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70章 牡丹园 牡丹解语

作者:柳残阳

怀着一种复杂又沉重的心情来到“秀楼山”,燕铁衣并没有费多大功夫,便找着了那幢依山临溪,四周植满牡丹花的精巧楼阁--“小秀楼”。

“秀楼山”的山形非常奇特,一层层重叠的山岩往上耸升,宽阔浑厚而节次分明,就好像是一座耸立入云的巍峨巨楼一样,恢宏又雄伟二卷,李性传等又有续补。黄士毅汇集各条,分类编为一百 ,加上山间青翠苍郁,树木密茂,看上去,确是清奇灵秀,别有古拙深沉的韵味。

于是,那幢玲珑透剔的山下楼阁也就更显得幽雅飘逸了,楼只两层,檐飞角垂,画栋雕梁刻见解。参见“文学”中的“赫尔岑”。 ,不是金碧辉煌的那种伧俗,而是和谐柔美的这般对称,尤其被楼中的灯火与楼外门角的斗大纱灯一泱,便更幽幻似梦似真样的蒙胧了。

洪坤说得不错,这里,是高雅兼具富贵,气氛令人迷恋--就更莫论楼里尚住有一位千娇百媚的如玉佳人了!

徘徊在“小秀楼”园外的空花矮墙边,燕铁衣举旗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及用那一种方式来解决他如今的困境才好,江湖喋血十多年,生死阵仗见多经多了,但是,来抢掳或诱骗一个少女,这可还真是破题儿头一遭!

犹豫了老大一阵子,燕铁衣实在拿不定主意,况且,心里总有那么一股子浓重的愧疚与罪恶感,这种感觉,也是他自来少有的反应;在主持过如此浩繁场面的“枭霸”来说,似此般忧惶不安、又苦闷焦愁的情绪,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可叹!

“小秀楼”外四围的院墙很矮,仅及人们的肩,而且砌造得十分雅致,只要看上一眼,便知道这围墙不是来防备什么的,而是用作装饰的;此等情景,与“祁家堡”的深壁厚垒,高墙铁网,可谓大异其趣,气氛上完全是两种情调,这里的安适恬怡,与“祁家堡”的森严冷肃,乃是一个强烈的对比。

但是,两个地方却都是住着一样的霸道人物。

又在片刻的迟疑之后,燕铁衣总算好歹将心中散碎游离的意念聚成了形,他不管能否行得通,只有下定决心试上一试了。

他也知道这是一桩如何冒险的事,但他却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唯有豁出承担一切不幸后果的勇气,硬着头皮付诸行动,至少,他如行动还能有个未知的希望,若是一直犹豫下去,不但一事无成,任什么也都耽搁了。

他当然是从“小秀楼”的后面掩进。

在灯影婆娑的绰约朦胧里,燕铁衣飞起的身形有如一抹鸿翼横空的掠影,只是微微一闪,他已攀上了二楼右侧窗檐的外面。

他所攀附的窗帘之内,即是易秋盈的香闺了。

窗户是细木条厚的镂细纹冰花格子窗,糊着上佳的双层棉纸,窗檐斜排向下,檐角还悬挂着两枚精巧的小风铃,微风拂过,便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叮铃铃”“叮铃铃”……

窗子里,灯光明亮,人影晃动,显然房中的人并未休歇,而从影子的晃动上看,房中是两个人,倒映窗纸上的影像,证明这两个人全是女子。

燕铁衣不是用一般的“倒挂金钩”方式倒挂下来,他是整个人伏在斜面的檐上,当然,他必须提住气以减轻自己的体重,否则,窗帘的构造是承担不住一个常人的重量的。

现在,他在考虑用什么方式进房。

他不希望惊动楼下的人,至少,在他的计划确定成败之前,他不希望惊动楼下的人。

这不是畏惧,燕铁衣毫不畏惧,他只是内疚与不安而已,主要的是,他不愿在自己的意念被确定是否能为对方接受前便先遭破坏。

最后,他决定不再等待。

他试过,窗子只是掩上,并未下栓。

这扇精致的窗户,只是微微向上一掀,就像被一阵清风拂起来一下似的,声音细微似乎没有发出,燕铁衣已经翩然掠入房内。

少女的闺房燕铁衣自来很少有见识的机会,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位少女的房间都似眼前这一间同样的令人激赏--这是一大间房子,通体是一种浅浅的rǔ黄色调,而地面却是用红木的小块排成了一朵朵线条声齐的牡丹图案,从雕着暗花的玉黄色承尘上垂挂下来几重如梦如幻的纱幔,就把这间大房子隔成了一大半与另一小半,外间还摆设得极为匀称的高几盘案,壁上悬着山水直条数幅,斜挂着一具形式奇古的琵琶;一只黄铜小鼎正冒着袅袅檀香,玉屏风上洒着一大片透逸的竹影,半遮着一张黑漆油亮,上置文房四宝的兽腿书桌,两排书架上密密的排满了书籍,另一幅鲜的工绣牡丹便在两具书架的当中,从这里,面对着重纱隐约的那小半间里,显然是佳人寻梦之处!只见罗帐半挽,丝衾展摊,虽然看不十分真切,但那一种旖旎娇慵的幽柔情调,却足以令人心荡气促,色授魂与!

这间闺阁,是集雅致、清淡、绮丽、高华、恬怡之大成,而且,更带着那么一股子淡淡的书香,一股子幽幽的绮丽!

在房中那张矮几旁,绣花框子早就撑开,一位眉目如画、艳光照人的佳丽正在那么安详优美的绣花,在她身边,另一位丫环打扮的俏妮子却忙着卷线引针;气氛是如此平静宁谥,使任何一个破坏了这宁静气氛的人都会感到是一种罪恶,一种冒失!

燕铁衣即有这样的感觉。

他进房的动作太过轻悄,以至他站到窗侧有好一阵子,房中的两位少女都没有发现,没有感触。

此刻,燕铁衣相信这主仆两人都不具武功的修养了。

屏息沉默片歇,燕铁衣朝前走近,他背负着一双手,脚步轻灵得就像是飘浮在地面上一样,丝毫不带声响的来到两位少女身后。

两位少女在专心的微微垂首刺绣,她们侧脸对着燕铁衣,燕铁衣这时便站在两位少女的侧后方,假如被一个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这光景,包管不会相信实际上的内幕,还会以为是两小口子在如此良夜,玉手挑绣,静赏幽闲呢!

挑着绣着,那明丽美艳的少女似是下意识中觉得有种惴惴不安的感应,她轻轻抬起视线四顾,卷翘的睫毛密密如--于是,她便看见了站在旁边的燕铁衣。

在刹那的僵窒之后,她的喉咙里倒抽了一口凉气,但是,她急忙抚住自己的嘴,一双水盈盈的凤眼中透露出惊恐之色,玉也似的莹白的脸庞便更形透白了。

那俏丫头也似有所觉,她猛的转头望去,却只是大大的一呆,表情愕然又迷惘,可是,却显而易见的并没有她家小姐那样紧张惶悚。

微笑颔首,燕铁衣从容儒雅的柔声道:“二位姑娘,晚上好--这位小姐的女红可真是细腻精巧,绣的是牡丹花,色泽调配鲜艳自然,绣工生动,几可乱真,花在缎面神韵浮凸,就和活的一样叫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摘;但叶片枝梗却也必须加意衬托才是,常言道:‘牡丹虽好,尚须绿叶扶持’,两相凑合,才各显其美,相得益彰。”

坐在饰凳上的少女像是努力抑止住自己的恐惧,她勉强镇静下来,放下抚在小嘴上的手,她怯怯的望着燕铁衣,声音有些微微发抖:“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那俏丫环也定下心,朝她小姐身前一挡,强硬的道:“半夜三更往人家闺绣房中闯,非姦即盗,绝不是什么好人,更不会安着什么好心,我要警告你,你如果想打什么歪主意,只怕就要后悔莫及;你可打听过我们这儿是什么地方?”

惶急的扯了扯丫环的衣角,那少女忐忐的道:“小真,不要这样说话,当心激怒了他--你忘记爹爹平时怎么教导我们的了?”

燕铁衣安详的道:“这位小姐说得不错,小真,你家老爷平素一定告诫过你们,当遇到危急的情形时必须镇定应付,不要慌张,不要激动,也不要做出任何足以伤害你们的举止来,然后,再见机而行,在和对方处于委蛇中筹思求救的方法,找寻机会脱险;你们老爷一定也说过,强徒歹人有时并不是存心要伤害人的,至所以常常发生这类的事,大多是因为受害者一时的慌乱或冲动才引起的不幸,因为逞强者的情绪本已紧张不安,稍微的刺激,便能使他不克自制,演变成流血的惨案。”

怔怔的,少女满脸的惊异不解之色:“奇怪……我爹爹正是这样告诫我们,但是,你怎么也会知道?”

笑笑,燕铁衣道:“很简单,令尊是江湖人,我也是江湖人。”

少女怯怯的试探着问:“那,你知道家父是谁!”

点点头,燕铁衣道:“十余年前关外‘血角旗’的大当家,‘荒寒一尊’易重云,对不对?”

又是迷惑、又是忧虑,少女的表情惴惴不安:“你好像对家父的来历十分熟悉?”

燕铁衣和霭的道:“不太熟悉,但我所知道的已足够我认识令尊了。”

俏丫环刁蛮的道:“你好大的胆子,既知我家老爷就是当年威震江湖的‘荒寒一尊’,仍敢前来意图不轨,你就不怕我家老爷剥你的反?你还不挟着尾巴尽早滚去,却尚在我家小姐闺房里磨蹭什么?”

燕铁衣笑道:“小真,你比你家小姐更厉害多了!”

一瞪眼,俏丫环道:“少拉近乎,小真小真,小真有你叫的?”

少女急道:“小真!”

摆摆手,燕铁衣道:“不要紧,我的理智比较一般歹人强徒要坚定些,并不太容易将我激怒,而且,我惯于控制自己!”

少女往后缩了缩身子,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燕铁衣反问道:“你是否就是易重云的掌珠--易秋盈小姐?”

吃惊的点点头,她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燕铁衣温柔的道:“易小姐天生丽质,慧性兰心,我是仰慕已久了。”

小真又是愤怒,又是恐惧的道:“好呀,原来你是冲着我家小姐来的!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个好东西,果然不错,你竟是个下流无耻的色狼!”

易秋盈窥伺着燕铁衣的反应,边焦灼的低叫:“不要这样,小真,你会惹祸的!”

咬着牙,小真的目光溜向门边,她脸蛋涨红的道:“小姐,我可以叫,我可以呼救,只要叫一声,老爷少爷和贾爷诸爷他们就会很快从楼下冲上来救我们!”

不待易秋盈说话,燕铁衣已笑着道:“你真是个傻丫头,小真,你也不想,我既知你家老爷少爷他们都在楼下,而我仍然硬闯进来,难道说,我就没有一点仗恃么?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如果你安安静静,不吵不闹,不做出任何愚蠢的举动来,我保证你家小姐与你都会毫发无损,不受到任何伤害,反之,就难说了!”

小真倔强的道:“只要我一叫,你也逃不脱!”

燕铁衣摇摇头,道:“小真,我不愿恐吓你,但我有绝对把握在你叫声未及出口之前便使你闭上嘴巴;我的动作非常非常快,而且准确俐落无此,这样效果的融合,就产生了一种令你难以想像的威力,它宛若人的意识,只要浮现,立可存心,其间的过程短促至极,我十分诚恳的希望你不要尝试!”

小真悻悻的道:“你吓不住我!”

燕铁衣道:“那么,你叫叫看。”

这位俏丫头不禁犹豫起来,她定定的瞪着燕铁衣,呼吸逐渐急促,两腮的肌肉连连抽搐,chún角也忍不住在一下又一下的勾动。

一股怒气在腹内冲击,但她的舌头却像僵麻了一样转动不灵,而且,抑止不住的一阵阵身子泛寒,似是流动的血液都凝固了……

易秋盈赶紧将小真拉到身边低促的呵责着:“小真,你怎么这样沉不住气?眼前是使性子的时候吗?这个人的功夫不知道有多深,但是,至少人家刚才掩进房来我们就全无感觉,光凭这一点,当可判断此人必不是个庸手,你冒冒失失的一叫,无论他能否及时阻止你,在爹爹他们赶到之前他有足够的空隙伤害你却是一定的,万一你受到了伤害,为的又是什么?这不是太没有价值与目了吗?”

小真不甘不服的咕噜道:“我是为了要救你!”

叹了口气,易秋盈幽幽的道:“只要你叫出了口,惊动了爹爹他们,恐怕我们两个人谁也活不成了--如果这人是存心想要我们活不成的话!”

小真恨声道:“如果那样,他也别想活了!”

易秋盈苦涩的道:“便算他也不能活,你我是不是会因为他赔上一条命就能回生?何况他并不一定就没有机会在伤害我们之后再脱走……小真,我不是怕死的人,主要的,生死是大事,总也得有个值得的原因,如此不明不白的死了,算是为了什么呢?”

连连点头,燕铁衣道:“易小姐果然通情达理,深明大义,说得一点也不错;实际上,我也绝对没有冒犯二位之处,只要不逼我出此下策,我断不会主动相侵!”

小真脸色泛青的道:“鬼才相信你的话!”

燕铁衣淡淡一笑,不愠不怒的道:“原也无须你来相信--我们且待事实证明吧。”

易秋盈微喘着道:“别这样,小真,他说的可能不假……我看他容貌儒雅,神态纯真,是个尚有赤子之心的人……他年纪不大,只和我们相若,即使受了几年江湖环境的薰染,也不会坏到那里去……他或许真的不想伤害我们!”

死死盯了燕铁衣一眼,小真耸着眉道:“人小鬼大,越发不是个好东西!”

燕铁衣拱拱手,道:“易小姐,还是你见多识广,洞察入微,我的确没有一丝半点侵犯二位的意思,相反的,夤夜造访,更是对小姐你有求而来!”

怔愕的望着对方,易秋盈大出意料的道:“什么?你是对我有求而来?”

燕铁衣沉声道:“不错,还请小姐慨允相助。”

小真立时尖刻的道:“别听他的鬼话,小姐,这小子人小心坏,黄鼠狼给鸡拜年,还会安着什么好念头?我看八成是暗含阴谋,别有企图!”

轻轻摇头,易秋盈阻止了小真的插嘴,她和颜悦色的向飞铁衣道:“这位兄弟,我不知道我能有什么地方可以为你效劳?你能不能说出来,让我们共同商量一下?”

燕铁衣诚恳的道:“不论小姐是否能以赐助,在此,我先向你敬致谢忱。”

易秋盈显然感到兴趣的道:“请你说出来听听,如果力之所及,我无不乐意尽此棉薄。”

燕铁衣道:“易小姐,令尊得女如你,也该心满意足了;姿容绝俗,才德俱佳,端庄娴淑兼而有之,尤以小姐此般善良本质,便是他日幸福美满的保障!”

脸色微酡,易秋盈羞羞的道:“不敢当,你太谬奖了!”

小真恶狠狠的道:“喂,你有话快讲,有屁快放,夜深人静的你老是在我家小姐闺房中黏缠不去,你无所谓,我家小姐的清誉可糟蹋不起!”

易秋盈急道:“小真,你是要逼出事来才甘休吗?”

燕铁衣一笑道:“随他说吧,问心无愧,何畏人言?”

冷冷一哼,小真道:“想不到,rǔ臭未乾的毛头小贼,肚子里似也有几滴墨水!”

真有点生气了,易秋盈的声音泛了硬:“你是真要我骂你?”

偷偷一瞥易秋盈的脸色,小真赶忙低下头去,咬住chún见不哼了。

低柔的,易秋盈道:“这位兄弟,有话,就请你说吧!”

燕铁衣似是在整理着他说话的层次以及考虑着如何修辞,过了半晌,他才轻咳一声,表情有些尴尬的道:“我今夜来此的目的,原是受托--不,受到一个人的胁迫而来,主要是把你骗走或劫走,总之随便以任何手段,将你弄出去也就是了……”

大吃一惊,易秋盈花容失色,恐惧的颤着声问:“这……这人是谁?是谁要强掳我去?掳我去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顿时,小真又恼了火:“小姐,我说的不错吧?我早就看出来这小子来意不善,居心不良!”

没有理会自己的婢女,易秋盈忧惶的道:“这位兄弟,请告诉我,是什么人迫你来的?那人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我自问没有和任何人结怨结仇,也没有开罪过那一位,为什么竟有人要如此对待我!”

苦笑一声,燕铁衣道:“什么理由也没有,只因为你长得很美,有人不克自禁,对你相思入迷了。”

易秋盈思索了一下,却摇摇头,迷惘的道:“这人会是谁呢?我也知道有两三位爹爹的故交戚友之后对我甚好,但他们却绝不可能以此恶劣手段来遂其心愿……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会这样做,在平时,我甚至连接触陌生男子的机会都非常少!”

燕铁衣道:“你真想不出?”

易秋盈愁苦的道:“我想不起会是那一个有此邪念!”

小真又忍不住插嘴:“喂,你不要吞吞吐吐的行不行?这岂是卖你那闷葫芦的时候?简直把人憋死了!”

燕铁衣低沉的道:“有个郎中,人称‘寡医’,叫洪坤。”

悚然惊悟,易秋盈失声道:“是他?”

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小真气不过的道:“我还以为是那一个不开眼的小子有此胆量?原来却是那个杀千刀的蒙古大夫,草葯郎中!简直是不自量力,异想天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他那副德性,那种熊样,配?”

燕铁衣无奈的笑笑,道:“现在,易小姐,你该有数了吧?”

叹了口气,易秋盈道:“老实说,若是你不点破,我真想不到会是这位洪先生,更不可能料及他竟出此恶计,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来陷害我!”

小真凶狠的道:“小姐,在姓洪的向你疯言疯语的那一次以后,我就劝你禀告老爷,请老爷好好教训他一顿,至不济也轰他出门,永不准他再进我家门槛,却又是你那软心肠作祟,说什么也硬不下心来;现在可好了,你对他一片仁慈,他却恩将仇报,居然疯癫到找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半夜潜来要绑你的票啦!”

易秋盈幽幽的道:“谁会料到他竟这么……这么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