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08章 魂飞冥冥 凶杀隐现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深深知道他的这位头号臂助──“魔手”屠长牧的为人及习性,屠长牧是一个异常冷静,镇定又神思敏捷的人,日常协助燕铁衣处理整个“青龙社”的内外事务,甚至不用燕铁衣自己烦心,大多的问题都会在他那里便获得解决,现在,有他所不能承当的困难而必须亲由燕铁衣决定了,这困难可想而知便不会太小。

屠长牧见燕铁衣没有说话,又悒郁的道:“魁首,我想将近来发生的这些事情向魁首一一禀报”燕铁衣道:“说吧,我自准备好了。”

润润嘴chún,屠长牧慎重的道:“首先,大约是月馀之前,我们社里在川境“合成府”的“铁手级”首席大首领魏自奇突然失踪,三天之后,驻“奉节县”的另两。蝴首领已跟没了下落,接“江陵”的“大首脑”李明麾下最为得力的助手,也是“铁手级”首席大头领身份的苏昌亦找不到,四天前杭州市”大首脑”陶昂派人飞骑传报,他的“铁手级”首领大头领沙双峰也不知下落,今天,就是刚才一会儿,又有两桩消息递到,一桩报告是居然连“合淝”的“大首脑”商传勇也失了踪迹,另一桩,却指示了部份这些失踪弟兄们的下落……”

燕铁衣平静的道:“说下去。”

屠长牧表情阴霾的道:“这桩消息指出,魏自奇的脑袋早已吊挂在“广元府”的城楼子上,是官家秘密处斩的,李明手下的“苏昌”则被弃尸荒野,于“江陵城”外十里处发现,沙双峰也死了,被人挖去心肝五脏,丢在一处乱葬岗里至今尚不知“奉节县”那两名首领及“合淝”“大首脑”商传勇的下落,不过按我的判断,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燕铁衣沉默下一会,道:“这些事都是最近一月发生的么?”

屠长牧点点头,道:“是的,最先我还以为是偶然,其次我想乃属巧合,但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我们驻派各处通埠大邑的重要弟兄失踪事件,我就感到不对头了,待到“合淝”“大首脑”商传勇也突然不见的快报传来,我已决定要请魁首亲自裁决,等我再看见另桩指示了部份失踪人员死亡命运的消息后,我更迫不及待的要赶来见魁首了。”

燕铁衣冷静的道:“对这连串的不幸事件,你有什么看法?”

屠长牧愤怒的道:“这显然是一整套对我们“青龙社”有计划的残酷阴谋”燕铁衣颔首道:“不错,但为什么?”

苦笑一下,屠长牧道:“魁首,我们的组织庞大,基业深固,平常营生范圉甚广,在江湖上又盛名喧赫,所谓树大招风,过往今昔结下的仇怨又多,为什么原因而遭至这连串的不幸事件,可以预测出千百种理由,委实不易追查明确。”

燕铁衣缓缓道:“不然。”

怔了怔,屠长牧道:“莫非魁首已有卓见?”

站起身来,燕铁衣喃喃的道:“这一定是某一个,或某一批我们已知的敌对者或临时萌念的隐伏敌对者所玩的把戏”屠长牧忙问:“魁首是指……”

燕铁衣冷冷道:“这些事情从表面上看似是千头万绪,一团乱丝,不容易令人。瑚白从那里着手找出根由,但只要稍微分析归纳一下,则不难抓住重点,从而追索元凶。”

屠长牧颔首道:“是的,但我敢请魁首更进一步的指示。”

在居中来回踱着,燕铁衣一边微微敲击自己脑门,嘴里也不知哺哺些什么,屠长牧与一边肃立着的熊道元俱皆屏息静气,不敢出声。

燕铁衣那张纯真而童稚未泯的面容上,这时又浮起一抹森森的煞气,漾起一片狠酷的阴毒,他踱着步子,双目中闪泛着血光。良久,燕铁衣又坐了下来,他闭闭眼睛再睁开,低沉的道:“我们再从头把这些事件归引整理一番”屠长牧小心的道:“请魁首开头。”

燕铁衣冷凛的道:“第一、被害者俱乃本社的重要人员,可见对方的目标是我。呵叫青龙甘卜,易主言之那个人或那一群人,若非与我们有旧仇,便是要主动打击我们”屠长牧道:“这是必然的。”

燕铁衣道:“第二、我们被害的弟兄之中,有的被弃荒野,有的遭官府处决,这不会是对方故布迷局,而必有其内因,我可以断定这连串的不幸事件全是一个主儿干下的,天下没有那么多的巧合”顿了顿,他按着道:“第三、不管我们失踪的弟兄是被官府处决,抑是由不知什么人杀死,其结果总是丢了性命,我判断他们的死亡,尚非是由掳劫者直接下的手,可能是由第三者,他就是反正和这些死亡弟兄有仇的人下的手。”

屠长牧迷惘的道:“但被官府处决悬首示众的弟兄呢?莫非他和官府的什么人有仇?”

燕铁衣道:“不,若与官家某个私人有仇,被劫了去至多也是喑里斩了,不会悬首示众,只要悬首示众了,便极可能是犯大案追缉伏刑者──魏自奇在投效本社之前,是否曾在外头犯过什么案子?”

沉吟着,屠长牧双目倏亮,他急道:“我想起来了,魏自奇在四年之前,曾经因为在“广元府”一家酒楼上喝多了酒,与人因细故争吵起来,将对两名酒客自窗口抛下大街活活摔死,而其中一名酒客即是“广元府”首富赵文的独生子,这赵文与“广元府”府尹有八拜之交,记得当时便悬桂贴出告示追缉魏自奇归案”燕铁缓缓道:“但他们没有做到,因为魏自奇投效了我们,在我们的势力庇护下,凭六扇门里那些吃冤枉粮的鹰爪孙们是连沾也不敢沾的,可是,若是有人将魏自奇擒住送去,则他们当然是欢迎不瑕了。”

屠长牧思索道:“不过,为什么呢?那抢掳魏自奇的人,若是与魏自奇有仇有恨,他既有力量掳劫魏自奇,更该亲手杀之,为什么却送去官府借人之刀,这大可不必呀,他自已动手不更为隐密方便么?”

和一拍手,燕铁衣道:“魏自奇犯的案是杀了人,那人是“广元府”首富,赵贯的独生子,案发当年且曾有缉捕公文追拿魏自奇,会不会也有赏金?有花红?而那掳劫魏自奇的人乃为了赏金花红竟而下此辣手?”

连连点头,屠长牧道:“相当可能。”皱皱眉,他又道:“但,他为什么却会挑着我们的人呢?”

燕铁衣寒森森的道:“这个人或这批人,一定是仇视我们的,不管以前就仇视我们与现在才仇视我们,不管他是表面的敌人或潜伏的敌人,总是一心一意要打倒我们,而对方却又在此行功中索取代价正是一举两得……长牧,无论这人是谁,其用心之狠毒冷酷决不可恕”屠长牧愁苦的道:“这是当然,不过,若是我们明摆着的对头仇家,犹易追查,如果这个人乃是伏伏不动的,便难得找他出来了,魁首,我们不能放任他,一个接一个掳劫去我们各处各地的人手,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王八羔子送我们的终啊”燕铁衣烦躁的道:“我此你们还心急”这时,肃立一侧的熊道元插口道:“启禀魁首,我们被弑失踪或死亡的那些弟兄,也都是社里颇有份量的角色,甚至连我们“大首脑级”的重要人物也遭了毒手,可见这伏在暗处逐向我们袭击的家伙,武功相当强悍,不论他是单独或成群,全够得上硬扎,而且,对方也十分有头脑,他们是在各个击破、分别歼灭,更藉此而收取了代价”燕铁衣喃喃的道:“各个击破、分别殁灭?”

屠长牧道:“可不是,一点一点的吃下我们,又借刀杀人”燕铁衣吸了口凉气,他道:“我想:被弃尸荒野的几个弟兄,也一定是被这人送交给他们的仇家处绝了,明显的,这人也自其中获得了好处”屠长牧恨声道:“使尽一切方法,也要把这个人找出来干掉,否则消息传出去,非但本社威信扫地,贻笑江湖,就连所有内外兄弟都风声鹤泪,人人自危了”燕铁衣凝重的道:“你可有点头绪先自何处下手?”

屠长牧点点头,道:“我想立即派人赶往“广元府”查明是谁将魏自奇擒送交官的?另外,再派几批弟兄出去迅即探查其他失踪各人平素的仇家是谁,然后按照所得的事实结果逐项追究,总会弄出点名堂来。”

燕铁衣沉吟了一下道:“这不失是个办法,但也要提防对方故布疑阵”屠长牧领悟道:“魁首的意思也不要中了他挑拨离间,嫁祸于人的诡计?”

燕铁衣道:“是的,臂如说,可能他是将我们的弟兄掳劫去交给想杀我们这些弟兄的人,也可能是那王八蛋自己干的好事,故叫我们追入死角,甚至他特意造成某一类的独异手法,留下某一种破绽,好叫我们错找他人,更遂他的恶毒心愿,你交待出去办事的人,发现可疑之处固须追究,但切切不可冒失,以免中了那王八蛋的计”燕铁衣又道:“同时传令下去,所有弟兄全部加强戒备,注意任何可疑情况,不管堂口或外地的人都需要特别小心了”站起身来,屠长牧道:“我记住了,我就下去筹划一切,魁首还有吩咐吗?”

燕铁衣低声道:“目前就暂时这样措施吧,长牧,你多费心。”

躬身为礼,屠长牧匆匆出门而去,熊道元凑上一步,语声里有掩不住的火爆味道:“魁首,我认为这样做还不够。”

横了他一眼,燕铁衣道:“你的意思?”

熊道元气咻咻的道:“首先,我们要为魏自奇报仇,派人去宰掉“广元府”那个处决了魏自奇的狗官,连那出花红赏金的富绅赵贯也不能放过,其次,凡是与我。呵作过对的仇家我们挨帮挨派去查问,同时陈兵城下,势必要弄个水落石出才行……

”燕铁衣摇摇头,道:“你是在瞎胡闹”熊道元固执的道:“只有这样做才最有效”燕铁衣冷冷的道:“我看你是昏了头了,处决了魏自奇的国法,责任并非全在那府尹身上,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要找的是送魏自奇入虎口的人,怎能冒险杀戮朝廷命官?这样做将会引起轩然大波,如果杀了那官儿,再弄得和官兵火拼这代价又何其巨大同样的,也不能毫无凭据便找上我们各个对头的山门,否则一旦搞僵,他们对我们便将群起而攻了,那时我们的牺牲岂又是仅仅几条人命而已?”

扬了扬眉,他又道:“魏自奇在官府留了底案,混迹江湖本可挡灾,尤其是在我们庇护之下,但他不幸又被送回官府,这个送他回去的人才是我们要找的人,魏自奇若未死,我会倾力教他逃生,他死了,也得替他报仇,必须搞清楚报仇的对象。”

熊道元恨恨的道:“我真想找个人咬一口……”

燕铁衣一伸手臂,道:“喏,这里”脸孔倏红,熊道元惶恐的道:“魁首恕过”燕铁衣平静的道:“我晓得你为那些冤死的弟兄愤怒不平,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但不能叫悲恨冲昏了理智,否则,胡干一通,非但得不偿失,更牵累了我们多年辛苦奠定的基业,这就是大大的不值了”唯唯喏喏,熊道元不敢再说什么,燕铁衣思索了片刻,又开口道:“做事情要有方法,择定目标逐步努力,不可漫无头绪混捞混抓,这些不幸的事情既已发生,我们处身其中便首须镇定,切忌自乱了脚步,我看这个在黑处向我施暗算的人,早晚也会揪他出来”熊道元忙道:“我也相信他逃不掉,否则,我们也就等于被人抹乌了脸啦”燕铁衣哼了哼,道:“要抹黑我燕铁衣的脸,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更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那将要使对方付由极大的代价”熊道元笑道:“魁首,如今我们自己可是在先垫老底了……”

望着几上的早餐,燕铁衣道:“别在这样净说些丧气话──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下去。”

答应一声,熊道元急忙上前动手收拾,边道:“魁首吃饱啦?”

忽然笑笑,燕铁衣道:“你没看见我在屠大领主正式谈及主题之前便急着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他那脸色我一看就知道不会有好事情来报,所以抢先塞饱肚子,也免得听过了这连串的噩耗之后愁得吃不下。”

手托着剩馀的食物,熊道元也笑道:“可不知大领主还有心情填“五脏庙”没有?”

燕铁衣目光凝聚:注定梁上一点没有出声,好像他正在研究着屋梁中那一点有什么奇异之处一样,非常专注,非常慎重,童稚清新的面庞上一片略带木然的表情,于是熊道元不敢再说话了,他知道,他们的魁首不是在研究那条木梁,而是早已神驰于某些繁复杂乱的问题中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