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84章 伤心人 别有怀抱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发觉,冷凝绮的心机实在相当深沉,而且思维细密,行事也颇为老到,尤其是,她下得了辣手,是一块跑黑道的上佳材料,“隐”“狠”“准”的三字诀,她甚得个中神髓;表面上,这位容颜出众的娇娃是一半的冶艳合了一半的冷峻、一半的妩媚掺杂着一半的放浪,但骨子里,她却果断坚毅,敢做敢为,是那种典型的冷酷角色,拿得起,放得下,须臾前的柔婉缠绵,须臾后就能染血夺命,她那颗心,说软就软其柔如蜜,说硬便硬其刚如铁,一会才是鲜红的,马上就可以变得乌黑!

从“鹰翼岩”的事件来看,冷凝绮的行动乃是布置得恰到好处,有条不紊的,她计划过每一个小节,研判过通盘的形势敏,指敏捷而勤勉;惠指惠爱、恩惠。孔子以此作为“仁”的 ,而且深入了解对方的内情,甚至连护镖者的可能反应也几乎全在料中,这一切,她都深藏不露,掩饰于平素的嬉笑浪荡里,令人很难估量出她居然是这么一个极有心机的人。

她的狠辣、深沉、冷酷与倔强,都被她那花容月貌与万般风情所浮隔幻掩了。因此,人们眼中看见的,往往便只是一个美艳绝伦,又蚀骨锁魂的红粉佳丽列。第1—15卷卷首有原编者的说明,第40—50卷有中共中 ,却忽略了在那美色之后的蛇心肠!

自“鹰翼岩”离开,现在,他们正指向百里外的一个小镇甸--“马家集”,当然,这也是冷凝绮所选择的地方。

鞍上,燕铁衣有些不解的问:“那马家集只是一个小地方,纵有一条官道相通,南来北往的客商行旅却少有在当地落店住宿的,至多也就是打个尖而已,冷凝绮,你劫财劫到那里,只怕找错目标了!”

冷凝绮吃吃一笑,道:“是吗?我的大当家。”

燕铁衣道:“‘马家集’我曾经过几次,好像并不太热闹,一般殷实商旅或骡马驮队借道的也不多,他们都直经大驿道抄近路走了,除非偏‘马家集’以南有买卖的行商才朝那边走,我奇怪你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冷凝绮道:“你早就给我点破了,劫财,就是这么个主意,没什么新鲜的。”

舐舐chún,燕铁衣道:“冷凝绮,你实在太过小家子气。”

冷凝绮道:“怎么说?”

燕铁衣道:“我不知道你以前都是干过多大的买卖来着?但以我而言,一千五百两黄金的生意,的确是嫌少了点,如果是我,丝毫也引不起兴趣来,你费了偌大力气,吃下这么一撮金渣子,却似乎沾沾自喜,颇为得意?现下又兴致勃勃的朝‘马家集’那个穷乡僻壤赶,这一遭又打算去弄他多少?一吊钱还是半包碎银?唉,大热天,你满脑子想着的那些黄白玩意,只怕还顶不住我流汗跑路的代价!”

冷凝绮恼火的道:“你说完了没有!”

燕铁衣接着道:“我的意思是,你既想在这一行道中捞,手脚便不妨放大点,区区数目的千儿八百两金银,抵不上所耗的唾沫星子,何况更得费力担风险?冷凝绮,假使你这趟去的目的地所获不多,我看算了,别拖着我一道吃土吸沙,还顶着火毒的太阳挨烤。”

悻悻的,冷凝绮道:“谁拖着你啦?别不害躁,是你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旋,一步也不肯放松!”

虽然说的话是断章取义,可也不能说不对,燕铁衣哈哈笑道:“好家伙,反咬我一口,不知内情的人听到你的话,准以为燕铁衣怎么会变成一条色狼啦?居然还色到了这步田地!”

冷凝绮也忍不住笑了,她道:“你可不真是这么付德性?一点也不肯放松人家!”

燕铁衣道:“我是怕纵虎归山,贻患无穷,为了给异日的武林保一点安宁,说不得也只好受点误会,遭点闲言闲语了。”

冷凝绮怒道:“我并不似你说得那么坏,姓燕的,你少他娘摆出这么一副悲天悯人又仁义道德的假面具,拆穿了还不是沽名钓誉,半文不值!”

燕铁衣坦然道:“尽其在我,不求谅解,冷凝绮,你心里明白姓燕的是那一种人!”

哼了哼,冷凝绮道:“鬼才明白!”

摇摇头,燕铁衣道:“先别争执这些个,姑奶奶,你还没告诉我,这次前去‘马家集’,又想对付人家几多文?如果数目不大,就罢了,这种天气燥热难当,不合算的事犯不上火辣辣的往前凑!”

冷凝绮在马上移动了一下姿势,挑起一双新月似的眉儿道:“大当家的,我可不能同你比,你好像家财万贯的富家翁,而我却只似个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穷措大,你眼中见钱不是钱,是因为你看得多,也存得多。我们这寒门小户的穷人,捞着一文便有天大,我们没那种气势,更没那种根底,休说千儿八百两黄白玩意看着害馋,便几吊制钱也一样叫人悬着心盼望。”

笑笑,燕铁衣道:“你说得多么可怜人!”

冷凝绮又似嘲人,又似自嘲的道:“一点也不,大当家,因为事实如此,你想想,你是‘青龙社’的魁首,是北六省绿林道的盟主,也是名震天下的拔尖人物,姑不论你个人的本领、威望、地位,先说你率领的堂堂‘青龙社’吧,有那样多的人才,文武兼备,粗细任选,那样多的买卖,正邪俱属,广布四方,更有那样多的财产窖存,盈库满仓,区区一点钱财,你当然不放在眼里,就算你想打主意弄一笔外快,你也有的是方法,有的是人手,有的是路子,自己不用出马,翘着二郎腿在山上等消息就行,你的手下自会办得圆圆满满,漂漂亮亮,可是,我那一点能同你比?我单枪匹马,孤苦伶仃,独个儿混,独个儿吃,也独个儿当,什么事也得从头到尾一个人挑,和你那一呼百诺,威风八面的景况不啻天地之差,你是大手笔惯了,有那个本钱,我小本经营没那等气派,只有战战兢兢,凑合着弄几文小钱就是了。”

燕铁衣道:“对方,冷凝绮,你先别发牢騒,我问你,为何像赶命似的,一地赶一地急着强取豪夺,饥不择食般搜括钱财?这不是太也恶形恶状了么?”

冷凝绮嗔目道:“姓燕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迷糊?”

燕铁衣摇头道:“我故意装什么迷糊?”

冷凝绮大声道:“再不趁这几天的机会多弄点钱财,往后我还有个屁的指望?如今我凭这身本事赖求硬抢,好歹尚能搞几文以渡残年,等期限到了,你一旦废掉我的功夫,我却用什么方法去找碗饭吃?”

燕铁衣“哦”了一声,道:“原来你这么急切的四处作案,只是为了存点钱维持日后的生活?”

冷凝绮重重的道:“否则怎的?”

燕铁衣道:“那么,你说要在这段日子里完成一个心愿,也就是这件事了?”

脸色似是阴暗了一下,一抹痛苦空茫的神韵掠过冷凝绮的双瞳,她乾涩的一笑,有些沉重,又有些勉强的道:“不全是,但也有很大的关连……”

觉得对方的回答含混支吾,燕铁衣追问道:“你说得详细点。”

冷凝绮烦躁的道:“我已讲得够详细了,你还要我怎么说?!”

微微一哂,燕铁衣道:“若是只为了日后的生活着想,冷凝绮,我劝你大可不必冒这样的风险,再结这么多梁子,我倒可以供献两个好方法解决此项问题,任凭你挑一个,都强过目前的做法!”

冷凝绮冷冷的道:“讲吧,你又有什么騒主意?”

将马缠在手指上,燕铁衣闲闲的道:“其一将来你大可择人而事,以你的容貌和聪慧而言,十分轻易的便可嫁得一位如意郎君,嫁得一位既俊且富的如意郎君,那时,还怕缺少什么?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只怕你终生享用不尽了。”

冷凝绮古怪的一笑,道:“其二呢?”

燕铁衣正色道:“其二,你可住到‘楚角岭’我那里,如果想做事,我会给你一份轻松的活干,如果不想做事,想嫁人了,我再替你撮合一门称心意的婚事,包管叫你熨贴满意。”

冷凝绮平静的道:“多谢你的美意,同样的,盛情我也心领了!”

燕铁衣皱眉道:“不要固执,冷凝绮,我看不出我提供给你的两个法子有那一点令你不能接受的地方?这两个法子的内容都合情合理。”

冷凝绮深深叹了口气,她一反惯常的嬉笑怒骂形态,模样十分沉重,也十分悒郁,低哑的说道:“不是我不接受,而是我的个性处境与自尊使我无法接受;大当家,嫁人,是一般女子的自然归宿,天经地义应该如此,但我不同,我浪荡惯了,心也野了,最重要的,我声名狼藉,败柳残花之身,好人家的儿郎谁敢要我!而那些横眉竖眼的三山五岳之徒,我又不愿嫁,给人做小我忍不住这口气,嫁个正配又难找主见,再说,我不适宜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我也不是那种材料……不错,我有过嫁人的念头,和贺尧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这念头还非常殷切,但是,有生以来头一遭兴起这个念头,便又破灭得如此之悲惨丑恶……‘曾经沧海难为水’是谈不上,至少,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谈嫁人,别说我不够格,也心寒了;到你那儿住,不可能,因为我不是寄人篱下的个性,你那儿堂口大,规矩严,上下人多,我这些毛病怎么住得下去?也住不出个‘好’来,要说等你为我撮合婚事,说句不中听的话,你‘旗盘’里虽然尽多俊彦之才我还看不上眼呢!”

燕铁衣感喟一声,道:“你也不要太挑剔了,女人的青春并经不得多少日子。”

忽然笑了,冷凝绮道:“‘青龙社’的人要我挑一个合意的嫁,却也不是没有。”

精神一振,燕铁衣忙问:“那一个?说出来听听,只要可能,我会设法!”

冷凝绮娇媚的道:“就怕那人看不上我。”

燕铁衣颇为有劲的道:“先说是那一个?别忘了‘青龙社’的龙头就在你面前,别的事不敢夸口,‘青龙社’范围之内的大小事体,我还自信作得了主!”

稍稍有些忸怩,冷凝绮道:“难了,这事……”

燕铁衣着急的道:“还没有把那个人是谁讲出来,怎么知道‘难了’?难不难我会比你更清楚;快点告诉我你中意的人是谁?我来替你拿主意。”

冷凝绮的脸儿竟然泛出桃花一抹,她轻轻的问:“真的?”

燕铁衣诚心诚意的道:“看我这样子像是在开玩笑?”

扑嗤一笑,冷凝绮道:“大当家,你一定不会答应。”

燕铁衣忙道:“你还没说出那人是谁来,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

纤纤玉指往燕铁衣鼻尖一点,冷凝绮道:“就是你。”

呆了呆,燕铁衣道:“我?”

冷凝绮双颊飞红,娇羞慾滴:“不错,是你。”

燕铁衣也不禁大大的尴尬起来,他连连摇头:“荒唐,真是荒唐,简直是在开我的玩笑!”

冷凝绮垂下头,低低的道:“一点也不是开玩笑,我明明知道这事不可能,但你逼着问我,我也只好将心里所想的告诉你,‘青龙社’中叫我挑一个人嫁,我就想嫁你,当然,这本是我的妄想,不啻痴人说梦,但,至少我已告诉你我的想法。”

叹了口气,燕铁衣窘迫的道:“别逗了,泠凝绮,我在同你说正经的。”

冷凝绮仰起脸来,深沉的道:“我说的并没有不正经呀。”

燕铁衣苦笑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点点头,冷凝绮道:“是的,我也知道这事不可能,我从来也没认为可能过,所以,在未说出是谁之前,我已经再三声明这只是一种妄想。”

燕铁衣咧咧嘴,没有说什么,他能说什么好呢?

冷凝绮幽幽的道:“我知道你不会看上我,我是个不洁的,污秽的,不清白的女人,你却是江湖上的霸主,绿林中的巨擘,如果你要,尽有比我好上千百倍的佳丽,送到面前,而且全都是十足的闺秀出身,我又算得了什么呢?别说这样的想法近乎荒唐,就是我们两人的名姓连在一起,对你来说也是一种沾辱,大当家,我只是说说罢了,其实,我根本没当它是一回事,也不敢当它是一回事。”

燕铁衣静静的道:“冷凝绮,男女之间的婚姻,不是这么简单的事,这需要缘份,而且,还需要有时间彼此了解,产生情感,并非口头上说说就能决定的。”

冷凝绮淡淡一笑,道:“你就当我是说说算了,别记在心上,否则,你憋得慌,我更不好受,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4章 伤心人 别有怀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