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中雄》

第89章 刃凝煞 诛丑慑魔

作者:柳残阳

沿着大厅外的甬道朝外走,燕铁衣夹在人群中间的,直叫“前呼后拥”,贸然一看,倒颇有他在“青龙社”堂堂里的魁首威风呢。

其实,他正处在一群刽子手的当中,正面临一场血雨腥风的阴翳之前,这些人个个心怀鬼胎,磨拳擦掌甚广,影响极大,致使“物竟天择之理厘然于人心,中国民 ,都准备将他活剥了。

当然,燕铁衣非常清楚,肚里雪亮。

而他也并不是个善人,他早已盘算好,如何收拾这些“不开眼”的跳梁小丑了──他之所以同他们出来,目的便是这个,如同对方的心思一样。

燕铁衣不准备多事杀戮,却也不准备轻饶了他们,他要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一个可以反悔反省,却终生不能忘怀的教训。

他希望很快解决眼前的问题,越快越好,因为,他尚须要转回头去接应冷凝绮──大厅内的刘大川与“小蚤儿”魏角,才是正主儿,才是比较难缠的对手。

现在,一行人夹挤着燕铁衣,匆匆来到甬道尽头的前堂,这些人的脸孔上,个个全展露出那样戏谑、残暴,又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们以为要杀人了,要活生生,血淋淋的将这个孤单、幼嫩、孩儿脸的半大小子宰割碎剐了:他们要看这一幕野蛮却刺激的好戏上演,他们希望在血与肉的冷酷分裂中求得兽性的满足,因此,他们期待又迫切,脚步也就更快了。

刚刚来到前堂上,前行的数十名黑衣大汉已突然四散分开,后面的人们也一样四散分开,如此,便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在包围圈的中间,孤立着燕铁衣,那李顺、耿桂、锺名坤、赵家兄弟、“河西三友”等八个人,则各自分立在彼此可以交相呼应又有利攻守的适当位置──这种情形,表示他们并不太过轻敌。

燕铁衣有些不知所措的呆立着,他轻声惊窒的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圆脸肥胖的那人,突然极其怪诞的“啧”“啧”高声发笑,他这一笑,整张面容立时失去了原先的敦厚形状,变得有些疯狂,有点奇幻,也有些空茫的模样,那种模样,和个疯子相似!

不用问,燕铁衣马上知道了那人必是“疯癫李”李顺无异,这种形状,正常人那一个扮得出来,装得出来呐呐的,燕铁衣又道:“各位……各位,你们不可以侵害我,你们当家的说过了——”

“疯癫李”李顺尖叫道:“完了,小龟孙,你完蛋了,我们要宰你,要剥你,要剁你,你的命也完了,老婆也完了,什么都完了——”

“一声雷”耿桂也大吼:“浑小子,你削了我的五根指头,如今正是要你用脑袋来抵偿的时候——”

锺名坤──那乱发蛇眼的大个子,也嗔目切齿的咆哮:“老子看你还有几多威风好使?害我挨了当家的一耳光,我就要你这小王八蛋全身透穿刀洞,叫你不得全尸体”

燕铁衣声音发抖──他不知自己的脸色是不是也配合着变得苍白了:“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样对待我……这是不公平,欠缺道义的……我的妻子还在里面与你们当家的谈判,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分皂白,下此毒手?”

“一声雷”耿桂大叫着警告:“兄弟们,不要上这小子的当,他故意摆出这付可怜兮兮的姿态来争取同情,其实他的功夫厉害,心性更歹毒得紧,只要稍一疏忽轻敌,即将为他所乘,妈的皮,他完全是在演戏……”

“疯癫李”李顺怪叫:“我就不相信他的功夫有什么大不了,看他那熊样,活脱吓得尿了一裤裆,呵呵呵,就像只受惊的兔子,那种人扮的兔子,呵呵呵……”

那“赵家兄弟”中个子修长,扁宽脸膛的一个,也以不屑的口气道:“耿大头吃了这小子的亏,约莫是吓破胆了,这小子碰巧占了耿大头的便宜,却未必占得了我们哥儿几个的便宜,不信,马上叫他见彩!”

乃弟是个粗横块头,也跟着嚷嚷:“阿哥说得不错,这猴崽子会有什么能耐?一把就掏死他!”

耿桂气急败坏的吼:“赵定,赵亭,你兄弟两个不要瞎乱哄,这小子不是好惹的,他如今的模样乃是有心装幸,想打我们个不措手,他可凶得叫你们想不到……”

燕铁衣赶忙仓惶叫喊:“不要动手呀,我老婆还在里面——”

“疯癫李”怪笑如泣:“你老婆!你老婆早就叫我们三爷骑上去了……”

接着李顺凄怖的笑声里,在燕铁衣背后,一杆中空套连,伸缩如意的“环结枪”来得好快,枪尖倏闪,暴刺燕铁衣脊梁而燕铁衣的动作便像是同那”环结枪”的出手有着连锁反应一样,他的整个身体随着枪尖飞起──宛若是被枪尖的锐风带起来的──紧跟着冷虹耀眼,“环结枪”“当”的一声扬荡而起,光华斜卷,使枪的那名魁梧大汉狂号一声,血喷如雨,五仰八叉的倒摔出去──只剩一根血糊糊的内筋吊着那颗脑袋了。

偷袭的这一个,是“河西三友”中的一位。

在一刹那的震撼与惊窒里,燕铁衣身形暴旋,长短两道芒刺交叉飞掠,“河西三友”剩下的两个,刚刚才伸手拨取兵器,两个人的两条手臂已“呼”“呼”抛上了半空;折断的手臂在空中滴着血水,形状是极其怪异可怖的,又似扭曲,又似弯张,却是那样不自然。

这时,“疯癫李”李顺方才来得及扑上,他的一对大板斧狂挥猛砍,又急又虑,一边口中还发出那种似哭似笑的怪异啸号声,燕铁衣根本不在意,他凌空连翻十二个筋斗,剑芒流灿如电,彷佛冷雨交织,丝丝飘罩,于是,李顺踉跄歪斜,身上的衣衫碎布,掺合着斑斑血肉溅酒四扬。

霹雳似的咆哮着,耿桂倾力而上,他只得一枚“流星锤”,伸缩飞射,眨眼间便十七锤分成十七个不同的方向砸往燕铁衣!

燕铁衣旋闪腾回,“照日短剑”蓦然定竖如峰指天,就有那么准法,当“流星锤”的十七团光彩还未消失的一刹那,剑刃已经“仓当当”的绕缠住了“流星锤”的细铁炼,不知是剑缠锤抑是锤缠剑,总之,缠住了。

“赵家兄弟”赵定、赵亭,各执一柄大砍刀,猛虎似的分自左右砍杀过来。

耿桂大吼一声,奋力扯锤。

chún角的笑意才漾,燕铁衣的手腕倏翻,他自己的力量,加上耿桂拖扯的力量,拳大的“流星锤”猝然飞弹,但见黑影如球,“赵家兄弟”中的老大赵定已骤而惨嚎,抛刀抚胸,连连打着旋滚了出去──斜弹出去的铁锤,正好击中赵定的右胸下侧,肋骨折断之外,这一家伙更砸掉他十年的功力

在星锤幻映的同时,燕铁衣翻腾七次,“太阿剑”剑芒吞吐,有若秋水泓泓,耿桂“嗷”的狂吼,一只右眼眼核业已挑起了好高!

“赵家兄弟”的老二赵亭,也是眼前唯一幸存的“好手”了,他不禁心胆俱裂,魂飞魄散,一面拼命挥舞着大砍刀,一边哭似的尖叫:“上啊,并肩子一起上啊……”

吼喊连声,十几个高头大马的黑衣汉子往前便冲,单刀劈斩,声势倒也不弱。

眼皮子都没撩一下,燕铁衣单膝沾地,“太阿剑”“削”声倒划一圈光弧归鞘,在那座光弧形成的过程中,十几只携着单刀的人手便撞跌成了一片!

正面,又有十多名黑衣大汉悍不畏死的挥刀扑上。

“照日短剑”贴地飞卷──彷佛一张晶莹的光毯舒展扩张,又似水银曳地,于是,又十几只脚也滴溜溜抛窜滚动。

哀号声与悲嗥声响成了一片,凄厉而惨烈,人体在翻腾、扑跌、推撞,鲜血成浆,流洒溅染,这付情景,不仅残酷,更是破人心胆!

像一窝老鼠打翻了一锅沸汤,剩下的那些黑衣汉子们狂呼骇叫,纷纷夺路奔逃,丢盔曳甲,掷刀抛枪,刹那时跑了个人影不见──兵败如山倒,可不是?

那赵亭,居然没有开溜,却大吼一声刀若匹练般卷了过来

燕铁衣懒洋洋的注视着对方的动作招式,蓦而足尖一跳,单刀一把抛起,他的短剑横挥,“仓”一声火星四溅中单刀直飞敌人!

身形猛偏,赵亭的大砍刀由下往上硬崩“仓当当”那柄飞射而来的单刀便直钉入梁,但是,燕铁衣的短剑也就在此时六次透入了他的双腿,剑剑对穿,一条腿上六个血窟窿。

挣扎着,爬抓着,“疯癫李”混身浴血的往这边移近──他全身上下,至少有几十处剑伤,有的掉肉,有的破皮,有的伤骨,但却要不了命,现在,他真像疯了一样,居然仍图再做一击。

微笑着等待李顺爬近,燕铁衣淡淡的道:“朋友,你还想做什么?”

脸孔歪曲,血污满布,李顺喘息如牛:“好……小子……你……你装……得……真像!”

燕铁衣安详的道:“人生和上台唱戏一个样子,换个角色扮演,也是一种情趣──不过,我不认为你如此辛苦的爬过来只为了说这么一句话!”

骤然跃身而起,李顺手上紧握着只剩下一柄的板斧,猛砍燕铁衣天灵,同时尖吼:“对了——”

李顺的这一招,好有一比──螳臂挡车。

燕铁衣连剑也懒得用了,他身形不动,右脚尖暴飞而起,“澎”的一声闷响,踢中李顺下颔,把这位“疯癫李”胖大的身子整个踢得倒抛起来,连人带斧,重重仰跌出五步之外

短剑归鞘,燕铁衣搓搓手,悲悯的道:“何苦?”

他一转身,发觉“一声雷”耿桂正倚在一间密室的门框边坐着,一手抚着血糊糊的左眼,一边用那只剩下的右眼痛苦的瞪着自己,身子还在不停的,一下又一下的抽搐

点点头,燕铁衣温和的笑道:“老耿,我这一脚,比起你们当家的那腿上功夫如何?”

呻吟了一声,耿桂又痛苦异常的抽搐了一下,他竭力提着一口气,孱弱的道:“你……你是谁?到……到底……是谁?”

笑笑,燕铁衣回身大步出门,抛下的三个字却有如金铁铿锵:“燕铁衣。”

大大的一震之后,耿桂蓦然几乎捶地、嚎啕痛哭:“都是你们不信我的话……不听我的劝啊……老天……”

       ※        ※         ※

燕铁衣是从前面院落中飞越刺网,飘至屋顶上的,对他来说,屋顶面的“鱼鳞瓦”并不难揭,穿过瓦面下的“承尘”更容易,现在,他已经轻轻割裂了一块“承尘”的木质嵌板,移开一缝,下面大厅的景色赫然入眼,清晰明确。

大厅里的情形,令燕铁衣觉得既好笑又轻松──并不比他想像中那样的险恶尖锐,反之,居然柔和得带着那么一种绮丽风光。

冷凝绮正在和刘大川谈笑风生,一个是低颦细语,嗔嘻作态;一个是眉飞色舞,指手画脚;两人距离很近,冷凝绮似是有意展示她天赋的本钱,她微仰着那张美艳妖冶的面庞,轻比着纤纤玉骨似的兰花指,更不时扭动着她水蛇般的腰肢,挺高胸脯,摆动丰满的臀部,吹气清芳,檀口传香,刘大川的模样业已到了唾涎慾滴,色授魂与的辰光了。

两人根本没有谈论正题,全是在扯些闲篇,风花雪月,鸳鸯蝴蝶,女的是眉目传情,巧笑倩兮,男的是色心越盛,不迷自迷──冷凝绮有意像这样拖延时间,以待燕铁衣回援联手,刘大川则不提正事正中下怀,他更盼望延宕下去待到他的手下们收拾掉那“小老公”之后回来报捷,他便可以或软或硬,人财两得了。

就像这样,双方各怀鬼胎,在持续着打情骂俏的局面,刘大川似乎已经认定可以达到目的了,他以为,冷凝绮这类的女人,压根就是不安于室,水性杨花的荡妇一型,手到擒来不敢说,至少,也不会耗费多大功夫。

或者,冷凝绮人尽可夫,生张熟魏俱可入幕,但是,刘大川没有想到的是──这却也要人家心甘情愿,自家乐意奉献才行,似他的这等情态,只怕是过份看俏些了。

唯一神情不安的就是魏角,他不停的来回走动,一下贴到门边倾听动静,一下焦灼惶恐的四处投视,有时抓耳搔腮,有时围厅绕转,总之,模样忐忑忧虑之极。

在冷凝绮同刘大川突然扬起的一阵笑声里,冷凝绮不知向刘大川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话,刘大川回过头来,竖着一双倒八眉叱喝:“小蚤儿,你转来转去,发的是那门子失心疯?好好的人,也叫你这等浮躁猴急的样子给弄烦了,真是他妈的!”

魏角讪讪站向一边,涩涩的道:“是,三爷,弟子只是心里有点急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9章 刃凝煞 诛丑慑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枭中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