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29章:细雨秋风泣战场

作者:柳残阳

来人身材瘦削,面容清瘦,上下一袭纯黑衣裳,他垂着双手肃立于侧,两眼平视,没有丝毫表情。

方梦龙看完了这封素色套面,兰香为笺的信,对着那人点点头,也是毫无表情的道:

“回去告诉龚弃色,说我知道了。”

那人微微欠身:

“龚爷慈悲为怀,不慾波及无辜,使局外人遭受牵连,这才定下决战的原则,双方各出四人,任凭单撞独斗,生死各听天命,事完之后,所有旧怨亲仇一笔勾销,未知方爷同意与否?”

方梦龙平静的道:

“我同意,但最好彼此信守约定,不要节外生枝,摆弄些阴损伎俩,那就有欠磊落了!”

清瘦的脸颊上不见一根筋肉扯动,来人深沉的道:

“方爷宽念,我方绝对遵守信诺,方爷这边,亦请自制自重。”

方梦龙冷冷一笑,道:

“当然。”

那人又跟上一句:

“还请方爷等各位准时莅临赐教。”

方梦龙站起身来,虚虚伸手一摆:

“这是生死会,岂可延误辰光?朋友且请回去复命,恕不远送。”

那人又是微微欠身,这才从容离开,步履踏落,却如狸猫一般,竟无半点声息。

这是方宅的前堂,偌大的堂屋里,只有方梦龙及君不悔两个人。

君不悔站在门边,默默望着方梦龙,在一片僵窒的寂静中,他在等候方梦龙说话。

背着手,方梦龙来回蹀踱几步,才站定下来,面色凝重的道:

“小友,我们等待多时的这个日子终于来了,那封信,便是龚弃色下的战书。”

君不悔十分泰然的道:

“他用的这个法子倒是挺大方,我原先以为他们会抽冷子打突袭呢!”

缓缓坐回椅上,方梦龙沉吟着道:

“以约斗的方式,对我们而言,固可减少许多顾虑和损伤,但其中亦未必没有风险,比如说,他们预先在决战的地方按下埋伏,或是布置好什么诡密的机关陷饼等等;龚弃色这个人不是个堂堂正正的角儿,要他光明坦荡的各以真才实学拼输赢,只怕没有这么单纯!”

君不悔笑道:

“我也这么想,伯父,但有个方法可以防备姓龚的搞鬼。”

方梦龙道:

“且说出来大家商议。”

君不悔道:

“其实这个方法非常简易--等到了那一天,我们赶到地头,对姓龚的先说明白,大家移位半里路再战,就算他再布置下什么机关陷饼,也不可能将威力发挥到半里路之外吧?”

方梦龙考量着道:

“但如果龚弃色另有伏兵,则可跟着移转过来--”

君不悔咧着嘴道:

“所以,我们也无妨多去几个帮手,伯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却不可无!”

微微笑了,方梦龙展颜道:

“你这个法子不错,和那龚弃色,绝对讲不得客气,留不得情面,上一次当,学一回乖,我们几几乎被他坑了一遭,断不能再栽斤斗!”

君不悔道:

“姓龚的使出这一招,表面上看干脆利落,堂而皇之,据我推测,他骨子里决没安着好心,我们必须多方准备,周密安排,才不致着他的道……”

方梦龙忽道:

“小友,假若他们不肯易地交手,又待如何?”这个问题,君不悔认为他这位伯父未免问得多余,他轻松愉快的道:

“设若对方玩这一套把戏,伯父,大家就索兴干耗着,他们不出来,我们也不进去,看谁耗得长久?只不过如此一来,便足证姓龚的一伙人心怀叵测,另有阴谋,就算他们没有搞鬼,亦背定了搞鬼的黑锅;姓龚的不是个愣头货,这种自涉嫌疑的事,应该不会去做。”

点点头,方梦龙道:

“好,我们就这么办!”

君不悔道:

“正面交锋的人,除了伯父与我,伯父的意思另外两位请谁上阵?”

方梦龙似乎早已打算停当,他胸有成竹的道:

“顾乞是一个,另一位,我想请花滴溜花瘦影上场。”

嘴里念了一遍,君不悔问道:

“花滴溜?伯父,花滴溜是谁?”方梦龙笑道:

“花滴溜是他的绰号,他本名叫花瘦影,和我也是几十年的过命交情,这一次的事,原本我并没有惊动他,却不知他从哪里得到消息,马不停蹄的兼程赶来,昨天深夜才巴巴进门,满面的风尘,更是一腔的热血啊……”

君不悔面露钦羡之色,道:

“半生江湖,伯父真不算白混了,有这么些位肝胆相照,福祸与共的好朋友,每在急难,倍现交情,疾风果见劲草,有多少人活了一辈子,也没得一个知己,那才叫可悲……”

方梦龙叹唱的道:

“话是不错,小友,但人情之债却是其重无比,能不背仍然少背为妙,尤其武林中发生急难之事,最乃凶险危殆,朋友万一赔上性命,固是求仁义得仁义,身受者却永世难安,终生负咎,一朝再面对孤儿寡妇,那种酸楚愧赧,更非言传可喻……”

回思着方梦龙的话,君不悔颇生感慨,人生一世,偏就留存着这么多有形与无形的牵连累赘,便豁上一条命,奉献及被奉献的人,也都有着如此这般的顾虑!

这时,方梦龙又从椅中站起,低声道:

“小友,你再琢磨琢磨,我去找老顾和花滴溜商量一下。”

君不悔送出方梦龙,自己坐了下来,他奇怪这一阵的心情竟恁般平静,不激动,不兴奋,也没些微杀伐之气,他安闲的坐在那儿,就好像在等待一位老友前来叙旧也似。

这个地方,龚弃色挑选得很好。

三五户破落人家,却早已不见人迹,几座房屋全已倾塌半坍,檐下粱顶结满蛛网,尘灰覆盖,一片打麦场倒还地平质坚,阔幅亦够,龚弃色约斗的所在,就选定这个充满鬼气,一片荒烟晦迷的陋村子,就指定在打麦场上晤面。

现在,时辰正午,有一抹阳光懒洋洋的照晒着。

打麦场上,龚弃色负手而立,他身边果然只有三个人。

四匹马儿来到打麦场前丈许的距离停住、马上骑士正是方梦龙、顾乞、君不悔,以及另一位肥矮如缸,身材向横发展的怪老头儿。

多日未见的龚弃色,看上去形容颇为憔猝,双颊扁平,两眼内陷,脸色也益加青白,显然在这段辰光里是遭了不少活罪,他还戴了一顶白底黑边的头巾,结扣压得极低,堪堪将他那只断耳包裹起来。

站在他旁边的三位,君不悔只认得一个,便是姓龚的于老头子“就来报”尚刚,其他两人,一个是披头散发,钩鼻阔嘴,活脱老妖怪一般的丑恶女子,一个是魁梧宛似门神的胖大和尚,和尚左手执着一挂粒粒如核桃大小的纯钢念珠,右手握着一柄挣光雪亮的方便铲,眉目狞猛,形态染骛,一看就晓得不是块修心积德,吃斋念佛的货!

八个人的十六只眼睛先是定定的互瞅了好一会--当然各怀鬼胎,神色俱皆不喜;双方沉窒了半晌,龚弃色方始挤出一丝干笑,喉咙沙哑的道:

“各位倒是守时,我看我们彼此间也不用多说废话,扯些闲淡了,大家把对象挑妥,立时上场见真章,各凭手段拼杀,不死不休--”

马上的方梦龙冷冷的道:

“此阵之后,可是恩仇了断,不再纠缠?”

眼下的肌肉跳了跳,龚弃色大声道:

“我们说话绝对算数,何况曾有信函为凭!?”

方梦龙镇静的道:

“好,但决战之处不宜在此,我们还是另选个地方比较合适!”

怔了怔,龚弃色随即怒道:

“这是什么意思?姓方的,莫非你以为我们会在这里动什么手脚,施什么诡诈?”

方梦龙缓缓的道:

“我并没有这样说,不过小心总错不了;龚弃色,若是你们不曾另做安排,预为布署,换个地方又有什么损失?也正好可以表白你们胸怀坦荡,行为清正!”

重重一哼,龚弃色道:

“方梦龙,你们要是有种,就下马进场,公平豁斗,不必骨头里挑眼,拣些歪理来找麻烦,你们若是不敢对仗,其实也跑不了,这段梁子不结,彼此的纠葛便永无休止,随时随地都兔不了流血拼命!”

方梦龙寒着脸道:

“你唬不了我,姓龚的,要解决问题,必须换个场所,否则,便无妨混战打到底,你待怎么办我们都一齐奉陪!”

一边的尚刚忽然开口道:

“另换的哪个地方,你们可已选择好了?”

方梦龙道:

“不错,便在此处往南去半里路,一条河流的干滩上,那里偏僻幽静,方圆宽广,施展起来比这边更要方便!”

冷笑着,尚刚道: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们?你们怀疑此地预置埋伏,则安知你在那河滩上不曾动下手脚?方梦龙,这一套鬼板眼,我们不受!”

方梦龙夷然不惧的道:

“如果各位不接受这项要求,那就干脆卯起来看,杀到哪里算哪里!”

尚刚变色道:

“方梦龙,你当我们含糊?”

方梦龙肃索的道:

“你们不含糊,因为你们下了战书,但我们也不含湖,否则便不会赴约;尚刚,公平要对双方而言,不能只偏颇你们一边。”

龚弃色又接上话:

“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姓方的,我们保证没有埋伏、未设陷饼,只是你们起念龌龊,想豁了边,‘栖凤山’的人岂会耍这等鬼域伎俩?”

方梦龙冷淡的道:

“一张嘴两片皮,翻云覆雨无凭证,尤其你我势处对立、形同水火,所谓保证,乃徒托空言,谁也信不过谁;决战之地关系生死,当然要审慎挑选,才不至吃亏上当!”

一咬牙,龚弃色朝右边指了指:

“这样吧,正如你所说,我们谁也信不过谁,便来个折衷的法子,不在这里于,也不在你们挑的地方拼,就到那边的荒田里豁上,你怎么说?”

望了望龚弃色所指的那块荒田,方梦龙心里估算着:距离约在两百多步以外,照常情判断,若有机关陷饼,按说范围是延伸不到那边,而且看情形龚弃色也属临时择就,不像早有预谋的样子;他略一迟疑,侧身低向君不悔:

“小友,你看那荒田行不行?”

君不悔亦正在端详,闻言之下,默默点了点头。

坐直身子,方梦龙提高了嗓调:

“好,我们同意那个地方!”

龚弃色与尚刚互觑一眼,闷不吭声领头过去,完全一派吃定了的形态!

脚下踩着干裂的泥土,齐踝的萎草,龚弃色他们四个人一字排开,摆明了任君选择的架势,如果不是四个大男人,不是在这么荒凉的所在,换个灯红酒绿之处,倒有点窖姐儿亮相的味道了!

方梦龙与君不悔等人也下了马,缓缓跟来,尚未及站定,龚弃色已指着君不悔开了腔:

“我先挑姓君的拼头一阵,此外三对三,各位尽可自拣自便,选妥当了,再轮番上场,斗个死活!”

君不悔微笑道:

“姓龚的,你的勇气实在可嘉,只这短短时间,竟已忘记前些日子身受的血之教训,约莫是伤口业已愈合,不觉疼痛了吧?”

青中透白的脸孔猛然挣出一抹紫赤,龚弃色的两眼斜吊,喉结上一移动,他屏着气,抑压着烈火般的激怒,声音从齿缝间溢出:

“你不用嚣张,更不用羞辱我,君不悔,你的好辰光就到今天为止了,自从那一日以后,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记着你,不在念着你,我祈告上苍保佑你一直活着,活到我们碰面的时候,我抚摸着身上的疤痕,一再向我自己保证血债血偿的决心;君不悔,我不在乎挨你的刀,却永不能忘怀,你给我的折辱,现在,已经到了你必须付出代价的关口,你不会再有侥幸,再有机运,甚至你连明朝的阳光也无缘再见--”

君不悔安详的道:

“那不是用嘴说。就能办到的,那要凭功力,凭本事才行,姓龚的,据我所知,以你的几下子,恐怕很难对付得了我,我不信在这段时间里你会有什么特殊的遇合,或服用了某些助长修为的神丹妙葯,那只是一种玄虚的传说而已,你不会笨到用来唬人壮胆吧?实际的情形是,这段时间你正躺在床上休歇养伤,功力方面不但无以增进,大概还有消退之势,在这等情况里,你打算血债血偿,扬眉吐气,就十分困难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细雨秋风泣战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