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05章 真相白 恶医断魂

作者:柳残阳

熊道元“唔”了一声,道:“这,叫『识时务』,大郎中,你早点听话,不是皆大欢喜么?”

柯乃禾瑟缩着磨磨蹭蹭的往里走,熊道元立即来到门口,同鞍上的燕铁衣躬身道:“魁首,请进屋问话。”

燕铁衣飘然落地,皱眉道:“你怎么搅了这么久?”

熊道元笑道:“这老小子好痞!”

燕铁衣昂然进门,来到堂屋门前的柯乃禾转身回视,吃惊的道:“呃……你又……是谁?”一眼看见跟在燕铁衣身边的熊道元与崔厚德,柯乃禾更是胆颤心惊。“你们……是一伙的么?”

燕铁衣微笑道:“是一伙的,大郎中,请。”

进了这间陈设简陋,到处堆置着草葯、乾果及兽皮、骨骼的前堂,一股腥味掺本且看特异的苦艾味熏人慾呕,燕铁衣叉皱了皱眉头,然后,他反客为王的拖了一把竹椅叫柯乃禾坐下,他自已也在另一张椅子落坐,熊道元及崔厚德二人,则分左右当门而立——那模样,活像两尊门神!

抖索索的,柯乃禾开口道:“到底……是什么事?”

燕铁衣目光在房中四扫,笑了笑,答非所问的道:“唔,像是个郎中的家,老柯这些兽皮、兽骨头,好像都是鹿麝及牛羊一类的兽畜,你是拿来作钻研之用的么?”

柯乃禾呐呐的道:“行医之人,不可自满于既知之学……仍须勤奋的研读,广习博览,始免于蹈故落际,无以为进……”燕铁衣点点头,道:“听你作说,倒颇有一番大道理,不错,在求知球艺上来讲,应该如此,但一个人不能只靠了某一项常识或技艺的渊博,便可算个完美的人,最重要的,这人还须有崇高无疵的品格德行节操才行,老柯你说是么?”

柯乃禾迟疑不安的道:“你这话的意思是……?”

燕铁衣和善的笑道:“老柯你不妨扪心自问,近几个月来有没有做过什么丧天害理,内疚神明之事?”

风乾橘皮似的脸上突然起了一阵*挛,柯乃禾惶急的道:“没有,绝对没有……”

燕铁衣平静的道:“这是出自内心的回答么?”

胡乱点头,柯乃禾惊悚的道:“是的,当然是的……”

燕铁衣道:“你不骗我?”

柯乃禾慌张的叫了起来:“骗你?我凭什么要骗你?我是个正当而善良的郎中,我除了救人活命,又同曾做过什么丧天害理,内疚神明之事来?你你,你………你这家伙不要含血喷人,随意诬蔑毁谤于我!”

轻轻抚着下颔,燕铁衣轻轻的道:“胡绚,你认识么?”

显然,这位大郎中并不是一个善于掩饰内心感触的人,他一听到“胡绚”两个字,顿时面色大变,皱散叠布的老脸一下子绷紧了,黄白的气色里又透出一阵暗青,他chún角微微牵动着,惶恐又惊惧的喊:“不不,我不认诚他……我不认识这个什么胡绚……”

笑了笑,燕铁衣道:“那么,裴咏你应该认识了?你曾用你秘法特制的『羊筋肉线』,一针一针缝合了他的咀巴,令他自一个有咀巴的常人变成了一个无咀的怪人,你还曾在他左腮上开了那一个小孔,因为你慈悲的不愿叫他就那么死去,要让他用那腮前小孔撮取饮食,以便再苟延残喘下去,他的一只手也是你切除的吧?他身上生了那么多的毒疮癞斑,是因为在某个极为污秽阴暗的地方耽久了毯的妻子,而非裴咏的妻子与胡绚私通合谋,这令我十分庆幸,为我,也为裴咏,否则,事情办将起来,就比较麻烦了。”

熊道元只笑不答,他知道,他们这位权隆势雄,威凌天下的魁首口中所说的“麻烦”是指的什么,那不仅是字面上的意义,那实则包括了一连串不敢令人想像的残酷手段在内!

燕铁衣有些疲乏的嘘了口气,又道:“好了,我们走吧。”

熊道元道:“『大悠河』去?”

笑笑——却笑得冷冰冰的,燕铁衣道:“你说吧?莫非是找个地方去睡大觉?”

熊道元忙道:“是,是,我这就去备马。”

肃立间边的崔厚德不禁暗自为胡绚祈告,他祈告那姓胡的还是早早挖个坑自行跳下去了结,免得被他们魁首找到,对方就会彻底体验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死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