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71章 金刀关 荒寒一尊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被小真左一句“毛头小子”右一句“rǔ臭未乾”,弄得哭笑皆非,满心的恼火,但又发作不得,只好装作一派淡然之状,露齿微哂。

这时,小真又气冲冲的道:“我早就看出这姓洪的不是个好东西了,眼斜心不正,蓄着两撇騒胡子假做斯文;他第一次来替三少爷看病的时候,那双混眼不朝三少爷的脸上观气察色些结构,人类学就可上升到客观化、模式化的水平。法国文 ,却一个劲鬼鬼祟祟的向小姐你的面上梭溜,贼头贼脑,恶形恶状的简直叫人作呕,我事后说与你听,你反倒数说了我一番,说我疑神疑鬼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喽,小姐,后来事实的演变却怎样呀?他可不是在接着来我们家几次之后就原形毕露啦?一下写几句歪诗传情,一下又背着人向你示爱,那天在后园里,他不是已经向你下跪了吗?真是丑态百出,要多丢人有多丢人;他在三少爷病愈之后,居然假借探视之名,还送来了一大包乱七八糟的补葯要我转赠小姐,哼,谁稀罕?当时小姐早已不肯见他,我也知道这些鬼东西小姐也必不会收,所以找就老实不客气的抖开纸包洒了他一头一脸,同时严厉警告他不准再来,否则我就面禀老爷一切细情,请老爷打断他的一双狗腿。”

易秋盈道:“其实你也不该这样叫他难看,他送的东西,退还给他也就是了,何必如此令他下不了台?再说,弟弟的那场热病极端的反传统主义,情感上又眷恋传统文化。后抛弃进化论, ,好歹总也是他给治好的!”

小真撇着嘴道:“要不是因为他治好了三少爷病的这点功劳,小姐,我早就收拾他了,便不禀告老爷,我也会私下告诉贾二爷或诸三爷元论,如中国古代的“五行说”,认为木、火、土、金、水五 ,看他们会不会剥他的人皮?”

蹙着眉儿,易秋盈道:“这些事怎好向贾二叔与诸三叔去说?你不要胡闹。”

小真连珠炮似的道:“我的好小姐,女菩萨,你可真是好心肠啊,姓洪的蒙古大夫不但一而再,再而三的缠你找你,如今居然找人来绑架啦,他这无赖青皮约莫是眼看软求不成,就乾脆来硬的了,这种‘霸王硬上弓’似的龌龊手段也是人能用的吗?我可不懂什么仁恕之道,我只晓得对付这一类二流子就要给他们来强的,拎着了便狠狠的施以颜色!”

易秋盈低声道:“这已是几个月前的事了,而且我只当那是洪坤一时失态,至多也只是不克自制的忘形或是冲动之下的鲁莽之举;尤其我根本不会理会,就也没有把这件无聊的事放在心上,谁知道……唉,他竟会冒失到来这一着!”

小真愤愤的道:“小姐,你固然不曾睬他,他在纠缠几次之后也没有敢再继续下去,但他却不是就此死了心啊,你认为根本不值一谈,他却日思夜想的发了疯癫啦,这次若不好好给他个教训,他还不知道易家的厉害,将来恐怕越将纠缠不休了!”

易秋盈轻轻的道:“我想--这位兄弟此次不帮他的忙,他以后就不会再这么鲁莽了!”

小真不以为然的道:“这种不要脸的人,除非狠狠给他来上一顿结实的,他是永不会罢手,小姐,你就是发善心,也要看对数,不能一视同仁!”

说着,这俏丫环又朝着燕铁衣瞪大了眼珠:“还有你,口口声声仁义道德,谁知道你肚皮里装的是什么毒葯?说不定你是在两面讨好,左右逢源!”

燕铁衣冷冷的道:“告诉我,我两面讨好能讨到什么好?左右逢源又有什么利益可图?”

窒噎了一下,小真随又火辣辣的道:“你既不愿助纣为虐,又一再表示不肯侵犯我们,既是这般,你却为什么替他来走这一趟?”

燕铁衣道:“我已说过,我是事出无奈,身不由主,我是被胁迫来的!”

小真冷笑一声,道:“你是被胁迫来的?姓洪的用什么来胁迫你?看样子你本事不错,姓洪的那几手三脚猫把式莫不成就能掏住你的脖颈?”

燕铁衣苦笑道:“他不是用武功来胁迫我,他是用我一个兄弟的性命来要挟我!”

易秋盈关切的道:“这位兄弟,可不可以请你讲详细点?”

燕铁衣颔首道:“我的一个心腹弟兄中了毒伤,命在旦夕,而两河一带地面却只有洪坤能治这种毒伤,我们找到他,他起先答应医治,也索取了一笔重金为酬--悔不该我泄露了姓名,他在一听到我的万儿之后,立时改变主意,宁肯不要酬金,却胁迫我来抢你,我不允,他即以我那弟兄的生命要挟,大家把话说绝了,抢你回去,他马上救我手下的命,否则,便任由我那手下毒发身亡,如今,我只有两天多的时间来挽救我弟兄的命了!”

小真惊怒的道:“这姓洪的就这么狠毒呀!”

易秋盈却想得更远,她平静的道:“你的意思是说--你那位兄弟的生命能否延续,便全看你此行是否能够掳我回去的结果上?”

点点头,燕铁衣道:“不错。”

易秋盈又缓缓的道:“如果你能劫我回去将我交给洪坤,他就马上替你兄弟疗毒治伤,如果劫不到我或你不愿下手,他就不为你的兄弟疗毒,任由他毒发身死?”

燕铁衣道:“就是这个情形。”

易秋盈温柔的道:“而你处在这种痛苦艰困的形势下,仍不愿昧心来加害于我,事实上,你却具有掳我而去的能力,对不对呢?”

燕铁衣坦然道:“对。”

易秋盈感动的道:“谢谢你这么仁慈,现在,我已经知道你要我帮你什么忙了。”

小真急道:“小姐!”

摆摆手,易秋盈微笑道:“人家为了道义,为了仁厚,为了良心的平安与不逾做人的份,不违做人的格,甚至连自己兄弟的生命都可能要被牺牲在其间了,但人家却毫不考虑的照着正道去走,这种骨节是多么硬朗,这种操守又是如何清高,而这份光明磊落的行为又是多么令人钦佩?更重要的是,人家若不顾这些一味昧着心干,又不是做不到;能为恶而不为者,无须善却行善者,最是难能可贵,这件事,不论其中经纬如何,源始如何,但关键却在于我,人家为了慈悲我可以做恁般痛苦的牺牲,我又怎能不相对的有点儿奉献呢?”

小真忧惶的道:“小姐,你知道他所言是真是假?”

易秋盈安详的道:“他不须做假,如他要对我不利,大可强行胁制,又何必兜这样一个大圈?”

燕铁衣凛然道:“易小姐能这般信任于我,足证我此项冒险业已大有收获!”

易秋盈道:“现在,我只请问你要我怎么做?”

燕铁衣胸有成竹的道:“你跟我回去,如同被我劫回,待洪坤治好我兄弟毒伤之后,再请令尊亲往迎归,我允诺洪坤将你带交给他,但我却未曾允诺强迫你跟随于他,令尊届时往迎,他必不敢拦阻,若有万一,你迳自离开,由我将他挡住,我也说过不伤害他,而挡住他亦非伤害他--总之,你只须随我同去亮亮相就功德圆满了。”

易秋盈毫不犹豫的道:“好,我随你去。”

小真一见情势至此,知道要拦也拦不住,他赶紧道:“我也随小姐一起去!”

燕铁衣一笑道:“可以,说不定洪坤心花怒放,还以为一箭双雕呢?”

易秋盈不禁羞赧万状,小真却啐道:“休要得了便宜卖乖,小滑头!”

轻轻的,易秋盈又道:“我可以去将此事禀告家父知晓吗?”

燕铁衣道:“当然,同时我也正要拜谒令尊。”

站了起来,易秋盈向燕铁衣微微一让,偕同小真启门而出,燕铁衣跟随在后,却不觉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他不知道在此情此景之下,与易重云这位老红胡子朝上了面,会是一种什么等样的局势?

       ※        ※         ※

体魄修伟,方面大耳,颔蓄一大把如虬赤髯的易重云坐在那张巨型的虎皮大圈椅上,他在静静聆听着女儿易秋盈的叙述;这位当年“血角旗”的大瓢把子,不但气宇恢宏,形态威猛,更有一股子隐隐然的霸势,他坐在那里,虽是毫无举止,却已令人感受到一种深沉的悚栗与慑窒意味了。

一边听,易重云宽大脸膛上一面紫气时现,他迭次拿眼注视坐在下首的燕铁衣,那双往上吊起的凤眼中光芒肃煞,凛然刚强,看在人身上,活脱像刀刮般的难受!

面对着燕铁衣而坐的,却是一个白衣白巾,三十岁上下的脱俗人物,他身材削瘦,头发以一只白玉发冠束起,五官端正,形容秀逸,然而,却在端正与秀逸之中,更带着强烈的精明强悍之慨--这是个胆大如虎,敢作敢当的角色!

燕铁衣自从进入这座布置豪华的大厅开始,便全神贯注在易重云的身上,注意着这位大人物的反应、表情,以及可能的举动--他一点也不敢懈怠,丝毫也不敢放松,因为他不能断定在这种情势之下会发生如何的变化及逆转;江湖事经历多了,便令人越更慎重了,有时候,整个局面的转变非但是出人意料的,更是快得无可言喻的,在任何一件事未曾确定对方的立场之前,那种不稳的激荡叫人难安,如果掉以轻心,就是自己在找自己的麻烦了。

是而,燕铁衣并没有向对面的白衣人仔细打量,也没有人替他引介,他认为目前不需要再注意其他的人,不但包括那白衣白巾的人物,连大厅中其他环伺四周的另几个角色他也未曾详加观察--而他知道那几个人里面,必有易家的两位少爷在!

但是,那白衣人的神色却不大对劲,他虽然竭力装作平静自然,却依旧不能完全掩饰住他那出自内心的忐忑与不安;他似在躲避着燕铁表的视线--任是燕铁衣并没有注意他--那种生硬的忸怩,使得他原本具有的刚毅之态也打了折扣!

现在,易秋盈站着说完了话,小真扶她坐到一侧。

凝注着燕铁衣,易重云声若金铁交击,铿锵有声道:“首先,我问你,小伙子,你所说的话可是句句属实?”

燕铁衣颔首道:“千真万确!”

易重云威严的道:“你年纪虽轻,尚识大体,辨是非,甚属难能可贵,尤其临危不苟,受胁不屈,正也是年轻人气节骨格的表现;我看得起你,而你未曾要胁我女,我更要向你致谢!”

拱拱手,燕铁衣道:“不敢当。”

突然,易重云道:“不过,按照我们关东的江湖规矩,小友你不经传报,不见投帖,不得允许便私下探山,即是对主人的轻与藐视,这一桩上,我却不能通融!”

那话儿来了--燕铁衣不禁暗暗叫苦!

易秋盈急道:“爹爹--”

一摆手,易重云道:“我不能通融传统上的规矩,但却可以从轻发落,小友你本该连过有我在内的五道关,但如今,就准你只打通一关便算了结!”

燕铁衣忙道:“老前辈,我以为--”

易重云不容对方置言,猛辣的道:“这一关你要挑谁来挡,由你自择--包括我,我的两位拜弟贾标、诸生长、以及我的两个犬子易力行、易履行!”

舐舐嘴chún,燕铁衣苦笑道:“大当家,一定要这样做不可?”

易重云沉厉的道:“你要知道,小友,五关减四,对手任挑,这已是我所能给你的最大优渥了,不要不知进退,徒增彼此间的困扰!”

燕铁衣轻轻的问:“通关以后呢?”

易重云一拂赤髯,道:“若你胜了,你的要求我全部允准,你如败了,至少也可留命而去!”

一侧,易秋盈又是焦灼,又是激动的道:“爹爹,这是不公平的,他并没有错,我也答应要帮助他,我们不能以任何理由来推卸我们的责任,爹爹这是以怨报德啊!”

霹雳一声,易重云叱道,“秋盈住口,这是山门的铁律,祖宗的规矩!”

小真赶紧劝住易秋盈,那白衣人也一脸心疼之状,他本想开口,及见易重云的神色,却又畏忌的缩回头去……。

易重云满面秋霜,紫气隐凝的道:“如何?”

站了起来,燕铁衣无可奈何的道:“好吧,恭敬不如从命,看样子,不过这一关也是不行的了!”

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张想是易重云当年发号施令的虎皮大圈椅上,他仍然一派山大王的口气,狂悍又威猛:“你挑那一个,小友?”

叹了口气,燕铁衣道:“老前辈,便偏劳你吧。”

此言一出,举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1章 金刀关 荒寒一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