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47章 幽冥魂 剑渡阴阳

作者:柳残阳

四五步之外,崔煌像突然怔了一下,他大声道:“喂,老小子,你低下头咕哝些什么?”

朱瘸子吓得后颈窝的肌肉僵硬,连体内循环的血液都似要凝冻了,他手足无措的卷着舌头道:“不……不……我是在……在祷告……”

崔煌骂道:“祷告?祷告他娘的熊!”

忽然扯了崔煌一把,房振隆狐疑的道:“唉?怎么搞的?这老家伙的腔调有点不对?刚才和现在,不似是一个人的口音,老六……”

就在这时,彷佛自黑暗的夜色里,闪亮起一抹眩目的电光,光芒非常冷,非常寒,更非常快速,宛若突兀间,自虚无中凝结成这一刹那里现形的异彩,它映幻出锐利的条线,当人们察觉时,业已迟了!

狂号半声,崔煌往后一个跟斗倒摔而由,他的左颊连着眉梢,被削去巴掌大小的一块皮肉,血灌进了口鼻,呛窒得他差点闭过气去。

在崔煌倒的同时,房振隆也打着转子翻到一边……他更惨,方才急切应变的瞬息里,他的左手刚刚伸出沾到肩头刀柄,但尚未及拔出,这只左手已经齐腕斩断,滴溜溜抛上了半天!

“太阿剑”的锋刃着一串血珠子扬指向上,森寒的光彩才凝结,“照日短剑”已在蓬散的旋飞下,插入十个人的肚腹,又自那十个人的肚腹中拔出!

燕铁衣就地翻滚,短剑暴收,长剑又“刮”“刮”两声连为一响,将另两个敌人的脑袋砍下,那两颗人头一齐落地,又碰向两边!

不似发自人口的骇嗥声出自仅存的三名汉子口中,这三个汉子就像失了魂一样拔腿狂奔,然而,三个分向不同方向奔逃的朋友,方才的出几步,燕铁衣的身形已自地下飞撑回掠,长短双剑流星般掣穿,三颗人头往前滚动,三具无头身却那样怪诞的又奔出了丈许远才纷纷仆倒!

双剑“铮”声交叉胸前,燕铁衣冷漠的卓立于朱瘸子身侧,从出手到结束,只是人们瞬眼的功夫,而在这极其短促的俄顷间,业已终结了十大条经过数十年过程方才孕育成长的生命!

燕铁衣的双目仍然僵硬又凝固的,注视着前面某一点上,他的眼球没有转动,眼不曾翕眨,但那一抹寒凛凛的光华,却带着酷厉的煞气;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站在那里,有如他一直便站在那里一样。

朱瘸子简直傻了,痴了,糊涂了,他不敢相信自已方才所看到的事实--这就是武功?是技击?是杀人的艺业?想像中的格斗不该是这个样子,或是兵刃相撞,或是叱喝叫喊,或是你来我往,或是扑腾拚搏,总是以力斗力的表现,叫人看得扎实,但先前那一刹那,却是怎么回子事?只见光华掣闪,冷电枞横,那等牛高马大的十多条汉子,居然就连叫也没叫出几声,便横了一地!他未曾看清锋刃切肉的情形,也没有查觉剑身运动的招势,甚至不能发觉杀人者与被杀者双方的攻拒过程,而一瞬,只是一瞬,便已有了立即的结果。

最令朱瘸子感到不可思议的,却是造成这样结果的人,竟是一位目不能视的盲者--看不见一切,但这盲者的动作却远胜过两眼大睁的人!

现在,崔煌已自地下爬起,房振隆也站稳了脚步,两人的形色全是那样的惨厉,又那样的狰猝;他们全身上下都溅满了血迹,纵然这血迹看不真切,但却也在蒙胧中予人一种凄怖的感触,血腥味有点铜的气息,沾染在他们的面孔上,衣衫上,而这两张人脸,业已歪曲得不似两张人脸了!

尤其是崔煌,等于只剩下半副面孔,血肉模糊的另半张脸,是由那等可怕的骨肉内部组织所代替,而人的脸部该是这些赤颤的肌肉和森白泛灰的骨头所组合,它们应有表里之分,待到没有表里了,也就不堪入目了。

房振隆被斩断的左掌脱落处,看上去十分整齐,因为天黑,不易察觉伤口的扎目,他一直在喘气,痛苦得令他身子也站不稳了,摇摇晃晃的,口鼻全扁扯向两腮。

他们如今所受的苦楚,却还不及内心的恐惧来得深刻,他们知道,眼前所遭至的肉体上的创伤,并要不了老命,而跟着来的厄运,才是真正要夺魂灭魄的,那索魂者,就正站在对面!

崔煌的声音不知是由于惊恐过度还是由于脓颊上的创伤大为痛苦,从他嘴巴里吐出来的时候非但颤抖,更且连音调也走了腔:“燕铁衣……竟然……是你……”

燕铁衣生冷的道:“不错,是我。”

抽搐了几下,崔煌喉管里响着呼噜,他咬着牙:“使姦计……行诡谋……袭于人……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

扬扬脸,燕铁衣道:“看看我的眼睛,崔煌,你看见了?”

崔煌用手抹去淌到chún边的鲜血,提着一口气:“怎……么样?”

燕铁衣平静的道:“我的这双眼睛,已经不能视物了,我这双受害的眼,是由你们在公平较斗之下弄伤的呢?仰是被你们使用姦计毒谋陷害的?”

崔煌一时语塞,期期艾艾答不上话来,空自瞪着两只眼珠在磨牙。

房振隆将那只失去手掌的断肘掖进怀中,挣得青筋浮额的嘶哑大叫:“姓燕的,任你如何施展你的阴毒诡计,你也永别想逃出我们的追杀……我兄弟遭了害不要紧,我们其他的哥们必能将你凌迟碎剐,五马分!”

燕铁衣冷峭的道:“至到眼前,你们也未能奈何于我!”

房振隆凄厉的叫:“不用太久了,燕铁衣,你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崔煌也颤声大喊:“姓燕的,从汪老三,汤老七,开始,再连上我们弟兄两的这一笔一笔血债,必要你还偿清债,我们会吃你的肉,挫你的骨,寝你的皮啊……”

燕铁衣轻篾的道:“你们是一对疯子,两头咆哮的狗,你们除了会狂吠,又能做由点什么正经事来?等我送你们黄泉道上与你们的拜把伙计见面之后,你们再相对吆喝不迟!”

尖吼着,崔煌狼嗥般叫:“姓燕的,我们不会屈服,我们誓与你死拚到底!“

燕铁衣凛烈的道:“事实上你们亦必须『死拚到底』,因为我是绝不会宽恕你们的,你们拚,说不准尚能多少捞本,不拚,除了白死就不会有第二条路了!“

黑暗里,“刀不留人”房振隆首先猛扑过来,他的来势像一阵旋风,才见人影,那柄厚沉锋利的“金背大砍刀”便搂头盖顶的劈向燕铁衣!

长短双剑猝然斜射暴合,房振隆劈下的刀锋“嗡”的一声被荡开一边,他拚命跃退,“照日短剑”的尖端闪过他的肩头,挑起了一溜血水!

很突兀的,崔煌这时却做了一桩古怪的事--他并没有上来夹攻燕铁衣,却不知何时将一只银哨凑在嘴巴上,拚命狂吹起来,非但嘴里吹着哨子,更自腰后解下一面铜铁,不住的狠劲敲打!

于是,“吱”“吱”的哨音,“匡”“匡”的锣响,便顿时嘈杂成了一片,夜深人静,荒野寂寂,这样的声音,便越发响亮刺耳,激荡出老远。

崔煌此举,固然是在发声示警,招请救兵,主要的功用却是在于扰乱燕铁衣的听力,他们知道燕铁衣目不能视,对敌应变全靠听觉,这样一加扰乱,不啻使燕铁衣失去了判断应变的能力!

声响一起,燕铁衣即知不妙,他的长剑挥斜抖出一轮层层涌合的光圈,“削”声下一指,整个身子骤然固立不动,左手短剑反腕倒贴。

哨子在狂吹,铜锣在猛敲。

“吱”“吱”“吱”。

“匡”“匡”“匡”。

悄不哼声的,房振隆又一个虎跳掩上,大砍刀横里削斩,光华如带中又倏化寒虹一溜,往上斜扬,则劈敌人的下颔。

燕铁衣侧耳辨听,双眉紧皱,因为,哨音和锣响搅混了他的耳朵,他实在听不出任何杂在其中的刃风或锐响来!

朱瘸子惊窒的缩在一角,全身发抖,恐惧得无以复加,但也许出自一种本能吧,他一见房振隆的砍刀要劈上燕铁衣了,情不自禁的脱口骇叫:“砍到下巴了!”

快得就像一抹电闪,朱瘸子的语声才起,燕铁衣已暴斜急伏,大砍刀贴着他的面门掠过,几乎不分先后,他倒贴腕内短剑,已猛的扎入房振隆心脏,这一刺之力,更将房振隆挑起三步,尖嚎着四仰八叉的跌落地下!

陡然间,崔煌口中含着的银哨掉下,敲打铜锣的小捶也僵停住了,他悲愤膺胸,激动无比的嘶声狂吼:“五哥啊……”

随着这声裂帛似的悲号,崔煌就像疯狂了一样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他抛弃了锣棰左手短戟,右手短叉,照面间便在交织的冷电精芒中卷向燕铁衣!

“太阿剑”“刮”的一声形成了一面光网,光网波颤,锋芒闪射,崔煌突的横滚,身上立时皮开肉了十余处,但他却恍同未觉,猛撞中宫,戟尖抖幻,暴刺敌人上盘,短叉下压,插往对方小腹!

燕铁衣半步不退,“照日短剑”飞沉倏起,“当”的一声砸开了崔煌金叉,又穿进崔煌肚里,“太阿剑”旋扬,崔煌的一条执戟左臂便“呼”声抛了起来!

但是,崔煌却不叫不吼,更不跌扑。

他被磕开的执叉右手迅速倒翻,一下子刺进了燕铁衣肩头,而当叉尖透入燕铁衣肌肉中的一刹那,燕铁衣穿入崔煌肚皮里的短剑已往上扬割,将这位“黑判官”整个的开了膛!

重重摔跌下来的崔煌,没有任何呻吟,没有半声的呼叫,只是略一抽搐,业已断了气。

退后几步,燕铁衣料肩抖落插在上面的金叉,然后,他匆匆撕下一条内襟来将伤口包扎妥当,双剑归鞘,而他的长剑连鞘又伸向了早吓得口瞪口呆的朱瘸子。

剑鞘微微摇动着,朱瘸子好半天没过来接。

温和的,燕铁衣道:“朱老哥,你怎么了?”

机伶伶的一哆嗦,朱瘸子打着冷颤,好不容易开了口:“我……我……我全身……都像僵麻了……连腿也拖不动咄。”

走上一点,燕铁衣递过鞘端,低沉的道:“朱老哥,请振作一下,我们不能再延宕时间了,对头的帮凶们很快便要闻声追寻过来,那时,再想走就更不容易了。”

颤巍巍的伸手握住了剑鞘,朱瘸子一边努力移步,一边惊悸的道:“我的老天,人闻江湖里血雨腥风,人命如草,听在耳中不觉什么……这一旦真个亲眼看着了,才知道竟是这么个残忍狠毒法!”

缓缓跟着走,燕铁衣平静的道:“人间世本就是一座庞大的竞争场,大家全为了生存而竞争,只是形式上的不同而已,有的比较直接,有的比较间接,手段上,也仅分温和与剧烈两端罢了!”

朱瘸子抖索索的道:“吃你们这行饭……可真得要点胆量才行,更重要的是能狠得下心……乖乖,一个比一个歹毒,杀人就好像斩瓜切菜一样,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燕铁衣舐了舐乾里的嘴chún,沉重的道:“江湖饭,原就是在舐刀头血,拎着自家脑袋过生活。”

一拐一拐的举着步,朱瘸子吸着寒气道:“这样的日子,换了我,一天也过不下去。”

燕铁衣道:“习惯了也就能顺应了。”

摇摇头,朱瘸子余悸犹存的道:“杀人同被杀,一天到晚全和阎王爷等着攀交道……不,我永远不会习惯。”

燕铁衣道:“习惯不一定就是赞同,能顺应也并非意味着喜欢,我的意思是……久处于这种环境中,逼得人去适应,日子一长,也就变得麻木了。”

朱瘸子呐呐的道:“好可怕……真可怕!”

燕铁衣的眼睛朦胧,他没有意义的向四周无尽的黑暗转动了一下眼珠,聊落的道:“是人心?”

朱瘸子愕然,他回头问:“你说什么?”

燕铁衣沉沉的道:“人心,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并非那杀人的利剑钢刀。“

朱瘸子尽力加快了脚步,他惴惴的道:“燕小哥--看你年纪轻轻,却像是个老江湖了?”

燕铁衣叹了口气;“这没有多大好处,江满上耽得越久,越叫人心寒。”

朱瘸子迷惘的道:“为什么?”

闭闭眼,燕铁衣道:“因为懂得了太多的邪门外道,知晓了太多的人性险恶;有些时,朱老哥,你会不相信天底下竟然有如许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点着头,朱瘸子道:“不错,譬喻今晚,我就不相信已经亲眼看见这一场简直神乎其技的屠杀,小哥,先前那等光景,我这一辈子尚未见过第二遭。”

燕铁衣不想笑的笑笑:“我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幽冥魂 剑渡阴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