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10章:浅池怎生容大龙

作者:柳残阳

管亮德坐在太师椅上,静静听完了妹子管瑶仙的叙述,黝黑清癯的面孔上浮现着难以掩隐的激动与忧愤,却总算如释重负般吁了口气:

“如此说来,妹子历经磨劫,幸能履险如夷,全是那君不悔的豁力相助,拼死维护了?这样的一位人物,我们竟以工役差之,实在是太也欠缺识人之明……”

管瑶仙幽幽的道:

“大哥,要不是亏了他,我这条命固然难保,就是爹娘给我的清白身子亦将遭致玷污,永生永世再洗不脱那种附魂随魄的羞辱显微无间中国古代关于本质与现象关系的一种观点。语 ,即便死了,也无颜面见祖宗于九泉……”

额头上的一条青筋凸跳着,管亮德咬牙道:

“无影四狐那一干王八羔子,居然如此恶毒卑鄙,我决不与他们甘休!”

管瑶仙微红着眼圈道:

“大哥赶到老君山的时候,没见着他们?”

管亮德恨声道:

“胡英追上我们队伍的当口,业已是抵达地头后的事了,我才只将红货交割清楚,刚跨出门槛,迎面就碰上了他,胡英的模样活脱是从阎罗殿打了一转回来,命像去了半条,我一看便知道出了纰漏,等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把话说完,我连茶水都来不及喝,立刻领着大家快马赶往‘老君山’,妹子,两地相隔有百多里,任我们再是拼命赶,到达的辰光也比那几条邪狐定规的期限迟了半日,我们找着了樵棚,白白候了四个时辰,却硬是不见对方露面……”

管瑶仙寻思着道:

“可能是在君不悔救我离开之后,他们自认失去了要挟的凭借,又生怕形势有变,对他们不利,这才匆忙退走。

“大哥,也幸亏没朝上面,否则,你们一旦和‘无影四狐’冲突起来,胜算的希望实在不大!”

管亮德苦笑着道:

“这个我心里有数,但当时急怒交加,两眼发红,什么也顾不得了,只要碰上他们,我拼死亦要向那几条邪狐讨还公道!”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

“在‘老君山’等不着人,我简直急疯了,无奈何,只有兼程日夜赶,一路上暗暗祷告,但求上苍见怜,好歹能有你的消息传到,却做梦都未料及,才一进门你竟比我们先回家啦;妹子,你不知道我一看见你走出来时,那一瞬间的感受,我差点便跪在地下向诸天神佛谢恩叩头了。”

管瑶仙的语声略带唆咽:

“我晓得,大哥,你看到我时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你内心的喜慰欢愉,平时你极少那样激动得难以自持。”

管亮德忽然又冷笑着道:

“还有子午岭葛家堡那对父子,一向与我们走动勤快,表现得十分热络,这次你出了事,吕刚和彭季康去求他父子相助,任谁也没想到会碰一鼻子灰,弄了个大难堪,他父子不但一口拒绝,到后来连客都不送,就那么双双避了开去,不再朝面,所谓疾风知劲草,患难显亲朋,葛家父子却算哪一门子的亲朋,提起这桩事,我就心中透寒,肺腑如火!”

管瑶仙并不恼恨,只是静静的道:

“你想不出葛家父子为什么会采取这种态度吧,大哥?”

哼了哼,管亮德愤愤的道:

“这有什么想不出的?左右不过是见危思退,临难苟兔,图的是个明哲保身,情感道义在他们眼里何来两肋插刀那等现实?”

管瑶仙淡淡的道:

“葛家父子不愿多招麻烦,惹火上身,固也是原因之一,但我看关键不在这上面,依我的判断。尚另有因由。”

管亮德道:

“还有什么因由?”

目光望着自己脚尖,管瑶仙低沉的道:

“那葛家父子,大哥,为什么和我们来往得这样殷勤?”

管亮德但然道:

“还不是为了你,葛世伟的鬼心眼以为我不知道?”

管瑶仙道:

“葛奇在江湖上甚有威望,手下亦不乏可登台面的角色,尤其他本身艺业精湛,修为不凡,无影四狐虽说难缠,他倒也未必忌惮,问题在于,他一定考虑到值不值得趟这湾混水?”

管亮德不解的道:

“此话怎说?”

管瑶仙的神态安详自若,宛如在分析一件与她毫不相关的事:

“葛家父子同我家往来,主要这为了葛世伟对我有一番心思,我一旦被‘无形四狐’掳去,他们必然怀疑我贞洁不保,像葛奇父子这样的身份,不可能容忍一个洁壁有暇,清白受污的女人进门,换句话说,他们投注我身上的期望便化做泡影,没有再下功夫的理由,为了一个不寄目的的女人而冒着流血搏命的风险,他父子岂会自认值得?”

脸色黑中泛青,管亮德握拳透掌:

“这一些势利小人,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叫我好恨。”

管瑶仙十分理智的道:

“看穿也就罢了,大哥,他们的想法虽然现实,却并非毫无依据,无影四狐向来以凶残暴虐,无德无行闻名,我一个姑娘家被他们掳去,有若羊落虎口,何堪自保?事实上也确是如此,要不是君不悔冒死相救,我现在是个什么下场,连自己都不敢去想了……,,

管亮德重重的道:

“只要给我逮着机会,只要我有一点办法,我发誓我要报复葛家父子,惩罚那四条邪狐,外加十三人狼,我决不会饶恕他们,永不……!”

管瑶仙反过来安慰她的兄长:

“大哥,是老天保佑,也是祖上积德,我总算是有惊无险,逢凶化吉,你想开些,别自己生闲气,将来大家迟早碰得着,到时候再见真章吧!”

管亮德沉默了半晌,忽道:

“那君不悔,妹子,可确有一身好本领?”

点点头,管瑶仙的双瞳中闪耀着光亮:

“不但有一身好本领,而且是我今生所见的顶尖高手,大哥,我从来不曾遇过比他更厉害的人物!”

端详着自己这素来眼高于顶,心傲气盛的妹妹,管亮德不禁笑了起来:

“别是因为他救过你,你的审查尺度就放宽了吧?”

管瑶仙的脸上一热,赶忙分辩:

“大哥,你这是扯到哪儿去啦?我又不是没见过世面,没经历阵仗的深闺碧玉,莫非连一个人的武功高低还看不出来?你是没亲自在场,要不,包你两眼都能发直,奇怪天下之大,竟真有这样精绝的艺业!”

嘴里喷了几声,管亮德搓着手道:

“这样的好手可不能放他走了,妹子,咱们合计合计,好歹留他下来,镖局里正需要此等人才,咱们大大用得着他!”

管瑶仙却低喟一声,笑得挺抑郁:

“大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那君不悔,决非池中之物,我们这片小庙,恐怕供不起这尊大神……”

管亮德急道:

“所以我们兄妹得想个法子啊,还有,他如果有地方去,又何必自荐到这里干个杂工?有本事的人,不一定谋生的路子也宽!”

管瑶仙蹙着眉道:

“君不悔来我们这儿找差事,目的只是想混个糊口往他要去的地方去,却没有意思长久窝在镖局里,他不告诉我他确实有什么打算,我也不便逼着问,大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心中有着负担!”

管亮德沉吟着道:

“你去试试看,妹子,说不准我们能帮上忙,若是银钱方面的问题,我相信可以解决——”

叹了口气,管瑶仙道:

“不像是财务上的困难,据我旁侧敲击,再三试探的结果,他似乎对某人有着承诺,必须去完成几桩嘱托,而那几桩嘱托并不简单,其过程怕是兔不了流血玩命……”

“证了一会,管亮德道:

“可又是江湖恩怨的牵扯?”

管瑶仙道:

“极有可能,他却不愿说个明白,我,我也不好深问。”

站起身来,管亮德踱了几步,神色凝重:

“这件事,妹子,你得多下功夫,就算不能长久留人,最近一段时间也要留下他,依我的想法,‘无影四狐’决不会默尔以息,早晚仍将寻上门来,触我们的霉头!”

管瑶仙目光中闪过一抹火红,腔调却极为和缓:

“我希望他们越快找上门来越好,大哥,无论胜负输赢,纠葛总该有个结果,你说是不?”

管亮德艰涩的道:

“不错,所以我们需要像君不悔这样扎实又可靠的帮手!”

管瑶仙轻轻的道:

“也好,我去找他谈谈。”

望着妹妹,管亮德道:

“在我看来,那君不悔的江湖阅历似乎不算老到,对道上的经验也还夹生,此等人尚未受世俗污染,大多禀性仍然憨厚,心地笃实,动之以情,或可成事--”

两眼一冷,管瑶仙不悦的道:

“动之以情?什么情?”

管亮德深知妹子脾性,赶紧陪笑解释:

“你别误会,妹子,我说的动之以情,乃是指以情谊去感化他,并非意味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我怎会叫你以虚情假意去收买于人?”

真的是虚情假意么?管瑶仙不由晃惚起来,对于君不悔,她有一股深切的好感,与发自内心的赞赏,这些加在一块,便形成一种不可言喻的思慕情怀,很微妙,也很令她苦恼,这样的心态,是表示着什么意识呢?老天。

管亮德想说什么,看到妹妹此刻的形状只好噤口不言,他背负双手来回蝶躞,却尽量不使自己焦躁的情绪流露出来。

于是,管瑶仙走向门边,轻轻将门启开,跨出一步又停下,半转回身,迷迷茫茫的对她大哥说了一句:

“我这就去……呃,动之以情……”

有好些年了吧,君不悔没有像现在穿着这么光鲜体面过,崭新的湖水蓝丝棉袍子,外罩兔毛嵌边的同色小马甲,脚上蹬着一双黑缎面的厚棉靴,长袍摆动间,甚至连里面的棉裤都是全新的,人才彻头彻尾的清洗过一遭,头发梳理得顺致服帖,脸上也修刮得溜滑干净,这一看上去,顿似换了一个君不悔,竟有那么几分架势在了。

在这结了冰冻的人工小池边,管瑶仙依着一株盛开的腊梅,灿笑如花般上下打量着君不悔,她笑得好美好艳,亦好比枝头怒放的朵朵红梅,无形中散发着上种可人的韵息,相当能引起某种遇思。

君不悔怔怔看着管瑶仙,直到人家笑了,他才显得有些扭妮的这里扯扯衣襟,那边拉拉袍摆,模样好生腼腆:

“还没有谢过二姐给我买的好几身衣裳,我,我一直邋遢惯了,一下子换上新衣裳反觉得怪别扭的,好像全身哪一处都不得劲……”

管瑶仙笑吟吟的道:

“你不用跟我客气,凡事习惯就好了;我说君不悔呀,有句俗话说得可真不错,所谓佛要金装,人要衣裳,你看你这一打扮起来,简直就和换了个人一样,出落得挺光鲜的,若硬要挑剔呢,只是稍稍上了一点,还欠缺那么一丝儿洒脱……”

君不悔嘿嘿笑道:

“洒脱是公子哥儿的事,二小姐,凭我这个出身,如何学他得来?其实土一点也好,不惹眼……”

管瑶仙忙道:

“我是和你说着玩的,君不悔,你可别当真。”

君不悔笑道:

“二小姐怎么也对我客气起来啦?只要是二小姐说的话,再重我也受得了。”

心里不期然的涌起一股甜滋滋的感觉,管瑶仙却掩隐得很好,她故意把语调放得平淡:

“对了,我已交待吕刚,在前堂右首边上给你收拾出一间房子来,那间房子还蛮宽敞,采光也好,一些应用物件亦都摆置舒齐了,待会你自己去看看,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随时告诉我,我再着人替你更换……”

君不悔干咳一声,犹豫着道:

“二小姐何须如此费心张罗?我原住的下处也还不错,人待在那里觉得挺合宜……”

管瑶仙轻轻的道:

“你不能再住在那儿,君不悔,在你救过我的命,保全我的贞节之后,如何还能这般委屈你?我不是现实,只为表达些许感谢之忱。”

舐舐嘴chún,君不悔道:

“说真的,二小姐,我住也住不多久,若是镖局里最近不往小刘集那边走缥,我就得自己朝东走,事情总不能不办。”

低下头,管瑶仙的声音好细好柔:

“你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这么急着去办不可?”

君不悔迟疑的道:

“二小姐,这是我对吉大叔的承诺,一定要去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二小姐,我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浅池怎生容大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