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78章 怨不泯 刃断曲直

作者:柳残阳

贺修的脸色是白一阵,红一阵,变换得极其难看又极其狼狈,他双手紧握,愤怒得两只眼睛都扯得一高一低了:“我三弟生性耿介,他不可能会用你的肮脏钱!”

冷凝绮十分冷硬的道:“这只是你这样以为;耿介?简直可笑,贺尧居然如此节意清高?倒似乎不是我认得的那个贺尧了,我所知道的贺尧不仅是个薄情寡义、贪婪无行、口是心非又和你一样色字当头的一个婬贼、骗子、恶棍!”

暴吼如雷,贺弘厉叱:“贱人,你给我住口!”

冷凝绮不屑的道:“以咆哮与蛮横逃避现实,那就是心虚情怯!”

花川恶毒的道:“臭娘们,你再敢大放厥词,我就把你的那张嘴也撕裂!”

冷凝绮夷然不惧的道:“你们全是一群不仁不义,假非为是的畜类!”

燕铁衣的感触很深--男女之间,当在热恋冲昏了头的那一阵子,彼此的奉献便唯恐不彻底,唯恐不尽心,而一旦分开发生怨隙,相对的攻评同辱骂,则又无所不用其极了;是谁说的来着?爱同恨,是绝对尖锐抵触但却依连至密,只有一线之差的东西,如今,可不正是如此?

目光投注向燕铁衣身上,冷凝绮冷静的道:“小伙子,你可以撕开我的衣裳审视,在我身上,还有被贺尧毒打火炙以后留下来的伤痕,虽然已有些淡了,可是你仍能查觉出来!”

贺修大声道:“那是你自己弄上去的,是你嫁祸栽赃的诡计!”

冷凄凄的一笑,冷凝绮道:“你是多么幼稚,贺修,我自己会在我自己身上弄伤痕?弄给谁看?说与谁听?难道我早已预见今日之事,而故行此苦肉之计,等着这一天来向这位主持公道的朋友诉冤?如果我有这种未卜先知的本领,也不会上了贺尧那畜牲的当!”

贺修一时又是面青筋浮,答不上话来了。

冷凝绮平淡的道:“小伙子,贺尧对我的玩弄与遗弃,当然是他朝三暮四,放浪轻狂的本性所使然,但,他还娶了那个女人却并非为了对付我,主要的,是贪图继承女方那一笔钜额的财产,关于这一项,只要向女方略一刺探,便不难明白。”

贺弘大叫:“你胡说!”

冷凝绮尖锐的道:“事实胜于雄辩,不信,我们可以各自去找凭证!”

花川厉烈的道:“你还想生出?做梦啊你!”

突然--

燕铁衣摆摆手,沉缓的道:“花朋友,我看,这未必然是做梦。”

这句话出自燕铁衣之口,他的判断、他的意向、他的立场,业已昭然若揭了!

“八环聚义”的人们齐齐脸色大变,而在那样的惊震中,却全都含蕴着更大的愤怒与激动!

贺修的双颊在急速抽搐,他舌头宛似打了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铁衣拱拱手,安详的道:“明确的说,我不认为冷凝绮应该为这桩事被吊杀!”

双方的反应极端鲜明而迥异--“八环聚义”的人们震荡激昂,愤恨莫名,而冷凝绮却笑了,那是一种艳丽绚灿的笑,好宽慰,好宁静、好美!

贺弘第一个忍不住跳起来怪吼:“混帐东西,你完全是偏袒,是徇私,你凭什么可以处置这件事并且下达定论?凭什么?我们可不吃你这一套!”

满面凶悍之色的花川也恶狠狠的叫哮:“好小子,你果然作了这样歪曲不公的处置,我们不会理睬你的妄断,你算老几?凭那一点我们要受你的节制?”

燕铁衣笑得好天真、好开朗:“我正要告诉各位我是凭了什么要伸手拦下此事,更代作判行--我姓燕,叫燕铁衣,另外,我有一长一短两柄非常锋利又快速的双剑;就是凭了这两样,我以为,应该够了。”

“八环聚义”的兄弟伙们,骤然之间都像每个人生吞了一颗枣核,卡在喉管里,双目突凸、脸孔扭曲、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

蓦地,贺修用力敲打自己的脑门,呻吟般喃喃:“天哪!燕铁衣……我怎么没想到是他?还有谁似他这样的形态?貌似幼嫩,实则老练?燕铁衣,啊!燕铁衣……”

花川硬生生下一口唾液,他瞠目注视着对方,却宛似觉得对方在变化,在易形--那张童稚的面孔逐渐扩大,幻为狰狞如魔,那副中等的身材也在长高、长粗、恍同一座浑然的山岳挺立于前。

猛力摔摔头,眨眨眼,花川业已发觉自己冷汗透衣了。

深深吸气,贺弘异常艰涩的道:“燕铁衣?你是燕铁衣?”

燕铁衣一笑道:“不错。”

贺弘吃力的道:“你……你是北地的绿林瓢把子,却怎生……会跑来这里?”

燕铁衣温柔的道:“我虽是北地绿林出身,我的基业也大多在那里,但是,我的生意却做得很广,在南边,‘青龙社’也派得有代表,设得有堂口。不仅如此,差不多较大的商埠城镇,都有我们的分支所属或眼线,我来这里,是主持杭城本社堂口的一次例会;贺二兄,这已经答覆了你的疑问了么?”

贺弘呐呐的道:“燕铁衣!以你的声望!你的地位!你的功力来说!你不应管这桩闲事!而且,不该有所偏袒及维护!”

摇摇头,燕铁衣道:“莫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事情的大小不论,却不可抹煞真理,诬道义,所以我只有包揽下来了;再说,我并没有偏袒那一边,更没有维护那一边,我只是抱着一颗良心,为各位作一次公允的调停而已。”

贺修接口道:“但是,这涉及我三弟的血仇!”

燕铁衣平静的道:“是的,此中已经丧失了一条性命,本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只不过,我们却不可忽略了之所以流血丧命的原因,也就是说,那人为什么会被杀?”

没有人接腔,十几双目光却是惶悚不安的。

燕铁衣继续道:“经过各位与冷凝绮的叙述--虽然颇有出入--但无庸置疑这是一桩为情生怨的公案;冷凝绮人生得绝美,且浪荡成性,照理说,对一次寻常的邂逅式畸恋,应该毫不在乎,更事后即忘;她业已有过许多次这样水性杨花的记录,她并不是一个三贞九烈又用情专一的女人,但是,对令三弟,她却这般认真、这般执着,唯一的解释,即是她已对令三弟发生了真正的情感,这种情感的纯粹诚挚是可以确定的,因为除了此项目的之外,令三弟并无其他足以令人觊觎之处--没有喧赫的家世,没有富厚的财力,也没有太高的声望;所以说,有关她的叙述,我相信。”

贺修激昂的道:“我三弟并不爱她!”

笑笑,燕铁衣道:“这句话,未免叫人有些遗憾,令三弟既不爱她,则缠绵四月有余,除了存心欺骗玩弄,尚有什么其他解释?”

贺修猛一下憋住了--他等于自己打了自己嘴巴!

燕铁衣低沉的道:“冷凝绮出道极早,机警狡狯,心计灵巧,且又出了名的狠辣歹毒,翻脸无情,要骗她只有一个法子--使她真正动情,而使她真正动情的方式,便只有对方也真正动情或假作真正动情,否则,她不会痴迷至此,甘心上当;令三弟显然就是假作真正动情,骗取冷凝绮的身心及一切;要知道,一个似她这般老于世故,历尽沧桑的女人,是极不易敞心容人的,可是,一旦真情流露,就会比一般人更要强烈固执得多;令三弟心思不善,存意可卑,如此始乱终弃,空言无行,伤害一个可能即此迁恶为良的女人,老实说,乃是咎由自取,罚不为过!”

顿时,贺修面如死灰,全身栗栗颤抖,也不知是急是气是羞是恨,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贺弘在一刹那的悲愤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狂声大吼:“这是什么话?简直悖逆公理、抹煞是非、我们不服、我们也不会听从!”

花川跟着大喊:“不错,我们不听,我们不服!”

贺修双目如火,嘶哑的喊叫:“燕铁衣,照你这样说来,我三弟贺尧的一条命,以及我‘八环聚义’因此伤亡的兄弟,这笔血债,就此算完?”

燕铁衣沉稳的道:“贺尧心计龌龊,行为卑鄙,遭此报应,咎由自取,而各位不自检讨省过,反而仗恃人多势众,再追杀逼迫,冷凝绮为求自保,唯有反抗一途;令三弟与各位昆仲之间的折损,我看,也只有认了!”

贺修“克崩”的一咬牙,怨毒至极的道:“如果我们不‘认’呢?”

微微一笑,燕铁衣道:“那么,我很怀疑‘八环聚义’还能生存几环?希望各位三思而行,不要把各位辛苦闯下来的名声变为一个陈迹。”

贺弘暴烈的吼:“姓燕的,你在北边称雄道霸,吃你的十六方,我们全不管,跑来这里撒野卖狂,只怕就没有在你老家那样灵便了!”

燕铁衣淡淡的道:“是么?”

花川也面容狰狞的吼叫:“你来到我们的地头上耍你瓢把子的威风,还差着那么一大截,燕铁衣,识相的见好便收,夹尾巴上道,否则,你就会把你‘枭霸’的万儿砸在此地!”

吃吃一笑,燕铁衣道:“各位听过两句话--不是猛虎不下岗,不是强龙不过江?没有三分三,还敢上梁山?列位千万把招子放亮啊!”

贺修阴冷的道:“燕铁衣,你是决定要帮着姓冷的贱人?”

燕铁衣凛然道:“我只帮着真理,而目前,真理不在你们这边。”

贺修像是痛苦异常的道:“方才的结论,就是你最后的结论,也是你的决定?”

燕铁衣颔首道:“正是!”

贺修绝望的道:“无可更易?”

燕铁衣道:“恐怕是无可更易的了。”

低下头去,贺修彷佛在考虑一件什么事,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悲壮凄凉,他似是喉中哽噎着什么一般,道:“你有没有替我们的处境设想一下?燕铁衣,你这样做,叫我们怎么办?叫我们如何去面对天下人,面对死者的冤魂?”

叹了口气,燕铁衣道:“贺兄,令三弟的行为原就是一个错误,发生了那样不幸的后果,你们就该深切反省,不应文过饰非,一意只以己身的立场做出偏执的决定,因而酿成了更大的损失,但你们现下回头,犹来得及,再要坚持下去,只怕‘八环聚义’结局便越加不堪设想了!”

贺修低缓的道:“是这样么?”

燕铁衣同情的道:“贺兄明人,自当心中有数。”

双目倏睁如铃,贺修激烈的道:“燕铁衣,你休要以你的婬威邪名来压迫我们,我们便是斗你不过,打你不赢,今天也要豁上这条性命,与你一分生死存亡!”

燕铁衣冷冷的道:“不要自趋绝路,贺修。”

贺修狂笑一声,悍然道:“大不了一死而已,燕铁衣,不论今天的结局如何,你将面对‘八环聚义’的全力报复,以及白道上忠义之士的齐声讨伐!”

燕铁衣深沉的道:“我如含糊你们‘八环聚义’便早已撤身袖手,不敢问闻此事,而黑白两道殊途同归,白道更多明理之辈,设若有那不分是非,强行出头的人物定慾找我决断,姓燕的来者不拒,一概接着便是!”

花川大叫:“姓燕的,你会受到侠义门的制裁,受到正路同源的包抄!”

冷笑一声,燕铁衣道:“侠义名门,并非各位之御用工具,亦非全系盲从附会的应声虫,各位妄想挑唆拨离间,只怕难以称心如意!”

往后退出几步,贺修亢厉的大叫:“‘八环聚义’的兄弟们,燕铁衣包庇婬恶,助纣为虐,其行可耻,其心可诛,我们八环兄弟聚成一心,生死罔顾,誓与他一决雌雄。”

花川狂吼:“哥儿们,白道的忠烈正气,就在此刻便要显示敌前,我们死不足惜,却不能折了侠义门一贯的凛然无畏之慨!”

贺弘也在振臂高叫:“我们和这个黑道上的魔星,匪窝里的头目拚了!”

往前一站,燕铁衣双手平垂,笑容可掬:“气打足了,各位,上吧。”

后面,冷凝绮忽叫:“小伙子--不,燕大当家,容我助你一臂之力。”

燕铁衣头也不回的道:“少罗嗦,都是你惹的麻烦,给我呆在那里别出声!”

窒了窒,冷凝绮有些委屈的道:“我是一番好意,他们是群疯狗,乱咬乱扑,有我加上,好歹也减轻你一点负担,燕大当家,何况这又是为了我的事。”

燕铁衣冷冷的道:“不必了,冷凝绮,你那几手也帮不了我什么大忙!”

冷凝绮气得尖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8章 怨不泯 刃断曲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