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85章 马家集 财不腥手

作者:柳残阳

燕铁衣笑道:“如果确是正正经经上台盘,对方要强横霸道的话,我也尽力帮你——”

冷凝绮欣慰的道:“大当家,虽然我并不需要你真的帮我,但有你这句话,我也心满意足了,这证明你对我好是不好天性”、“道德原则”、“永恒思想”出发解释历史,否认社会 ,却也不太坏。”

燕铁衣道:“这样一处大规模的赌场,只怕设场子的主儿不是简单角色,而且,‘把台脚’的也一定有些硬把子,上场要多加小心。”

霎霎眼,冷凝绮道:“大当家,你真的这么关心我呀?”

燕铁衣深沉的笑笑,道:“人非木石,都会有感情的,我们在一起相处了好些天,就算再怎么不投机法,也要比那个赌场里的人来得接近,你说对不对?”

冷凝绮颔首道:“当然,其实你放心,我栽不了筋斗的,开赌场的主儿姓刘,因为长了满脸麻子,人家都称他‘刘大麻子’,奉承些的便叫他‘刘三爷’,我这样说,你大概还不会晓得这人是谁,但是,只要我提起这位老兄在江湖上的名号,大当家你便约莫有个谱了,‘断肠无影’,知道此人么?”

燕铁衣微“噫”一声,道:“听说过,莫非就是这位刘三爷?”

点点头,冷凝绮道:“正是他,刘大川。”

燕铁衣有些担心的道:“据我所知,刘大川这个人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那一双腿,神出鬼没,闪飞如电,上好的角色都敌不过他,你自信能对付了他──如果他拉下脸来的话?”

冷凝绮笑道:“大当家,你所知道的只是他那身功夫的长处,其实,他另有一宗厉害花招你还不晓得:这人除了腿上练就了独特的玩意之外,他那套‘笑里藏刀’的阴狠作风更是叫人目眩神迷昏昏淘淘,他能在一面喊你做爹的时候,一面抽冷子放倒你,形色自若,无动于衷,歹毒得很呢。”

燕铁衣道:“这也算是‘断肠无影’吧?”

冷凝绮撇撇chún角,道:“我倒不在乎,因为我也一向喜欢这种调调,大家都可以阴起来干,他会‘笑里藏刀’,我就能‘口蜜腹剑’,他声色不露,我也一样反覆无常,彼此全别想琢磨出什么来。”

燕铁衣道:“刘大川手下可有什么好手护场子?”

冷凝绮道:“我打听过,大约有八十名汉子在场中‘把台脚’,其中功夫扎实的也有十来个,最行的两个叫什么‘小蚤儿’魏角与‘疯癫李’李顺,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

思忖了一下,燕铁衣道:“这两位仁兄的大名大号,我也从没听说过。但是,江湖之中,卧虎藏龙,深山野岭,尽多异士,不一定无名之辈便是无才之辈,有真功夫而不为人知的好手也不在少数,千万大意不得。”

格格的笑了,冷凝绮道:“多谢大当家的调教,我自会留意,再说,万一我真的‘罩’不住了,还有大当家的你替我撑腰呀,怕什么?”

燕铁衣莞尔道:“若非必要,还是别把我拖下水的好。”

冷凝绮道:“怎么?含糊啦?”

燕铁衣安详的道:“你想,我会含糊?”

“哦”了一声,冷凝绮道:“我知道,大当家的是怕说出去有辱身份,黑道中的‘大招牌’竟到人家小门小户的场合里抖威风,传出去不光彩,唔——”

燕铁衣道:“有这么点意思,但亦不尽然,主要的,大家在外面混世面,得过且过,不到万不得已,砸人招牌总是犯忌的事。”

冷凝绮正色道:“放心,大当家的,除非他们惹我,否则,我不会主动去逗弄他们。”

燕铁衣道:“但是,你就算用真本领蠃了他们,也应该适可而止,人家靠这一行吃饭,好歹,总得留条路让人家活下去。”

叹了口气,冷凝绮道:“乖乖,我想不到大当家的居然是这么个悲天悯人法,替别人设想得这般周到,奇怪的是怎么就对我没有这么好?”

平静的,燕铁衣道:“说话可得摸着良心,冷凝绮,我对你还不够宽大么?换了别人,只怕早将你连皮带骨全吞咽了——”

媚眼如丝,冷凝绮道:“换了别人,也早就拜倒我石榴裙下了,可恨你这个铁石心肠,不解风情的鲁男子,柳下惠——”

拱拱手,燕铁衣道:“得了,你宝像庄严点,我受益不浅。”

冷凝绮笑了道:“我吃不了你,大当家的,别记挂着,我也是大风大浪经过,见多了世面的人了,什么场合该怎么做,我清楚得很,包管不会叫他们承担不起就是,一到了‘适可’的节骨眼,我自就会‘而止’了。”

燕铁衣道:“这样最好。”

望望天色,冷凝绮道:“赶快一点,说不定正好到‘马家集’吃晚饭,吃过晚饭休息一会,就该上场子了,大当家,到时你开开眼界——”

燕铁衣轻声问:“你说到‘马家集’去的目标有两个,另一个是什么主儿,也是开赌场的?抑是设私窑子或开烟馆的?”

狠狠白了燕铁衣一眼,冷凝绮道:“那是一批走镖的朋友,他们每个月的月底都固定押一票盐银到杭城去交割,也都在今天落宿‘马家集’,老字号的买卖独家生意,我已经缀吊着好些日了,本来想下一次再动手,如今被你逼得非拣这一次下手不可。”

沉吟了一下,燕铁衣道:“大束大箱的银子,重得压死人,就算你抢到手,又怎么运送法?光天化日之下大刺刺的赶着车在官道上走?”

“扑嗤”一笑,冷凝绮道:“我说大当家的,有时候你精得像猴似的,怎么有时候脑筋却又转不过弯来?我刚才讲那批人押的是盐银,银票不行吗?难道非得成锭的银子不可?”

不禁也笑了,燕铁衣道:“原来如此,可知道这是由那家镖局子押送?”

略一犹豫,冷凝绮还是老实的道:“‘同兆县城’的‘致远镖局’。”

燕铁衣突然一怔,一抹惊愕的神色掠过他的双眸──但是,这样的反应只是瞬息便已消失,他极快的恢复了冷寞的表情,缓缓的道:“那是北边来的镖局子了。”

侧脸注视着燕铁衣的形态,冷凝绮道,“不错,‘致远镖局’是北边来的镖局子,同兆县是河南的一个大码头,大当家,那地方你熟吗?”

燕铁衣安详的道:“不算熟,去过几次,我们在那里有派驻的弟兄,但只是个小支堂而已。”

似是若有所悟,冷凝绮笑道:“‘致远镖局’的仁兄们,跑了这些趟的太平生意,吃也吃足,捞也捞饱了,该叫他们触一次霉头蚀点老本啦;他们一共是五个人,押的是晚镖,大概总计有五六千两银子的票额,可能更多些,我不贪财,凑合着干他这一票算了。”

燕铁衣不以为意的道:“或许,这一票已够叫‘致远镖局’焦头烂额的了。”

睁大了眼,冷凝绮道:“怎么说?”

乾咳一声,燕铁衣道:“我在北地起家出道,江湖上的情形不敢说了如指掌,也可算得非常熟悉,做镖局买卖的只要稍有名堂,字号叫得响的人家,我全知道,但这‘致远镖局’,我好像没听说过,显见是家不甚出名的小局子,举凡这样没没无闻的小镖局,也就是几个苦哈哈,穷凑合卖命,吃的是辛苦饭,淌的却是刀头险,有点可怜,五六千两银子数目虽不太大,但放在这种镖局身上,可就沉得像山一样,万一半途上走水失镖,便够他们倾家荡产的去张罗了。”

哼了一声,冷凝绮道:“话不是这样说,大当家,既然挂起招牌,摆起门面开镖局替人走镖,就理该有这一份本事,担这一份风险,是行的吃这碗饭,窝里的乾脆关上大门回家去抱孩子里充架势吓唬人的主儿就活该要倒霉,拿人钱财,不能替人消灾,还算是那一号的达官老爷?”

苦笑着,燕铁衣道:“其实你不是不晓得,做镖局这行营生,不在于用暴力强势与人硬碰,主要还是求的人面广,眼皮子活,八方烧香,上下打点,讲的是情分,论的是交谊,再掺点江湖上的渊源,武林中的关连,将就混生活,如果全靠打杀闯天下,岂有一天的安宁日子好过?”

“咦”了一声,冷凝绮不悦的道:“大当家,你怎么帮着他们说起话来了?莫非开镖局子的这一行还给了你一份长期供奉?抑是你在这些镖局里也押了本钱?”

燕铁衣道:“不要瞎说,我和他们这一行道自来是风马牛不相及,各人走各人的路子,谁也没犯着谁,勾着谁,彼此不相干连。”

冷凝绮悻悻的道:“既是如此,你大可不必帮着他们说好听的——”

燕铁衣道:“我不是帮他们说话,因为我了解这一行中的苦楚,所以,我不得不照实说出来让你知道;当然,该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我早已声明不干涉你的行动,是而只做建议而已。”

冷凝绮重重的道:“大当家,果然你还没有忘记你所说过的话──只要我不逃避,不企图遁脱,我的一切行动你便不能干预,更不能阻止——”

燕铁衣一笑道:“我并没有说过不算是不是?”

凤眼冷锐,冷凝绮道:“大当家,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燕铁衣微笑道:“你未免猜疑过甚——”

冷凝绮一扬头,道:“不是我猜疑过甚,大当家,是怕你忘了什么。”

望着前面蜿蜓的路,燕铁衣平静的道:“人生,就像这条路一样,曲折得很,能够把握住为人处世的原则,方才可以履途无险,直达康庄。”

冷凝绮默然片刻,道:“我明白。”

点点头,燕铁衣道:“我相信你会明白。”

两个人都不再说什么了,于是,马儿加快了奔速,直指向“马家集”。

       ※        ※         ※

一圈浓密深郁的苦树林子围住了这幢古怪的屋宇,说它古怪,一点儿也不错,铺着“鱼鳞瓦”的屋顶上竖张着两人高的刺丝网,二层楼的屋宇全是用巨形石块砌就的,小小的窗口上又加着铁栅栏,这幢楼房非常宽阔,占地极广,它的四周,倘筑着几有半楼高的虎皮石围墙,墙端、窗口排着倒勾铁刺,那两扇大门,更是生铁铸成,关闭得严紧合缝,这地方,看上去像监牢又不似监牢,像库房也不似库房,说是什么富家巨室的宅第吧,那有这么个戒备森严法的?若是什么衙门公堂,却又缺少了那种官家的味道,岂不是怪?

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刘三爷开设的赌场而已。

这家赌场,在四周几百里的地面来说,都是颇负盛名的,确然做到了“宾主如归”,尽兴而返的服务原则,他们供给客人高级的享受、招待和玩乐,当然花费也是高级的。但是,偏偏就有那么多人赶来这里倾囊奉献,不弄个口袋精光不肯离去,照例,输净了口袋的客人,由赌场派专用车轿送回来处,客人中,“马家集”本地的主儿很少,大部份都是从外地赶来的,他们一进了赌场大门,便开始连续不断的享乐、酒、色、财、气,直到精疲力竭,奄奄一息,方才鸣金收兵,可是,一待恢复了元气,便又急巴巴的送上门来,重新开始消耗精力的再度循环,这里,就有这么个诱惑法,邪门不是?刘三爷便具有此等手段。

现在,才起更呢,赌场里灯火辉煌,人声喧哔,汗臭、脂粉香,莺声燕语加杂着呼卢喝雉的夸张音浪,一片乌烟瘴气、地狱景像,正是才开始热闹的辰光楼下进门之后,是左右两排各四间密室,中间是一条甬道,丈多长的甬道尽头,又是一道门,推开门便是大厅──赌场的中心,这里分开摆列着各式各样的赌具,牌九、单双、骰子、押宝、铁博,只要是赌的玩意,几乎齐全齐备了,而每一种赌具之前,都围满了人,有的在赌,有的在看,但不论是赌的或是看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兴奋和紧张。

赌台的形状不一,设备亦迥异,每张台子后面,都有一个主事的“师傅”,三名下手,另加上几个“把台脚”的汉子,客人中有满脑肥肠的大腹贾,有油头粉面的纨衿子弟、公子哥儿,有衣履光鲜却举止粗鲁的暴发户,也有三山五岳、横眉竖眼的江湖朋友,在他们身边,有的依偎着一些花枝招展、形态轻佻的妖媚女子,更有些男女不分,扭捏作态的“相公”“童鲜”穿梭其间,打情骂俏,越发令大厅里的气氛婬晦放浪得令人作呕,这里,俱有赌档与窑子的合并特色。

从大厅入口左侧的楼梯上去,楼上有特辟的静室,定制的精致赌具,指定的人手招待,那里,是专供一般豪赌又不喜喧嚣的特殊客人使用的,自然,楼上也备有更舒适奢侈的“消魂窟”,到楼上的客人,身分算是又高一等了。

不管楼上楼下,最常见的是那些身着黑色劲装,扎黑色头巾,黑绑腿黑皮软靴的巡场子大汉,他们个个腰间鼓起,凶神恶煞般,但是,却都硬要扮出那一抹谦恭谄媚的假笑来,看上去就有如戴着面具似的不调和。

先前,燕铁衣跟着冷凝绮进入了这家规模不凡的大赌窟,他也搞不清冷凝绮是用什么方式找着那个蹲在吃食摊前正喝着老酒的中间牵线人的,只见冷凝绮走上去拍了那家伙一下,那家伙立即站起身来,点点头招招手,便领着他们一直来到这里,又似暗号叫开了门,不过,燕铁衣倒是发觉了在那褴褛汉子离开的时候,冷凝绮暗中塞了点什么东西给他。

他们两人进入此地到现在,差不多已有一个多时辰了,燕铁衣漫无目的的东转转、西看看,十分无聊的消磨着时间,而冷凝绮则早就坐到那边“押单双”的赌台前去了。

在这种怪诞荒唐的场合,倒是容易打发光阴,所见所闻,全不是平常看得到或听到的,婬浪粗陋,尖叫怪喊,人的模样、表情、打扮举动,都是那般奇特反常,活像换到另一个世界上了……

最叫燕铁衣伤脑筋的是那些突如其来或是投怀送抱,或是毛手毛脚的花俏女人,他几乎有些防不胜防迎接不暇了,这光景,活脱他自己变成了女人,进入了一群久已不知肉味的土匪窝一样。

他没有发现刘大麻子,甚至没看出来谁是“小蚤儿”魏角,“疯癫李”李顺,他看见的只是一些奇形怪状、妖里妖气的人脸在打转,热腾腾的雾氲亮晃晃的灯光,各色各样的赌具,闻着的尽是人身上的口臭、汗酸气、脂粉气,耳朵里充斥着叫嚷、吼喝、狂笑、咒骂、悲叹,以及嗲得要命的娇嗔及俏喊,总之,这些全是兴奋与失望的七情六慾的组合,像是人们要下十八层地狱之前最后的狂欢写照,放浪形骸,荒婬怪诞,彷佛今夜一过,明天便不会再来了……

燕铁衣脑袋都像要涨裂了一样在隐隐作痛,他恨不能插翅飞出这个地方,或是挥起撑天之杵砸碎这个赌窟,但事实上他又不能这么做,只有像在熬刑似的尽力忍耐、苦着脸,人家在做乐,他却如同受罪。

显然,冷凝绮一直都在蠃,因为她面前的金元宝、小黄鱼、银锁子、银锭、银票已经越堆越高了,相对的,跟着她下注的赌客也越来越多,惊喜的尖叫叹息也一次比一次引人注意,现在,庄家脸色逐渐的难看,“把台脚”的伙计们汗下如雨,“巡场”的朋友也慢慢的往这个方向过来了。

冷凝绮稳如泰山,表情冷肃,她坐在那里,全神贯注于摇宝师傅的手法执“宝盒”的姿势,掌指的按压,运力的轻重,方向的移转,上下的翻动,她更仔细聆听,聆听“宝盒”里骰子的摇滚、碰撞、弹回、叠散……她是那样的专心一意,心无旁鹜,令人觉得,她的整个精神形体,似已完全融进那只“宝盒”之中,与盒里滚动的骰子合为一体了……

“单、一点,、通赔……”

庄家又在叫,嗓门有些不正常的沙哑。

一阵欢呼,接着是一阵赞叹,又是金子银子唏哩哔啦滑动的美妙声音。

“咳”“咳”“咳”时而像有节奏,时而又没有节奏的摇宝声音,是骰子在“宝盒”里滚动的音响,于是庄家又在喊:“双……双哇,六点……全六点,通通赔啦——”

庄家的“喊点”原本是粗宏悠长又清亮的,神气十足,充满那种自信,骄傲、冷寞又满不在乎的意韵,但是,现在的这种叫法,却居然颤巍巍、抖索索的,提心吊胆,沮丧骇惧,最后的尾音,竟已带着哭腔了

于是,重复相同的音响。

于是,又是那种单调的摇宝声。

“双双双……有鬼啦,又是双,全四点,皇天老爷,通赔,通赔,我的妈妈哇——”

庄家叫妈,不输也该输了,喊点喊出了杂词儿,那还有蠃的希望?

气色灰败,满头大汗,精神几乎崩溃的这位庄家,被两名下手扶了下去,又换上了另一个,这一个“师傅”迅速开始摇宝,举止形态,似乎比他那败下阵去的伙计要沉着老到得多。

“咳”“咳”“咳”。

“两点,双……”

窒了一下,是咬着牙的吼声:“通赔——”

惊喜的呼叫像要冲破了屋顶,又似浪潮般翻卷开去,人都挤拥向这边,他们全想一沾这位幸运姑奶奶的福泽,分点羹渍,只是,这位新换上来的庄家却一下子又灰了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