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74章 全道义 杖怒剑慈

作者:柳残阳

经过燕铁衣这连串正确的启开暗室动作,当穴口显露出来的一刹那,所有”祁家堡”的人们全傻了眼,都楞住了,死一样的僵寂笼罩着这一大群人,空气中含着冰冷的冻凝,含着肃然的生硬,以及,人们心头那种无比的震撼与难堪!

长长吸了一口气,祁雄奎注视着他的儿子,声音竟然变得出奇的平静:“雄儿,我的乖孩子,现在经济理论以黑格尔哲学为基础,保留了唯心主义体系,却把 ,这是什么?你又如何向这等爱你疼你的老父解释?”

机伶伶的打了个冷颤,祁少雄虽在极度的惊悸下,却仍死不认帐:“爹爹……这只是一个密室,但,却不能证明孩儿有其他不端的行为……”

祁雄奎焦雷般吼:“你还不承认!”

祁少雄抗声道:“孩儿没有做过错事,又叫孩儿如何承认!”

一阵极度的愤怒扭曲了祁雄奎的面孔,他双目光芒宛如喷火,虬髯蓬张,青筋浮额,身上的骨节全在“克崩”的响,形容怖厉之至--他瞪着祁少雄,良久,良久,这样的激动狰猝模样又逐渐消失,终于,他长叹一声:“好吧,孩子,我既然能给人家两次机会,我也一样可以给你;但是,孩子,不要再固执下去,现在承认了你的不是,事情还有最后转圜的余地,一待实凭实证被人举出,即乃铁案如山,那时,想悔也来不及了!”

祁少雄仍然坚持到底,一口咬定:“爹爹,孩儿没有什么可承认的,更未曾做过一件所谓*乱贪色的罪行,不能因为找到了一处密室,便令孩儿含冤受屈,承担莫须有的罪名!”

祁雄奎心中早有感觉,但是,此际他却只好按捺下来,沉沉的道:“雄儿,为父但愿你说的是实情,为父比任何人都希望你是真正无辜的!”

说着,他转向燕铁衣:“你是否尚能找出更具体的事实?燕铁衣,光凭这一项仍嫌不足!”

这种情态丝毫不出燕铁衣预料,他冷冷的道:“请堡主偕同我下去一探!”

祁雄奎绝不迟疑,立与燕铁女鱼贯进入石洞地牢之内,他们沿着石阶往下走,快到尽头之前,燕铁衣向祁雄奎提出警告,他们双双越过了倒数第二级石阶,燕铁衣用“太阿剑”反手猛点那级石阶,一点不错,但闻“克勒”一响,整级石阶翻转过来,露出了另一面满布闪亮利刃的刀板头顶上,也“呼”一声罩下一面密缀倒须勾刺的罗网!

表情先是惊愕,随即便是切齿的愤恨--这种恶毒的设计,连祁雄奎都暗暗心悸,他做梦也想不到就在自己的脚底下,竟有恁般龌龊的机关埋伏存在!

接着,两人来到通道头的那扇铁门之旁,燕铁衣走在前面,有如“识途老马”,他双手抓住铁门把柄,用力往上一提,朝外拉,四道目光往里间那陈设得居然相当华丽舒适的密室中仔细搜察,但是,却空荡荡的并无人迹!

燕铁衣立即想到祁少雄为什么到了这种关头却仍然坚不认罪的原因了,祁少雄是有恃无恐的,他知道这“麒室”里没有窝藏着女人,是而虽则情势险恶至此,他依旧狡赖推托,他一定也明白,只要找不出被掠劫的人来,他就可以否认到底!

关上门,燕铁衣示意祁雄奎先走,在祁雄奎离通道的一刹那,他故意不将门向上提起而往里推,于是,通道顶端“轰”然一声下塌,燕铁衣却在推门的同时暴射而出,在一片烟硝白雾的迷漫激扬中,他早已拉着祁雄奎奔出洞。

祁雄奎满怀不解的问了一句:“喂,燕铁衣,你对这里的机关设计怎的这等熟悉法?”

燕铁衣笑笑,道:“你就会知道的,堡主。”

两人出了洞口,祁少雄好整以暇的迎上,展露着一抹姦险的微笑:“姓燕的,你可找着什么没有了?”

燕铁衣淡然道:“在这里,没有,但我还知道另一处秘密所在,那个地方叫‘麟室’,我想,我们可以在‘麟室’之内找着点什么。”

顿时,祁少雄的两只眼球往外猛凸,他像突然被一记焦雷轰顶也似,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在刹那间变得死灰--他没有想到对方连这个机密也知道!

没有理会他,燕铁衣领着祁雄奎便往中间的一幢屋宇走去,祁少雄的面孔由白转青,双目中极快掠过一抹恶毒的光芒,他咬咬牙,暗中向他那几个怔忡不安的爪牙使了个眼色,急匆匆的也跟了上去。

燕铁衣步履安详从容,但却十分迅速,他领路在前,毫不退疑的朝着目的地行去,祁雄奎一边紧随着,边向他身后的一名高瘦教头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这种情形,祁少雄一看便凉透了,下意识中,他彷佛已经嗅到灾难的气息,体会到破灭的空茫,宛若鬼黑幡的暗影已在他眼前晃展。

祁雄奎的嗓门里也似哽塞着什么,他嘶哑的问:“这,这是到那里?”

燕铁衣简洁的道:“铁棺材。”

大大一楞,祁雄奎莫名所以的道:“你是领我去找另一处暗室,却到‘铁棺材’中作甚?”

燕铁衣讳莫如深的道:“去了那里,你就会明白了。”

来到客堂旁边那条走道尽头的侧门,燕铁衣半点也不犹豫,他伸手便去转动墙壁上的那只铜狮子头,祁雄奎见状之下,急忙喝止:“慢着,小心触动机关……”

然而,燕铁衣却没有停顿,用力扭动了狮头--当然,他不是向右而是向左。

正在祁雄奎准备退避的瞬息,奇事出现了,没有机关发动,也没有埋伏出现,就在走道顶端的墙角下,悄无声息的滑开了一条隙缝--大约只有二尺宽窄,刚可容得一个人的身体通过。

呆呆的望着那道地下密室的入口发怔,祁雄奎还未及有所反应,燕铁衣已拉着他先后走了下去,但是,燕铁衣却一脚踩上了第三级石阶,由于中间腾出了两级的高矮来,几乎把祁雄奎闪了个踉跄。

不待祁雄奎发问原因,燕铁衣已来到阶底,他顺手摘下了插在墙上的一只巨臂型躐烛,猛力掷向第一级石阶,于是,在蜡烛的滚跳与火焰的溅飞里,那级石阶微微一沉,“夸”“夸”“夸”连串翻动声响立起,余下的七级石阶齐齐翻转,连嵌布在另一面上的并排强弩的形状都没看清,机括声业已响成一片,短矢如雨,密集又凌厉的蓬射而出!

祁雄奎才自倒吸了一口寒气,燕铁衣已示意他来到前面圆形的天井边,燕铁衣朝祁雄奎使了个眼色,叫他跟着自己踏上天井边的石槛走过去,二人到了那扇“麟室”的沉厚铁门前,燕铁衣要祁雄奎背贴着石壁,然后,他往前俯身,以剑鞘急按圆形天井的地面--七尺方圆的一块天井,就在剑鞘按点之际,“克勒”一声便陷落下去,几乎在人们的意念尚未及转动之前,那形成一个黑洞的凹口中已突然“轰”的一响喷起了一蓬火焰,火焰喷得很高,直扑室顶,然后往下洒落,又变成了一堆熊熊烧烧的火球,刺鼻的油焦味弥漫在空气中,而那团炙热的青红色巨大火光尚在跳跃吞吐,更发出“毕毕扑扑”的轻微沸腾声来,整个沉陷的凹洞里,有如一座子火山的喷口,一阵阵热浪滚卷,连呼吸都要被窒住了。

一面匆匆拂衣袍上沾落的火星,祁雄奎一边激动的道:“这是谁搞的名堂?竟然如此歹毒阴狠,‘祁家堡’中有这种机关存在,实是羞耻!”

燕铁衣平淡的道:“请问令郎,即知详情。”

祁雄奎脸膛紫中泛红,双目凸瞪,两颊的肌肉不住的*挛,太阳穴也在急速跳动,他咬着满口钢牙,“嘶”“嘶”的从齿缝中往下出气,模样儿是愤怒痛恨,震汤到了极点!

于是,燕铁衣打铁趁热,他回身使力扭动铁门的握把,奋力将这扇沉重的铁门推开。

室内陈设,却比先前那间麒室更为豪华都丽,一切布置都是以那种令人心荡神摇的粉红旖旎色泽为主,更特别强调了床的突出,一张特大的,宽敞的柔软的华丽铜柱镂花大床,便摆在墙边,流苏半掩着淡粉的罗帐,而床的顶上和四周,更嵌有巨镜无数,只要将帐幔掀卷,则床上的一切,即可自四面的巨镜反映中纤毫毕露了。

现在,床上并坐着两个女子,愁眉苦脸的形色,却掩不住她们原有的那一份娇艳柔美,燕铁衣一眼即已认出,右边那个便是他历尽艰辛方才寻及的熊小佳!

站在门边,燕铁衣兴奋的大叫:“二妞,二妞,可叫我找到你了!”

闻声之下,熊小佳不由全身一震,她急望过来,当燕铁衣的身影映入她的视线,这位俏美的姑娘已忍不住喜极而泣,她往外倾斜着身子,又哭又笑的喊叫:“大当家,大当家,是你吗?真是你吗?老天哦,以为这辈子也见不着你们了……”

与熊小佳坐在一起的那个少女也充满祈怜与焦灼神态的哭求着:“是那位英雄壮士?也请救救我这同遭磨难的苦命女子……”

燕铁衣回头看了看祁雄奎,这位“八臂镖馗”却早已气得连站也站不稳了,他倚在铁门上,混身不住栗栗抖索,一口牙几乎挫碎!

第一次,燕铁衣对祁雄奎起了悲悯的感觉--一个好强要面子的武林大豪,在经过大半生的奋斗努力之后,刚撑出了这点名声威信,竟叫人毁于一旦,而这个如此令他伤心失望的人,却正是他的儿子!

小心翼翼的,燕铁衣专踩着地下那拼成莲花图案的红砖上走,他来近床前,这才看清楚,熊小佳与另一位同病相怜的难友,全被用手铐锁连在床柱上!

燕铁衣的“照日短剑”很快便解决了这个困难,他一再叮咛熊小佳与那位少女要踏着地下的莲花图案走,为了怕吓着两位姑娘,他没有说破这地层的暗格中全布满了蛇虫蜈。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熊小佳几乎瘫在燕铁衣的怀里,她一面无限庆幸,一面又悲愤的啜泣着道:“大当家的,我几乎就想寻死了,你们怎么直到如今才来救我啊?打从我被劫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像发疯一样祈求上苍指引你们找到这里救我出去,也无时不刻不在诅咒那将我掳来,存心不良的坏种遭到报应……”

燕铁衣当着祁雄奎的面,慎重的问:“二妞,是谁主使把你劫持来此的?又是谁对你有不轨的企图?”

熊小佳毫不考虑的道:“他们其中有人称呼他是‘少堡主’,那人大约有二十多岁的年纪,浓眉大眠,肤色微黑,身材相当壮实,口气也很凶横,我只要见到这人,即使他化成了灰我也能将他认出……”

说到这里,熊小佳的目光突然停顿在一边的祁雄奎脸上,她激动的叫:“大当家,那人的模样就和这位老先生长得非常相似,莫非他们是……”

燕铁衣平静的道:“父子,二妞,他们是父子。”

那位生得娇小白净,面目秀美的少女也余悸犹存的道:“这位壮士,我也同这位姐姐一样,是被那个人强行掳来的,他……他一再想对我们非礼,想强暴我们,但我们都誓死不从……听说以前还有很多可怜的姐妹遭到了这人的污辱!”

于是,燕铁衣向祁雄奎沉缓的道:“现在,祁堡主,我相信你已不再会有疑问了,至少我证实了一点,我并没有诬陷令少主,更不曾恶意破坏他的名誉,我全是本着良心来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

祁雄奎的脸色就在这须臾间,便似苍老了几十年,他扶着铁门,颤巍巍的道:“不必再说了……我答应给你一个公道,燕铁衣,我们此时便去见见这个公道吧!”

在他们急急往密室外行出的当儿,熊小佳迫不及待的低声问着燕铁衣:“大当家,我哥哥呢!家里的人都急坏了吧!还有那掳我来的人到底是谁?和这长像狞猛的老头子又是什么关系!你又是如何找到我的!”

燕铁衣步履甚快,他左右两边扶着两位少女,淡淡的道:“过一歇,我再详细告诉你,好吗?眼前还有比这些问题更重要的事需要解决!”

他们方才到了石阶下,已经听到出口外面传来一阵阵喧腾吼叫之声,像是有什么人正在发生冲突,叱喝咆哮,乱成一片。

祁雄奎突然大吼如雷,飞闪而出,燕铁衣也一手挽着一个越空掠起,到了出口,再一一先将她们送上,然后,他自己才跟着出来。

这时,外面的走道上业已形势大变--祁少雄、尤一波、程半途、邱景松、雷刚、石顺等六个人竟已被他们自己的伙计围困当中,五、六名祁雄奎身边的”教头”正以那位瘦长的人物为首,领着数十名弟兄在和祁少雄对峙,方才的叫骂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4章 全道义 杖怒剑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