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11章:又要银子又要命

作者:柳残阳

来人不是别个,正是吕大镖头吕刚,这时吕刚、不但形色紧张焦惶,更是喘得有如牛哮,看光景,差不离就把一颗心从嘴里迸跳出来,满下巴的络腮胡子全在抖颤。

管瑶仙迎上几步,没好气的道:

“瞧你这副德性,火烧着尾巴啦?”

吕刚手指前头,吁吁直喘:

“二小姐,请赶快过去……是那些阴魂不散的东西找上门来了……”

眉梢子一挑,管瑶仙道:

“话说清楚点,是谁找上门来?”

吕刚慌乱的道:

“就是那几个泼狐呀,他们一共来了八个人,业已进了镖局大门,指名叫阵,总镖头打发我来急请二小姐,他自己则先顶了上去……”

脸蛋上是一片阴冷,管瑶仙道:

“‘无影四狐,?”

连连点头,吕刚急切的道:

“就是他们,而且眼下不止是这四条泼狐,显然还另外请得帮手;二小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一趟他们摸上了门,断断乎未存好心,二小姐千万谨慎才是!”

瞟了身边的君不悔一眼,管瑶仙心想来得正巧,她先前不知能否留住君不悔——甚至没有把握将君不悔留到“无影四狐”现身以后,这个令她坐蜡的问题,却由“无影四狐”替她解决了,如果近忧一去,何需远虑?只要君不悔肯为她担待……

咧咧嘴,君不悔道:

“他们可来得真快,二小姐。”

管瑶仙低声道:

“愿意帮我们这个忙不?”

君不悔卷起袍袖,提高嗓门:

“二小姐见外了,‘飞云镖局’的事,也就是我君某人的事,能之所及,决无反顾!”

管瑶仙欣慰的道:

“我知道可以指望你,君不悔,我们走!”

镖局的照门墙之后,便是宽广的前庭,青石铺砌的地面上积雪方除,虽然仍有些滑湿,却极其清爽;一字排开的八个人中,四位是“无影四狐”的原班人马,外加一个狄元,其他三位,一个是年约六旬,瘦小枯干的秃顶老头,这小老头顶上无毛,颔下却蓄有一撮黄焦焦的山羊胡子;另两个穿着相同,面貌酷肖,一样的书生打扮,一样的英挺俊逸,二人面露微笑的站在那儿,还真有点玉树临风的味道。

飞云镖局这边,早已是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管亮德为首峙立于前,那胡英、彭季康,与另外三位镖师则散开左右,二十多名趟子手亦执棒抡刀的围成一个半圆,打眼一看,确是剑拔弯张,随时都有一触即发的可能!

管瑶仙与君不悔、吕刚等匆匆赶到,管二小姐一见那“无影四狐”及狄元,先就上了三分心火,心火一升,风眼中便透了红:

“很好,你们来得正好,就算你们不来,我也要天涯海角去找寻你们,彻底了结这一笔帐!”

“魔狐”狄清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大马金刀的道:

“所以我们自己识趣,不劳姑娘你长途跋涉,便通通为你送上门来了!”

管瑶仙的眼皮抽动不停,她错着牙道:

“亏你们‘无影四狐’也是道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却手段卑劣,行为下流,没有一丁一点能以配合你们声望的修养与气度,你们的确只是四条狐,四条残凶又婬邪的恶狐!”

狄清面不改色,冷冷的道:

“管瑶仙,我要早知你是如此泼悍刁钻,狡诈多诡,前些日便不会轻饶了你,我一念慈悲,却留下你这个祸患,更拿一张尖嘴利舌来冲撞于我,你道你眼下就笃定得以保全?”

管瑶仙略现激动的道:

“得了罢,你一念慈悲!你是起的什么心?打的什么谱?你不是要轻饶我,你是要黑心肝的糟蹋我,羞辱我,叫我生生世世不能翻身,狄清,我管瑶仙是什么人?岂容你这个形似恶鬼的弟弟横加暴虐?”

大吼如雷,那狄元气冲斗牛的叫着:

“你这个尖酸刻薄的臭娘们,你给我小心说话!他娘我形似恶鬼,你自认长得像朵花?哦呸,你纯是在自我陶醉,在臭美……”

管瑶仙不屑的道:

“至少,不是我先找上你吧?”

狄元暴跳起来:

“好贱人,我现在就宰了你!”

君不悔斜身横阻向前,向狄元诚心诚意的作了一揖:

“狄二爷,又数日未见了,二爷该不会忘记我吧?”

猛往后退,狄元吸了口气,却咬牙切齿的道:

“忘不了,就算你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你来,今日来此,‘飞云镖局’的过节为次,找你才算正题!”

君不悔故意轻松潇洒状:

“但愿狄二爷你这一次不要再做错事。”

狄元愤怒的道:

“这一遭,我包你消散不了!”

这时,管亮德才又有功夫插话:

“各位朋友,相信各位今番到来,不只是为了相互谩骂,空逞口舌之能而至,必是有所示教吧?”

狄清微微昂起脸孔,淡漠的道:

“你用诡计戏弄我们,使我们白耗心思,枉费力气,落了个笑话,赚了个丢脸,半分好处未得,如此失颜的事,我们承受不起,这是我们前来的原因之一;你妹子伙同镖局的人暗算我二弟,将他狙杀成伤,如此怨隙岂可不报?这是我们前来的原因之二;有此二端;想已足够解释我们的目的了!”

管亮德斗然间气得混身哆嚏,面容充血,他禁不住昂烈的吼叫起来:

“狄清,你这算什么驴话?简直就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完全蛮不讲理!我们保的镖,护的货,于你有何相干?你不自省强取豪夺的不是,没想到你反倒怪罪起我们来;难道说我们就该由你抢、任你劫、受你们宰割?我们就通通该死?而你意图将我妹子强配予你二弟,我妹子不从,你们竟丧尽天良打算施暴于她,幸有君不悔冒死搭救,方免于难,莫不成我们抗拒凌辱,抵挡婬恶也叫错了!”

狄清沉缓的道:

“但凡冲撞了我们,便没有道理可言,姓管的,你不错,谁错?”

管亮德狂笑如啸:

“好,好,好,今天我才算见识过什么叫霸道,什么叫蛮横,什么叫张狂!狄清,哪怕你是阎王老子,不碎金刚,我也要和你豁上!”

狄清阴森的道:

“我们原就是为这个来的!”

管瑶仙尖锐的接口道:

“大哥,这几头邪狐也是人肉做的,我更不相信他们能多一条命,随他们想怎么办,我们全接着!”

手指遥遥点了点管瑶仙,狄清寒着脸道:

“贱人,今天你是第一个逃不掉,我要不在你身上找回我二弟丢失的面子,我这个狄字便反过来写!”

君不悔忽然冒出话来:

“狄二爷脸上只是挨了小小一刀,面子尚不算完全丢失……”

两眼定定的瞪着君不悔,狄清深长的呼吸,借以缓和心肺间那股沸荡的怒气,抑制着腔调的激动,以至发出的声音别扭得古怪:

“只是挨了小小的一刀?好极了,那一刀想就是你的赐予?”

君不悔竟有点难为情的说:

“不敢说赐予,狄大爷,双方过手交锋,刀枪无眼,我一时不曾留神,狄二爷的脸盘上已多了一条口子,但伤口不深,只是那么一小条……,,

笑得有如狼曝、狄清拉长着嗓门:

“不错,只是那么一小条……”

那秃头干瘦的小老儿似乎已经不耐烦了,别看他个头瘦小,说话的音量却来得很大:

“老狄,咱们已来了这一会,却尽在磨弄嘴皮子,你受得了,我忍不住,废话少说,且将主题给他点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狄清对这糟老头子竟然出奇的恭顺,他微微哈腰道:“是,顾老吩咐,敢不遵命?我这就拿言词过去——”

一个称“老狄”,一个叫“顾老”,同样一个“老”字,上下秩序这么一颠转,尊卑立分,意义也就完全不一样啦,显见姓狄的在身份上是要比姓顾的低了那么一头!

“无影四狐”也有畏惧之人——此位来头是不小!

管瑶似像是吃了狼心豹胆,任什么全不论了;她怒望着那枯干老头,声声冷笑:

“既然敢于为虎作怅,助纣为虐,便不妨丢下个姓名来,老头子,你那道号该不是关起门儿嚷给自己听的吧?”

狄清神色一变,叱道:

“贱人大胆,你可知顾老是谁?岂容你随口讥嘲?”

一撇嘴,管瑶仙道:

“他又会是谁?和你们窝在一道的角儿还有什么好人?”

洪亮的大笑着,干瘦老者摆了摆手:

“这丫头chún舌如刀,又尖又利,却是颇具胆量,老狄,不分亲疏敌我,自来我就欣赏有胆量的人,这种人做鬼也不会做个窝囊鬼!”

狄清陪着干笑一声:

“顾老见解精辟,说得极是……”

黄浊浊的两只老眼往上一翻,瘦老头又对着管瑶仙道:

“你方才不是叫我放个名姓下来么?好,我就向丫头你报上万儿啦,我姓顾,叫顾乞,呵呵,那乞仍是乞丐的乞,江湖上的老少朋友习惯称我“聚魂刀”,“聚魂刀”顾乞就是我老头子!”

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真是一点也不错,顾乞的万子一出口,管家兄妹就好像中了魔,见了鬼,被人下了咒一样形态大变,容颜立转惨淡,而“克嘟”一声脆响传来,大缥师吕刚在震惊之下,居然把那柄三十斤沉的利斧也吓脱了手!

君不悔迷惑的瞧着管家兄妹,目光又移向散立周遭的各位镖师——老天,那一张张的面孔俱无人色,模样都让恐惧浸透泡软了。

眼珠子再转到顾乞脸上,顾乞手持山羊胡子,正在那边厢朝他颔首微笑,笑得挺温和慈祥:

“老弟,我看你对我顾乞这个名姓,似乎没什么特殊感觉?”

君不悔愕然道:

“不就是个人的名姓么,我为什么要有特殊的感觉?”

管瑶仙这时才像返回魂来,她悄悄靠近君不悔,chún角在不受控制的颤动:

“这顾乞……是天下最最有名的六把刀之一……又称‘绝一闪’,他这把刀,据传闻也是沾血最多的一把刀,你可要小心……”

君不悔哺哺念着:

“‘绝一闪’?”

顾乞闲闲笑道:

“是的,绝一闪,意思是说,刀光一闪,万事断绝,当然其中也包括人的性命,而尤以敌人的性命最是可虑。”

端详着这“绝一闪”,君不悔不大相信的道:

“就凭你这个三根筋吊着脖子,两只卵蛋掐个鸟的糟老头?”

顾乞不温不怒的道:

“人不可貌相啊,老弟。”

暗里惊出一身冷汗,管瑶仙低促的道:

“千万不要激怒他,君不悔,这个人不同于‘十三人狼’,甚至不同于‘无影四狐’,他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谈笑问便能取人首级……”

君不悔吞了口唾沫:

“看外表倒是看不出来……”

顾乞不再多说,冲着狄清努努嘴,于是,狄清又是一躬身,面向管亮德:

“姓管的,你伸长耳朵听清楚了,我们来此的原由业已说明,本来是打算一朝面便开宰的,没那么些罗咦可讲,但顾老却偏有悲天悯人的心怀,特为你们留下一条路走--若是依了我们两件事,你们大多数人即可保命!”

管亮德在知悉顾乞的底蕴之后,已是斗志大减,锐气立挫,他显得相当软弱的道:

“哪两件事?狄清,你也不能过于强人所难……”

狄清大刺刺道:

“其一,赔偿我们颜面损失五万两现银,其二,将这混小子交给我们带走,他必须为伤害我二弟及残杀我两名手下付出代价!”

又是五万两银子——这“无影四狐”与那“十三人狼”倒像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开出的价码竟是同一个数目;管亮德挣扎着道。

“五万两现银!狄清,你亦未免太过心狠手辣,我们一间小小的镖局,从哪里去积攒这么一笔巨金?只怕连人卖给你都凑不齐……”

管瑶仙也愤恨的道:

“你们的颜面就是那么值钱?然则我们所受的损失与委屈又去找谁算?”

冷凄凄的一笑,狄清道。

“这是列位自家的事,我管不了这么多;五万两银子少一文也不行,两桩要求缺一样我们便宰人,统统宰光,鸡犬不留!”

管瑶仙面容铁青,挑眉瞑目:

“狄清,你真以为吃定了?”

连忙对妹子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又要银子又要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