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20章:一抹不祥的阴影

作者:柳残阳

夜深沉。

这一晚上,君不悔觉得心情特别烦躁不宁,坐着躺着都不顺当,胸膈之间好像梗胀着什么东西,总是消化不了,精神也有些儿恍榴焦的,他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就是感到不对劲,惶惶然似有大祸临头的味道。

拄着拐杖,他在房中来回蹀踱,思潮起伏间溯往忆今,越发情绪纷乱,不克自己,孤灯莹莹,只影绰绰,茫然里,他甚至怀疑今夕何夕,此处何处?迷惑于眼下的自我,到底是从哪里来、又待往哪里去?

于是,门儿轻响,有人在轻轻叩击。

君不悔渴望来个人同他聊聊,舒解一下心头的郁闷,却又怕来的人不是可以共衷曲、诉隐私的对象;他瞪着门扉,声调竟有些怯忌:

“谁?”

外面,传来方若丽低柔的语声:

“是我,小丽!君大哥,你睡了吗?”

君不悔连忙趋前拔去门闩,一面开门,边掩不住他的兴奋:

“没有睡,没有睡,小丽,你来得正好,我刚才还在犯愁,长夜漫漫,面对寒灯,这一宿怎生渡过?”

踏进房里,方若丽顺手把门掩上,她望着君不悔,神情带点儿迷惆:

“你怎么啦?这么晚还不快安歇,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君不悔拉过一张椅子请方若丽坐下,搓着手道:

“小丽,夜深了,我原不敢期望你会过来,想不到你却真的来了,你大概不知道,我是多么欢迎你来,如何惊喜于你的出现--”

方若丽轻笑一声:

“君大哥,你没有什么不对吧?怎么说起话来有些颠三倒四?我哪一天没来过?就算夜里来这儿也不是头一遭,以前从没见你如此热衷,今晚上怎么突然这般殷勤起来?倒叫我受宠若惊……”

君不悔呐呐的道:

“小丽,你明白,我好闷……”

方若丽睁大了眼睛:

“闷了?八成是我们服侍不周,君大哥,这样吧,等你伤好了,我禀明爹爹,专程陪你出去玩几天,你不是一直希望去‘顺安府’逛吗?我们就去‘顺安府’,不过养伤期间却不能劳累,你好歹担待着!”

摇摇头,君不悔苦笑道:

“我不是想出去逛,我只是觉得烦闷,尤其今天晚上,怎么睡也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像缠着一团无头丝,心里焦躁,坐立都不安……”

方若丽平静的道:

“怎么会有这种情形呢?君大哥,以前好像从未发生过,你向来沉得住气。”

君不悔用力揉着面颊,沙着声道:

“真是无来由,我也思量过,该担心的事全已摆在面前,不该担心的事便用不着去伤脑筋,可是,偏偏安稳不下来,情绪老在动荡起伏……”

方若丽道。

“练练坐功如何?试试从吐呐调息之中求安宁。”

君不悔涩涩的道:

“没有用,小丽,这可能是冥冥中的一种预兆,一种心灵上的感应,它大概是在暗示我什么,警示我什么……”

脸色微显苍白,方若丽低声道:

“你是说,不祥的征兆?”

君不悔颔首道: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敢断定,近日内必有凶险在我身上!”

颤抖了一下,方若丽急道:

“这怎么可能,你住在我家里,内外有我爹及爹的一干至亲好友保护,谁也别想动你一根汗毛,只要你不出去,何来凶险可言?”

君不悔烦恼的道:

“我也说不上来,但我觉得惶怵不宁,像有一片阴影压在心头,挥不去,斩不掉,忐忑不安!”

方若丽咬咬下chún,道:

“干脆,我今晚不回去了,就在这里陪你!”

君不悔忙道:

“这怎么行?别人会说闲话,你父母知道了更会生气,小丽,咱们聊一阵,让我这股郁闷宣泄出去就没事了,不管它什么预兆,临到头再说吧!”

方若丽关注的凝视着君不悔,缓缓的道:

“君大哥,我相信你的直觉不是无稽,我也听过很多这类奇异感应的传说,你有没有想到会是哪一方面的情势将对你造成不利结果?”

君不悔表情空茫:

“除了龚弃色与顾乞的问题,我想不出再有什么事牵连上我……”

方若丽道:

“这两个人的问题,目前都不是问题,会有麻烦,也是往后的事,君大哥,你再寻思一下!”

烦躁的走了几步,君不悔顿了顿手中拐杖:

“不必空费心思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想要我的命,我绝对与他豁上,这种磨人的煎熬,我受不了!”

方若丽情然一笑:

“只要你抛得开,就不须去钻牛角尖,说不定是庸人自扰。”

君不悔坐国床沿,喃喃的道:

“但愿是庸人自扰,唉,今晚上怎么这般反常?”

把椅子拖近了些,方若丽故意摆出一副开朗神情:

“来,君大哥,我们聊聊,等你困了,再好好睡他一个饱觉,明朝天光,阴霆便一扫而空,又还你亮丽明媚的一天!”

君不悔颇为感动的道:

“有花解语,有人知情,小丽,你真是一位善体人意的好姑娘。”

微微笑了,方若丽道:

“比你那管二小姐呢?”

呆了呆,君不悔红着脸道:

“比我那管二小姐?不,二小姐还不是我的……”

方若丽似笑非笑的道:

“那么,几时才会是你的?”

君不悔避开人家的眼光,模样有些儿尴尬:

“我不知道;二小姐是‘飞云镖局’当家的嫡亲妹子,我只是镖局里一个伙计,身份相差悬殊,怎敢太过逾越,妄图高攀?”

方若丽道:

“你错了,君大哥,以你的艺业修为,恐怕连‘飞云镖局’的总镖头都得朝后排,他们以前不明底蕴,未加重用,一旦知悉了你的真才实学,必不敢稍有怠慢;人生如戏,角儿扮演各自不同,今日的小伙计,明朝的大霸天,谁能注定看扁了谁?这个道理,相信那管二小姐也一样清楚。”

干咳一声,君不悔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总是二小姐,有时想想,自觉不大合宜!”

方若丽紧盯着君不悔,道:

“不用闪闪烁烁,君大哥,那管二小姐对你好不好?”

忙不迭的点头,君不悔咽着唾沫道:

“好,对我实在好……”

方若丽的声音放低了:

“她有没有向你表示过倾慕之意?”

张口结舌了好一会,君不悔才难以为情的道:

“似乎是……呃,有这么一点意思,她问我喜不喜欢她,又叫我早点回去,说她等着我,临走之前,行头盘缠也都是她替我打点的……”

默然片刻,方若丽的语气竟泛着酸溜溜的味道:

“看情形,你也挺喜欢她喽?”

君不悔憨憨的笑着:

“二小姐人很好,对我更好,我是有亲近她的念头,小丽,你可别见笑……,,

见笑?方若丽当然不见笑,因为她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笑容,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僵寒,一片冷白,她望着自己鞋尖,幽沉的道:

“君大哥,那管二小姐,长得必是十分标致?”

君不悔笑道:

“是很标致,尤其是果断,心思灵巧,是一位婉柔之中带英气的姑娘;‘飞云镖局’上下对她的敬畏,甚至超过了对她的兄长,小丽,日后你见着她,便会知道我不曾夸大渲染,你一定也会喜欢她!”

哼了哼,方若丽冷着一张面庞:

“我为什么要和她见面?而且我笃定不会喜欢她!”

君不悔颇出意外的道:

“小丽,这话怎么说?你还不认识二小姐,如何就断定不喜欢她?其实二小姐真的很好,有时难免脾气大了点,却是刀子嘴,豆腐心,待人宽厚,从不苛刻……””

方若丽漠然道:

“这是她的事,与我无关;还有,在提到她的时候,别老是一口一个二小姐,君大哥,她是‘飞云镖局’的二小姐,只有一位大小姐,就是我!”

君不悔这时已体会出其中玄妙所在,也想通了方若丽为什么突兀不快的因由,他赶紧移转话风,唯唯喏喏的道:

“我明白,小丽,我明白,一时叫顺了口,未曾考虑到你的立场,还请不要见怪,在这里,当然你是大小姐,独一无二的大小姐。”

方若丽慢吞吞的道:

“那姓管的,总该有个名字吧?…

君不悔小声道:

“有,有名字,叫管瑶仙……”

方若丽道:

“管瑶仙生得好看,还是我生得好看?”

君不悔诚心诚意的道:

“你们都生得美,都一样好看,全有一颗仁慈善良的心,一股凛然不屈的正义感,你们是我平生所遇最敬爱的两位姑娘……”

一撇嘴chún,方若丽道:

“倒是会说话!”

君不悔恳切的道:

“小丽,我所说的,决非阿谀奉承之言,俱为心底所感,字字不虚,请你切莫误会我的诚意。”

瞟了君不悔一眼,方若丽没好气的道:

“君大哥,我是我,她是她,你可别打歪了主意,起错了念头,要我和她标在一块比高低,我没那份闲情逸致!”

回味着方若丽的话,君不悔发觉其中含意颇值寻思,他已感觉到这里头言谈中的醋意,内心里的别扭,种种般般,可能源起于另一股不同平常的情感,或许是--与管瑶仙性质相似的那种情感,否则,一个原本那么清纯无邪的少女,一个原本如此温柔知机的姑娘,怎会一下子变得这般冲动易怒,出言无状?想到这里,他不敢再往下思量,他怕自己没有本事收拾摊子。

方若丽略略提高了声音:

“君大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可是不高兴我对管瑶仙的态度?”

君不悔深深呼吸了一次,陪着笑道:

“不,我想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态,我没有怪你……”

轻啐一声,方若丽佯嗔道:

“见你的大头鬼,你能理解我的心态?你是想滑了边,老实告诉你,我可不似你想像中那么简单,你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我的花招多着哩!”

君不悔打着哈哈道:

“好小丽,你一直都是那么好,纵然在生气的时候,也别有一番韵致;此外,我并没有把你当成小孩子看,小丽,天下哪来如此知情识性的小孩子?”

本不想笑,方若丽却忍不住笑了,她露出一口扁贝似的细洁白齿,chún角生风:

“你呀,君大哥,表面上老实,暗地里名堂还真叫不少,一张嘴在该说话的时候也出奇的能言善道,死人都说得活,所以那句俗词儿讲对啦,人不可以貌相……”

君不悔微窘着道:

“照你这样一形容,我岂不成了个表里不一的刁钻之徒?小丽,这不公平,因为我自己明白自己不是这种人,就算有时言谈略有狷逸,也要看是与谁相处说话,若非知己,便叫我随意挥洒,亦挥洒不起来……”

方若丽无声的一笑,道:

“别当真,我是和你讲着玩的,一个大男人,容言之量总该有吧?”

君不悔刚要回话,远处已传来更鼓隐隐,他倾耳一听,不由讶然道:

“三更天啦,小丽,这一聊竟聊了半宿,你还是赶紧回去歇着,再晚了不好,若是被人看到,怕免不了有些闲言闲语。”

方若丽毫不忌讳的道:

“这是我的家,怕什么人看到,又怕什么闲言闲语?我爹娘深知我的个性,根本不会见责,而你我行正立稳,问心无愧,更没有矫饰的必要!”

君不悔道:

“还是早点回去的好,小丽,虽然我们问心无愧,但孤男寡女寅夜相处,多少也得避避嫌,传统和规矩,不得不顾着点。”

伸动了一下腰肢,方若丽道:

“真不需要我陪你到天亮?”

君不悔老老实实的道:

“不用,小丽,和你扯了这一阵,觉得舒畅多了,胸口那一股郁闷焦躁也消散不少,我看你也够累的,回房歇着吧……”

站起身来,方若丽不觉打了个哈欠,她用手捂嘴,笑道:

“人的感染性实在是强,本来我倒挺精神的,被你这一说,竟真个觉得困了,君大哥,你既然消了烦闷,我也就不再打扰,明天见啦。”

君不悔送过方若丽,回来关上房门,刚刚坐到床沿,桌上的灯火已突的一跳,他怔怔凝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一抹不祥的阴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