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27章:持其理毋暴其气

作者:柳残阳

盛老夫人走前几步,清了清嗓子,丰腴的一张满月脸上却是毫无笑容:她上下端详过君不悔,口气带着几分僵硬:

“你说,你是叫君什么来着?”

君不悔微微躬身,不亢不卑的道:

“在下君不悔。”

盛老夫人“嗯”了一声,吊起双眼道:

“方才,你也听到我们家的人说的话啦,说是你打谱乘着拔旗夺魁余威,把心一横,要对我们盛家人来个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君不悔神情异常端肃的道:

“上有天,下有地,老夫人,我君不悔可以对着天地发誓,若是我有一星半点这样的恶念,便叫雷电殛之,神人诛之,这种莫名其妙的企图,我连想也没想过!”

盛老夫人重重的问:

“此言当真?”

君不悔正色道:

“老夫人,在下所陈,句句全是实情,请老夫人明鉴--如果在下有意逞凶,为什么却一直站在这里不采行动?为什么任凭府上诸位再三污蔑并无答辩申诉?”

盛老夫人仔细的道:

“你倒告诉我,为的是什么?”君不悔极其诚恳的道:

“在下至今未曾施以横暴,乃表示在下根本无此居心,在下既然无此居心,则事实胜于雄辩,又何须加以争论?在下默而以息。府上诸位却不依不饶,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之意,群舌滔滔,皆是慾加之罪,还望老夫人洞察秋毫,勿使鲜血溅流于误解或栽诬!”

盛老夫人寻思片刻,又道:

“如你所说,则为何事毕之后,你仍未离去?”

君不悔苦笑道:

“府上诸位环伺四方,去路已绝,若将强闯,必得动武见血,就是基于此项考虑,在下才再三容忍,不便突围。”

盛老夫人头也不回的提高了声音:

“沧儿,这君不悔所说,可是实情?”

盛沧目光垂注地面,脸上表情复杂,迟迟疑疑好半晌没有答出话来,盛浪怒瞪了他兄长一眼,抢着道:

“一派胡言,完全是昧心之论,你老人家休要听他瞎扯混论--”

盛老夫人怒道:

“我不是问你,你少给我罗嗦,沧儿,你是怎么啦?莫不成碍着谁吓得你变聋变哑了?为娘在问你的话,你没听到?”

憋了这一阵的盛南桥,闻得浑家语中带刺,老脸上难免有些挂不住,他干咳一声,沉沉的道:

“老太婆,你也不是包青天,难道说还真要把咱们家的侧院当成皇公堂,在这里铁面断案?牝鸡司晨,最是逾份逾矩,你管的事未免多了点吧?”

哼了哼,盛老夫人毫不客气的给老公顶了回去:

“做什么总该有个道理,分个是非,若是为了你们爷儿三好的事,就更要清楚明辩,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不仁不义的恶名,你们父子着想抢着顶,我老婆子还不乐意,盛家犹待传宗接代,延世子孙,可不能叫别人在背后点破了衣裳!”

盛南桥气得重重一跺脚,却好半时反不上话来,只背着双手到一边,呼吸粗浊得宛如在拉风箱。

盛老夫人恍同不见,又提高了嗓门:

“沧儿--”

疾步趋前,盛沧面庞泛白,神态惶然,期期文艾的回应:

“娘,孩儿在……”

盛老夫人吊着脸道:

“为娘还在等你回话呢。”

暗里咬咬牙,盛沧被逼不过,只有硬着头皮道:

“是,娘,那君不悔说的,多半是实情……”

盛老夫人毫不放松,紧接着问:

“那么,不是实情的又是哪些话?”

窒噎片歇,盛沧的白脸又透了赤,他仿佛在和自己挣扎:

“娘,儿的意思是,君不侮所言,全是实情……”

沉默了一下,盛老夫人才道:

“这样说来,是人家并没有包藏祸心了?”

艰辛的吞了口唾沫,盛沧呐呐的道:

“至少,表面上是没有,也不曾有此暗示……”

点点头,盛老夫人道:

“是咱们家的人拦着人家,不让人家走,也是咱们家的人,想找个借口把姓君的处置在这里?”

chún角连连抽搐,盛沧低头死盯着自己的鞋尖,喉间更像梗塞着什么:

“回娘的话,这不是儿子的主意。”

冷冷一笑,盛老夫人道:

“我知道是谁的主意,可恨你老子平时威风八面,翻云覆雨,偏生耳根子软,经不得几番撺掇,就天晕地暗摸不清东西南北了,也不寻思寻思,人家的点子对不对?未了是待送他上高台抑或下阴沟!”

真是大框框套着小框框——画(话)中的画(话),明着数落盛南桥,暗里却指责辛回天,辛回天饱经世故,多历风霜,老嫂子的意思如何体味不出?他的容颜不禁十分难看,却强自按捺着,闷不吭声。盛南桥到底过意不去,帮着老友开腔道:

“你也不必指桑骂槐,这件事怪不得回天不平,后生小辈,居然目中无人,胆大包天,明着上门叫阵,这还成个规矩么?痛加惩罚,严为处置,此例一开,将来人人皆可仗艺启端,个个全来要求比试,咱们还有安宁日子过么?杀一儆百,才是断绝后患的良策,回天是为了我盛家打算,不能错责于他!”

盛老夫人板着脸道:

“不管回天是个什么心思,却也不该失了原则,混淆情理,老头子,我只问你一句,人家君不悔是不是代表吉百瑞前来以礼求见,按仪讨教?”

盛南桥略为犹豫,相当勉强的承认了:

“不错。”

盛老夫人又道:

“你也答允君不悔的比试要求?”

盛甫桥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只有更勉强的颔首道:

“我答允了。”

不知怎的,盛沧突然起了一股冲动,脱口接上来道:

“娘,爹还说过君不悔是个知情达理的后生,说人家以礼求教,我们就该以礼待之,并且夸奖君不悔虚怀若谷,冲和自抑,不愧是吉百瑞的衣钵传人;儿子在败了头一阵以后,爹还训勉儿子要以此自惕,低厉奋发,苦学不倦,将来才有功成名就的日子,打根本上说,爹对君不悔最初的印象应是很不错的……”

盛老夫人冷冷的道:

“后来怎么就变了?”

盛沧鼓起勇气道:

“怕是盛家连遭挫败,传扬出去有损爹的威誉……”

盛老夫人火辣的道:

“便为了这点虚名之累,就打算杀人灭口?”

盛沧不敢再说,垂手退后两步:

“娘亲明鉴。”

这时,盛南桥神情古怪的瞪视着自己的儿子,不是愤怒,不是怨恨,亦不是颜面受损后的那种羞恼,他怔怔的望着盛沧,眸心眼底,似乎有许多颖悟,许多感触,许多他以前不很了解而现在却豁然贯能的意念,于是,他深深长叹,盛沧冲着老父“扑通”跪下,以额碰地:

“爹,爹,孩儿不是有意触犯你老人家,更不敢与爹背道而行,只是……只是孩儿有话存心,如梗在喉,不得不说,不得不据实而陈啊……”

一侧的盛浪破口大骂:

“不孝的东西,爹算是白疼你几十年,你竟敢如此忤逆于爹,也不怕天打雷劈?真正吃里扒外,数典忘祖!”

忽然,盛南桥暴叱如雷:

“浪儿住口!”

就在盛浪“黑瞎子拉油碾--出力赚了个熊”的一愕里,盛南桥大步向前,一把将盛沧扯起,面对面的正视儿子,盛沧愧赦的不敢抬头,盛南桥却扶着他的双肩,流露出少见的慈父情怀,有些伤感,又竟恁般的和蔼宽慰:

“沧儿,不必难过,也不必自责,为父了解你,自小你就是这样,仁厚、明理,富正义感,但凡认为不平之事,你从不苟且徇私,默而以息,你总要说,总要求个曲直,爹知道你要分辩的只乃是非,不是要悖逆亲情;沧儿,今天你的做法没有错,或者时机不算拿捏得很好,你的本心本意却已经表露,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沧儿,但为父亦非狠毒,你娘说得对,虚名所累,要看得开它,谈何容易?爹的行径虽然略嫌自私,亦是为了盛家名声打算,想你多少体谅为父苦衷一二吧?”

盛沧双眼发红,语声哽咽:

“爹,爹啊……”

盛老夫人吁了口气,大声道:

“老头子,算你见机得快,心眼儿尚称活络,不曾硬朝牛角尖里钻,否则真要害死人啦,这档子事,就此拉倒吧?”

盛南桥沉重的道:

“回天,请你谅解,妻儿所见,亦非无理,我们兄弟就多少委屈点吧。”

辛回天面无表情的道:

“全凭大哥做主便是。”

这时,盛老夫人又对君不侮道:

“我们这样子做个交待,你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君不侮抱拳当胸,形色谨敬:

“多蒙老夫人仗义执言,大少君体恤宽谅,得免一劫,在下感激不尽,永志于心。”

盛老夫人淡淡的道:

“你也不用客气,是非原就不能蒙混,有此结局,相信你亦应该满意了,君不悔,恕我们不留大驾,尚请自便。”

欠欠身,君不悔道:

“就此告辞,再谢老夫人周全--”

直起身来,他的视线与廊阶上的方若丽相触,方若丽的目光中有一股似笑非笑,带着几分娇嗔味,同时,好像在给他传递一种信号,一种他自认可以领悟的信号。

等到出了盛家大门,君不悔才算放下心头那块大石;一路上没有人拦阻他,也没有再生任何伎节,就这么安稳的走了出来,送他出门的,还是原先那个仆人,以及盛家上下无数双神色错杂的眼睛。

当然,在未后的一段的反应里,盛府诸人的态度未免有些冷漠生涩,但君不悔却不以为怪,也不以为件,在把人家一个大好宅第扰乱成这等模样,又历经动武流血之后,再有涵养的居停亦无从故示亲切友善起,能不恶言相向,怒目以对,业已算是上上大吉啦。

走下门阶,君不悔不由略显犹豫,刚才方若丽那一瞥里,她明是有所暗示,他认为这暗示乃是要他稍候见面之意,但在哪儿稍候见面呢?总不能就在盛家门前,亦不会在街巷之间,四处张望,他干脆来到对面一户人家的院墙折转处,倚在壁角端候玉人驾临。

这片刻里,他的心情很宁静,宁静得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并没有等候多久,君不悔尚未看到方若丽,却先闻到那股子淡雅又纯净的芬芳,馨香一阵,方若丽才气吁吁的转了过来,正在满脸焦急的引颈探寻--

君不悔赶紧直起腰身,冲着人家美娇娘咧嘴一笑,又想拱手又待作揖,忙乱中却只双手舞动,竟像做势慾攫的功架,倒是吓了方若丽一跳!

待弄清君不悔的意思,方若丽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她走过来一把拉住君不悔的左腕,低促的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君不悔唯唯诺诺,随在方若丽后面亦步亦趋,没有三转两转,来到一麾围墙坍塌,满眼荒芜的废园边,也不知是哪年哪月,什么人家弃置的宝居,瞧那花亭水榭,假山残颓不堪,却仍留有当年巧雅华丽的痕迹,只是如今人去楼空,竟变得恁般被凄然,难得方若丽怎么会找到这么一处所在,却确实是适宜说话的“地方”。

拉着君不悔走到园中凉阁里,方若丽也不管石凳上满布泥尘,先按着君不悔坐下,自己也打横落坐,她且不开口,两眼定定的凝视着君不侮,宛如要在君不悔的脸庞上找回这一阵子失落的辰光,要在君不悔的双瞳底搜寻可能隐藏着的什么私密。

被方若丽这一阵细瞧,瞧得君不悔心头忐忑,面孔发烫,觉得有股说不出的扭妮与尴尬,他陪着笑,不知怎的舌头竟有些打转:

“呃,小丽,可有些日子不见了,这一阵还好吧?”

方若丽冷冷哼了一声,扬起眉梢:

“我们的大英雄,大勇士,你也知道你已经不告而别好多天啦?从你突然失踪的那一日起,你晓不晓得把我们全家上下急成了什么样子?不但家里所有的人手都派出去寻找你,爹更到处托朋友,央关系,请他们务必帮着留意查访,这边厢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却万不料你老兄居然悠哉游哉,提着你的刀片子上了‘顺安府’,更偏偏找到我盛家怕伯家门口堂皇叫起阵来,你,你真会触大伙的霉头啊!”

君不悔苦笑着道:

“小丽,老实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你会出现在盛南桥家里,至于你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持其理毋暴其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