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25章:衔命从教选胜场

作者:柳残阳

原是中规中矩,名门大户的人家,只由盛浪这开口一骂,顿时就失去了那种清雅温厚的韵致,变得恁般粗野不堪,存在君不悔心里的一份敬意也立刻消灭了大半--所谓高门巨第,却调教出此等蛮横不文的后人,看来也就是表面上矫饰气派,伪营庄重,拆穿了,又和贩夫走卒有何不同?

似乎盛南桥也觉得自己儿子出言有些猖狂无状,他瞪起双眼,面有不豫:

“浪儿,不论敌友,应对之间都该保持风度,谩骂叫嚣,足以示人浅薄无教,此非我辈宜有的态度,处理事情有处理事情的方法,切切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才好!”

盛浪比他哥哥泼皮偏执得多,闻言之下忍不住又回顶老父几句:

“爹的教训虽然不错,但讲修养论风度也得看对什么人来,姓君的分明是心怀叵测,暗藏好计,密谋于我全家,这种阴毒小人,用得着对他客气?爹!再要让他一步包管他就沿着鼻梁上了脸,不叫我们活啦!”

“大哥,浪儿平素可能骄横了些,但听他今日所言,却十分切实中肯,足见这孩子颇有长进,事理也看得清明,眼前的情势必须妥为解决,解决之道,浪儿和我正是一个心意!”

盛南桥明白辛回天所说的“心意”,就是慾借轮番鏖战,名为较技试艺,实则活活磨死君不悔,这种作法,固然有失公道,更损阴德,但要保住自己的声望威名,则除此之外,别无良策,只是一朝做了,是否能以天衣无缝,不留后患,却要仔细盘算,兹事体大,可万万玩笑不得!

君不悔不是个傻鸟,辛回天与盛浪起的什么念头,盛南桥在沉吟考虑着哪一桩问题,他是肚里雪亮,景况演变到这等地步,他非但痛心,犹且寒心,本来名正言顺,大可彼此和气,圆满收场的一件事,只为了几个人的思想偏激,心胸狭隘,就搞成如此难以收拾的局面,而能以主断是非,明判曲直的正主儿竟亦一味混淆公正,意念游移,名家宗师,却乃这么一个气度格节,真是不说也罢!

辛回天又加重了语气:

“大哥,事不宜迟,当断则断,保百世英名,端在大哥一念之间,切切不能存妇人之仁!”

盛南桥面色凝重,默然无语,似乎尚难以下定决心。

于是,在旁噤窒了这一阵的盛沧轻咳一声,形态微带窘赧的开口道:

“爹,此时此刻,可否容孩儿略陈管见?”

盛南桥严肃的道:

“你说。”

稍一迟疑,盛沧垂着目光道:

“孩儿认为,君不悔的来意只是代表吉百瑞履践当年与爹的旧约,不会有其他恶意,否则,他大可重创孩儿于刀下,先行立威扬名,他没有这样做,足证心存仁厚,不慾结怨,为了盛家清誉,我们似不该以别种手段相谋于他……”

盛甫桥缓缓的道:

“沧儿,你的意思是,就这么放他走?”盛沧低下头,像在和自己挣扎:

“君不悔既是代表吉百瑞来践当年之约,成败俱由吉百瑞名下承担,爹是刀中之圣,一门宗师,自当慨加接纳,以证长短,一则为昭明天下,爹的功力造极,二则也好叫吉百瑞心服口服,绝刀艺业,果然冠于群伦!”

盛浪脱口吼叫:

“你出的好点子,万一爹败了呢?”

盛沧怒道:

“爹不会败,就是因为你对爹信心不够,在这里瞎撺唆,才使爹有了顾虑,生起犹豫,老二,你用这等手段对付人家,这不是在帮爹,是在害爹,若是将来风声传扬出去,你不想想外头会把我盛家描述得何其不堪!”

猛一挫牙,盛浪恶狠狠的道:

“我不管你怎么说,姓君的小子不配和爹动手,他敢上门砸我们招牌,就必须付出代价,有所承担,等他打败了辛大叔,打败了我,才有资格和爹较量,要想膺越一步,那是做梦!”

盛沧忍耐着道:

“老二,我替爹挡了第一阵,是尽人子之道,如果辛大叔与你再挡第二阵,又算是什么说法?你也不怕别人批评我们以众凌寡?不怕别人暗讥爹是心存畏怯?”

盛浪迹近咆哮:

“听听你这一套,哥,你真叫孝顺,真叫明通事理,你是爹的长子,就这么来数落盛家,编排老父?天下少有胳膊时子往外拗的人,不料今日我却发现了一个,这一个,居然竟是我的兄长,吃里扒外,莫此为甚!”

盛沧气得脸色苍白,全身簌簌而抖,他颤生生的指着自己老弟,舌头僵直:

“你你你……老二……你简直不可理喻,含血喷人……你怎能如此污蔑于我、中伤于我?莫不成我为爹说明事实,详陈利害,也错……了么?”

重重一哼,盛浪两眼望天:

“我看,你又怕是为了人家饶你一命,心存畏惧,借此感恩图报,以示巴结拉拢之意吧?”

盛沧大大晃了一晃,差点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你你……”

大吼如雷,盛南桥勃然暴怒:

“一对畜生,两个忤逆,你们真正丢人现眼到了极处,这还有规矩么?互揭隐私,彼此攻讦,手足相残,兄弟阅墙,门风家誉,全叫你们败尽,不用别人来排来踩,光你二人,已经足可将盛家断送!”

盛家兄弟一见者父无名火已动,雷霆威发,不由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吭一声,双双垂手肃立,却是都有一副委屈的表情。辛回天阴沉沉的一笑,极其冷凛的道:

“大哥,兄弟与大哥交逾半生,一心为你,拙意或称浅薄,却是要替大哥担负责任,诚尽道义,浪儿话且不论对与不对,大哥总不会以见怪吧?”

叹了口气,盛南桥道:

“回天何来此言?你的心意可感,我又何尝不明白此中得失利害,攸关至钜?只是--唉!”

辛回天生硬的道:

“大哥,恕我无状,今日之事,我一定要以我的法子来办,即便大哥因此与我割席断交,兄弟亦庶可无憾!”

摇摇头,盛南桥道:

“你言重了,回天,要知道我也有我的顾虚……”

辛回天毫不动摇的道:

“如果将来有什么风言闲语,全由我来肩承,与大哥无涉,天塌下来我先使脑袋顶着,却不能令大哥稍有损益!”

盛南桥十分感动的道:

“回天,你这又何苦?”

辛回天形容湛然,一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殉道表情:

“所谓为知己者死,如此而已!”

话说到这里,盛南桥嗒然无语,而君不悔也知道就是这么定局了--显然盛家宗师已采取了辛回天的意见,准备车轮大战啦,好一个“士为知己者死”,谁生谁死,恐怕他们早已心里有底噗!

一边,盛沧犹打算再说:

“爹,辛大叔的做法--”

猛一阵挥手,盛南桥厉烈的呵斥:

“不必多说,为父自有主张!”

盛沧的面容扭曲了一下,咬着嘴chún退到旁边,却是满眼的痛楚,满怀的无奈。君不悔苦兮兮的笑了笑,呐呐的道:

“看样子,辛前辈是非要赐教不可了……”

盛南桥没有作答,辛回天抢着道:

“没有错,是我要讨教,你小子敢接着么?”

一股火气直冲头顶,君不悔粗着声道:

“我是宁肯叫你打死,也不甘被你吓死,我这边厢忍气吞声,步步容让,前辈你却是咄咄相逼,不依不饶,就算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子,前辈你如此欺人,我除了豁命一拼,实无其他选择!”

辛回天冷冷一哼,目光如刃:

“好气魄,好胆量,这才是混世闯道的模样,时辰不早,且下场子见真章!”

说着,他自己先来到场中,闲闲位立,两臂微张,姿势倒同一只展翅慾飞的大鹏鸟!

对于辛回天,君不悔深具戒心,先前辛回天已亮过一手,他能在君不悔与盛沧的决战关头,于恁般密集的刃锋交织里出入自若,这份功力已弥足惊人,不论他别的本事深浅,就这提纵闪腾之术,已称得上拔尖!

现在,辛回天摆出的架势又是一副振翼翔天的姿态,他虽然只是闲闲的往那里一站,给你的感觉仿佛随时他可以掠空摩云,翩飞九字,气定形闲中,流露出一种压顶的威慑力!君不悔朝前凑近几步,硬梆梆的道:

“你,你不用兵器?”

辛回天淡漠的道:

“这是我的事,不穷你操心,你要注意的是如何保你自己的命,小子,我的出手可是非常快的!”

就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糟老头子,只这么一个看似村夫的老泼皮,然而口气如此嚣张、声势这等凌人,君不悔暗里咬牙切齿,他娘,真正是孰可忍不可忍!

辛回天两臂轻展,半扬着脸又道:

“后生小子,你先出手吧!”

出手就出手,君不悔斗然挥刀,大片光焰有若一蓬繁密的冰屑雪花,兜头盖顶罩向辛回天!

于是,辛回天身形轻晃,怒矢般笔直射空,却在腾飞的一刹倒折而回,快如流光,比流光更快的是那束溜冷芒如电,暴取君不悔咽喉!

傲爷刀上扬,君不悔人向后仰,“当”的一声一把银色短剑弹飞出去,他竟被震得一个踉跄!

辛回天“呼”的贴地旋回,双脚疾蹴君不悔腰肋,君不悔刀起似一道晶莹浑厚的匹练,绕体自保,而辛回天回旋身形眨眼腾空,两抹银光已到了君不悔的头顶!

厉吼一声,君不悔的“大屠魂”展现,当刃角刀棱于瞬间层叠四溢,当破空的嘶啸在冷焰流芒里震颤,短剑尽碎,而辛回天双臂择舞,人已变成一个幻影,一个假象,一个以不可思议的快速翻飞出的幻影与假象!

刀锋带起的寒电掣射穿织,辛回天的影子便随着光华的挥闪浮沈上下,飘荡四旋,仿佛有形无质,好像是一团棉絮--一团透明的棉絮!

这时,君不悔才知道他确然是遇上高手了,一等一的高手,什么人能以这种奇异的方法应付他的“大屠魂”?什么人可用这等出神入化的轻身术沽浮于刃锋之外?“八翼摩云”果然不同凡响!

“大屠魂”的招式甫歇,辛口天的银色短剑又如陨星的曳尾,一闪而至,这次对准的是君不悔的胸膛!

璀璨的月弧便突兀凝形,月弧里迸射着紫电精芒,那十七道骤涌的光束仿佛若十七道飞瀑,溅玉碎雪般喷刮天地,涵罩穹字,极目所见,尽是二片森寒,一片无所不在的锋刃相连--“天泣血”!

辛回天试着以方才的伎俩周旋,却在贴近的须臾倏退,他只觉得波波的锐劲排山倒海也似当头推来,阵阵的罡气加上阵阵的狂飓窒人口鼻,竟是严丝合缝,不能沽附;一声急促的尖啸出自他的嘴里,像是硬由肺部挤压出来,“八翼摩云”一飞冲天,冲天的同时,已洒落斑斑桃红!

一侧的盛南桥颤声惊呼,如影随形般暴掠而起,半空中伸手架住辛回天腋下,在双双触地的俄顷,辛回天已是身子一软,几乎倒入盛南桥的怀里!

斜刺里一声虎吼,盛浪发了狂一样扑向君不悔,君不悔正在盘算要不要再来一记狠招,扶着辛回天的盛南桥已身形突回,暴起一脚将他儿子踢了个四仰八叉!

盛沧急忙抢近,伸手挽起乃弟,盛浪却猛然抛肩甩开他兄长的挽扶,一连蹦跳着嘶号:

“我这是犯了哪一条啦?我替爹爹效命,为长辈报仇,却是错在哪里,曲在哪里,我这样子尽心尽力,未了还挨打挨骂,落得两头不是人,真叫黑天的冤枉啊……”

盛南桥一张脸脸孔铁青,宛如刮得下一层严霜来,他“咝”“咝”自齿缝中出气,声音冷酷寡绝,不透半点七情六慾:

“盛浪,好儿子,你要乖乖听爹的话,不准再喧嚣胡闹;爹阻止你的孟浪全是为了你,那君不悔,你绝对不是他的敌手,如今我们已赔上两个,你还非要再加上一个不可么?”

盛浪深知父亲的个性,在他老爹用这种口气说话的时候,却是动了真怒,起了杀机,一发便不可收拾,稍有触犯违悻,就算父子之情,也可能难加抑止,他赶紧安静下来,知机识趣的缩着脑袋窝到一边。

辛回天伤得不轻,左肋间一片殷赤,血水滴滴淌落,把裤管都染红了,他却闷声不响,兀自挺着腰杆卓立,甚至不要盛南桥挽扶。

略略检视了一下辛回天的伤势,盛甫桥沉重的道:

“刀口入肉颇深,好在不曾伤及腑脏,回天,我叫两个畜生扶你进去止血上葯,且先歇着,这里事情一完,我再来看你--”

摇摇头,辛回天的嗓音沙哑,语气极幽冷:

“不,大哥,我要在这里等着看结果,我也要使结果照我们的意思形成,决不能给姓君的丝毫机会;大旗不倒,相信他必无幸理!”

盛南桥苦涩的一笑:

“我会尽力--回天,你的伤可得先治!”

辛回天十分坚持:

“没有关系,伤势如何我自己知道,这点皮肉之创还要不了我的命;大哥,紧要的是收拾眼前局面,万万不能轻纵!”

盛南桥颔首道:

“我省得。”

站着发愣的君不悔猛的一机伶,不错,现在才叫时辰到了,经过这一番折腾,弄到此刻方算碰上正主儿,方算按触到目的地边缴吉大叔啊吉大叔,你老这个旧日之约,可真是难以履践!

盛南桥缓缓走近,站住,仔细盯着君不悔望了一阵,神色之间,倒像直至如今,他才把君不悔认清楚一样:

“很好,你终于如愿以偿了,君不悔,你代表吉百瑞来践行当年之约,你的对像就站在你的面前,这一刻的来临,我们都同样等待得够久了,事情迟早总该有个了断,是不是?”

君不悔吞着口水嗫嚅着道:

“我很抱歉,前辈,我真的很抱歉……”

盛南桥冷漠的道: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这本来就是一个争命斗狠的人间世,存亡端赖实力的厚薄,没有巧妙,没有玄虚,所以,也不必抱歉!”

君不悔吃惊的道:

“前辈,这件事,前辈恐怕有了误解!”

盛甫桥严酷的道:

“不是我有误解,约莫是你不曾把问题的性质弄清楚!”

君不悔忙道:

“前辈,晚辈受命来此,只是斗胆求教前辈,在技艺上做个印证,并非搏生斗死,寻仇启衅,这其间大有差别,前辈务须体谅才是……”

盛南桥chún角噙着一抹森冷的笑,语调僵硬的道:

“这是你的解释,我却并非如此认定,君不悔,你打算折我的名望光你的脸面,更替吉百瑞扬眉吐气,这已犯了武林大忌,违了江湖传规,是决不可容忍之事,道上豪门,保名如同保命,不以生死争之,何得以保?再说--”他又一指那边脸黄加蜡,血染重衣的辛回天,接着道:

“你业已开戒见血,伤了我的好友,你创始在先,我自可跟进于后,切磋武功也好,索债雪耻亦罢,今天若是不分存亡,断不甘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