无一失,他不须顾虑后果,这才答应派我们前来帮场!”

另一个鼻子像是不透气的闷窒口音插了进来:“但眼下情势大变,完全不是当初预料的那么回事,万一姓燕的走脱了人,咱们固然不妙,教主也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啦。”

曲大哥沙沙的道:“我这就正担着莫大的心事,姓燕的若是能够走脱,往后我们大伙可也别再想混了,『青鹤教』不散伙也得散伙了,姓燕的一向有能耐,但谁也没想到竟是这么厉害法,真叫人不信,一个招子失明的人,居然仍有这等的高强本领……唉!”

尖细的声音也似是带着黯涩了:“『海氏三妖』算是我们这次对付燕铁衣的有力奥援,如今海老大受创不轻,海老二也挺了,只剩一个海明臣还是囫囵的了,能否撑得住场面,也实在不敢乐观。”

那曲大哥像是发了会子楞,方才有气无力的道:“原木那『海氏三妖』几乎就要得手了,明摆明显的场面嘛,姓燕的眼看着使得栽跟斗,谁知道他就有这么邪法,居然在一眨眼的功夫就反败为胜,不但占足了上风,更将『海氏三妖』摆了个四平八稳,说起来,叫人心寒……”

窒闷的嗓门又插嘴道:“海老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那等可怜生的,倒和他先前的狂态横像完全不同了!”

曲大哥哼了哼:“手足情深嘛,他们对外人固然怪诞狂妄,但他们彼此之间却是亲兄弟,一旦有了折损,怎不伤心?这根本毫不足奇。”

咳了几声,尖细的声音接着道:“我看海老大海老二的样子,对姓燕的业已恨入骨髓了,他两个一提起姓燕时的那种怨毒痛恶,咬牙切齿之状,看在别人眼里都免不了打寒噤!”

曲大哥沉沉的道:“这是一定了,弟仇兄报,兄耻弟雪,何况其中尚有一条性命的血债?如果姓燕的吃他们追上或围牢,海家兄弟必然豁死拚命了。”

那窒闷的口音道:“据海老大海公伯说,姓燕的也挂了彩啦,而且相当不轻,如今他双目失明,身负重创,又在这昏天黑地的深山荒野里,我看他能否逃脱颇有问题,更莫说他此刻所遭的罪了!”

曲大哥的精神似乎振作了一点,口气也扎实了些:“赵五弟说得不错,这里地形复杂,崎岖险峻,非但莽林幽深,坎坷起伏,更且漆黑一片,莫说姓燕的瞎着一双眼,就连我们也难得摸清方向,他的确很不容易逃出我们大伙的追杀!”

尖细的嗓门道:“我们一共分成五组追撵姓燕的,而且大家都搜寻得相当仔细,姓燕的也不可能逃得太远,曲大哥,我看,我们的希望还相当大!”

那曲大哥彷佛在端详地形,他忽道:“走,哥儿们,往侧北方再搜!”

步履声响起,他们又像来时一样快,匆匆移向侧北的方位。

伏在地下草丛掩遮着的燕铁衣,直等那批人走远了,方才谨慎的自地下站起,他深深嘘了口气,静静的倾听了半歇,然后,他伸出探路的“太阿剑”,敲敲点点的走下了这片微倾的小坡。

“青鹤教”那干认凶们所说的话,他听得十分清楚,心里有着愤慨,也有着忧虑,另外还有点自嘲的嗟叹--这个“青鹤教”,他甚至不曾闻过名,想是江湖上三四流的稀松组合之属,但眼前,这个三四流的稀松组合居然也大马金刀,煞有介事的“迫杀””起他来了,而他不是别人,却是名震天下的枭中之霸!

这可真是一种讽刺,一种讥诮,那两句俗话是谁说的来着--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受犬欺!!如今,他不就正是这样的被描述着么?

非常迟缓却非常小心的,他下了这片小坡,一涉一步往前挨着--边在摸索中前进,他一面耳听着每个方向所传来的任何一种声音。

荒野里,石虫鸣,有风拂,有草动,有不知什么小动物窜掠惊跃时,所带起的细碎声响,另外,尚有树叶枝在轻轻摇晃时,所传出的簌簌声。

前面,该有一片林子。

因为那阵簌簌声颇为密集,不是单株或两三棵树木所能汇合成的音响。

燕铁衣茫然的眼睛往前凝视着,他一脚高一脚低的朝林子的方向走去,他走得踉跄而吃力,但他希望这片林木能够供给他暂时的掩蔽。

林木的气息总是清新而带着那种夹生的,芬芳的,而且有一股森凉阴寒的感觉,燕铁衣一进来,便已知道他抵达了;用手抚摸着粗糙冷湿的树干,他晓得这片林子的密度不会太疏,除了枝叶摇晃的声音更为清晰外,这里的树干也相当古老了,大凡有着如此年代的树木生长之处,它的左近也多是林木丛生的……

也只是刚刚喘了几口气,他已突然听到林外左边的另一个方位,有着疾劲的衣袂飘扬声,与物点掠空而过时所带起的风声传来!

燕铁衣立时攀树而上,摸到一条横虬的枝拳缩着坐下,他的脸颊紧贴在树干上,“太阿剑”斜斜倚在肩头;林子里很黑暗,燕铁衣明白一点,他看不见对方,但对方若想发现他,几乎也是相等的困难!

有人扑进了林子,听声音,约莫也有十几个。

在燕铁衣雾翳般的视觉里,忽然映显出略略泛着晕黄的光亮,好像透过混杂的水晶厚片,去望向远处的一团灯火一样--糊而颤动。

他隐在树上,毫无动静,他晓得这是有人亮起了火把的原故。

于是,第一个传入他耳中的声音便是卓飞的:“操他的老娘,燕铁衣莫非真个化成一溜烟飘走了?”

回答的人是贺大庸:“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必然逃不远,这鬼地方可供藏人之处甚多,天色又暗,姓燕的随便一躲,我们便不容易发现他了!”

卓飞气咻咻的道:“后山北麓我们几乎全翻过来了,也没见姓燕的鬼影,他还能跑到那里去?”

贺大庸乾咳一声,道:“说是搜得仔细,实则也不尽然,天太黑,谁知道他藏在那个不为人见的角落里?我们反覆的搜寻,至少也能吓阻姓燕的不敢往外闯,等天亮,看得清楚些了,我们再重来过,包能把他拎出来!”

卓飞暴燥的道:“娘的皮,上百条两眼明晃晃的大汉,居然比不上一个瞎子灵光,说起来就是一肚皮窝囊,真叫人从心底冒火三丈!”

贺大庸宛似在打量着林子周遭,他低声道:“卓老大,你可别学海家兄弟那样鲁莽,他们两个简直疯了,顿着十几个人漫山遍野的跑,一边找,一边骂,一边骂,一边咒,凶神恶煞似的活脱两个癫痴,像这样那能找得着姓燕的?人家还不早就闻声隐藏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深沉夜 何处归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