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69章 心葯苦 畸恋入邪

作者:柳残阳

洪坤一点也不生气,他咧着嘴道:“容我再说一次,燕老大,这并非做梦,而是即将实现的事实,我不尚空谈,只要行动,行动么,有了你这一位几乎无所不能的高强人物相助,还怕不马到成功?”

燕铁衣冷锐的道:“我是被迫如此,决非与你同流合污,更非对你这种龌龊行为有所苟同,这一点观念上的分解,必须要先弄清楚!”

洪坤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也不管你如何去进行,燕老大,我只要等着你把人送来就行。”

忍住满腔的火气,燕铁衣大声道:“那个女人姓什么,叫什么?是何模样、有何特征?住在‘秀楼山’下那幢小楼的什么位置?会不会武功?四周有些什么人护卫着她?”

不但是兴奋欢喜,更是精神抖擞,洪坤赶忙道:“我这就将我所知道的一一向你回禀--那位娇娘姓易、芳名秋盈、生得是美若天仙化人、倾城倾国、纵非沉鱼落雁,亦乃闭月羞花,美到极处,艳到极处;说起特征,就是她那秀丽的姿容,只要一见到她,便会知道她就是你所要找的人了,易姑娘身边有个丫环,但你却不可能认错,因为那丫环与她一比,可谓莹光之比皓月,简直光彩全无,不堪一提了,只要你一接触易姑娘主仆,休说燕老大双目锐利,善于辨人,就算你瞎了这双招子,仅凭直觉的感应,也觉得出易小姐那种高华清雅的气质!这是她那丫环所绝无的。”

燕铁衣烦躁的道:“说重点,不要净是唠叨些废话!”

洪坤连连点头道:“是,是,马上就说到重点了;那整幢楼阁之中,便只有这两位女子,其他的便全是些大男人,臭男人了!”

微微皱眉,燕铁衣慎重的道:“听你这一说,住在那幢小楼中的人还不少?”

急急摆手,洪坤道:“不多不多,除了易小姐与那名贴身丫环之外,就只有易小姐的父兄三人,以及她父亲的两位好友,再就是一个老苍头,一个厨师,合总也就是这几个毛人而已。”

思忖了一下,燕铁衣道:“易秋盈的父亲怎么会把他的两个朋友长年留住在家中呢?”

洪坤迟疑片刻,方始苦着脸道:“她父亲的两个好朋友,其实也就是她父亲的拜把子兄弟,亦乃她父亲当年的手下,她父亲自江湖上退隐之后,这两人便一直追随在侧,说起来,也等于她家的成员一样,不分彼此了。”

燕铁衣立即问道:“易秋盈的父亲是谁?”

洪坤有些顾虑的道:“燕老大,这个--你没有什么一定要知道的必要吧?管她父亲是谁,总归也糊不住你,吓不倒你。”

燕铁衣怒叱:“少来这一套,洪坤,你要不实说实话,害我因为判断错误而有了失闪,你就等着我回来拎下你的脑袋当球踢!”

洪坤惶然道:“唉,唉,燕老大,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何必这么急躁?”

燕铁衣冷森的道:“不准绕圈子,也不得隐瞒或编造,洪坤,我要知道一切实际情形--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你要挟我去干这件丑事,莫非还打算把我坑在其中?”

举起右手,洪坤指天盟誓:“燕老大,我要有一丝半点这种天杀的念头,便叫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燕老大,我甚至可以向你--”

“呸”了一声,燕铁衣火辣的道:“你歇着吧--现在,告诉我,易秋盈的老爹是谁?什么来历,又什么出身?”

咽了口唾沫,洪坤像是极为艰辛的嗫嚅着道:“说起来,你一定也知道这个人……他姓易,叫易重云,十几年前,曾是关东红胡子帮会‘血角旗’的大当家!”

燕铁衣神色一凛,脱口道:“‘荒寒一尊’易重云?”

洪坤有些瑟缩的道:“就是他,‘荒寒一尊’!”

喃喃的,燕铁衣道:“熊道元必不知道,他的老家‘仁德村’周围两百里的地面之内,居然竟是精英毕集,藏龙卧虎的所在……又是‘祁家堡’,又是‘寡医’,如今,再加上了一个‘荒寒一尊’……”

这时,洪坤急着为燕铁衣打气:“燕老大,不论这易重云是那一路的‘尊’,又曾干过什么红胡子,也休管他十几年以前是个什么等样的角色,但他却也压不倒你,在他称雄道霸的时候,你同样崛起江湖,独当一面,而他见风转舵,洗手退隐之后,你却更是声威日隆,霸业日固,他不错当过‘血角旗’的瓢把子,可是老大你亦乃北地‘青龙社’的双龙头,论出身、论来历、论资格、论才学、论地位、论本领、论势力,你任是那一样也决不输他,反之,更可凌驾姓易的之上。”

燕铁衣冷冷的道;“你不要忘了,还得论一论道理。”

尴尬的打着哈哈,洪坤顾左右而言他:“所以呐,燕老大,对这易重云来说,我的确是招惹不起,但你就大大的不同啦,招惹不起的是他,见着你,只怕姓易的便不退避三舍,也要闻风而逃。”

燕铁衣生硬的道:“易重云号称‘荒寒一尊’,曾掌关外最具威势的红胡子组合‘血角旗’二十余年,今天他虽早已归隐江湖,但若有人去抢或去骗他的女儿,他再是饭桶窝囊,也不可能‘退避三舍’‘闻用而逃’?我看你是叫他的女儿给迷昏头了。”

洪坤忙道,“可是,至少你总不会含糊他吧?”

燕铁衣沉着脸道:“只要行得正、立得稳、问心无愧,我不含糊任何人,否则,便是面对一个九流走卒,我也是一样汗颜不安!”

洪坤呐呐的道:“你大可以不必与易重云朝面。”

燕铁衣阴冷的道:“这不是我想如何便即如何的事,我不愿与他朝面,但在动手之际,万一朝上了面又怎么办?洪坤,你能把我化作一阵风消失掉么?”

洪坤乾笑道:“燕老大,我想无论在任何情势之下,你都必然会有妥善处置的方法!”

chún角一撇,燕铁衣道:“我知道你的心意--反正是我去冒险,是好是歹,是死是活,与你毫无干系,任何场面你都不用往上沾,天塌下来,横竖有我抗着了。”

洪坤窘迫的道:“话不是这样说,燕老大,我们可是有言在先,谈好了条件的……固然事情是稍稍有些棘手,但你却不能因此故意找碴挑剔;再说,若非事情棘手,我早已自己办了,又何苦费了这么多力气来求你?”

燕铁衣木然道:“洪坤,你知不知道这等于一个圈套?你所布下的圈套?”

洪坤脸色有些泛青的道:“皇天在上,燕老大,我巴不得你马到成功,如愿而归,我比你心意更紧张,更忧急,怎么会布下圈套来叫你上当呢?这真是冤枉啊!”

一挥手,燕铁衣大声道:“小楼里除了易重云之外,还有他的两个儿子,是么?”

洪坤迅速的道:“不错,易重云的这两个儿子,一个是易小姐的哥哥,一个是易小姐的弟弟。”

燕铁衣问:“一定都有一身好本事了?”

洪坤吞吞吐吐的道:“本事当然会多少有一点,只是不晓得火候深浅如何?”

燕铁衣沉沉的道:“只要他们习武,便不会差到那里去,所谓‘名师出高徒’,这兄弟二人设若练过功夫,他们的父亲就是当然的老师;易重云艺业精湛,修为深厚,调教出来的子弟必然不弱,家学渊源,即未尽得真传,也会颇有可观。”

洪坤拍着马屁道:“但燕老大,你却是万人敌!”

没有理他,燕铁衣迳自问下去:“易重云随侍左右的两名手下,是那两个人?”

洪坤低声道:“一个是‘飞天狮子’贾标,一个是‘毒金刚’诸生长!”

哼了一声,燕铁衣道:“这两个人我都知道,全是当年‘血角旗’的急先锋,易重云左右的哼哈二将,两个人皆以勇猛骠悍而驰名白山黑水。”

洪坤陪笑道:“却也未见得能以比拟燕老大你身边的‘青熊狮爪’及三旗领主!”

燕铁衣摇摇头,道:“洪坤,你不该做医生。”

微微怔愕了一下,洪坤迷惘的问:“我,我不该做医生?”

燕铁衣讥诮的道:“你若当叫化子更好,嘴巴灵巧,能捧能吹,人要一户,你讨十家,包管一样生活优裕,吃穿不愁!”

洪坤白脸发赤,强笑道:“燕老大真会说笑,真会说笑!”

燕铁衣目光上扬,缓缓的道:“易秋盈住在楼中的什么地方?”

又振作精神来了,洪坤十分熟稔的道:“楼上,正对楼前的右边厢,不过,你最好从后面掩上去比较容易些,她的父兄与贾标、诸生长等人便住在楼下正面,整个楼上,除了一个书房、一个佛堂,另加那丫环的居室之外,就剩她的香闺了!”

点点头,燕铁衣道:“很好,你再想想,还有什么其他应该告诉我而尚未告诉我的事?”

思索了好一会,洪坤堆起满脸假笑道:“没有了,燕老大,我所晓得的业已全部向你禀告过了,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半点保留也没有。”

燕铁衣瞅着洪坤,忽道:“我忘了问你,大郎中,你是怎么认识易重云女儿的?又如何对她家里的情形知道得这般清楚,就好像也是她家里的一员似的?”

怪难为情的红了红脸,洪坤期期文交的道:“说起来,呃,也是缘份……约摸半年以前,易家慕名前来请我出诊,到他们住在‘秀楼山’下的‘小秀楼’去替老易的么儿子看病!就在那时,呃,我便见到了易小姐!说也奇怪,我经过的女人亦有不少了,从来也没有什么难舍难忘的感觉,可是,独对她便一见锺情,心荡神移……后来,我又接连去了六、七次,每次见到她,就越觉仰慕,爱意日增,几达不能克制的地步!我也曾向她暗示思念之情,但她却亳无反应,冷然不睬!我急了,表示得更露骨些,她却乾脆不再理我,连面也不见了!唉,这段相思的日子可真苦啊,可以说是魂萦梦系,刻骨镂心,我想她想得茶不思,饭不想,整日价闷恹恹的憋得慌!”

燕铁衣揶揄道:“可是你却没有忘记敲竹杆!”

叹了口气,洪坤道:“要生活嘛!”

燕铁衣又问:“她父亲或家人知道你向易秋盈示爱的事么?”

摇摇头,洪坤道:“不知道,我向她接近并表达爱慕之忱的时候,都是只有她一个人在的场合,而且,我认为像这种事她也不会同她父兄去讲,女儿家嘛,多半是羞于谈论涉及私隐之事的!”

燕铁衣道:“很有可能,否则,以你如此轻佻失态的行为,易家人早就找来将你活拆八块了!”

有些悸惧的*挛了一下,洪坤道:“老实说,我的武功也相当不弱,但我也有自知之明,我晓得,凭我这几下子手脚,是断乎惹不起易家人的,我又想又怕,可是我一点法子也没有,我不能去求亲,也找不着机会去接近易小姐,无缘无故,我又不敢老是往那里跑,以免启人凝窦,对我不利!我想念易小姐真是快到发狂发痴的程度了,日也思,夜也想,神魂颠倒,坐立难安!燕老大,若非今天遇上了你,承蒙见怜,慨允赐助,只怕我这一辈子便要痛苦的单相思了。”

燕铁衣毫不苟且的道:“什么‘承蒙见怜’、‘慨允赐助’?完全胡说八道,我纯是受你要挟,乘人之危而加以胁迫,不得已才勉强答应的!”

洪坤呐呐的道:“像我这样说法,此较好听一点!”

燕铁衣冷笑道:“你手段如此龌龊,还怕说法难听?真是笑话!”

用力挤出一丝笑容,洪坤搓着手道:“燕老大,方才你问我是怎么对易家情形如此清楚,以及如何认得易小姐的?我已通盘托出,我想,你该没有疑问了吧?”

燕铁衣道:“你倒是有心人,只怕早已准备着来这一手了!否则你如此注意这些细节做什?洪坤,我替你担心的是,易小姐一旦到手,你如何善后?易家人不活剥了你才叫见鬼了!”

洪坤胸有成竹的道:“我不怕--第一,只要你不说出,他们便不会晓得是谁的主意,而你为了自身的名誉及安全,连你自己的形影都不会愿意显露,就更不可能吐出我来;第二,他们不知道我会找人掳劫易小姐,况且易小姐一朝入怀,我立即远走高飞,人海茫茫,任谁也便找不着我们了!”

燕铁衣深沉的一笑,道:“敢情你早就盘算好了!易秋盈会武功么?”

摇摇头,洪坤道:“不会,充其量只比一般女人灵活点而已,我有把握可以控制她!”

眼睛望着屋顶,半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9章 心葯苦 畸恋入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