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66章 托屈辱 弱攻破疑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挚诚的道:“杨姑娘,你决不会想到,你今天的举止帮了我多大的忙,老实说,若非你的指引和提示,我除了用武力逞强,的确再难以思忖出适当的方法来解开这个死结,在与你见面之前,展现在眼前的可以说是一片迷茫和黑暗,好像面对着一座浑无间隙的石山,除了硬生生砸碎之外,就没有其他方式进入了。”

杨凤十分理智的道:“燕铁衣,我认为你所具有的力量,最好只用来做为吓阻的后盾,而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杀戈与残暴的发生总是那样悲惨的结果体”。“种的逻辑”是社会存在的逻辑。“种”就是民族、阶级、 ,永也不会有个改变……‘祁家堡’的能手多,声势壮,但你们也相似的有着雄厚的武力,两边一旦火拼起来,便必然血流成河,伐伤人命甚钜,这却不值得的,因为少数人的罪恶,却累及多数人受害,讲起来未免有失公允,有干天和。”

燕铁衣笑道:“当然,你说的道理是正确的,不到最后关头,我也并不愿造成这样的血腥场面。”

杨凤悄声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你想知道的一切,你打算怎么去进行呢?”

神色非常肃穆,燕铁衣道:“祁雄奎要的是证据,我们必须拿出证据来给他看,而且我们所执有的证据一定是真实的,明确的,无以反驳的,如此一来,我们首先要知道祁少雄藏人的地方,更要找出我们被掳的人来,设若尚有其他的受难者,自属更佳,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证,总之,定要使祁少雄无可狡赖,令他俯首认罪,推卸不得,杨姑娘,如果有这个需要,你敢不敢挺身而出,为我们做证?”

杨凤毫不犹豫的道:“我敢!”

燕铁衣颔首道:“我相信你会的。”

杨凤毅然道:“只要你告诉我怎么去做,我就会照你所说的做到,你放心,我决不会退缩!”

燕铁衣道:“很好,我想我们会有再度借重你的时候,杨姑娘,据你所知,祁少雄的密窟中,此时是否还囚禁得有其他的良家妇女?”

杨凤道:“我不能十分肯定,因为,昨晚‘麒室’只有熊姑娘一个人,而‘麟室’是否还有别的女人就难说了,这两处密室若关得有人,大多数都是由我送饭,但另外尚有一个祁少雄贴身的男仆老俞帮忙,老俞是祁少雄的心腹,他可以同时进出‘麒’‘麟’两室,而我却只能到‘麒室’室,不能进入‘麟室’,我最近一次将食盘送到‘麟室’的暗门外,大约是三天以前,不过,却未敢断言这三天来‘麟室’就一定没有人在,说不定由老俞送了饭去也有可能,按照规矩,我和老俞不准谈论这些事,而厨房每天都准备得有十份额外饮食,有时送给那些被掳来的女人吃,有时也会被‘宏仁园’其他的人当了宵夜点心,所以无法从饭食的份量来猜测密室中有没有人在。”

燕铁衣沉吟着道:“那么,现在熊姑娘是被关在那里?‘麒室’抑是‘麟室’?”

杨凤小声道:“我推想,熊姑娘必是已被关在‘麟室’!”

眉梢微昂,燕铁衣道:“何以见得?”

杨凤侃侃而谈:“‘麒’‘麟’两间密室,后者比前者更为隐蔽严密,而且机关陷阱也多,换句话说,把人囚禁在‘麟室’里,要比关在‘麒室’里越加安全牢靠,而知道‘麒室’所在的人也较清楚‘麟室’位置的人为多,祁少雄生性猜疑,行事缜密,当他觉得某些举止上有了差错的时候,他就会以最小心的步骤来应付,所以,我认为熊姑娘极可能已被移到‘麟室’去了!”

燕铁衣有些忧虑的道:“依你看,祁少雄会不会已将熊姑娘暗中送出堡外,或者有这种意图?”

摇摇头,杨凤道:“你别急,祁少雄根本没有时间这样做,他的顾忌太多,而你们又来得太快,他不可能抽出空暇来把熊姑娘暗里移走,据我所偷听到和私下观察到的种种情形,祁少雄似乎也相当困扰,他像是对熊姑娘一见锺情,一时舍不得杀她灭口,像有软磨的打算,他亦绝不会把熊姑娘送出堡外,因为他害怕走漏风声,了消息,堡中尽有如此严谨的密室,他为何舍而不用,却反倒冒着暴露私隐的危险,将人送到外面?外面天地浩阔,卧虎藏龙,就不是同他‘祁家堡’内一样可以颐指意使,为所慾为了。”

燕铁衣道:“对,我也这样判断过。”

杨凤又道:“现在堡里风声很紧,老堡主又随时要祁少雄侍伴身侧,祁少雄就更没有时间这样做了,不但熊姑娘他不会送走,就算有其他的女人,他也一样要暂时隐藏堡内,以避风头,何况,他如今若有暗里将人移送的打算,也要防备着你们的拦截啊。”

燕铁衣低沉的道:“希望祁少雄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会兴起‘灭口’的主意才好,否则就大大不妙了。”

杨凤安慰着燕铁衣道:“不会的,我已说过,他对熊姑娘似颇倾心,一时难舍加害,再说,他也存有万一的想法,假如他留着熊姑娘活口,事情弄到最糟的时候还有一步退路,如果害死了熊姑娘,任什么方法也挽回不了你们对‘祁家堡’的惨烈报复了,祁少雄这人,我对他有相当的了解--阴狠、狡滑、贪婬、毒辣,但却自私得很,一个过份自私的人,往往都会为自己保留一条最后的求生之路。”

微皱着眉,燕铁衣没有回答,心中却并不十分同意杨凤的这一段说法--他很清楚,像祁少雄这样一个深沉狡滑,一幅假面孔的角色,任何举止都不能违反他本身的利益前提,如果再加上自私,他就会把消灭一切证据作为最后求生之路的法则了。

当然,燕铁衣却但愿杨凤的观察是对的。

清清嗓子,他开口道:“杨姑娘,可否告诉我那‘麒’‘麟’两处密室的正确所在,方向位置,以及如何开启的方法?还有,其中都有那些陷阱布着?”

杨凤详细的道:“那‘麒室’的位置,就在白天你看见我坐于溪边浣衣的那块大方石的下面,入口的掩饰伪装得非常高明,四周全着垫步花砖,人踏上去便不会在附近留下脚印,那方石头的颜色是青中带褐斑纹的,相当坚硬,表面平滑,不管移上多少次也不会显出痕迹来,其实大方石的下面暗连着扣勾,只要把手在大方石临溪的右端下伸进去,便可摸着那段扣勾,轻将扣勾拨开,不须怎么用力一顶右边,整块磨盘大小的方石就会往上掀起--因为石侧底下按着压紧的机簧,借劲一掀,机簧就能将方石撑起,石下有阶通落,阶有九级,即达一条甬道,甬道长只丈许,面对一片铁门,里面,即是他们所谓的‘麒室’了。”

燕铁衣一边默默记住,一边叹了口气:“果然巧妙,真叫人料想不及,连我这老江湖也被瞒过去了。”

杨凤又道:“出来之后,必须将身子向斜竖的石面一伏,藉着身子的重量,把石块压下,里撑的机簧也就自行紧并,再伸手拨回扣勾,一切就又恢复原状。”

舐舐发乾的嘴chún,燕铁衣感叹的道:“这样的设计,实在高明,它就摆在你的面前,展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显,如此简单,却就引不起人们的怀疑,难怪我找了个满头大汗也发现不了一点端倪……大隐于朝,小隐于市,越秘密的地方,便是越公开的场所,真是不错,杨姑娘,是谁设计的这个地方?”

杨凤恨恨的道:“就是祁少雄自己。”

燕铁衣惋惜的道:“好一个聪明人,可惜聪明却用错了用场。”

轻将衣裙扯平,杨凤幽冷的道:“你不觉得,燕铁衣,越是聪明的人,一旦坏起来便越入骨三分?”

点点头,燕铁衣道:“是的,脑筋没有几条纹路的角色,便想使坏,也尽都是些糊涂行径,容易令人查觉识破,人若精明,再行为邪恶,就如虎添翼,不可收拾了。”

稍停一下,他又道:“那么,‘麟室’又在那里?”

杨凤古怪的笑笑,道:“他已经双脚踩在‘麟室’的上面过了,而且,你也已经找到了开启它的钥匙,但你唯一的错失,便是误用了开启它的方法!”

不但迷惘,而且有些惊愕,燕铁衣忙道:“请你再说得清楚一点。”

杨凤清晰的道:“那‘铁棺材’下面,就是‘麟室’的正确位置,而进入‘麟室’的方法,也是扭动那具用为壁饰的铜狮头,但是,却并非往右转,而是向左旋,往右转就触动了害人的机关,同左旋便有一道暗门,开启在走道尽头的部位,他们每在转动过那具铜狮头之后,都用一种特制的渍喷上去,使它看来晦黯无光,痕斑斑,像是许久没有被人触摸过一样。”

燕铁衣怔忡半晌,方始连连摇头道:“真是心计巧妙,高人一等,想不到,想不到……杨姑娘,这个地方可也是祁少雄构思设建的?”

杨凤憎恶的道:“除了他,还会有谁?”

燕铁衣道:“知晓这‘麟室’所在以及开敢方法的人只怕不多吧?”

杨凤道:“除了祁少雄和曾玉安,尤一波,雷刚几个人晓得外,就只有老俞了,连祁少雄其他几个爪牙如程半途,石顺,邱景松,颜老竹竿等人都不清楚。”

燕铁衣道:“你是怎么会得悉这桩秘密的呢?”

杨凤微微一笑,道:“本来我也早就猜想到‘麟室’是在那附近,但正确位置却不敢断定,后来有一天老俞喝多了酒,才无意间在我面前泄露出来。”

燕铁衣道:“这‘麒’‘麟’两处密窟之中,到底有些什么机关埋伏?”

似是在细细慎思,杨凤缓慢的道:“先说‘麒室’,那块掩护入口的大方石必须要按照我刚才所说的层次开启,否则,只要以强力推掀,便会将扣勾下方的钢索带起,引发暗置于小溪底的强弩,那是一排淬毒弩矢,安置的方位与固定的射向又紧又密,可以在一次齐发之下囊括那方石块上下四周三丈的范围,矢出之下,虫鸟难遁。下去之后,注意石阶的倒数第二级不要踩踏,只要一脚踏实,顶上有一面缀满倒勾的大网罩落,而石阶也会倒翻,倒翻的第一面,便是一片刀板。”

燕铁衣若有所思的道:“脚下翻转,人的本能反应必往上跃,勾网又适时罩落,都是一样逼人入彀的险毒机关。”

杨凤道:“除此之外,甬道中的那扉老铁室门也要注意,只能往上提起朝外拉,不能贸然向里推!!记住在拉门的时候千万往上提,否则一旦触动埋伏,整段甬道的顶壁立时坍倾,大量的石灰就会弥漫满布了……”

燕铁衣嘘了口气,道:“真叫阴毒!”

杨凤低幽幽的道:“更阴毒的设计还在‘麟室’,我都是问或听老俞吐露的,‘麟室’之外固然有‘铁棺材’‘小癞蛛儿’的那一险,而扭转铜狮头现露出暗门以后,通往下面的石阶第一、第二两级都不能踏,若是踩上,往下的七级石阶便完全翻竖,早就装置妥当且扯紧机簧的连珠弩即时同射。想想看,七级石阶的面积可以安装多少具连珠弩?而全部齐发又是一种如何密集的情形?下了石阶,就是一个圆形天井似的空间,记着不要从这圆形天井的中间走过去,要沿着它的边缘石槛上走,因为只要踩入那圆形天井的地面上,整个天井便会沉陷,下边却是一具巨大的油锅,借着这伪装天井的石板沉落而磨擦出火,马上就引燃满锅的油,那个天井就变成炼狱了……”

吞了口唾液,燕铁衣喃喃的道:“竟然这么厉害。”

杨凤按着说下去:“天井对面即是‘麟室’的铁门,可以放心启门入内,但进门之后,必须踩在嵌在地上的莲花图案走,要不,一个踩空,落脚处即陷,下面的空格里全是一窝一窝奇毒的蛇虫蜈,但这一道机关却是可以关闭的,以便祁少雄寻欢时免掉顾虑,关闭的方法我就不甚清楚了,好像是拨动某样固定嵌连的物体,使原本可以陷落的地砖各有铁链伸出承托,如此一来,便不踩花图也无妨了,不论如何,你只要记住其中关键所在,就不会中伏吃亏。”

燕铁衣道:“还有别的名堂么?”

杨凤道:“就是这些,你不是嫌太少了吧?”

笑了笑,燕铁衣道:“嫌少?我现在已觉得头皮发麻了!”

杨凤也不禁笑了:“我所说的这些,只要你全都记牢在心,便不会出错,除了我所说的之外,不会再有别的陷阱了。”

燕铁衣正容道:“十分感激杨姑娘,若非你提供这样详尽的内情?恐怕我就免不了要上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6章 托屈辱 弱攻破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