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53章 仇融血 大度存义

作者:柳残阳

朱瘸子低声道:“我们逃吧?”

笑笑,燕铁衣道:“如今不须『逃』了,我们只须『离开』这里就行,他们已经难以再拘束我。”

朱瘸子紧张的道:“当心他们还会用哨子铜锣扰乱你的听觉。”

燕铁衣道:“我已有了我的眼睛--你,虽然仍大不如我原先的自己的眼睛,但却至少要比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要强上许多!”

感到心中有一股暖流升起,感到自己像高大强壮了好些,朱瘸子不自觉的挺了挺胸,是那种充满信念与当仁不让的语声:“对了,有我替你看看,小哥,我会做你的眼睛,我这双眼虽是老眼,可也确不昏花;如今,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燕铁衣深深颔首,赞许的拍了拍朱瘸子肩头,然后,把剑鞘伸了过去,朱瘸子紧紧用手握牢了鞘端,一拐一拐的,却显然迈开了大步,像有万夫不当之勇般挺胸突肚的朝着坡下走去!

包围在四周的几十名汉子不由呐喊出声,纷纷举刀舞枪虚张声势,但是,却在朱瘸子领引着燕铁衣走近的时候又蹭蹭挨挨的挤向一旁,畏缩之态,表露无遗!

卓飞气涌如山,又急又怒的大叫:“截住他们,截住他们。”

业已将伤口包扎妥当的海明臣自地下一跃而起,他喊了一声:“卓飞,你过来!”

怔了一下,卓飞疑惑的,满肚皮不痛快的飞掠而回,寒着一张睑道:“什么事?”

海明臣冷冷的道:“不用包围姓燕的,除了留下一个人守住我阿大遗体以外,我们缀着他就行!”

卓飞瞪起双眼,冒火道:“这是什么意思?万一让他逃脱,我们又该如何是好?这岂是可以开玩笑的?”

海明臣重重的道:“没有人在和你开玩笑,我们缀着他,到平地再下手,照我的话做,我自然有主张!”

卓飞声音硬硬的道:“为什么要缀着他到平地再下手?”

踏前几步,海明臣恶狠狠的道:“因为这里的地势不利于以多搏寡,主要的我另外有打算,卓飞,现在我们不能光凭硬干,该到了用期脑筋的时候了!”

卓飞抗声道:“你另外还有什么打算?一到平地……”

不待他说完话,贺大庸已凑到一边,悄悄的道:“海老二的意思我知道,我和他是一样的心思,错不了,照他的话做!”

卓飞不解的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真把我弄糊涂了……。”

贺大庸急道:“快招呼兄弟,让开路来放他们走,只待下了田坎我们就动手,这一次可以摆平他!”

卓飞紧皱双眉道:“希望你们不要弄巧成拙!”

贺大庸低促的道:“放心,这一遭我们等于安排了一具铁棺材,姓燕的一头扑进去便永远也爬不出了!”

不太相信的哼了哼,卓飞却无可奈何的回头叱喝:“放他们走,疤眼陈三留下,其余大伙两边跟着就行。”

于是,便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场面--朱瘸子引着燕铁衣往田坎下走,四十余名大汉惴惴不安的分在左右夹持而行,这种情景,固是监视防范,却也像护送卫随着一样。

卓飞一面紧步跟上,边朝身侧的贺大庸不住埋怨:“贺大哥,你怎的也和海老二一个鼻孔出气起来?这家伙又疯又狂?还出得了什么好点子?你不拦他,反倒帮他劝我,这算搞什么玩意嘛?”

贺大庸狡滑的一笑道:“我们稍慢一步走,等海老二与石钰上来,那时,你就知道这实是桩上佳的主意了--海老二却也颇有几分头脑,不太简单。”

这时,海明臣业已交待,留下来的“疤眼”陈三守护着海公伯的体,他故件亲状的携着石钰之手,双双快步追了上来。

卓飞满心懊恼,闷头不响,贺大庸却会意的向海明臣点点头,海明臣阴狠的一笑,将石钰拉近了些,尽量把语气放得柔和的道:“石钰,现在我们非常需要你帮忙。”

石钰冷漠的道:“我能做的,都已做了,如今我想不起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帮上你们的忙!”

海明臣向贺大庸使了个眼色,贺大庸乾笑一声,贼嘻嘻的道:“最早,我们的打算只是想利用你与燕铁衣的关系,由你把燕铁衣引诱出来毒倒,对你的--呃,要求,也仅此而已,但方才,我们突然想起,还忘了你另有一宗长处未曾加以借重,我们几乎忽略了,因为我们以为我们的力量已经足够;在原来的预料中,我们以为燕铁衣一旦中毒,加上『大红七』与我,甚至海氏三昆仲,还有什么问题呢?姓燕的十有八九将会俯首成擒,可是,谁知道事情一开始就不顺利,他及时排除了大部份的毒性,虽说招子失明,却仍然强悍难敌,使我们几番攻扑,损伤累累……我们不否认在最早的时候也曾考应到使用你的力量,但我们正计划进行中却并不指望真要借重,我们原以为只凭我们就已能应付,而结果却大谬不然,所以,这原来考虑过又疏忽了有关对你更加偏劳的事,便在方才海老二那一掌里提醒了我们,所以,呃……”

石钰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不须绕圈子,直截了当的讲出来吧!“

贺大庸嘿嘿一笑:“想请你对付燕铁衣,当然,我们会帮着你一同下手!”

石钰神色大变,他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是疯狂!你们逼迫我自陷于不义之境,我做了这些业已是负愧至深,内疚神明,你们还想再叫我永沦苦海,万劫不复?在『长春观』里,我屡受良心煎熬,不肯与你们苟同,已表白了我对你们强烈的仇恨感,现在我岂会再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海明臣阴沉的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石钰,只怕这事由不得你!”

石钰大怒的道:“我已是一个不仁不义不信的人,罪衍深重,愧对天良,但是,至少我还算个人,有点人性,我不能再随你们摆布变成一头十足的畜生了!“

贺大庸刻毒的道:“姓石的,你还谈什么仁义,说什么人性?你以为就凭你单方面讨好燕铁衣就能免除他对你的怨恨?来不及啦,你所造成的事实,业已足够燕铁衣活剥你十次而有余;他第一个就会找你开刀,你这时不同我们联手除掉他,便只有等着他来收拾你,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姓石的,你再犹豫,包管后悔莫及!”

石钰激动又悲切的道:“我宁肯叫他杀了我,也不能与他动手,更不能帮着你们去围攻他!”

海明臣吊起眉毛道:“你不肯去杀他,我们就杀你的儿子!”

贺大庸紧接着道:“想想看,你现在不去对付燕铁衣,他迟早必将寻你报仇,你一死,你的儿子谁来养育?再说,你不帮我们,你儿子的安全更就杂说喽………”

石钰*挛着叫:“你们不准伤害我的儿子……”

贺大庸皮笑肉不动的道:“那就要看你同不同我们合作了;石钰你既已有了开端,一脚插进这个烂泥潭,要拔腿也拔不出了,还不如贯澈到底,有始有终,一路做下去!”

痛苦的,石钰垂下头紧绞双手:“不,我不能……不能这样做……。”

一直没有吭气的卓飞突然厉烈的道:“你不干,我马上就会宰掉你的儿子,拎着他的小脑袋来给你看!”

嘴里“啧”了几声,贺大庸幸灾乐祸的道:“那小家伙,啧啧,白胖可爱,生得多么乖巧伶俐,那样清秀聪明的一颗小脑袋,一旦被砍下来变成血糊糊的一团,可就再也不可爱,不清秀啦,简直不忍卒睹啊……”

猛一震动,石钰抚着脸泣号:“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下去了,柱儿,我的柱儿……”

贺大庸轻声轻气的道:“只要你答应帮着我们收拾燕铁衣,那孩子,呃,乖柱儿,便活蹦乱跳的交回你手上,而且包管毫发无损!”

石钰放下抚脸的双手,五官歪曲,切齿慾碎的嘶喊叫骂:“狠心狗肺,丧尽天良……你们全是一群野兽,一群毫无人性的禽畜……。”

耸耸肩,贺大庸半点也不生气,他平淡的道:“用不着这样激动,答不答应,就凭你一句话;当然,如果你不想要你儿子的性命了,我们也无可奈何,不过,怕只怕你失掉儿子,燕铁衣也不稀罕你以热面孔去贴他的冷屁股哩!”

海明臣大声道:“肯不肯马上决定,利害之间你自己权衡,我们没有时间与你多磨蹭!”

卓飞更凶恶的道:“怎么样?你还是非要见到你儿子的首级抬来了才后悔。“

沉默着,石钰的身体不住栗栗颤抖着,片刻后,他终于猛一跺脚,似是哭号般嘶哑着声道:“好,好,我答应你们,等我也同你们一样变成畜生,变成禽兽,你们就满足了!”

贺大庸不以为忤的道:“唔,这才是诚时务,识时务者为俊杰,石钰,照我们的意思做,亏待不了你。”

石钰像背负着万斤重担般吃力的喘息着,突然,他又激动的道:“但我也有个条件。”

眉梢子一挑,贺大庸道:“什么条件?”

卓飞大吼:“娘的皮,你还有资格提条件?你只管照着我们的话去做,其他--。”

摆摆手,贺大庸道:“别急,先听听他怎么说。”

石钰咽着声道:“我要你们现在就把我的孩子带来,我要见见我的孩子!”

勃然大怒,卓飞吼道:“你在做梦,你想我们在事成之前先交回你的孩子或是妄图下手抢夺不是?呸,你把我们都当成傻瓜蛋?你他娘的!”

这时,石钰突又转变为十分平静,他缓缓的道:“我没有这个意思,而且我也不愿冒这个险--我要见到我的孩子,我须要亲眼看到他现在是平安的,完整的,或者,这是我与孩子的最后一面,反之,我办完事就立即带了孩子远走高飞,与你们一了百了,永不再见。”

贺大庸想了想,道:“如果我们不答应?”

石钰断然道:“那就一切不谈了,我宁肯死。”

又沉吟了一会,贺大庸望了望海明臣,海明臣阴鸷的点点头:“可以,但孩子要在我们控制之下,事完之前不能交给他,这是我们最后的让步!”

咬咬牙,石钰道:“我同意!”

贺大庸向卓飞道:“你的意思呢?卓老大。”

卓飞无可奈何的道:“好吧,既然你们没有异议--不过,那小兔崽子必须由我们把握着才行!”

贺大庸道:“这个当然,杨贵,你马上以最快的法子去把石钰的小孩带来,那地方你晓得。”

回应一声,杨贵转身飞奔而去,刹那时便在杂树蔓草里失去了踪影。

海明臣泠泠的道:“姓石的,这一来你满意了吧!”

石钰吸了口气沉沉的道:“我们在那里动手?如何动手法?”

此刻,他们已经一路跟缀着燕铁衣与朱瘸子走下田坎,在田坎下的对面便是一条蜿蜒的官道,而田坎和官道的中间,却还隔着一条乾涧,一条深有丈许,宽逾两丈的乾涧涧底起伏不平,生满杂草丛丛,尚有零散的大小岩石错落分布着………

贺大庸低促的道:“就是那里吧?前面的乾涧!”

海明臣满脸杀气的道:“好,这正适合做燕铁衣和那老瘸子的葬身之地!”

卓飞也凶悍的道:“这一遭我们决不能再放姓燕的脱走,过了乾涧即达官道,姓燕的一旦上了大路,人杂面广,耳目众多,要想圈住他就大不容易啦,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海明臣狠酷的道:“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卓飞暴起五步,振吭大吼:“兄弟们,围上去!”

在他的吼喝声里,几十名彪形大汉齐齐随同呐喊,迅速由两边往前延伸,企图布成一个包围的弧圈--卓飞,海明臣,贺大庸亲自押住阵脚!

很出人意料的,燕铁衣没有越涧而过,他抱着朱瘸子一耀落向涧底!

燕铁衣根本便不想“逃走”,他也早打定主意,就在这里将这段恩怨一并了断!

当然,他很明白,他的仇敌们已是“强弩之末”了,如其纵虎归山,何不就地斩杀?这个心思,倒是与卓飞贺大庸,海明臣等人不谋而合。

顿时,卓飞一声号令,一群汉子蜂拥冲到涧边,他们还不待往下扑,贺大庸已急忙出声阻止,卓飞不解的问道:“又是干什么,贺大哥?”

站到涧边,贺大庸注视着坐在一块石头上撑剑平视的燕铁衣,他凝重的道:“姓燕的并不急着逃脱,他形色十分沉稳悠闲,卓老大,他是在等待我们,他一定认为凭我们如今的实力已奈何不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章 仇融血 大度存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