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87章 雌雄会 轮剑争辉

作者:柳残阳

那位“小蚤儿”却一点也不生气,他眉深眼细的笑了笑,生怕惊吓着对方一样,轻声轻气的道:“这位姑娘贵姓芳名呀?”

冷凝绮也嗲着声道:“敢情想拉近亲,盘根源?”

笑笑,那人道:“我是‘小蚤儿’魏角,姑娘约莫已经知道了,这间场子呢,我凑合着挂个总管之名,帮着我们三爷在这里照应,杂木树的果大,上不了大台盘,在这里混碗饭吃,没什么本事,只靠南来北往的同道多捧场,多栽培……”

冷凝绮一笑道:“说得好听,不晓得是不是只在应付场面,打过门儿?”

魏角拱拱手,道:“全是实话,姑娘。”

冷凝绮俏生生的道:“那么,我就谢啦,我蠃的钱,这就带走,你们不生是非,我怎好意思挑剔?”

魏角不紧不慢的道:“别急,姑娘,总会让你去的,却不是这么个走法。”

大框儿套着小框儿,画“话”里有画“话”,冷凝绮何尝听不出来?她吃吃笑了,道:“怎么个走法呢?小蚤儿,你抗着我们出去,或是驼着我们出去呀?”

小而窄的面孔上浮漾着一抹说不出的冷硬味道,但魏角却明明是在笑,只是,他那种笑,半点笑味也不带,叫人心紧得厉害;他道:“眼前这么说,姑娘,稍稍言重了点,我们虽是在江湖中打滚的混混儿,但却开着场子作买卖,这个做买卖么,首先讲求的便是顾客至上,和气生财,不到迫不得已,还是文静些好,动刀动枪的玩意,不适宜,唔,不适宜。”

说的话是软中泛硬,一松一紧,口气温和,但却带着锥刺,他是慢慢的,不着痕迹的把圈子缩小,套向主题了。

冷凝绮早就没打算善了,所以根本也不在乎,她依然倩笑如花般道:“小蚤儿,你可真客气,我想问问,眼前,你们的境况是不是已到了‘逼不得已’的节骨眼啦?”

这位“血蒙妩媚”,言谈之间,更是老练而且辣,一针就见了血。

魏角轻轻一拂衣袖,他一定认为这个动作很潇洒,因为他的模样便露出了那种“飘逸自赏”的意味,他笑哈哈的道:“这,姑娘,就得看你啦。”

冷凝绮装作愕然的道:“看我,看我什么呀?”

魏角道:“看你怎么向我们做个交代。”

摇摇头,冷凝绮道:“这话我就不懂了,小蚤儿,我向你们交代什么呢?”

魏角平心静气的道:“都是在世面上混的,姑娘,看情形你更是老江湖了,比我们更且老到得多,何必装迷糊?该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你说吧。”

“哦”了一声,冷凝绮道:“原来你是指的这个,我说小蚤儿,这还不容易?咱们两下请便,我带我蠃的赌资走路──当然也带着我老公一起──你们清扫清扫场子,该埋的埋,该葬的葬,备几口薄皮棺材也就是了,我蠃的这几个钱,在你们这样的大老倌来说,想也不会心疼到耍赖使横的地步吧?各位唯一的麻烦,就是如何去向那些老主顾解释今晚这场‘误会’的起源了,好在各位能说善道,会吹会拍更会骗,料亦无甚难处,这不关我的事,就此道声后会有期,不就一切功德圆满了?”

那憋在一边的大脑袋,蓦地大吼:“妈的,你是在做梦,把我们看成些什么瘟生,就这么容易打发消遣!”

嘿嘿笑了,魏角摆摆手压制住他的伙计,阴阳怪气的道:“姑娘,我呢,是以一番诚意相待,要求合情合理的解决问题,像你这样指东打西,云山雾掩的胡来一气,未免就不上道了。”

冷凝绮微笑着道:“如果不是我说的这个样子,小蚤儿,你告诉我,该怎么来解决这个所谓的‘问题’呢?”

魏角淡淡的道:“姑娘既是同道中人,便该明白道上的规榘,同行不吃同行,这是一戒,捞偏门不能捞过地盘,又是一戒,光棍不挡财路,亦是一戒,这三戒你可全犯了,另外,你更有三非,砸人场合,踢人台盘,一非,恣意杀人,罔顾仁义,一非,而诬蔑毁谤,损人名声,又为一非;姑娘,三戒三非,你就这么轻描淡写一笔勾消?天下,只怕没这么好说话的道理吧?”

冷凝绮尖锐的道:“小蚤儿,你不怕脸红,个头不大是不大,你却也是个成人的人了吧?居然讲出这样幼稚荒唐的孩儿话来,简直令我惊异;谁和你们是同行?我脑门子上刻着靠赌吃饭或许场开盘的字样么?姑奶奶一不使诈,二不做假,凭的真本事,好运气,以黄澄澄的金子,白花花的银子做赌本,这算是‘捞偏门’么?难道说你们开赌场不是招徕似我这样的主顾?而只准人输,不准人蠃?蠃了钱的就非得被扣上一顶‘捞偏门’的帽子不可?这样一来,你们怕不是在开赌场,仍是开金山了;娘的,输打蠃要,棒老二也没得你们这么狠,还得替肥羊留下一张皮哩,你们就连肉带骨全吃,渣子也不吐一丁点?姑奶奶用钱财赌钱财,公平交易,蠃了拿走,输了倾净,如果说这叫‘挡财路’,你们刮尽人家油水,又算是什么?这三戒出自你口,就会成放屁了!”

不待对方回答,她又凶悍的道:“那所谓‘三非’,我更不知‘非’在那里;其一,你们不在台面上搞鬼使诈,我怎么会砸你们场子,踢你们台盘?其二,你们那些爪牙喽罗若不向我动手逞强,我又怎会加以宰杀?其三,你们既然蛮不讲理,逞强道霸,我不骂你们山门却还客气个卵?”

魏角一时语窒,他冷笑一声,萧煞的道:“你倒是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可惜,今天这场合,却不是光卖嘴皮子就能交待过去的!”

格格一笑,冷凝绮道:“小蚤儿,打开天窗,把那亮话明说了吧;你们见姑奶奶手气好,蠃多了,心里不甘,口里不服,先想动手脚捞本,不成之后又待用强胁迫,再栽了筋斗便打算来个硬吃狠夺,说穿了就是这么回事,什么戒,什么非,什么道理,什么规榘,全是藉口,全是放些浑屁!”

魏角阴阳怪气的笑笑,道:“你真爽快,姑娘,真爽快。”

冷凝绮冷硬的道:“姑奶奶怕你们输了钱不说,连人也要输罗。”

魏角不温不火的道:“会是这样么?姑娘。”

双手叉腰,冷凝绮狠辣的道:“很好,打一进门开始,我就没安着心闲闲散散的走出去,小蚤儿,你不是说明下面的场合不能用嘴皮子交待过去么?你们有什么法宝,不妨尽可祭起来,看姑奶奶能否过关斩将,砸你们一个人仰马翻!”

点点头,魏角道:“你这就算要划出道了?”

冷凝绮哼了哼,道:“不错。”

魏角又一拂衣袖,歪着头道:“看情形,你似乎有所倚仗?”

冷凝绮刻薄的道:“有──看着你们一个个软糊糊的好吃!”

坐在牌九桌边的燕铁衣笑着接口道:“还有我,我总不能不帮着我老婆,是不是?”

轻蔑的看了燕铁衣一眼,魏角皮笑肉不动的道:“小老弟,只怕你这艳福享不长了;一个男子汉,却跟着老婆屁股后面转,给老婆提鞋吃灰,委实不见出息!”

燕铁衣笑道:“夫妻嘛,分什么大小主从?恩恩爱爱就是好,你替刘大麻子当爪牙,做狗腿子,也不见得比我强到那里去,对不对呀?”

第一次脸色泛起了怒意,魏角冷冷的道:“小老弟,嘴巴不要这么损,否则,你会后悔不及?”

燕铁衣毫不在乎的道:“是你先开始胡说八道刺弄我的,难道说,只准你刻薄,不准我还嘴?小蚤儿,你生得可没我浑家漂亮,我犯得上巴结你?”

魏角注视着燕铁衣,目光有如毒蛇的舌信,片歇后,他吃吃而笑:“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两口子可是一个比一个来得尖酸,一个比一个要阴损,好,既然是讲开了,彼此也用不着顾忌什么,保留什么了!”

燕铁衣道:“你原也没准备顾虑什么,保留什么,打一起头,你已经决定了要怎么办,而你的决定一直便没更改过,所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或许是想摆出姿态不落人口实,或者,压根就是你一向的罗嗦毛病使然!”

那耿大头暴叱道:“老大,容我先宰了这小兔患子!”

燕铁衣笑笑,道:“看我生嫩比较适口!”

魏角冷冷的道:“别急,大头,别急,这两位贤伉俪,今天是一个也别想出去!”

甩了甩那美丽的棕红色秀发,冷凝绮悠闲自在的道:“我老公是平和人,不喜滋事生非,你们有什么把戏,尽可冲着我耍,欺负他,可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

魏角目光一闪,道:“平和人?姑娘,别客气了,二位是好搭挡,一个似狼,一个如虎,只怕令当家的那股子刁钻,不在你之下呢?”

冷凝绮挑着眉道:“我们如果是‘刁钻’,小蚤儿,你们就得背上‘龌龊’那两个字了。”

瘦瘦窄窄的脸膛上毫无表情,魏角十分平缓的道:“我们不要谩骂,这无助于目前形势的转变,它该会是怎么个结果,仍会是怎么个结果,我们不是比嘴皮子来的!”

冷凝绮夷然不惧的道:“当然,小蚤儿,随你想怎么办都可以,你拿得出,我们接得下,赤脚的还会怕你们穿鞋的,笑话!”

魏角阴沉的笑,道:“我给你们两条路走。”

一扬头,冷凝绮道:“说吧。”

眯着一双细小的眼睛,魏角道:“一条路,你们两口子一个斩断左手右足,一个斩断右手左足,放下所有的赌金──你们的和我们的──然后走路,另一条路,你们两个便全死在这里!”

冷凝绮格格笑了,笑得有如花枝乱颤:“你是晕头了抑是吃错了葯?我的小蚤儿,亏你怎么讲得出这样的混话来,你们家三爷调教你这么多年头,就把你调教成了这么块料?你好呆呀,小蚤儿,又楞得叫人害怕。”

魏角冷着脸道:“是么?我倒并不认为如此。”

冷凝绮仍然掩着小嘴笑:“是个人样的人,就该四肢齐全不是?那有缺胳膊少腿的?是个正常的人,就不该糊涂到让别人或自己砍掉手腿,那样做便不疯也叫疯了;再则,身上少了点什么东西,多不方便?更不上看,活着也没劲头了,而别说我们蠃的钱,就连我们夫妻这点底细你们居然也要留下?我夫妻一旦破产,活也不如其死,所以,这第一条路,很抱歉我们想走亦走不通啊。”

魏角慢慢的道:“这样说,你两口子是全想在这里挺尸了?”

冷凝绮无可奈何的道:“如果依你第一条路去走,小蚤儿,还不如在这里挺尸的好,乾脆俐落的死,总要比痛苦的生受那活罪要强。”

燕铁衣舐舐嘴chún,道:“问问他,就算我们选那第二条路,他们用什么法子叫我夫妻挺尸呀?”

点点头,冷凝绮道:“不错,小蚤儿,我们走第二条路,问题是,列位却怎生叫我们死在这里?我想,诸君该不会希望我两口子自杀或对杀吧?”

魏角的脸色极其阴鸷森酷,有一股逼人的寒慑气息,他语调僵冷的道:“二位放心,既然二位是选的这第二条路,如何送二位上道,不劳费神思量,这就是我们的事了,总不会令二位失望的!”

冷凝绮平静的道:“我们等着了。”

燕铁衣也道:“而且迫不及待。”

魏角退后一步,语声半点平仄不带:“好吧,哥儿们,有谁上来侍候我们这一对好朋友呀?”

“呀”字还在他舌尖上跳跃,这位“小蚤儿”的动作却快得像一抹闪电,暴起凌空,寒流如矢,以那样惊人的速度飞刺冷凝绮。

他使的是一柄又薄又窄,锋利无匹的缅刀!

同一时间,那大脑袋也扑向了燕铁衣,手上一对“流星锤”近距离突出狠砸!

冷凝绮早防着了,她素来是阴着伤人,怎么不防着人家也阴着伤她?“小蚤儿”身形才动,她的左臂业已猝挥,黑网卷翻,“扑嗤”一声已绞住了对方射戳而来的缅刀,她右手伸缩,“鱼肠短剑”连连突刺,猛一下便把魏角逼了出去!

比冷凝绮更快,燕铁衣身形都没挪动半分,大脑袋的一对“流星锤”甫掠,他右手一抬,“太阿剑”暴闪,“当当”两响串成一响,两枚“流星锤”已撞缠在一起,而大脑袋的意念尚未转动过来,燕铁衣的“照日短剑”业已洒起一溜鲜血还鞘──削掉了这大脑袋的左手五只指头!

燕铁衣坐在原位,好像没事人似的看着魏角狼狈倒翻,而此刻,那大脑袋方才石破天惊的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7章 雌雄会 轮剑争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