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12章:缺月寒刃何来情

作者:柳残阳

情势的骤变,只有一个人是在预料之中,这个人便是狄元;与“无影四狐”相处了这么些年岁,哪一个有多少斤两,吃几碗干饭,他可是有数得很,黎在先虽说功力不弱,比他狄元也高明不到哪儿,他在君不悔手下没能走上两招,黎在先又如何风光得了?事情可不正是这样,只一照面,黎在先业已开了彩一一亦是开在脸盘儿上!

以狄清为首的另三条狐固然一下子愣在当场,就连顾乞与那两个书生打扮的人物也同样吃了一惊,他们和黎在先一般的反应,都不敢相信甫始过招,便已落了这么个结果!

抹了把面颊上的鲜血,黎在先见了鬼似的瞪着君不悔,摹然怪叫:

“邪法,这龟孙子会邪法啊!”

狄清定下神来,抢前两步:

“老四,伤得重不重?你且先退下来再说……”

黎在先将染满血渍的手掌朝自己袍襟上乱擦,一边恼怒的咆哮:

“那不是真功夫,老大,那是邪术,是障眼法,你曾看过有这种歪门儿的?只他娘一道青光一抹蓝雾,就能把人伤了?伤的还是我这等好手!”

君不悔怔怔的望着这个暴跳如雷,状若疯猴的“好手”,心中是又振奋,又喜悦,更且带着那么一丝迷惆——自己的修为果然已到达如此神妙凌厉的境界了么?

管瑶仙激动得一张俏脸通红,比她自己胜了仗犹要高兴十分,她冲着管亮德露齿而笑,那种掩遮不住的欣喜之情,令人直觉感应到她慾手舞足蹈的心怀!

而管亮德却恍若不见,只是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半张着嘴,面孔上的肌肉僵硬,一双眼珠子空茫发直,似乎一下子还不能接受面前的事实。

此刻,狄清一手拉着黎在先,暗中使劲往后拖,边低促的道:

“别闹笑话,老四,你静一静,放理智点,再要叫嚷下去,不但管家兄妹端等着看把戏,顾老也面上无光……”

黎在先仍然不甘不顾的跺着脚,嘶声吼叫:

“这分明是邪术,就凭我黎某人大江南北闯荡了二三十年,什么样的角色没见过,哪一等的硬把子没碰过?又几曾吃这种亏、上这种当?个王八羔子阴损着使弄旁门左道,算不上英雄好汉,且看我祭法来破他!”

狄清火了,脸色一沉:

“老四,你这是在发什么熊?老江湖了,动手过招输赢不要紧,可千万不能叫人看做没见识,你就不怕丢脸,兄弟们怎么下台?”

猛一转身,黎在先走到一侧,半边脸是铁青,半边脸是血红,他紧闭嘴chún,两只招子却赤毒毒的似在喷火!

狄清面无表情的盯着君不悔,冷森的道:

“看不出你还是真人不露像,是个闷着头使狠的角色;很好,前前后后几笔帐,我们总结着一道算清!”

君不悔业已壮了胆子,他居然哧哧而笑:

“说不定算清之后,连我们二小姐的五万两银子也免了!”

狄清额头浮起青筋,阴恻侧的道:

“不要得了便宜卖乖,不错你身法诡异,出手歹毒,但耍的只是出人不意,玩的是个投机取巧,没什么玄秘之处!”

点点头,君不悔笑道:

“所以你要找我动手的话,务必得多加小心谨慎,别叫我也出你不意,投了你的机、取了你的巧!”

狄清暴叱:

“大胆放肆的东西,且看我教训你!”

背后,传来顾乞淡淡的声调:

“老狄,先不用急。”

狄青又气又恨的哼了一声,只得悻悻退下两步;顾乞手捋山羊胡子,形态深沉:

“小老弟,你说你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君不悔?”

君不悔戒备的道:

“不错,我是君不悔,君子的君,决不后悔的不侮。”

微微一笑,顾乞却摇头道:

“怎么一直不曾听过道上还有你这么号人物?”

君不悔一点也不生气,老老实实的道:

“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行走江湖,闯道混世的缘故,只是最近这段日子才进入‘飞云镖局’,跟着跑了趟镖,说起来,经历嫩得很……”

顾乞眯着眼道:

“出手却是不嫩;黎老四算是个有头有脸的角儿,叫你一招就挂了彩,你没看把他气成什么模样?君不悔,你也够得上阴损了!”

君不悔理直气壮的道:

“顾老,我为人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从不暗中槁鬼,那黎在先一上来就想放倒我,完全用的是要命的招术,我凭自家所学,以一对一的抗拒,如何称得起。‘阴损’二字?莫非我该伸长脖颈束手就戮,才算合了各位的心意?”

顾乞仍然形色和祥的道:

“你这是在顶我了?”

一昂头,君不悔大声道:

“我只是在说明一个道理,世间事,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武林前辈或跳梁小丑都是一样,决不能因为身份的尊卑不同便可歪曲事实,改变真理!”

那边,管瑶仙不禁捏着一把冷汗,担心的低呼:

“君不悔——”

君不悔直率的道:“二小姐,你不必为我忧虑,今天的场面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一伙人来此的目的的是既要钱又要命,根本不是与我们论是非来的;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横竖是要吃定我们,再怎么容忍退让,他们也断断不会善罢甘休!”

拍拍手,顾乞竟然笑呵呵的道:

“好,好小子,看得透彻,说得明白,你这一番话才算是刨根究底,见了真章,不错,我们正是抱着如此心怀而来,是非黑白,全是骗着人玩的,天下只有实力为后盾的义理,何来义理为后盾的实力?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其他都是泛泛空论!”

管瑶仙冷冷的道:

“顾前辈倒是但白!”

顾乞不以为件的道:

“血肉江湖大半生,若再悟不透这一层简单的世情,几十年岁月岂不是白活了?管丫头,差别只在有人肯直说,有人还在矫饰而已!”

顿了顿,他又瞧向君不悔:

“老实讲,小弟台,我眼下前来,主要便是冲着你,虽然先时我并不十分确认狄老二对你的武学造诣如此高抬,但却仍有几分戒慎,现在证明我来对了,一个一招之内就能挫败像狄元这等好手的人,是不该被忽视或轻估的,否则,杀鸡还用得着牛刀?”

平淡的语气中含蕴着露骨的桀骜,管家兄妹满心的不是滋味,却无言反驳,顾乞说得没有错,若非为了对付君不悔,光凭“无影四狐”的力量,已可足足摆平“飞云镖局”上下而有余!

伸了个懒腰,顾乞又道:

“来吧,君不悔,早晚也将是我们一老一小两个对决,不如尽快完了事,亦免得让大伙牵肠挂肚的苦等结果

君不悔严肃的道:

“我已以准备好了,顾老。”

顾乞笑道:

“君老弟,你要注意防范,我的出手非常快,会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往往刀闪芒现,我的敌人便被他爹娘白疼数十年了……”

君不悔颔首道:

“我知道,所以你号称”绝一闪’!”

斜斜走出四步,顾乞的视线不曾投注在君不悔身上,他望向长空,望向幽渺的苍穹,形态仿佛是个闲眺天象的隐士,是个探索星宿命理的智者;枯瘦平凡的面孔上只有一片淡远悠悠之色,不见杀气,未露芒锋。

所有在场的人都屏息如寂,连呼吸也显得那么滞重粗浊,寂荡的空间宛如凝结着一种看不到、摸不着,却能压幸在人心的灰翳,而灰臀又是隐隐透沁着血腥气息,翻搅得人们胸口涌呕。

那有如闪自极西的一抹冷电便猝然映现,惨白银亮的光华突兀照耀着人脸,炫花了眸瞳,明明只是一次芒煌的闪晃,却接连爆呼起三十一声金铁的撞击,撞击声急促紧密,像是点燃了一串炮竹!

两条人影分向左右掠开,君不悔脚步踉跄,似乎喝多了酒般歪歪斜斜,抢了寻丈之遥方才站稳,一袭新袍子已经裂开了数条缝口,从缝口渗出来的不但是洁白的棉絮,也有染赤了棉絮的鲜血!

顾乞倒没有受伤,却也并非囫囵,他左手捻颔下的山羊胡子默默发愣,那撮出羊胡子,不长不短刚好被削去了原来的一半!

管瑶仙走到君不悔身侧,焦惶得声音都在发抖:

“你伤势如何?君不悔,要不要紧?碍不碍事?”

君不悔脸色苍白,还算镇定的干笑着:

“没关系,都是些皮肉之伤,好歹要不了命--”

吸了口气,他又压低嗓门道:

“二小姐,这老小子真厉害,若非吉大叔早教过我勤练‘虚实分光法’,只这一招,我就八成栽了!”

管瑶仙哪里还听得进这些话,她心乱如麻的道:

“伤得不重就好,君不悔,你有把握制住顾乞吗?一朝制住了他,其他的人便不足论、你要知道,我们大伙的生死存亡,全指望你了……”

君不悔笑得十分苦涩:

“别把我看得太高,二小姐,姓顾的功力雄浑,气势如海,他的刀才一出鞘,便有一种笼罩天地,泰山压顶的浩荡威势。莫说制住他,能够抗得住他的攻击已叫老天爷保佑了!”

管瑶仙急迫的道:

“就算抗得住他也好,君不悔,你千万小心,我们都靠你一个人……”

那一头,顾乞双手抄拢在衣袖之中,依然看不见他的刀,依然看不见他脸上的杀气;胡子被削,他却丝毫不动情绪,就和没有这回事一样,和颜悦色的宛如在同老朋友聊天:

“君老弟呀,你委实好本领,年纪轻轻,浸婬在这把刀上的功力却已精到至此。不免令我这个自诩行家的老朽亦感汗颜,以你的造诣来说,直比我五年前的修为、若硬要挑剔,仅是经验略差,稍欠圆熟而已,再假以时日,你的刀法必可称霸武林,睥睨群侪了!”

君不悔全神贯注对方的言语动作,一面谦虚的回答:

“顾老谬誉,愧不敢当,是顾老刀下留情,未朝绝处相迫,否则,我又如何是顾老对手?”

嘿嘿一笑,顾乞眼珠子打转:

“方才你那回抗我的招术,可是叫做‘流星雨’?”

面现惊异之色,君不悔不由肃然起敬:

“正是‘流星雨’,顾老幻何知晓此招刀法?”

顾乞仍旧笑吟吟的道:

“那么,‘大天刃’吉百瑞是你什么人?”

君不悔也笑了:

“是我的大叔,吉大叔;我还不知道吉大叔号称‘大天刃’哩!”

佯咳一声,顾乞又道:

“你的刀法是由吉百瑞亲传的么?我的意思是说,吉百瑞是否把他那身本事都授予你了?”

君不悔但然:

“我的刀法全是跟随吉大叔练的,我想他大概将他的活儿都教给我了,因为吉大叔曾经对我说过--‘行啦,我老头子的这点玩意,连压箱底的家私也抖露给你了,你下狠练,卖力磨、往后有你生受的日子……’;顾老,吉大叔这么说,定规没有假。”

于是,顾乞不笑了,他第一次显得表情凝重:

“君老弟,你跟你吉大叔学了几年刀法?”

君不悔道:

“三年多一点儿……”

神色间有些阴晴不定,顾乞缓缓的道:

“只有三年左右的时间?就这段辰光,你便具有如此的身手了?君老弟,请你明白说,在吉百瑞传你刀法之前,你是否早有基础、怀有根底?”

君不悔兴冲冲的道:

“顾老好眼力,可不是么,在吉大叔教我之前,我业已跟着我师父习过十年刀艺,那真是挺下功夫的十年哪……”

顾乞深恐君不悔嘴里的“师父”又是另一个和吉百瑞相似的人物;他小心翼翼的问:

“你师父,尊姓大名?”

君不悔喜孜孜的道:

“顾老一定知晓家师名号--出相庄‘虎贲刀尊’任浩!”

顾乞在一呆之后的形态相当古怪,竟是一种忍俊不住的德性,他急忙干咳两声,加意端正容颜:

“任浩?哦,我知道他,当然知道他,不但知道,甚至还有过数面之缘,君老弟,那任浩,曾是你的师父?”

君不侮看着对方的神情反应,不觉微温:

“不但‘曾是’,顾老,他一直都是我的师父!”

“哦”了一声,顾乞感叹的道:

“人说吉百瑞是鬼才,是奇才,我还不信,眼下我却信了,他能三年余的时光调教出这么一个弟子,更强似一般名家夹磨了三十载岁月的高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缺月寒刃何来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