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51章 定如山 侵掠如火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抿抿chún,道:“那是一柄『子锥』非常歹毒的兵器,但姓贺的却难以伤你,因为我在这里!”

朱瘸子惴惴的道:“你没看见先前他们那种模样--一个个把以眼核瞪得牛蛋般大,咬着牙,裂着嘴,扯歪了脸,都好像要吃人一样赖关系,具体分析了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 ,真叫凶恶。”

燕铁衣道:“模样凶没有用,老哥,得要本事好才行。”

吞了口唾液,朱瘸子道:“小哥,方才,你好威武,动作恁般快法,就像飞似的出手,又奇又玄又准,百发百中,千变万化,几乎只要你一动,他们那边便有人躺下来了!”

燕铁衣低沉的道:“是你指点得好,老哥,我不是故意捧你,我讲的全是真心话,若非你多次及时指引,传警示变,使我能以快速应付,老实说,这一场火拼的胜负如何尚难预料!”

朱瘸子闻言之下,又是腆,又是喜悦,又是惶恐的道:“呃,小哥,是这样么?我,我真的帮上了你的忙?我还能派上用场?”

点点头,燕铁衣道:“一点不假,老哥,这一战多亏了你,否则,至少我不可能予对方如此重创,而且我自己怕也要负更重的伤了。”

朱瘸子这才想起了什么,他急道:“小哥,你可是又挂下彩啦?”

燕铁衣道:“几处皮肉之伤,没什么大影响。”

吁了口气,他又接着道:“倒是你方才的表现,老哥,却颇出我的意料,你像是一下子豁开来了,那么大胆又那么豪壮的出声指点我,不仅勇敢,更且夷然无惧--说句粗点的话,你似是突然发了性,发了狂了。”

窘迫的咧咧嘴,朱瘸子道:“我在你和他们的恶斗中,越看越觉得愤怒,越看越感到有股火气在冲冒--身子里就像在鼓涨发热一样,我也不知道怎的,猛古丁的便什么都不觉得怕了,不怕杀人,不怕流血,不怕刃口子挥闪,我只有一口气,一口不平的气。”

笑笑,燕铁衣道:“你做得非常好,连我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好!”

忽然又叹口气,朱瘸子道:“但这股子『气』也只有一阵,等那姓贺的凶神恶煞般追过来,要加害于我的时候,一下子我就怕了,不但怕,更且寒进了心窝,自己也不知怎的便号叫起来,不久前的那种狂性,顿时就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唉,我总是我,一个糟老头子,一个没没无闻的残废樵夫,并不是什么英雄豪杰。”

燕铁衣平静的道:“不要失望,老哥,人性中任是谁也包涵着勇敢与怯懦的本质,只是表现的方式与时机不同而已,你能有先前的成绩,足证你的身体里一样流循着正义无畏的血液。”

朱瘸子惊喜的问:“当真?”

燕铁衣道:“不错,你确是这样。”

忽然又了气,朱瘸子呐呐的道:“可是,后来我怎的又怕了起来?”

燕铁衣温和的道:“有两个原因,一是你并不具有自保的能力,二是你到底没有受过这一类环境的磨练,老哥,一个武士知道如何抗拒敌人,一个忠臣明白在何时能以身殉国,因为他们便是在那样的处境里成长,你的圈子里没有人教你这些忠义之道,而你却在某时表现出来,这已是不易之事了!”

朱瘸子害羞的笑着道:“我还真不知道我自己有这么的好法呢!小哥。”

燕铁衣道:“你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这当的机会让你察觉而已。”

搓搓手,朱瘸子目光一转,又突的跌回了现实,他背脊一阵泛凉,不禁又惶惶然的道:“对了,小哥,我们不趁时逃走,还等在这里做甚?”

燕铁衣道:“他们仍包围着我们,我也正好藉机会歇口气,我已有点困乏了。”

朱瘸子忐忑的道:“但……如果他们另外的帮手赶了来,情形不就更糟了?”

燕铁衣沉默了一会,方始低沉的道:“我说出来你不要怕,老哥。”

心头跳了跳,朱瘸子嘴巴有些泛乾:“小哥,你有什么事不妨明讲,怕也只有怕了--横竖到了这步田地,你穿鞋我赤脚,你都能挺,我还说什么呢?”

燕铁衣缓缓的道:“我故意等着海氏兄弟来,然后让他们吊着跟着下去,说不定我那『好朋友』也会在稍停后赶到;我有两个目的,一是找寻机会把这窝子畜牲一一歼杀,二是我要问问我那『好朋友』,我的眼睛还有没有希望?”

呆了呆,朱瘸子道:“我不懂!”

燕铁衣道:“本来我一直想逃,一直渴望脱离他们的追搜,但现在情形有点改变,老哥,你已经可以给我很大的帮助,可以做我的眼睛,你使我在劣势中扳回了许多优势,我不否认,我原来对你的信心不高,但刚才的一战,你已使我大为增强了对你的信念,他们已不再做早时那样对我俱有绝对的威胁了,我反抗的机会业已加大了很多。”

舐舐chún,他继续说下去:“那些人放不过我,我也同样饶不了他们,仇与恨乃是相对的;所以,我虽说处境仍然不利,原则上依旧需要奔逃,但我却已自信可以反击他们,因此,我等待他们会齐,我们一路引诱他们追下去,伺机加以歼杀,而越接近我的地头,离开这『虎林山』越远,他们的优势便将逐渐消失了,我宁肯眼前多受点危难解决他们,不愿将来劳师动众的去找寻他们,最佳的了断方式是此时了断!现在你懂了么?”

朱瘸子喃喃的道:“我想,我已比刚才多了悟一些了。”

燕铁衣阴沉的:“而我期待我的那位『好朋友』来,如何向他报复且不去说,主要的,我要明问他,我的眼睛是否仍有复明的希望?你奇怪我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的那位『好朋友』?为什么对『好朋友』有这样的措词?我告诉你,老哥,因为我的眼是被他弄瞎的,我这一切的灾难,也是他所引发的。”

朱瘸子恐怖的道:“那……他真是你的『好朋友』?”

点点头,燕铁衣道:“还是最要好的一个,否则,他怎能将我骗来了此地,挖好了坑等我自己来跳?”

抖索了一下,朱瘸子道:“老天爷,这尚成什么世道?”

燕铁衣萧索的道:“所以,我曾告诉过你,江湖上有许多事情的发生,是局外人认为永远不可能的,但却往往就发生了……人一世间的道德规范相同,也一样约束了江湖中的人,甚至更为严厉,可悲的是,偏在这个圈子里,有些藐视或不习惯这种约束的奴才存在!”

朱瘸子不安的道:“这些人会是什么结局呢?”

燕铁衣chún角那一抹笑容冷酷得像带血:“非常可怜可哀的结局,老哥,江湖中对这种人的惩罚,比诸民间一般的行道更为严苛,更为狠厉。”

不自觉的有一股冷悚的感觉泛起,朱瘸子不敢正视燕铁衣那张在此时看去冷凛又萧煞的面容,他惶恐的道:“你打算对付你那位『好朋友』了?小哥!”

燕铁衣低下头去,半晌,方始怆然道:“再看吧!”

朱瘸子迷惑的道;“小哥,你却又好似不忍?”

心腔微微痉扭,燕铁衣苦涩的道:“我是不忍。”

朱瘸子茫然问:“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轻叹一声,燕铁衣道:“友谊同情感……培养到这样的深厚程度,乃是经过许多心血,漫长的岁月,无数次的谅解与容让积叠成的结果,这同世上任何事物一样,建立不易,毁之却易,抹煞掉这样的一份情谊,与其说是报复,毋宁说是痛苦!”

朱瘸子没有吭声。

燕铁衣又幽幽的道:“人活在世上,一生中难得交到几个真正推心置腹的知己,用了偌大功夫,尚须机缘,才能交到的挚友,却在瞬息间失去--而这『失去』的行为更由自己促成,那等悲痛,就更难以言传了!”

朱瘸子辞不达意的道:“小哥,想那必定是不好受的。”

燕铁衣艰辛的道:“不亲身经历,实难体会其中的滋味,唉!”

于是,朱瘸子又觉得接不上话碴了。

包围在四周,监视着他们的卓飞等人,这时也查觉出情况有些古怪起来,照常理说,燕铁衣正该借此机会突围才对--在他们想像中,燕铁衣纵然不一定能够如愿,至少也比再拖延下去的希望来得大,但燕铁衣却仍然不逃,更且好整以暇的在与朱瘸子娓娓阔谈,形态竟是如何的悠游自在!

喃喃的,贺大庸道:“奇怪,姓燕的怎不打逃走的主意?”

卓飞也满头雾水的道:“还好像清闲得很哩,同那老瘸子聊得怪有兴头的,你看,他两个笑得那股洋洋自得多有劲,他们不似身在重围之中,命在旦夕之际,反倒像在后花园里叙契阔了。”

贺大庸狐疑的道:“我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卓老大,你以为呢?”

卓飞迷惘的道:“不大对劲当然是不大对劲,因为这出乎常理嘛,但是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呢?”

眯起了那双黑豆粒似的鼠眼,贺大庸若有所思的道:“姓燕的不急不躁,像在等待什么,又像有恃无恐……他好像不大在乎我们,他的样子半点也不紧张……他不怕和我们对耗!”

骤然--贺大庸身子一震:“卓老大,姓燕的明明知道我们援兵即来,他却不慌不忙,有说有笑的在这里耽着,一不思图逃之计,二不对我们戒备防范,莫非……寞非他心里有数,认为我们的援兵不会来了?”

大吃一惊,卓飞差点跳将起来:“这……这……这怎么可能?”

贺大庸脸上泛青的道:“可是,事实上我们其他两组的人马确然尚未到来啊!而计算时间,他们更是爬也该爬到了,怎会耽搁这么久?”

顿时汗如雨下,卓飞的声音也发了抖:“贺大哥……该不会是……不会是他们真个叫姓燕的给坑死了吧?”

像透不过气来似的粗浊喘息着,贺大庸挣扎着道:“我……想……不该这么……容易吧?”

举眼望了望周遭仅剩下一半不到的那干手下,又看了看在现布成的这个疏疏落落的包围圈,卓飞不禁满怀凄凉,一腔冷悚,他恐怖的道:“如果,如果连海氏兄弟也完了蛋,我们就更没有指望了,贺大哥,光凭我们,是无法制伏燕铁衣的,我们业已试过多次啦!”

贺大庸也心惊胆颤的道:“这是怎么回子事?火箭信号发出这久了,却连鬼影也不见来一个?总不会真的被燕铁衣摆平了吧?姓燕的瞎眼摸黑,岂有此等能耐?”

卓飞舌头打着结道:“说信我也不信,可是……可是这么久了,怎的不见人来?他们没来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呀……贺大哥,这可如何是好?”

贺大庸强自镇定道:“会不会有什么事把他们耽搁了?”

连连摇头,卓飞道:“不可能……眼前还有什么事比擒杀燕铁衣更为紧要的?”

贺大庸的眼皮子跳了跳,惴惴的道:“那……那他们果真都栽了?”

跺跺脚,卓飞急躁的道:“我就是在问你呀!”

贺大庸失措的遭:“我一时也失了主张,卓老大,这事透着玄,姓燕的扬言谋害了孟老二与任老四,却并未表示他连海氏兄弟也坑了,说不定他说的是真话,孟老二与任老四着了他的道,而海家兄弟尚安存着,这样一来,我们仍有指望。”

哼了哼,卓飞不悦的道:“你怎能相信这小子的话?他岂会在我们面前吐露真言?我看他完全是胡说八道,故意恫吓我们,我们『大红七』的弟兄就如此好吃的?”

贺大庸忙道:“卓老大,我和你一样希望他是在胡说八道,我也不相信孟老二与任老四是栽了跟头,不过,他们为什么至今还不赶来相助?这却是个叫人不能不怀疑的闷葫芦呀,这种事不该发生才对!

双手紧握,卓飞突然煞气盈眼,他像激发了什么兽性一样,粗暴的道:“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们冲上去和他拚了!”

贺大庸急切的道:“就只我们?现在?”

卓飞切齿道:“不错,就只我们,现在!”

连连摆手,贺大庸赶紧道:“卓老大,万万鲁莽不得,事情真相如何尚未弄清,我们何妨再略待片刻,等上一等?甚至派人去找也行,总要搞个明白,否则一旦冒失动手,再落个一败涂地,不仅徒损实力,便是援兵赶来也无济于事了!“

卓飞气冲牛耳的号叫:“我顾不了那么许多,贺大哥,我受不了这种腌酸气,不管你怎么想,你动手不动,我是说什么也要同姓燕的拚个死活!”

贺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章 定如山 侵掠如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