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32章:前途吉凶仍茫茫

作者:柳残阳

长廊下,顾乞的那条左腿由一副夹板紧紧的固定好,夹板外更缠绕着密实的布带,他便把整条腿搁置在一张矮几上,人陷在铺有锦垫的大圈椅里,气色透着三分虚白,模样也显得憔悴,闷恹恹的不大有精神。

君不悔由方若丽陪着从长廊那头转了过来,一见君不悔,顾乞就不由打心底叹气,他的那段梁子,在君不悔救过他这条老命之后,却待怎生了结?

微眯双眼,顾乞先在脸孔上堆起笑容,装得一派和悦怡然的迎接来近的两个人;自他受伤以后,这些养伤的日子里,人家双双对对可已经来探视过他好几次啦。

君不悔与方若丽并肩站在顾乞的圈椅之前,方若丽端详着顾乞的脸色,笑得挺开朗:

“大叔,君大哥把我从‘顺安府’盛家接回来也有八九天了,这八九天里,每一遭前来看你,都觉得你一次比比一次气润色明,伤势也日有进展,今天觉得怎么样?骨头接合的地方不太痛了吧?胃口好不好?”

干笑一声,顾乞道:

“丫头片子的嘴是越来越甜啦,就算觉得不见强,经你这一说,也好像利落了不少;人老身子虚了,伤筋动骨的创痛实在是挨不起,眼前躺下来,没有个三月半载,只怕还挺不直腰杆走路……”

方若丽忙道:

“大叔,你只管安心静养,反正没有急着要办的事,正好借着机会歇息歇息,这些年来,也够大叔你劳累的,一把年纪了,该享享老福啦!”

君不悔欠了欠身:

“这趟来,是向顾老辞行来的,一半天便要上路,如果事情办得顺利,约莫个把月便可回转,还请顾老珍慑保重--”

顾乞的反应相当复杂,他怔了片刻,才慢吞吞的道:

“你又待出门?目的地是哪里呀?”君不悔陪笑道:

“往北去,也是吉大叔交待的差事,赶办完这趟差事,就算了却吉大叔的两桩心愿了;至于顾老与我之间的误会,还得看顾老的意思处置,我总要叫顾老交待得过去才是……”

顾乞望着自己那条断腿,沙着嗓门道:

“老实说,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罔顾恩义的人,谁不好救我的命,偏偏就被你把我这条老命救了,我再对你不谅,亦难以血刃相向,这不成了恩将仇报啦?你要我交待得过去,不止是向沙家人交待,亦须向你有所交待;沙家昆仲为了助我的拳而命丧你手,你为了帮助我的好友而保全我的性命;三方面恩怨这一牵扯,我夹在当中最是不上不下,左右为难……”

君不悔了解的道:

“是,顾老的立场十分困难,我可以体会。”

方若丽却平静的道:

“大叔,以前和“飞云镖局”的纠葛,孰是孰非,自有公论,往后的一段,君大哥可是处处让着大叔,时时维护大叔,他一直替大叔着想、在为整个局面着想,甚至吃恁大的亏,险死还生之下,都以大叔的清誉,大叔与爹的情谊为重,三缄其口,一个人独咽苦果--”

吃一惊之下,顾乞心虚的道:

“你这是怎么说?小丽,讲话要爽快,不必吞吞吐吐!”

方若丽凑近了些,语调极轻极轻的道:

“譬如说,‘骆马鸳鸯’的那挡子事。”

脸上有些变色的顾乞,在僵窒了一阵之后,形态十分不自然的道:

“呃,那档子事,如何扯得上我?”

方若丽笑了笑,带几分椰揄的意味:

“我的顾大叔,你老是明白人,应该一点就透,还非得三头六面对证不可?你找那对恶夫妇半夜里去下君大哥的手,他们认为吃定了君大哥,当场便露了底,撂明了来龙去脉,他们与大叔你无怨无仇,为什么不扯别人,却端说是你主使?就算他们不提,按着线索去追去查,亦不愁不水落石出,举几个例吧,出事的晚上,是谁把爹约去灌醉的?是哪一个教爹下人告假回避的?只要细加盘询,没有找为着正主儿的道理?”

顾乞不由皱眉咧嘴,异常窘迫的道:

“小丽,够了够了,不必再往下说啦,怪都怪我一时冲动,不曾仔细琢磨,怪也怪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帐东西口没遮拦,偏又眼高手低,让我陪着自取其辱!”

方若丽道:

“幸亏那两口子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幸亏是他们眼高手低,大叔,要不然君大哥如何还有命在?他若当时遭了暗算,日后又有谁来搭救你呀?”

顾乞仍然紧张的道:

“这档事,你爹知不知道?”

摇摇头,方着丽低声道:

“我们没有告诉爹,不但爹不知道,参予此事以外的任何人也不知道。”

顾乞如释重负般长长吁了口气,竟冲着君不悔拱了拱手:

“好小子,总算你识大体,明利害,没叫我在人前难看,也没让我和小丽的老子为了这桩事起争议,就凭你这个修养,这等气量,我不得不夸你一声--够意思!”

君不悔笑道:

“不敢当,是顾老谬譬了。”

一顾乞低着面孔沉思了好一阵,才毅然决然的道:

“也罢,我与你之间的这笔帐,就此一笔勾销,再也不去提它!”

方若丽甫闻此言,欣喜振奋之情溢于言表,甚至比君不悔更要高兴。

“大叔,你说的话可是当真?”

用力颔首,顾乞正色道:

“自然当真,此是何等大事,岂容玩笑?再说,对于一个救过你命的人,你还能把他怎么样?如果人家不是心存仁厚,那时节只要稍稍打个马虎眼,这条老命必得报废,犹何来恩怨可叙,强弱可言?”

方若丽拍手笑道:

“说得好,大叔,你老总算是想通了!”

君不悔却谨慎的道:

“多谢顾老宽看之德,但是,对那沙家人,顾老又将如何解说?”

悠悠叹了口气,顾乞沉缓的道:

“我自有我的说法,当然势必会引起他们的愤怒与不满,不过,我有信心能够劝服他们……事情既做了决定,便不免有所承担,这些枝节你无庸挂怀,好歹我设法把这般梁子化解也就是了。”

君不悔躬身为礼:

“再次谢过顾老成全。”

摆了摆手,顾乞苦笑道:

“大家都有难处,不说也罢,只是我要提醒你,我们的帐虽已了结,那‘骆马鸳鸯’却对你衔恨至深,恐怕不甘就此偃旗息鼓,小友,朝后下去,你还得留意他们,万万不可疏忽!”

一声“小友”,叫得君不悔颇生感动,他神色非常恳切的道:

“但得顾老谅恕,已是心定神安,‘骆马鸳鸯’那边,我自有应付之道,尚请顾老释那。”

顾乞注视着君不悔,流露着少见的和悦之情:

“这趟去替你吉大叔办事,务须加意谨慎小心,莫出差错,记得早去早回,要知道有多少人牵心挂肠的惦记着你--”

说着,他含有深意的望了望方若丽,而方若丽粉脸骤热,羞得将颈儿低垂,两只纤巧的小手互拧着,竟一时没有个置放处,于是,顾乞呵呵笑了,笑得连君不悔都窘态毕露,尴尬到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天空阴郁,云层灰暗,凄冷的北风阵阵拂卷着,使人的心头上也似压着一块铅,沉甸甸的,说有多窒闷,就有多窒闷。

荒寒的驿道上景致更是一片索落,但见枯树残枝,漠野涧溪,远山近岭便笼罩在飘忽迷漫的烟瞩蒙蒙中了,偶而一只孤伶伶的鸟儿飞过。声声哀鸣益觉情怀凄清。

方若丽陪同君不悔慢慢的朝前走,君不侮手里牵着缰绳,跟在他身后的,是另一匹黄膘骏马--方梦龙送的,侧脸瞧着君不悔,方若丽的容颜幽怨:

“君大哥,你真不要我跟你一齐去?”

君不悔艰涩的笑着:

“我已向你解释过多次了,小丽,这次去办的事,比已住任何上次都要来得凶险,我怎能引你身涉危境?”

方若丽有些赌气的道:

“你就是这么小看我,以为我是个女人,本领不足,胆量又小,跟着你会给你凭添累赘,能把我搁着就搁着,君大哥,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君不悔忙道:

“我哪敢这么想?小丽,江湖恩怨,一向波谲诡变,难以把握,况且刀枪无限,碰上哪里掉哪里,岂是玩笑得的?你安安静静的在家中等我回来才是上策,跟在一起,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不但我终生负咎,对伯父又如何交待?好小丽,你从来都是体谅人的,这一遭,务必也体谅体谅我,别再叫我增加精神上的负累……”

哼了哼,方若丽道:

“动粗的我或许不行,可是你忘了我还有个好头脑,能帮着你出点子、设计巧,咱们俩一文生武,既可斗智,又可比力,搭配起来便天衣无缝,所向披靡,有这么一个好帮手,你却放着不用,偏偏自己独个儿去闷着头瞎撞,这不叫愣叫什么?”

换了一只手去攒缰绳,君不悔深深呼吸几次,才垂着目光道:

“主要的是,这趟要办的事用不着斗智,也没有什么需要出点子,设计巧的地方,堵上了,把话撂清,跟着动手结帐就行,三下五除二,简单利落,你的大才巧智,只怕派不上用场……”

方若丽悻悻的道:

“说来说去,你总不让我跟着就是了,如果换成管瑶仙,看你还有辙没辙?”

提起管瑶仙,尤其是从方若丽口中提起管瑶仙,君不悔心里有着难以言喻的感受,什么样的滋味全混杂其中,但无可免的是那一份尴尬,那一份歉疚,那一份做不下的抉择--对管瑶仙或是对方若丽,他实在不知道将来如何收场是好。

察觉君不悔的沉默有着窘迫的意味,方若丽不由又放缓了语气:

“君大哥,你不高兴啦?是不是因为我提起那个人而冒犯了你?”

君不悔苦笑道:

“不,我只是在想--”

方若丽迅速的道:

“想管瑶仙?”

君不悔面孔发烫,呐呐的道:

“我……我不知该怎么说,也不知该怎么做才适当,我,我好比舟临浅滩,进退维谷……”

哼了哼,方若丽神情古怪的道:

“你在指什么事?”

这一问,不由问得君不悔张口结舌,难以为答--若是方若丽对他并无情愫,自己是“舟临浅滩、进退维谷”的譬喻,岂非自做多情,一厢情愿、剃头的挑子一头热?这个笑话未免就闹大了,然则细细体味对方的态度言谈,却决非无情之状,既非无情,又何来此问?恁般促狭,莫不成故意要出他洋相?思来想去,他不禁有气,措词也就生硬了:

“我是说我与管二小姐的事,办完了这趟差,我是照她嘱咐回去呢,还是另外接吉大叔找个地方住下?二小姐对我好,但要谈到进一步的问题,还得征询一下吉大叔的意思,并须考虑他老人家和二小姐彼此间能否融洽相处、能否互为接纳;所以说,我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做怎么启口才适当,直是有点叫人为难……”

忽然间,双方的感受全调了个,君不悔心里那股子窝囊与羞恼,顿时移转到方若丽的身上,她一听君不悔的话,居然完全没把她当一回事,根本不重视她所投注的感情,言词之中,只惦记着管瑶仙、只顾虑着吉百瑞,在这场人际关系的发展里,自己竟是无足轻重,没有占着多少份量!委屈搀合着羞辱,伤心夹杂着愤恚,泪水便控制不住的涌满双眶;方若丽倏地站住脚步,她很想平平静静的说话,却偏生腔调哽塞:

“君大哥,一路保重,我……我不送了!”君不悔怔怔的望着方若丽,心里七上八下,犹在摸不着边:

“你,小丽,你怎么啦?莫非又有什么事叫你不高兴了?”小巧的鼻翅儿急速翁动,弯翘如扇般的长睫连连霎颤,方若丽努力强忍着情绪上的翻腾,仍强按捺那凝形的悲楚幽怨:

“我没有不高兴,我也不配不高兴,在你眼里,我方若丽算是什么?你又把我看成什么?你所思所忆,所怀所念,全都远在一方,你心中眸中,何尝有我、何尝有一丝丝的我!”

君不悔开始有了认定,有了确识,他拨开马头,赶紧解释着道:

“小丽,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忽视过你,你自己说,什么事我不顾你,不护着你?在我心目中,你就和我的亲妹妹一样,我--”

用力一甩那披肩的秀发,方若丽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泣叫着道:

“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从来也没想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前途吉凶仍茫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