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19章:偏是冤家路又窄

作者:柳残阳

君不悔无精打采的道:

“看样子不会有什么完满的解决办法……”

方若丽着急的道:

“君大哥,别吞吞吐吐的只露半截儿话,你倒是说清楚,怎么我一提到顾大叔,你的模样就变了?是不是你和顾大叔有过误会?”

叹一口气,君不悔道:

“小丽,令尊为什么要嘱你前去探慰你那顾大叔?”

方若丽眨着眼道:

“听爹说,顾大叔前些日出面帮他几个朋友打场,结果却栽了斤斗,弄得灰头土脸的转回来,几乎气出一场病,爹说,那次纠葛里还出了人命,沙家两兄弟全死了,爹怕顾大叔想不开,才叫我专程跑一趟,替他老人家宽慰宽慰顾大叔……”

君不悔锁着双眉,道:

“你知不知道,那沙家兄弟是死在谁手里?”

方若丽道:

“这个爹却没提,顾大叔也阴着一张脸不肯多说--”

蓦地一机伶,她睁大双眼直瞪着君不侮,声音轻得不能再轻:

“君大哥……这件事,该和你没有关联吧?沙家兄弟的死,也不应与你扯上干系啊……”

君不悔低哑的道:

“老实说,小丽,沙家兄弟正是被我所杀,顾乞那一头脸的灰上,也是我给他洒上去的,我却做梦都想不到姓顾的会和你家有这么层渊源……”

方若丽有些失魂落魄的道:

“天下事怎会这么凑巧?却又巧得何其不幸……君大哥,顾大叔的为人我最清楚,他的气度可不算恢宏,尤其受不了人家的折辱,他与我爹结交了半辈子,爹还时常在这方面开导他……”

君不悔闷恹恹的道:

“看来我还是早早离开府上的好,免得为你及令尊又添麻烦,姓顾的当时曾经有话摔下,说是必不与我罢休,日后非找我算账不可,眼前不正待碰头啦?”

方若丽急道:

“你这个身子能往哪儿走?人虚脱成这样,行两步路还得拄着拐棍,也不怕倒在半路上?不行,君大哥,你绝对不能走!”

君不悔苦着脸道:

“我也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受不了那颠簸之苦,小丽,我这不是扮英雄,充好汉,顾乞一旦与我朝面,光景八成是要砸,先不说我能否抗得住他,你父子夹在其间,岂非左右为难?我若不走,则如何收拾这个场面?”

咬着下chún寻思了好一会,方若丽才低声道:

“君大哥,你养伤的地方,是我们家后院,依顾大叔的习惯,轻易不往后院来,只要你躲在房里少露面,两个人碰不上头,不就没事了?”

君不悔想想,觉得这个法子不怎么妥当,但哪里不妥当却又一时说不出,他用手抹了把脸,无可奈何的道:

“目前也只好这么办了,小丽,你的口风紧着点,最好动个脑筋早早打发姓顾的上路,你不知道那把‘缺月刀’,可歹毒得很哩!”

忍不往“噗哧”笑出声来,方若丽捂着嘴道:

“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你犯不着这么怕他呀,顾大叔不是在你手下栽过斤头吗?就一阵工夫,他也练不出另一套神仙把式来,你含糊什么?”

君不悔涩涩的笑着:

“凭我现在的这副身子骨,如何搪得过顾乞哪‘绝一闪’?再说;好歹也要考虑到令父女的立场,不能叫你们大作辣……”

左右一看,方若丽审慎的道:

“晒太阳也晒够了吧?该进屋去躺着了……”

慢慢从圈椅里站起来,君不悔执着拐仗,开始蹒跚移步:

“唉,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猛古丁就变成拄着拐棍的病号,想想也真不是滋味。”

过来挽扶着君不悔,方若丽笑道:

“别自怨自艾了,又没少条胳臂缺条腿,尚怕挺不起腰杆来?你放心,不出个把月,包管再还你一个活蹦乱跳--

接着方若丽的语尾,回廊那边突然响起另一个苍哑的声音:

“小丽侄女,叫那拄拐棍的东西给我站住!”

方若丽闻声之下,神色骤变,她一刹的僵窒之后,面庞惨白的回过身来,我的老天,回廊尽头可不正站着顾乞?顾乞旁边,便是表情尴尬,双手直搓的方梦龙。

不用再看,君不悔光听腔调就知道来人是谁了,他先是大大的一愣,继而扮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吃力的旋身面向回廊--乖乖,顾乞那个凶神恶熬般的模样,就差扑上来生啖活人了!

方若丽急忙抢前两步,把自己挡在君不悔面前,一边朝着顾乞敛衽为礼,一边强笑着道:

“原来是顾大叔,不是说大叔下午才到吗?这一刻却是赶早了……”

冷冷一哼,顾乞寒着脸道:

“小丽侄女,你且站到一边,我要看看你背后那个人,辨认一下是不是那张脸!”

方若丽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笑得好苍白:

“大叔说的是谁呀,在家里后院哪里还会有外人?”

顾乞怒道:

“小丽,这不关你的事,我与你爹自有区处,听话站到旁边,不要惹大叔生气1”

轻轻拨开方若丽,君不悔站了出来,冲着顾乞微微躬身,陪着笑道:

“顾老,乍听声音好像是你,一见上面果然是你,有些日子不曾拜谒尊颜,顾老却风采如旧,越显英发……”

顾乞大喝一声,双目如火:

“少给我来这一套,君不悔,真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投进来,这一遭,我看你还有什么戏法可变,还有什么侥幸可求!”

君不悔深深吸了口气,仍然堆着那一脸难看的笑容:

“顾老,且请先息雷霆,听我一言;上次的那档子冲突,其咎实不在我,顾老你帮着‘无影四狐’那一干姦婬掳掠无所不为的强盗找上‘飞云镖局’的大门,又待勒索银钱,又待取人性命,委实也太霸道了点,我们总不能伸长脖子任由各位圈套宰割吧?因而双方动手,有了伤亡,全是列阵比斗下的结果,江湖恩怨,原本如此,我又有什么错失呢?”

顾乞也深深吸了口气,以压制住他激动的情绪:

“不用扯那些闲淡。君不悔,是非属谁更不必议论,我早告诉过你,事情并未了结,血债定须讨还,上天有眼,竟把时机凑到面前,你就准备着挨刀吧!”

君不悔咽着口沫道:

“顾老,难道你赞同‘无影四狐’劫财劫色又蛮不讲理的行径?”

微微一窒,顾乞咆哮着道:

“那是他们的事!”

君不悔诚恳的道:

“但是,顾老你帮着他们为这种丧天害理的借口上门寻衅,就是顾老个人的修养问题了,顾老,我们只是自卫自保,只是要求能活下去,莫非这也不对?”

顾乞大吼道:

“沙家昆仲的两条命你又怎么说?”

低唱一声,君不侮道:

“他们要杀我,他们与顾老联起手来要杀我,顾老,我并不该死,难道我为自己的生存挣扎都错了?我以寡敌众,幸而不死,沙家兄弟谋人不成反受其害,亦是咎由自取,这总是一场对我而言不算公正的拼搏啊……”

顾乞一时难以为答,空自气得脸红脖子粗,连连跺脚厉叫。

“好个利嘴利舌的混帐东西,任你再是狡辩推赖,今天我也要替沙家昆仲报仇,找回我的脸面,其他一概不论!”

君不悔沙着声道:

“顾老,你是前辈,多少也该讲点是非……”

雷吼一声,顾乞的面孔扭曲:

“住口,什么叫是非?我就叫是非!”

这时,方若丽再度抢身上前,抖索索的仰着脸道:

“顾大叔,你老是一向明礼尚义的,我从小就尊敬你,崇拜你,怎么你老突然变了?变得这么粗暴,这么凶横?难道说,为了一己的私怨,你老就把素来遵守的公正情理全抛舍了?”

顾乞表情十分难堪。说话就生硬了:

“小丽,不要胳膊肘子往外拗,这桩事你少插嘴,我自有我解决的方法!”

方若丽凄凄切切的道:

“大叔,这不是如何解决的问题,而是该不该用你的方法解决的问题,事情总有个黑白,道理也总有个是非,如果君不悔没有过失为什么接受这种惩罚?大叔,暴力不代表正义,更不能掩遮所有的罪恶……”

顾乞忽然阴沉沉的笑了:

“小丽,你这样对你大叔说话,不嫌过份了么?”

chún角的肌肉不停的抽着,方若丽强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咽着声道:

“我无意顶撞大叔,我只是在争求一个明确的结论,一项有关良知的认定,大叔,你是我的尊长,我的亲人,但渊源不该歪曲事实、亲情不应混淆黑白,任何事在付诸行动之前,都应考虑到是否违背了做人的原则……”

顾乞脸色铁青,呼吸粗浊:

“好小丽,乖侄女,我从小看你长大,抱你背你,爱你疼你,到今天,你果然长大了,大得已经会教训我、悻逆我了,我问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叔么?”

方若丽噎窒着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叔……”

顾乞缓缓的道:

“那你就不要管这件事,小丽,这件事原本便与你毫无牵扯,听我的话,让大叔自己来处理。”

君不悔用拐杖轻轻碰了碰方若丽的足踝,十分低柔的道:

“就是如此吧,小丽,你已尽到你的本份,不要因为我而伤了你们之间的和气,我自己的问题,便由我自己来承当。”

猛一摔头,方若丽也摔落了两颗晶莹的泪水,她的形态决断而湛然,带有殉道者那种执着与奉献的神情:

“不,君大哥,我不能退缩,不能苟同,因为代价是你的生命,你没有过失,自无须牺牲,谁要伤害你,我先顶在前头,叫他也将我一齐杀了吧。”

回廊上的顾乞容颜大变,气得发抖:

“小丽,你你你……”

一直沉默无语的方梦龙,这时轻咳一声,表情严肃又凝重:

“老顾,也怪我多嘴快舌,不该在你刚才进门,就把我遇着吉百瑞传人的经过告诉了你,否则事情不会一开始就僵成这样,打你知道这个消息,一直到现在,你都处于极度的激动情态中,根本未容我插上话,老顾,愿不愿意听我一点意见,一点忠言。”

顾乞的眼皮子在连连跳动,一把山羊胡子也不停的籁籁轻颤,他尽力平静着自己,声音从齿缝中迸出:

“你说吧,梦龙,现在倒要听你怎么说!”

方梦龙望了院中的君不悔与方若丽,又将视线移向飘渺的云天,未曾开口,先长长一声太息。

顾乞的老脸上更是一片肃熬,嘴chún紧闭,颔下的山羊胡子仍在无风自动。

略略朝顾乞凑近了些,方梦龙沉缓的道:

“有关你和君不悔之间的恩怨始未,老顾,你虽然未及详告细说,但从君不悔的一番话里,业已可知梗概;你帮着启衅于前的‘无影四狐’摸上‘飞云镖局’的大门找场,对与不对是你个人的看法,如果我父女凭添了这么层关系,事情的合理与否,就不得不讲个公道了,老顾,若是你我立场互易,相信也会照我的法子做。”

话一入耳,顾乞就听着不顺,他冷冷的道:

“梦龙,姓君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据我所知,一个月前你父女还不认识他这号人物!”

方梦龙从容的道:

“你侄女险些被那龚弃色糟塌,可知是谁救了她?”

顾乞大声道:

“前天你派人知会我跑一趟‘栖凤山,,同姓龚的商量索还那八具余尸之事;来人只草草提过几句你与龚弃色火并的始因,说是这王八蛋羞辱了小丽,语焉不详,我又忙着替你当差跑腿,哪有工夫得知细微……”

说到这里,他突的一怔,目光转向君不悔,又落回方梦龙的面孔上:

“梦龙,梦龙,你该不会说是君不悔救了小丽吧?”

方梦龙平静的道:

“一点不错,就是君不悔救了小丽,不但保住了小丽的贞节,更着实教训了龚弃色一顿!”

身子晃了晃,顾乞呻吟般叫一了声:

“老天,竟有这么巧得令人气结之事……”

方梦龙续道:

“君不悔非但救下小丽,更助我前往‘栖凤山’向龚弃色讨还公道,这趟行动,固然结果凄惨,然而要不是君不悔浴血力拼,豁死抗拒,丧身‘栖凤山’的便不只是贺耀祖他们八个,恐怕连我这条老命也一齐会断送了……”

顾乞形色灰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偏是冤家路又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