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03章:如冷焰般的女人

作者:柳残阳

白天,君不悔在集上一家酒坊里作工,晚上回到山神庙,直到起更之前,都是随着吉百瑞进修刀艺身法的时间;每日收工之后,君不悔从没忘过替他这位大叔捎点吃食回去,而人在酒坊干活,大酒缸里的二锅头酒尾便经常能弄上个半斤八两的,拿只瓷罐盛着揣在怀中,待到吉百瑞品尝的辰光,酒还是温乎乎的呢。

就这样的日子,一晃眼已经过了三年,三年期间,爷儿俩的情份越来越深,彼此在精神上也都找到了依恃与寄托,他们不止像师徒,更像是父子,尤其是君不悔,这三年里,他获得了前二十七年生命中从不曾获得的温馨及关爱,他常常冥思回想——一段平凡的际遇,一点出自本能的同情心,一个不起眼的糟老头,串连起来竟就是另一个人生,另一个原本与他毫无关联可能的人生,世事难料,真个无常。

千多个日子以来,吉百瑞已经将他能以传授的技艺完全教给君不悔,君不悔学得用心,练得勤奋,整日价除了睡觉时间之外,几乎连工作的时候都在寻思着刀式上的变化,揣摹着气劲运行的配合,他也终于明白以前所学的那些功夫是多么笨拙,是多么粗陋得微不足道,如今他才相信,刀是活的,是有灵性的,只要你试图与它相通,自己心意的转动,也就是刀的反应了。

酒坊的活儿,君不悔干的是打杂,从扛高梁、挖新窖,加酒曲子和水,到开窖出酒入缸送货须经过外部事物的刺激才能清晰明白起来。 ,整批零售全沾得有份,他很卖力的工作,因为这不只是赚钱养活他与吉百瑞两个人,粗重的活儿,亦未尝不是锻炼他的筋骨,磨砺他的体魄,三年以后,他自觉比早昔强健得多,也灵使得多;上三十的岁数,饱经风霜吹打的面孔无形中都变得恁般世故达练了。

生活里依然脱离不开贫穷,但却贫得安逸,穷的爽朗;一壶老酒够他爷儿俩对酌半宿,四两花生亦吃得津津有味,偶尔打条野狗炖上一满锅,挖把山芹也能凑合一顿,两人间没有隔阂,没有隐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吉百瑞只在一桩事上毫不苟且,要求严谨——就是君不悔练功的进度,对千君不悔艺业的督促,他不但百般挑剔,再三苛责,更时时暴跳如雷,几若狮虎,他说过,就是逼,也要将君不悔逼成一个出色的刀客!

君不悔自然能深深体悟吉百瑞的一片苦心,所以他益加下狠的学、拼命的练,睡梦中的吃语,都往往在呢哺些心法口诀……

又是寒冬。

又在飘雪。

山神庙的神案前生着一盆熊熊炭火,虽说这座小殿是一片残破,四面通风,但有这盆火总比没有这盆火要强,就三分暖意,也一样暖到人心。

吉百瑞与君不悔面朝面的隔着火盆对坐,屁股下各垫着一只棉蒲团,身上各披着一件旧毛氅,每人面前还有一把酒壶加酒盅,另配四小碟下酒干果,亦是一分为二;瞧这光景,小日子过得挺不错啦。

瞅着沉默中的君不悔呵呵一笑,吉百瑞道:

“你在想什么,不悔?”

君不悔将视线从红通通的炭火上收回,先侧过身为吉百瑞斟了杯酒,自己也斟满了酒,才低缓的道:

“我在想,时间过得真快,自从跟随大叔你来到这片山神庙,一转眼已有三年多了。三年光阴,弹指即逝,人这一生,又是何其短促……”

吉百瑞举起酒盅,浅辍了一口,吁着气道:

“可不是,一天这么快,一年这么快,人这一辈子也就这么快;回想我髻龄稚时,那爬树头捏泥人的辰光,仿若就是前几天的事,猛醒觉却过去一甲子有多啦,人生七十古来稀,不悔,过了今年,我也算登了高寿!”

君不悔笑得十分感慨:“大叔八十岁学吹鼓手,还有二十年好光景,我呢?已达而立之时,却仍一筹莫展,混不出半点名堂,这昂藏七尺之躯,想想未免羞惭!”

又喝了口酒,吉百瑞微笑道:

“不要这么说,孩子,这几年你并没有白活,这几年的根基,就是你一世做人的凭借,你出头的日子就到了,等你闯出局面,替我了却心愿之后,不但你过得痛快,我这老不死亦少不得叨你的光,跟你享几年晚福!”

双眼一亮,君不悔道:

“大叔的意思是——?”

点点头,吉百瑞凝重的道:

“我们从一顿饭而结缘,我要报答你的不是那顿有形的区区饭食,乃是你那一颗善良的心,一份发乎自然的悲悯,不悔,三千红尘,涛涛人流,在世态如此炎凉的今天,能保持宽仁敦厚的胸怀,将慈爱分赠予需要之人,这样的善士,目前已经少之又少,但心存仁厚的人有福了,不悔,我的意思是说,从明天开始,你就要用我之所传,你之所学,到外面打一片江山,立下铁挣挣的万字!”

这一刻的到来,是君不悔早已暗中期待,且向住已久的,海阔天空的世界,鸟飞鱼跃的河山,蕴藏着多少妙异,展现着无比美景,那里便是未来,便是希望,便是至高的憧憬,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具备了开创形势的本领、奠定根基的才艺,现在,吉百瑞明白证实了他的顾虑已属多余,他可以出去闯了,真正的准备着扬眉吐气!

凝视君不悔脸上神色的变化,吉百瑞又以少有的深沉语气道:

“不悔,你千万要记住我的一番忠告——切莫把江湖事看得过于单纯简易,便休将人心估量得那般真挚和善;天下没有理所当然的道理,也缺乏公平分明的原则,遇上问题,要多方考量,正反寻思,不可情感用事,贸然而为,该怎么做,全在方寸之间,务必慎谋,始能判断!”

用心听着,君不悔颔首道:

“我会记住大叔的话,遇人遇事,不可一厢情愿,不能大过天真,要多想多衡量,才不致吃亏上当……”

吉百瑞缓缓的道:

“不错,世问事往往诡异险恶,错综复杂,我们无法一一言明或是亲身经验,有的犯了疏失,尚有挽救的机会,有的事则一生只能错上一道,一遭错了,便永无回头之日,因应之道,但凭个人的体认颖悟,不悔,你要多多谨慎!”

君不悔回味着吉百瑞的忠言,不觉背脊上微微泛寒,先时的豪兴大减:“大叔,人心世道,果真这般可怕?若是如此,还不如在这片破庙里一辈子陪侍大叔,生活虽然清昔,却是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犯得上去和那些不相干的牛鬼蛇神钩心斗角,白伤脑筋?”

哧哧笑了,吉白瑞道:

“你也不用过于担忧,凡事总有正反两面,歹人歹事不少,好人好事也多,世间充满邪恶冷酷,亦未尝没有处处温暖,如何分判,就在你自己了;不悔,世故练达是人学来的,看来想来听来的,我只能告诉你一个原则,你要细心揣摩;如果说我样样精到,事事明白,不成了诸葛神算?我没有那等道行,否则,当年也不会吃恁大的亏了!”

君不悔苦涩的道:

“我一向心眼直,怕玩不过外头那些王八蟹子盖……”

吉百瑞摇头道:

“别这么没出息,人往高处走,水才向低处流,你总不能一辈子待在酒坊里打杂,我也不甘将这把老骨头埋葬于此!不悔,人生尚有诸般美好,能否享爱得到,就全指望你了!”

无可奈何的摊摊手,君不悔勉强的道:

“好吧,我便出去闯上一闯,假如不试一试,我也不会认命;但是大叔,话先说在前头,我若委实闯不出名堂,你可不能怪我,横竖咱们有庙住着,我在酒坊干活,好歹也够爷儿俩嚼谷兔受冷冻饥寒!”

吉百瑞一仰脖子干了酒,盆火映着他一张老脸,平添一抹红光:

“卯起来干,小子,你绝对能够成器,我人虽老耄,一双招子尚未昏花,他娘铁杆都能磨成针,我还磨不成你这块材料?”

君不悔干笑着:

“只不知我目前这点玩艺,算不算成材?”

吉百瑞站起身来,走到左侧窗下的墙脚,嘴里念着数,踏着地面残破的灰色方砖,一步一步朝横走,当他数到第二十九的时候,双足立定,弯下腰去掀起方砖,在散碎的砖块移去之后,现露出一块木板来,他又将木板抽开,下面赫然是一个窄长的浅穴,他冲着君不悔神秘兮兮的一笑,伸手从浅穴里摸出一只黑油布裹卷——轻拂着裹卷上沾附的尘灰,这位老大叔竟像奉圣旨一样把油布裹卷高举过头,以那等虔诚崇敬的形态,回到火盆旁边。

君不悔满头雾水的瞧着吉百瑞的举动,忍不住问:“大叔,你手上的东西,可是贵府的祖宗牌位?”

瞪了君不悔一眼,吉百瑞道:

“祖宗牌位应该高高供奉于上,岂有埋在地下的道理?不要瞎说,你且给我站起来!”

君不悔迷迷惑惑的站起,吉百瑞双手捧着油布裹卷送到他的面前,不但神色肃穆,更以一种极其尊重的语调道:

“不悔,这油布包内,是一柄刀,一柄与我朝夕相伴,血肉相连的刀,是我最忠实的搭档,也是永不变异的友侣,我们业已共同度过了近五十年的漫长岁月——我的心念就是它的意志,我们一向在冥寂中,互为沟通;现在,我老了,刀却不老,我把刀赠送给你,从今之后,你便是它的主子,它的伙伴,它会像忠于我一样忠于你,保我命一样保你的命,它也会与你灵魄呼应,心神回鸣,你要好好珍惜它,爱护它,就如同善待于你自己……”

受到吉百瑞如此审慎严肃的态度感染,君不悔亦端容以双手接过油布裹卷,入手处但觉一沉,这把刀竟颇有份量。

吉百瑞低声道:

“打开看看吧。”

解开层层油布后,展现在君不悔眼下的,是一把形式十分奇特的刀:黄铜雕搂着暗纹的刀鞘,看上去非竹非木的黄褐色光滑刀柄,亦为铜铸的护手部做有如两只上翘的牛角,这把刀的长度只得一般刀的半截,大约尺六左右,阔幅倒又比一般兵刀宽了一倍,量量鞘面,几近五寸,这又短又宽的一把家伙,不止可称做刀,说它是一柄大板斧似乎更来得贴切。

若是只看外貌,刀的形状固然奇特突异,却也无什惊人之处;君不悔掂了掂手中家伙,咧咧嘴道:

“大叔,这宝贝的模样有点怪,也挺沉的哩……”

吉百瑞似是听得出君不悔的弦外之音,他淡淡的道:

“人不可以貌相,海水不能用斗量,看人如此,名器亦然,绣花枕头外观漂亮,却是败絮其中,不悔,这把刀的表壳不够华丽,并非显示它的本质就差。若是不信,你拔刀看看!”

君不悔。漫不经心的拔刀出鞘,只闻得一长声清越的颤响——似是胡弦的尾韵,又像薄刃在弯弹之后的波波散音,就是那么幽幽渺渺的吟颤中,一渺青蓝色的璀璨光华已如一汪流水、一片轻烟,刹时溢满这片残破的神殿,在这样又是晶莹、又是膝陇的彩芒闪炫问,映得人的面孔须发宛如沾上一层霜,宛如隐现在淡淡飘浮的雾氲之中。

宽短的刀锋流闪着烟烟的青蓝冷焰,刀尖上一抹尾芒不时闪烁掣晃,而在刀锋的一面上精雕着一只人眼,这只眼中也闪炫着冷森的光辉,刀身微动,仿佛眼睛亦在霎眨,栩栩如生!

神殿里一片寂静,空气像是冻结住了,吉百瑞定定望着君不悔,君不悔则定定瞪着这把刀,这瞬息间,他的全部意识都已贯注在这把刀上,他似是听到了刀在轻轻呼唤,感觉到刀身的脉搏在微微跳动,甚至,刀面那只眼睛也正瞧着他,将某种契合传送于心灵……

好半晌,吉百瑞才低沉的开口道:

“刀有名字,叫傲爷。”

长长透了口气,君不悔归刀人鞘,哺哺念着:“傲爷刀。”

吉百瑞正色道:

“意思是说,持刀做如爷,或可解释做任何对手皆所向披靡,甚且连敌人的老祖父亦得望刀低头;刀名不是我起的,我得到这把刀时,它已叫做做爷了;不悔,记住刀的主人要有如刀名般的自信,却不可真个狂妄骄满!”

君不悔肃容道:

“大叔教诲,决不敢忘。”

两人重新回到火盆前坐下,吉百瑞目注君不悔,含笑道:“怎么样,你以前可曾见过这等的神兵利器?”

君不悔感叹的道:

“莫说见过,连听都不曾听人提起,大叔往日言及天下真有室刀,我还不信,万料不到大叔本身就存得一把,大叔今日以此刀相赠,我必连以心命,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如冷焰般的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