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81章 色是空 定静安虑

作者:柳残阳

“鹰翼岩”是一块外形奇特的巨大山岩,两侧伸展,中间昂突,看上去,确有几分雄鹰展翼的样子,它便座落在“大荒岭”下的一片斜坡上,孤伶,但却伟壮的矗立着,带着一种铁铮铮的崇高味道。

由“鹰翼岩”仰眺“大荒岭”,便更觉“大荒岭”的险峻削厉,苍莽森郁,是那样慑人的,俯视着平齐岭脊之下的大地王符(约85—162)东汉思想家、哲学家。字节信,安定 ,而“鹰翼岩”也就越加浑然挺拔,遨翔慾飞了。

这片山坡也是气氛萧煞的,萧萧的黑松林,萧萧的风,萧萧的长草迎风吟泣,面对着一条并不太宽的窄道。

坐在林中,燕铁衣一直默默没有出声:冷凝绮坐在几步外的另一棵松树下,也一样不声不响,她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得几近冷寞,但她显然在沉思,在忖想着什么,偶而,她的眼光瞥过燕铁衣的面庞,也时时像是不经意的注视着坡下道路的那一方。

燕铁衣并没有向冷凝绮探询来这里的目的。他谨守他的诺言,只要冷凝绮不打逃走的念头,不有意回避他的视线,他就不愿过问甚或干预对方的行动,这一个月的期间,他将给予对方最大的自由。

他们是晨间抵此的,大约也就只是天刚亮的时候。现在,却已接近黄昏了。整天的枯坐与等候,燕铁衣相信冷凝绮必有其目的在。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推测过冷凝绮的意图,反覆思量,层层抽剥,如今,他不敢确定到底是那一项,但却已有了范围。

忽然,冷凝绮的目光注定在燕铁衣的脸上,她轻轻的开口道:“大当家,你在想什么?”

燕铁衣笑笑,安详的道:“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吃吃一笑,冷凝绮露出狡猾的神色道:“恐怕你正想着我所要做的事?”

燕铁衣道:“不错,我在想,你想的是些什么。”

冷凝绮道:“现在可已有了一个答案?”

扯了一根草梗在手上玩弄着,燕铁衣道:“已有了一个范围,但却不能肯定是那一项。”

嫣然笑了,冷凝绮道:“为什么不问?”

燕铁衣淡淡的道:“不想问。”

冷凝绮道:“为什么不想问?”

燕铁衣悠闲的道:“因为这并不在我们的协定内容之内,你不逃走,不规避,就算尽到了本份,其余的事我无权,也没有兴趣干预!”

冷凝绮道:“如果我愿意告诉你?”

燕铁衣无所谓的道:“那是你的事,我也不能堵住你的嘴或掩上我的耳朵。”

俏媚的歪着头,冷凝绮似笑非笑的道:“大当家,老实说,我对你相当失望,同样的,对我自己也相当失望!”

燕铁衣微挑着眉道:“又是什么事使你生起这样的感触?”

冷凝绮道:“我的各方面,好像不论是那一件事也引不起你的兴趣似的,对你而言,我似乎并没有一点值得探索的价值?而我居然平庸枯燥到了这种程度,我以前竟不知道,你说,我还不该对你、对我自己都失望吗?”

燕铁衣笑道:“每个人的个性、观念、处境全不相同。冷凝绮,或许有很多人对你抱着莫大的兴趣,你本人及你那些传奇性的,带着浓重桃色意味的风流韵事,都有新鲜刺激的成份,他们会乐意甚至迫切的追探与注视;但我却不喜欢这一套,明白的说,我已是十分厌烦了,我自己的杂俗事务已太多,使我提不起劲来对你的一切过于关怀,再说,你那些传闻轶事,在我眼里看,不仅迹近疯狂,更且荒唐,没有丝毫经验上或世道上的价值存在,平淡中带着浪漫,腻味得很!”

冷凝绮不快的道:“那么,连我这个人,也不值你大当家的一顾吗?”

燕铁衣表情古怪的道:“怎么个‘顾’法呢!我倒有点不明白。”

咬咬牙,冷凝绮道:“你不要装糊涂!”

燕铁衣耸耸肩,和颜悦色的道:“我可能说不上聪明,但也不至于故意装傻。的确,对你话中的意思,我有点揣摸不定,也有点不敢冒失去猜!”

冷凝绮火辣辣的道:“难道说,你无视于我的过往,也无视于我摆现在你眼前的胴体?过往是虚无的,而我的身子却是实实在在的。”

燕铁衣有一刹那的怔愕,他随即失笑道:“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冷凝绮,你误会了,因为你并不了解我!”

哼了哼,冷凝绮道:“少在这里假装正经,像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强豪巨擘,财势雄大的江湖霸主,那一个离得了这种调调?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也一样都是像闻腥的猫,以你来说,表面上大义凛然,刚正不阿,骨子里,还不是见到漂亮女人就暗下想起歪点子来了?”

燕铁衣眯着眼道:“别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我自己的感觉,你却是以何为依据下此断论的?”

冷凝绮道:“我不用依据,男人就是那种毛病,十个人里有九个人爱好这一套,剩下的那一个便是假正经、伪君子!”

燕铁衣笑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过份偏执了些。男人不好色的亦有很多,而发乎情、止乎礼的更是不少;异性间的交往爱悦,只要顺应自然、不悖伦常,按照道德规范来进行,便没有说不过去的地方!你若统称为假正经、伪君子,就是你自己在这一方面太敏感了!”

冷凝绮忽然“咯”“咯”的笑道:“大当家,照你这样说,你又算那一种的男人呢?”

燕铁衣道:“我不好色,但我亦非麻木不仁,我也有那种人类原始的慾望,只是却要在正常的礼教传统下满足这种慾望,除开此等情形,就只有把持自己。”

冷凝绮的声音透露着十分的甜腻:“家花那有野花香?何况你并未娶妻,放着现成的艳福你不享,又算守的是那门子清正?大当家,少来这一套仁义道德了!”

双臂环胸,燕铁衣微喟道:“江湖人没有太多的道学气,我也不自命清正,冷凝绮,只是我的天性如此,我不习惯于这样的轻佻浪荡,而你,又何苦作贱自己?”

脸上色变,冷凝绮怒道:“我这才是任其自然,不虚伪、不做作、不忸怩、敢爱、敢恨、尽情的享受与逸乐,人生苦短,烦恼无穷,若不珍惜时光,把握现实,谈什么三贞九烈和礼教之道都是白白糟蹋了这几十年的生命!”

燕铁衣摇头道:“你已将人生的意义歪曲与误解了,冷凝绮,这是很可怕又很可悲的不幸,你不该有这样的观念,以你的种种条件来说,如果你矫正这些偏执的看法,你的将来仍会是很幸福美满的!”

冷凝绮厌倦的道:“得了吧,幸福、美满我早就不去指望了,那是留给些痴男怨女去瞎憧憬的,我想不了那么远,无论好坏,眼前的才是最重要!”

燕铁衣道:“冷凝绮,我们是道不同,便难以为谋了!”

流波莹闪,冷凝绮笑吟吟的道:“正是道不同,你才无须顾忌呀!”

燕铁衣又折了一根草梗放在口里轻咬着,他道:“好家伙,这叫诱惑?”

冷凝绮艳治逼人的道:“有兴趣没有?”

燕铁衣冷然的道:“没有。”

怔了怔,冷凝绮的双瞳深处又好似在燃烧着两团火红的赤焰,她的chún角不住抽搐,好一会之后,她才慢慢的道:“大当家,没关系,我们两人相处,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从头到尾都能把持得这么坚定,我才叫服了你!”

燕铁衣微笑道:“你真是个巫女,冷凝绮,而你的容颜便是诅咒,你要拖着我一起下水替你垫背,这种用心,也未免嫌狠了点!”

冷凝绮说怒就怒,说笑又笑了:“大当家,我这是最佳的奉献,有生以来,你可曾经历过真正的温柔滋味?享受过如我这样姿容的女人?其中的妙处,我敢说你只要尝试之后就永生难忘!”

笑了,燕铁衣道:“也就终生受累了。”

冷凝绮狠狠的道:“你是木头呢?还是铁石心肠?”

燕铁衣谦虚的道:“一个守名守份而不逾规矩的江湖人而已。”

注视着燕铁衣好一会,冷凝绮叹了口气:“大当家,你说得不错,我的确不解你!”

燕铁衣平静的道:“否则,你便不会兴起这样的念头。”

冷凝绮背靠着树干,仰头望向林梢,她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一样:“我也曾有过类似的经验,或是同你身份相彷佛的‘霸’字号人物,或是在道上混得有头有脸的年青俊彦、少壮英才,他们有的也和你一样,起初是一流正人君子、中规中矩的姿态,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软化了,而且程度往往比那些一上来就饥不择‘色’的人更要窝囊!我对自己有信心,天下的男人,能够抗拒我的只怕少之又少,男想女,隔重山,女想男,就像隔层纱似的了!”

燕铁衣没有作声,默默的看着她。

冷凝绮又接着道:“我不了解你,大当家,但我了解男人,除非你某一方面有毛病,否则,你便也少不掉一股男人的习气,和兴起的念头很正常,你推拒,才叫反常。”

有些啼笑皆非,燕铁衣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以为你的美色可以征服所有的异性,甚至包括我?”

点点头,冷凝绮道:“不是‘以为’,大当家,我是有事实做依据的。”

燕铁衣道:“人有不为的自由,你若不信,尽管照你的想法去做,至于我受不受,那就是我的事了!”

冷凝绮半张着眼,神态妖媚的道:“走着瞧吧!大当家。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光,男女之间的情态发展,可是相当微妙迅速的,这段日子,已算是很长久了!”

燕铁衣的声音有些冷硬的道:“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冷凝绮不在乎的笑笑:“男人,一个男人罢了!”

燕铁衣舐舐嘴chún,觉得真是“岂有此理”,他索兴半倚半躺下去,一句话也不想说,也懒得说了!

冷凝绮挑逗的道:“怎么啦?大当家,心里不高兴了?”

燕铁衣沉沉的道:“不,我没有不高兴,只是我认为这个问题实在不值得再讨论下去。”

冷凝绮笑道:“真的不值得再讨论下去吗?”

又坐了起来,燕铁衣严肃的道:“冷凝绮,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我很明白,我们姑且不要去点破,但我要率直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任凭你用什么方式,都不会达到你心底所希冀的目的。”

冷凝绮僵窒了片刻,冷冷的道:“大当家,你也不要太过自作聪明,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燕铁衣道:“对人处世的经验,使我保持了一贯的警觉与尖锐的判断力,我见过太多的邪恶、太多的狡猾、也太多的阴谋,当我遭遇到每一种不同的景况,我都会十分深入的分析和思虑,然后研究其动机并获致其结论;往往许多事情发生,一个剧烈的演变也好,一个小小的动作也好,甚至一点表情的转换,一句话的内容,都不似它表面上的单纯,背后经常隐藏着更大的企图,我的经验使我去探索这些隐而不现的企图,冷凝绮,所以你不要以为我和你有过接触的任何人一般的简单,要不,就是你的愚昧了。”

吸了口气,冷凝绮竟又十分温婉的道:“你把我说得太深沉,太有心机了,大当家,你以为我对你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吗?”

燕铁衣道:“没有最好,否则,恐怕你会大失所望的!”

冷凝绮不禁气往上冲,她尖刻的道:“大当家,别把你自己看得太高,你除了本事比我强上一点,其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看你那志得意满的熊样,倒似诸葛重生--天上知一半,地下全知了!”

微微一笑,燕铁衣道:“我没那么大的能耐,但你也不要在我面前耍心眼,纵然比不上诸葛重生,可是比起你冷姑娘来,约莫是多少要高明几分!”

冷凝绮幸幸的道:“等着瞧吧!我倒要领教一下你高明在那些地方!”

燕铁衣又不出声了,只管嘴里咬弄着一根草梗,悠闲自得的眺望着坡下的道路!

冷凝绮余怒未息的道:“哼!表面上看你,长着一付多么天真纯洁又童稚敦厚的面庞,好像那样的生嫩真挚,其实,全不是那么回子事,你的狠毒霸道、狂妄专横乃是首屈一指,无出其右的,江湖上的刽子手、武林中的大恶枭,最最阴险的人就是你。生了张孩儿脸,净做的是些阎王勾当,亏你还开口仁义、闭口道德,就凭了你的外貌,已经不知蛊惑了多少人,残害了多少人,和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1章 色是空 定静安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