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60章 铁棺材 小癞蛛儿

作者:柳残阳

藉着丛丛矮松的掩护,燕铁衣与熊道元二人迅速绕到了“祁家堡”的背后,如果那邱景松说得不错,从“祁家堡”的后墙摸进去,将可更为简捷的找到“宏仁园”──囚禁熊小佳的地方。

抬头仰视着高近三丈的石墙,燕铁衣轻轻的道:“不知道墙后的防卫情形如何?光要越过这道堡墙与墙顶上的刺网,倒并不是件难事┅┅┅”

熊道元有些迫不及待的道:“魁首,里头的戒备不会怎么严密你不是也说过么那小兔崽子既不敢声张,便只好装做若无其事,形迹上也就必须保持常态,如果他一旦授意加强警戒,他那老爹难道不起疑心?查问原由之下,那小兔崽子怎吃得消?”

燕铁衣道:“我是这样推断,不过,‘祁家堡’平素的警戒情形,也绝不会太轻松,我们进去之前,却要更加小心。”

连连点头,熊道元道:“我省得,魁首,我们只管往里淌吧”

燕铁衣身形倏起,竟然有如大鸟般拨起了八丈多高,人在空中一个急旋,便一闪而下,紧接着,熊道元也跃掠腾空,超过墙顶刺网六七尺之高飞越过去。

两人落下的地方,正好是一排房舍的后面,一座小巧的假山之则这个位置非常合适,但,不合适的却是刚巧和三个坐在假山脚下聊天的青衣汉子打了照面

那三名青衣大汉初是齐齐一楞,一楞之后的反应却是快速的,两个拨刀拦截,另一个伸手便摸向摆在身边的那只号角┅┅┅

燕铁衣动作快逾电闪,他疾掠而过,两名拨刀的汉子也才只是手指刚刚沾到刀柄,立即便打着旋转横摔出去;伸手取到牛角准备吹鸣的那一位,尚未及将角端凑到嘴上,亦已“唔”的闷哼一声,眼珠子上翻,软软倒向地下

后面,熊道元飞奔过来,又在四绕周了一圈转回,低促的道:“附近就这三个,没有别人了。”

燕铁衣目光扫视,发觉就在左侧方几十步外,有一堵空心花墙结围隔起来的地方,建筑有一个十分雅致的月洞门,通向里面的小天地,间楣上,有三个突浮的青铜雕字嵌着:“宏仁园”。

嗯,这倒是一处自成格局的隐秘所在。

燕铁衣在端详着“宏仁园”的形势,熊道元业已将那三个被点了“晕穴”的汉子拖到假山后的隐蔽处,匆匆赶了过来,他随着燕铁衣的视线望过去,不由立时热血沸腾,磨拳擦掌的道:“魁首,不会错了,‘宏仁园’,就是这鬼地方”

点点头,燕铁衣道:“现在开始,我们已入虎穴,更要步步留神。”

熊道元握着一双斗大的拳头道:“我要进去一个一个,活活掏死他们”

燕铁衣没有出声,领先奔进了“宏仁园”中,一进那道月洞门,果然便发觉正有三幢石砌屋宇形成三角形斜对这边,园子里花木扶疏,环境清幽,更点缀着小亭曲挢,荷池花榭,人一进到这里,不由满眼翠绿紫,淡香袭绕,那种宁谧恬静的气氛,没有半点婬窟匪窝的味道。

燕铁衣隐向一丛矮树之后,游目四顾,摇头道:“这地方还相当清雅,倒是颇出我的预料之外。”

熊道元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环境是否“清雅”,他只盯着那三幢以檐廊相连的房屋,压着嗓门道:“魁首,那姓邱的胖子还算诚实,他没有骗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位置,每一处形势,到目前来说,都与他所告诉我们的相吻合。”

燕铁衣道:“但愿一直像他所说的那样吻合下去才好,万一有那里出了岔子,我们难受,他也就比我们更要难受了。”

舐舐chún,熊道元道:“我想他不敢,他也知道我们将会如何惩罚欺骗我们的人”

燕铁衣道:“走,中间那一幢房子。”

当他们悄无声息的潜入这幢“祁家堡”小堡主的居处之后,奇怪的是竟没有过见或看见任何一个人影;在布置典雅的客堂里,静荡荡的毫无声息,客堂右边那条过道上也一样寂然悄静,连一点音响也没有。

下意识中,燕铁衣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太安静了,而且,他们的行动进展似乎又太容易,直像来到了“无人之境”。

熊道元好像也有这种直觉上的反应,他极度谨慎的戒备着,一边跟随燕铁衣往过道中掩进,一面略显不安的低声道:“魁首,这幢房子里怎的这么个静法?听不到一点声音,看不见半条人影。”

燕铁衣目光凝聚,侧耳聆听,缓缓的道:“我们稳着朝里淌,以不变应万变;眼前光景,我也觉得透着古怪。”

但是,“古怪”却并未出现,他们来到过道的尽头,那里,果然有一扇雕刻精细的桃花心木门半敞着,从半敞的门隙中,可以望见后院的部份景像,后院中也似是一片花圃与栽种有景致的树木;而在门的右边尺许处,可不正有一只铜狮子头嵌在那里作壁饰?

朝着那只雕刻鲜活,翔翔如生的暗金色铜狮子头一指,熊道元低声道:“就是这玩意了,魁首,将狮子头向右旋就对”

注视着这只嵌在墙壁的铜质狮头,燕铁衣不觉皱起了蹙眉;这只铜质狮头呈现着浅褐中隐泛斑的暗金色,并不明亮闪铄,好像平时不曾妥加拂拭过一样,而这只狮头的雕工尽管高明,能将狮子的威猛神韵与凶悍形色夸张的表现出来,但不知怎的燕铁衣却老感到这只狮头的形像带着邪恶他说不出这股邪恶意味流露在狮头的那一个部位,可是看在眼里,那只铜质狮头的整个组合就是不对,宛似狮头在冥冥中隐含着某种阴毒的陷阱或某类不详的诅咒

熊道元急切的道:“魁首,我们还不行动么?”

燕铁衣,谨慎的道:“我有点忧虑,道元。”

怔了怔,熊道元紧张的问:“魁首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燕铁衣低沉的道:“好像有种不妥的感觉,但一时又不能确定什么”

急忙探首转头的四面查视,熊道元惴惴的道:“没有什么呀这附近任什么碍眼启疑的事物也没有,魁首,唯一叫人心里咕噜的,就是太静了,静得不似是有人住的地方”

又注视着墙壁上的铜质狮头,燕铁衣喃喃的道:“这狮头,色泽暗,似乎并不经常受到触摸”

熊道元忙道:“当然并不‘经常’,祁雄奎的小兔崽子不会天天弄女人回来,即使弄了女人回来也不一定就会通通关到地牢里去,他一准是遇上那坚拒不从或特别刚烈的女人方才囚到地牢下面折磨,譬如二妞┅┅┅”

燕铁衣的眸瞳中透着冷锐的光芒,他道:“也罢,既来了,好歹就要冒险试一试,希望邱景松告诉我们的话全是事实,尤其在眼前的成败关键上,更盼他不要‘坑’我们才好”

熊道元信心十足的道:“他敢‘坑’我们?他有几个脑袋,我就不信他是真活腻味了”

退后一步,燕铁衣毅然道:“动手吧”

一搓双掌,熊道元往前挺身,两手紧握壁上狮头,用力往右旋转,于是,狮头在他强劲的力量扭转下,响起连续的“克极”“克极”声,顺势向右旋转动

随着狮头的砖动,却没有地道出现,在人们不及瞬目的一刹那间,半敝的桃花心木门外,紧贴着楣框,却“哔唧唧”落下一道黑黝黝的生铁板来,千斤闸似的堵死了门户,而这“哔唧唧”的一响其实却是两个声音的融合,另一道厚实的生铁板也同时切断了过道的那一头通路。

原本留意着地面暗道出现的燕铁衣,突然惊觉之下,飞闪向门业已不及,他只差半步距离,便被铁板挡住了,猛回身反扑,过道那一头也同一样被一道铁板堵住

只这么一来,他们便完全陷入了一个坚固的牢室里,而这条过道,却正是一座经过苦心安排的牢室

黑暗中,熊道元疯狂的咒骂起来,他一面吼叫咆哮,一面奋力往回顶撞两头的铁板门,倘喘着气,咬着牙,用他的双枪、他的双脚、他的肩背、甚至他的头,不停的刺截、踢打、碰撞那两扇严密固封的硬厚铁板。

燕铁衣静静站立着,冷静的道:“你这样就能出去了么?”

熊道元直着喉咙,跳着脚叫骂:“狗娘养的邱景松,我操你的祖宗十八代,你这黑心黑肝的龟孙子,你竟敢坑我们,竟敢骗我们?我只要一朝出困,我不把你撕成一片一片生啖了,就算你八字生得巧;你他娘的是不想活了哇,你居然耍这种花巧到我们头上?”

燕铁衣默然不动,就宛如没听见熊道元在叫嚷什么。

用肩膀死命撞击着生根一样的铁板,熊道元又在大吼:“祁雄奎,还有祁雄奎的儿子,你们这一对狼狈为姦的父子,你们是武林的败类,江湖的渣滓,你们都不要脸,都是畜生,阴毒下流,卑鄙龌龊的行为全叫你们占齐,天打雷劈你们这老少两个杂种啊”

忽然,燕铁衣冷厉的道:“不要再闹,熊道元,你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停止了叫骂,熊道元嗔目切齿的站着不动,他急促的呼吸着、耳朵里,却似闻及铁板外面传来隐约的人声喧腾

马上又怒火上冲,他怪叫道:“‘祁家堡’的一群蟊贼,你们是有种的就打开机关,让我们明刀明枪拚个死活,用这种下三流的恶毒诡计害人算不上是英雄好汉,你们设弄此等陷阱来充‘祁家堡’的门面,传出去会怕叫人用尿来浇你们的招牌啊”

燕铁衣愤怒的道:“熊道元,我叫你静下来听听有什么声音。”

咽了口唾沫,熊道元赶忙道:“我听到了,魁首,外面有很多吆喝嚷,我们已经中计被围啦”

燕铁衣冷冷的道:“迷糊,外面的声音我会不知道么?我是说,这里头又是什么声音?”

呆了一下,熊道元马上定下心来侧耳静听,过了一会,他已有所感觉了,他抬起头来,在一片浓浓的黑暗中向上望夫,是的,声音是从过道顶上传下来的,那是一种怪异的,令人有些毛发悚然的响“沙”“沙”“沙”,宛似什么极小极听的东西在爬行

“扑”的一声,熊道元迅速抖亮了火摺子,青红跳门的火光一晃之下,他已不禁恐怖的呻吟出声,老天爷,过道顶上的“承尘”,不知在什么时候已出现了千百个小方格,自格洞里,正有无数只黑蠕蠕,毛茸茸的长腿蜘蛛爬了出来,由于蜘蛛的数目太多,业已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过道头顶,更有些在迟疑着沿着墙壁向下爬落

这些长腿蜘蛛,身体并不大,约莫只有一枚小铜板的大小,但是,她们环生身子回周,长满细毛的长腿,却显得使它们的体积扩大了几倍,这些蜘蛛的长腿呈现着是赤色,身子却泛着灰褐,最可怕的是它们的眼睛,那是彷若豆粒般闪眨着点点碧绿光芒的怪眼,尤其是这些蜘蛛的背部,全都凸起瘰沥如颗粒状的小瘤,看上去不但丑恶刺目,更令人觉得作呕

蜘蛛的行动很快,但现在它们却像对于面前的环境有些陌生,对于可能的猎物有些顾虑它们并未立刻发挥他们行动的速度,它们只是迅速爬几下,又静静的停住,好像在揣摸,在估量,也在等待什么一样

火光的映亮,却使这些蜘蛛又畏缩的往后退了退,本来在朝下爬行的,也马上静止下来,但由于火光的映照,亦更显围那一双双邪恶的碧眼浮闪,那丑怪的形状也就越发清晰可怖了

这些蜘蛛,宛如就是残暴的凝形,死亡的化身,丑恶得叫人心悸,邪异得叫人反胃

熊道元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张口结舌的道:“魁首,我的娘啊┅┅┅这┅┅┅这么多蜘蛛”

燕铁衣深沉的道:“看它们眼睛的色彩与背部的凸粒,一定是毒蜘蛛无疑”

打了个哆嗦,熊道元惊骇的道:“我们叫人害了魁首,这个当可是上大了哇”

燕铁衣冰冷的道:“你怕了么?”

熊道元心里发毛,他结结巴巴的道:“怕┅┅是不怕魁首,就是觉得呕心尸身上好像痒痒嚷麻麻的起疙瘩魁首,我宁肯上刀阵,拚百军筋斗虎搏狮,可就讨厌这种毛毛蠕蠕的玩意”

燕铁衣寞然道:“不要小看这些毒虫,它们的厉害只怕不让千百带甲之士,不弱狮虎豺狼,如果被这些毒虫咬上一口,我可以断言胜似唉刀”

又哆嗦了一下,熊道元呐呐的道:“魁首,我们┅┅┅怎么办?”

燕铁衣道:“先亮着火摺子,它们怕火光。”

熊道元着急的道:“火摺子烧不多久啊”

燕铁衣冷冷的道:“还有我的。”

裂裂嘴,熊道元连装笑也装不出了:“魁首,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铁棺材 小癞蛛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