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16章:无奈那一声幽怨

作者:柳残阳

百多户人家错落分布在这片斜度平缓的大山之间,山坡上到处生长着紫斑竹、木麻黄,以及白杨树,有的枝干挺劲,青绿点点,有的却枯萎凋零,灰郁佝偻了;看上去风水气势都还不差,这里,便是方若丽的家宅了。

黄膘大马直来到门口方才停步,方若丽燕子般翩然落地,又叫又嚷的蹦跳着奔向门内,君不悔却不能同样这般天真烂漫,他规规矩矩的下了马,将绥绳挂妥于门左侧横木栏上,然后,才微整衣襟,端立着等候主人来请。

片刻之后,方若丽又像一只燕子般飞了回来,跟在她后面的还有一名青衣小厮,另一位白发苍苍,看似管家模样的老者。

冲着君不梅,方若丽者远就在招手嚷嚷:

“进来呀,君大哥,我爹我娘都在正厅里等看见你呢

急步跟随于后的那位老者赶忙抢向前来,躬身长揖,气喘吁吁:

“这一位想就是我们小姐的救难恩人君不悔少爷了?君少爷快请人内奉茶,我们老爷夫人恭候着哩。”

君不悔还礼道:

“在下君不悔,贸然造访,实多唐突,尚请府上各位见谅则个!”

老者浮现着一脸谦卑的笑容,迅速侧立一边:

“不敢不敢,好说好说;老朽方安,乃是这里负责内外杂务的管事,君少爷千万不要客气,请,且往里请。”

方若丽走上前来,一把拉着君不悔衣袖就往门里走,笑得带几分捉狭:

“行了行了,你两个这一嚼文,听得我的混身发麻,六神不安,我爹娘又不是挑女婿,犯得着这么一本正经?”

脚步踉跄间,君不悔脸孔发烫,尴尬十分,他打谱想抽口袖子,一面低促的道:

“小丽,小丽,老人家跟前,可不能如此肆妄无礼,别叫长辈们误认我是轻佻之徒,留下恶劣印象!”

方著丽回头一笑:

“不会啦,只要是我看得中的人,就算是个牛头马面,我父母也包管赏心悦目,你宽怀,两位老人家待你错不了!”

正厅的陈设朴实而厚重,有点沉肃的意味,就如同坐在那张虎皮大交椅上的主人,宽额隆准,双目炯然,酱色的脸膛上一派端严,颇有不怒而威的气概。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便站立在主人身后。眼瞳里透露着亲切的笑意,就宛如在接待一个远地归来的子侄般那么和悦又毫无做作的欢迎着君不悔。

不错,这正是方若丽的双亲,在方若丽引见之下,君不悔恭谨的施过礼,落坐于主人右下侧的一张太师椅上,太师椅椅面冷硬,君不悔竟无来由的觉得有点紧张。

轻咳一声,主人声调低缓的开了口:

“小友,你的尊姓大名,可是君不悔?”

君不侮欠了欠身,道:

“回禀伯父,正是君不悔。”

主人微微颔首,在待答话,依在她娘身旁的方若丽已抢着问:

“君大哥,你姓名中的这三个字,是否君子的君,绝不后悔的不悔?”

君不悔道:

“不错,就是这三个字。”

格格一笑,方着丽道:

“你姓什名谁,我还是在你向龚弃色自报称讳的时候听到的,君不悔当时我就想到必定是这三个字,君大哥,你可是真叫不悔呀!”

方著丽的老父chún角浮笑,却佯斥一声:

“小丽不可无礼。”

君不悔搓着双手,只能咧着嘴干笑,这一瞬里,他已经察觉方若丽所言不差--在这个家里,他的确是一块宝!

主人又淡淡的道:

“不知小丽向你提过我的名字没有?我叫方梦龙,道上朋友戏呼“毒虹”,但这都是多年以前的事了,如今我早已不入尘嚣,规避江湖,说起来,梦龙未成,倒如春梦一场,过而无痕……”

主人口气虽淡,其中却有着无可掩隐的感慨与无奈,甚至多少带有点沧凉意味;君不悔颇有所觉,他小心翼翼的道:

“伯父虚怀若谷,淡泊世事,而江湖上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急流勇退,正当其时,还是伯父看得透彻,高瞻远瞩,好不令人钦服……”

方梦龙不加可否的笑了笑,又道:

“听小丽说,你的一手刀法极为精妙,不知令师尊是哪一位高人?”

君不悔不免头皮发麻,却也只有实话实说:

“回怕父的话,家师姓任单名浩,人称‘虎贲刀尊’的便是……”

方梦龙面露诧异之色,像是生怕听错了:

“小友,你可是说,令师尊为任浩其人?”

我的天,又来了不是?君不悔口干舌燥的道:

“是,家师正是任浩……”

怔了好一阵,方梦龙才含蓄的道:

“你的禀赋必然不差,自己也当是苦练多年,精心琢磨体会,方才有此等触类旁通的演化,所谓师父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小友,了不起!”

弦外有音,君不悔如何听不出来?他却难以为答,只有汕汕的道:

“伯父高抬了,我一向资质愚鲁,是靠着名家指点调教,艺业上才小有进境。若光凭我个人去摸索探求,恐怕至今仍然茫无头绪,堪堪在三流把式中打转……”

方梦龙以为君不悔嘴里的“名家”,是指他的师父任浩,内心虽大不以为然,却也十分欣赏君不悔的谦虚,当做君不悔锋芒不露的美德了;这位“毒虹”深沉的笑着道:

“尊崇师门,不忘师恩,是做弟子的本份,小友能不忘本,足可证明你的天性淳厚,为人忠义……你的功力如何,我不曾亲见,仅是略听小丽谈起,但想来必极不凡,否则,那龚弃色是何等人物,岂会败在你手?”

君不悔有些好奇的道:

“伯父,姓龚的跟我提过,说与伯父尚有亲戚关系?我也问过令媛,她表示似有这么一层渊源,却不知是何种亲戚?姓龚的对亲戚还敢如此悖逆,就不怕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将来难以对天下人?”

叹了口气,方梦龙道。

“是门远亲,远得不能论了,他向来叫我二哥,这二哥是如何叫起,连我也有点迷糊,但总有个源头是不会错的;此人在江湖上名声极为响亮,自成局面,亦乃称强一方的角色,小友,名声响亮并不一定意味着是好名声,龚弃色的风流贪婬尽人皆知,又十分高做自负,个性亦相当怪涎孤僻,所以朋友极少,大家都不愿与他往来,我见到他也方若丽是越听越恨,她气鼓鼓的道:

“爹,这件事的始未我己全向你禀报过了;爹要替女儿做主,好歹要给姓龚的一个教训,让他永远记得做人需格守本分,不再逾矩!”

方梦龙凝重的道:

“事情当然不能就此罢休,小丽,如何区处为你自有主张,你且稍安毋燥,容爹考虑允当再再采行动……”

小嘴微噘,方若丽不满意的道:

“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爹可以马上通知爹的一干挚友,召集人手,连夜杀上‘栖凤山’,将那龚弃色活擒倒吊,狠狠抽他一百皮鞭,叫他再也不也乱起色心,坏人贞节!”

方老夫人连忙搂紧了女儿,又爱以疼的呵护着:

“小丽乖乖,你别急,你在外头受到这等欺侮,为爹为娘的怎不恼怒痛惜?可是做事不能鲁莽,你爹得设想周全才下手,总会替你出这口怨气也就是了……”

望着自己这块心头肉,方梦龙控制着情绪,相当沉稳的道:

“丫头,你是爹娘唯一的独生女,从小惜你爱你,照护备至,有人打谱如此糟蹋你,爹真恨不能食其之肉,寝其之皮,侈对龚弃色的憎恶愤怒,决非你能以想像,然而凡事要三思后行,不宜因为一时的冲动乱了章法,当年爹就是为了难忍那一口突来之气,才丢了这条左腿,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龚弃色亦不易相与,找还过节,要有通盘计划,你该不希望我们据理而往,却闹个灰头干脸回来吧?”

方若丽仍有些不服的道:

“根本不用顾忌姓龚的,爹,他已被君大哥重创刀下,眼前连只蚂蚁也无力踏死,只要爹一到,他除了喊天,亦只剩喊天的份了!”

摇摇头,方梦龙老到的说: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小丽,龚弃色久居‘栖凤山’,除了他本人武功了得,九名妾侍也个个身手不弱,而最令人顾虑的,是龚弃色左右的五个结拜兄弟,其实说穿了就是他的贴身护卫,那五个人或为退隐凶煞,或是孤僻邪恶,都是些离群背性,头脑怪诞无常的杀手,只是对付这五个凶人,我们便须费一番功夫,更何况要考量龚弃色日后的寻仇可能?这种种般般,全得设计周密,方能一举竟功……”

君不悔接口道:

“小丽,令尊所言极是,打蛇不打头,三年来报仇,总要一下子把姓龚的与其手下摆得四平八稳,才算允当,否则,可是后患无穷哩!

方若丽目注君不悔,笑盈盈的道。

“君大哥;你说,你愿不愿再次帮我出这口气?”

君不悔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方称适切,他期期艾艾的道:

“这……这……呃,要看伯父如何筹划、还有……还有你到底认为怎么样办才算出了气?姓龚的本人业已受伤不轻,形式上或实质上的惩罚不同,小丽,这就要由府上各位定夺了……”

方若丽紧迫着问:

“不管怎么惩罚他,你是否愿跟我们一起?我是说,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忙?”

方梦龙轩眉道:

“小丽不可强人所难!”

这一声呵斥,倒把君不悔弄得越发不好意思,他陪着笑道:

“老实说,我还有要事待办,急着到‘顺安府’去走一遭……”

方若丽“噗哧”笑出声来,竟没有半点嗔怒的模样:

“我还道只我童心未泯,好玩成性哩,原来这尚有一个和我同样的,君大哥,你宽怀,一朝把伤养好,将姓龚的整治过,我包领你去‘顺安府’逛个痛快,有吃有乐,叫你三天三夜都玩不尽……”

君不悔忙道:

“小丽,这不是玩乐之事,我乃另有要务!”

方若丽垂下目光,沉默良久,才幽幽的道:

“爹说得对,我不该强人所难,你已经救过我一次,我凭什么再要求你帮我第二次?君大哥,一次的恩德已够我终生感念,我不应得寸进尺,为你多寻苦恼……”

话这么一说,简直叫君不悔又羞又愧,手足无措的没了辄,他急切起身,脸上是一阵白一阵青,连腔调都走了音:

“小丽,小丽,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袖手退避的意思,你想想,在我未曾结识你之前,都肯为你挺身而出,如今我们多少也算有了交情,又怎会故意推托你的请求?我……我的确是有事待办,不能耽搁太久……”

方若丽低声道:

“那么,你就在这里住上个三五天也好,即使你无暇帮我讨还公道,至少你胸前的创伤亦得延医调治,养好身子,你再走……”

君不悔略一犹豫,终于咬了咬牙:

“这样吧,小丽,我就在府上叨扰五天,五天之内,若伯父来得及去‘栖凤山’兴师问罪,我必效微劳,愿充马前之卒,如果届时尚不能成行,我便先去办事,办妥了再转回助你一臂……”

方若丽惊喜的叫了起来:

“君大哥,你,你是说真的?”

君不悔苦笑着道:“自是不假,你方才那副哭兮兮的模样,叫人看了心慌意乱,任什么决定都豁了边,不顺着你,好像便是一种罪恶了……”

方若丽粉嫩的脸蛋上涌现一抹赤羞,她娇弱不胜的捂着小嘴:

“本来嘛,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哪有行半截子善事的,你好不容易把我从虎口里扯出来,莫不成就饶了那头婬虎?”

君不悔笑道:

“现在只算一头伤虎啦。”

好片刻没有说话的方梦龙,这时才轻咳一声,语调平静的道:

“虽是伤虎,牙爪仍在,这犹不说,他身边的人亦个个难缠,如得小友相助,或可一雪小丽所受之辱,给龚弃色一次不敢重犯的教训,如此,则不但小丽积怨得消,我夫妻挣回颜面,将来更不知有多少无辜妇女蒙受其幸!”

君不悔点头道:

“一切但凭伯父马首是瞻,我附诸骥尾便了。”

方梦龙第一次呵呵笑了,笑得开朗,笑得打心底畅快:

“多承小友仗义相助,为小丽之事,两遭相累,我这里且表谢忱!”

君不悔又欠了欠身,表现着一副逆来顺受的修养,一派拿鸭子上架的挺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无奈那一声幽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