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48章 斗顽敌 目盲心明

作者:柳残阳

在他们奔行到这片疏落的荒林子之前,朱瘸子已经跌倒了好几次,连燕铁衣也踉踉跄跄的拌歪了五六遭,当他们灰头土脸,气喘嘘嘘的进入林中,那种狼狈像,燕铁衣便是看不见,心里也老早就有数了--这不是好受的滋味。

张着口急喘着,朱瘸子一边回头朝林外望,他惊恐的道:“小……小哥……那些人……已经攀到土岗顶上啦!--好快!--”

调匀着呼吸,燕铁衣冷静的道:“不要紧,我会想法子对付他们。”

朱瘸子手足无措的道:“现在,呃,小哥,我们又该怎么办?”

燕铁衣低沉的道:“听着,老哥,找一棵较粗的树干,在根部附近安置下你的『捕兽夹』,记住安装的原则,必须要距离树根两尺多左右,夹面上用点草叶浮土掩饰一下。”

怔了怔,朱瘸子道:“你,呃,小哥,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捕兽!”

笑笑,燕铁衣道:“我不是捕兽,我是捕人。”

朱瘸子又是惊疑,又是恐惧的道:“捕……人?”

燕铁衣道:“不错,老哥,你快点安排去吧,时间业已不多了。”

于是,朱瘸子紧张忐忑的在林中转了一圈,他挑拣了林子靠岗坡那侧的一株粗斑杂木大树底下,安置妥了他的捕兽钢夹,照着燕铁衣的交待--距离突的树根两尺不到的远近,又用一些草梗枯叶撤掩在钢夹上面。

燕铁衣伸出剑鞘,由朱瘸子把他带引到这株树下,又在朱瘸子指点里,确实明白了这只钢夹安放的位置,他略一沉思,又道:“老哥,我记得你还带了一把斧头出来,可是?”

点点头,朱瘸子道:“我是带了柄斧头出来,这把斧头是我吃饭的像伙,利得很呢!”

燕铁衣低声道:“在这棵树附近的地方,有没有其他的树伸垂由来?最好是不要远在丈许之外,伸张出来的树要比较幼嫩,适合弯曲,也就是说,要有些弹力,弹扬的角度,正好面对着这棵安置钢夹的树干!”

朱瘸子呐呐的道:“我,我不大懂你的意思!”

燕铁衣道:“你暂时也不用懂,老哥,只要你找到我所说的这种树,而且具有这些功用便可,老哥,烦你现在就费心找找看!”

朱瘸子急忙转头回瞧,边沙着嗓子道:“林子太黑,不大容易看清,小哥,可不可亮火摺子?”

燕铁衣轻轻的道:“最好不亮,否则光线透困,会被他们在远处察觉。”

瘸着腿,仰起头转行着,朱瘸子喃喃,的道:“的确太黑,看不清楚。”

想了想,燕铁衣摸着身边的树干,问道:“这棵树够不够高?”

朱瘸子道:“很高。”

燕铁衣道:“我攀升上去,拿我的外衫掩遮着人摺子的光亮,然后,你要很快寻找适合需要的枝,亮火摺子的时间不能太久,老哥,所以你务必要快!”

急忙点头,朱瘸子道:“我省得,正好你指定的范围就在这一圈,有没有一看就行。”

于是,燕铁衣贴着树干猛力圾气,他的身躯便像附有吸盘一样黏在树干上缓缓升攀,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张开外衣,“呼”的抖亮了。

火摺子晕红暗青的光辉摇晃着,映出一圈蒙胧的影像,朱腐子移目回瞧,立时欢欣的道:“有了,小哥,就在你右手边头顶六七尺处,有一枝树垂斜下来。”

迅速套熄了火摺子,燕铁衣低下头道:“大约够不够弹力,弯拗过去会不会折断?”

朱瘸子忙道:“我看没啥问题。”

燕铁衣道:“不会错吧?”

朱瘸子自负的道:“错不到那里,小哥,什么树硬,什么树脆,那种软,那种韧,我一看便心里有底,打了这许多年的柴,别的经验没有,这点眼力劲还缺不了!”

一滑落地,燕铁衣伸出手去:“老哥,借你的斧头一用,若有绳索更好。”

朱瘸子连忙将腰上插着的板斧,挂着的绳索,一并交到燕铁衣手里,燕铁衣没有多说,一跃而起,顺手一把便抓住了朱瘸子方才所说的那条斜枝,连人带枝飞到了那棵树顶。

现在,那条抓住燕铁衣手中的树枝,已是整个弯曲过来,有如紧绷的弓弦,枝条果然颇为强韧,没有折断,燕铁表又试了试,然后,他摸紧着,用一段绳索将斧头绑牢在枝头上,做好了这些,他压着嗓门向下面的朱腐子招呼:“老哥,你让到一边。”

朱瘸子才自走向一侧,燕铁去已猛的松开紧扯树枝的手指,只听得“刷”的一声,枝反弹,绑牢在枝头的利斧,便“吭”一声砍进了斜对面的那株树干上--砍入的位置,正好是树干离地五尺半的高度!

这个高度,也差不多是一个人的头颈部位!

闪身而下,燕铁衣用手抚摸了片刻,十分满意的找回斧头,又自跃回方才树顶的位置,这一次,他将剩下的绳索系连在枝上,从另一个相反的角度飞落,把索尾缚在突陷地面的一条树根中间。

迷惘的,朱瘸子问:“小哥,呃,你这是在做什么?”

叹了口气,燕铁衣道:“说出总有点残酷,老哥,我是在做一桩杀人的准备工作。”

乾涩涩的了口唾,朱瘸子的声音不由自主的起了哆嗦:“老天--这种事,便永远避免不了?”

燕铁衣道:“你要谅解我,我必须自卫,他们放不过我,而我唯一自保方法,便是反抗,反抗的手段只有杀戮,他们对我用杀戮,我也就逼得非用杀戮相报不可,老哥,惨是惨一点,但我无从选择。”

朱瘸子惶悚不安问道:“我真不敢再看下去了,小哥。”

燕铁衣同情的道:“你心地善良,为人慈悲,的确不过宜一遍又一遍的目睹这种血腥事反覆重演,老哥,请你赶快到林子后的隐蔽处躲藏起来,你闭上眼睛,甚至掩上耳朵,不见不闻,便会觉得好过一点。”

朱瘸子嗫嚅的道:“但,你呢?”

燕铁衣无奈的一笑:“我要在这里阻止他们--当然,我的阻止方法甚为彻底,我希望只要费一次功夫,便能永远使他们再也发生不了威胁作用。”

觉得自己的腿在发软,朱瘸子的嗓门里像梗塞着什么:“小哥!……你要当心自己……”

燕铁衣道:“多谢你的关怀,你且去躲藏起来吧,不到我叫你,你别出声。“

点点头,朱瘸子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拖着步子,一拐一拐的走向树林深处,当黑暗吞没了他的身影,林外土岗的那边,已有轻疾的步履声掩进,而闪闪晃动的火把光辉也阴阴的映进林中。

这时,燕铁衣便摸索着走到那棵暗置捕兽钢夹的大树下,他极小心的不使自已触动钢夹,把背脊贴在树干上,静静的等候着。

片刻后,已有人影出现在林边,而低促的谈话声也传了进来。

燕铁衣只要略略一听,便已听出说话的人是谁来--“大红七”的老四:”皮里阳秋”任广柏!

好像他们对这片林子怀有莫大的恐惧一样,一帮子人尽在那里嘀咕磨踣,犹豫不前,任广柏似在探头探脑,话声忐忑的说话:“奇怪,刚才似是看到这片林子里,有点黯淡的光亮,怎么这一刻又黑漆漆的任什么也没有了?莫不成是我看花了眼!”

另一个粗粗的嗓门立时接上:“我想不会是看花了眼,老四,你一向招子尖,而且四周漆黑一片,任何一点光火都能映出老还,扎目得很;先时在岗子下矮树干上摸着一手的血,我想十有八九便是姓燕的沾在那上头的,他挂了彩不是?而你又在这里发现了光亮,很可能姓燕的便隐伏在林子里面。”

任广柏的口音,有些发颤:“老二,要不要召集其他几组的弟兄们过来会合。”

不错,那粗嗓门便是“大红七”中的老二“弦月双镰”孟琮,这个大麻子,满天星!

只听孟琮在道:“我看还是等一下先搞清楚了再说,否则万一将其他几路人马召集过来,而又不曾发现姓燕的,这笑话就闹大了,我们丢人事小,设若因此而疏漏了包围圈,吃姓燕的乘隙溜脱,这个过失我哥俩谁也担当不起!”

任广柏咬着牙出声:“那我们就进入搜查--老二,房老五,崔老六他们死得不明不白,首狼藉,多半便是燕铁衣下的毒手,好歹我们也要将姓燕的给逼出来,替死去的弟兄报仇!”

孟琮好像打了个冷颤:“娘的,我们在那边,与老五老六他们最多也只隔着里把两里路,等我们一听到锣响哨鸣,急忙赶过去,居然已是一片凄惨的情景了,死得一个也不剩!”

任广柏又是怨恨,又是急燥的道:“老二,到底要不要进林去搜!还是发出信号把人马通通召来?

迟疑了一会,孟琮犹豫不决的道:“如果姓燕的不在林子里呢?我们把大伙引了来,却任什么也没发现,又怎生交待?海氏兄弟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晓得,一旦发熊谁受得了?他们正在气头上,到时候万一姓燕的脱了身,说不定这两个妖怪便会把责任扣在我们头上,到了那等光景,我哥俩连个喊冤处都没有……但是,娘.的,若实说,姓燕的设若真在里头,凭我们这些人又难以圈住他,看看老五老六的下场,我就不禁心里发毛,他如真在林子中,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啦,他的出手实在太快!”

任广柏气虎虎的道:“你说了这一番话不是等于没说?老二,你倒是拿个主意出来呀!”

孟琮的腔调有些尴尬:“我们不敢断定燕铁衣是否在林子里,这个主意就不好拿了!”

任广柏大声道:“依照种种形迹来看,姓燕的很可能在林中。”

孟琮忙道:“他若不在呢?光是『可能』不行,这不是一桩仅靠猜测的事,要确定无讹,才好决定行动步骤,我们必须看清了姓燕的在此处才好!”

重重一哼,任广柏道:“我怕是一旦看清楚了,我们的老命也就难保了!”

孟琮苦恼的道:“但我们又不能冒险扑空,否则海氏兄弟必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

任广柏狠狠的道:“老二,我们进林去搜,大家散开点,把哨子铜锣全准备好,火箭上弦,一个不对立时吹哨响锣,发箭传警,同时往外疾退,只圈住这里,不与姓燕的硬拚,一直等到大伙赶来,再一起并肩子干他!”

孟琮道:“好吧,如今也只有这样做了。”

于是,任广柏吆喝起来:“弟兄们,火把高抬,将队形散开,小心点往林子里搜!”

孟琮也在叫:“大家招子放亮,一点不对就马上传警,彼此也相互照应着点!”

口里叫嚷着,孟琮心中却泛着寒,他自己对自己的话一样没有信心;他晓得,清楚的晓得,如果燕铁衣突然出现面前,他们除了逃命就只有拚命,大家自顾不暇,又有谁能照应得了谁。

一共是十九个人,散展成一排,在六七只火把光辉的照辉下缓缓的,几乎是异常沉重的进入林中,他们小心得连眨眼都不敢轻眨的往前开始搜索。

脚步踏在突凹不平的泥地上,踏在残落的败叶断枝上,随时响起一两声极其细微,但却惊心动魄的声音,每走一步,这些人便暗里念一声佛。

佛是不佑邪恶的,黑暗中,一双木然的瞳孔正在收缩,侧着耳朵也在轻轻耸动。

燕铁衣的手里已各抓着一把尖长的树叶。

火把的光芒对他迷蒙雾翳的双眼,有着非常微弱的反应--一团团凝结又颤晃的光影,但是,这种微弱的反应,业已足够他选择目标了。

突然间--

空气中响起“飒”“飒”的急锐声音,嚎号立时连成一片,火把纷纷抛落,十一名大汉扑跌翻滚,每人的咽喉上全插着一片树叶,一片深入喉中一半的树叶!

任广柏侧跃急旋,脱口骇叫:“姓燕的在这里!”

孟琮也拔空而起,叱尖:“快发箭……”

“飒”“飒”破空之声,彷佛自幽冥中凝形飞现,狂号连连!剩下的七名汉子也撞跌成一堆,只有其中一个刚刚吹出半声哨音,而那“吱”的一响方自传出,便像又噎回这名汉子的喉里,随着他的一声闷嗥沉寂了。

急切里,任广柏竭力闪躲,堪堪险极的避开了从他头顶耳侧飞射而过的三片树叶,叶边带风,“夺”“夺”几响,深深插入任广柏身后的树干中!

孟琮也在跳跃飞腾,手舞足蹈,同时躲过了射向他的另三片树叶,那种扑面如削的锐风,几令孟琮怀疑那是三柄锋利的飞刀!

这时,任广柏含哨入嘴,奋力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斗顽敌 目盲心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