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05章:求人不如求自己

作者:柳残阳

周麻子的店里,晕黄的灯光映照着围桌而坐的这几张人脸,许是灯光阴晦了些,几张人脸也各自透着一股子灰惨惨的霉气。

屋外又吹起西北风,风刮得可紧,一阵一阵的啸唳,都像是在招人的魂,听在耳中,连颗心也麻了。

吕刚长长叹了口气,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娘的,这算走的哪一步背时运?才出家门几十里地,就叫些吃横粮的截了道,跟头栽了不打紧,要命的是二小姐被他们掳了去,天大继漏啊,叫我如何向总镖头交待?”

面色青白的胡英独自揉着心口,一说话五官便痛苦的扭曲起来,仿佛先前挨的那一记现在还余痛未已:“如今该怎么办呢?就算赶回镖局去也是白搭,总镖头早领着石虎他们几个押着真货抄近路走啦,局子里没有作主的人水利。向往“天地间田天地间人共享之”的理想社会。主要 ,这桩麻烦一样解决不了……”

吕刚忧急如焚的道:

“那些天杀的只限我们三天时间交货换人,过了期限便要撕票,总镖头这趟到小刘集,来回至少半个月,消息送不到,我们又心余力继,想不出救人的法子,莫不成就任令那干土匪强盗残害二小姐?”

彭季康搭拉着眼皮,有气无力的接口道:

“总镖头不在,法子我们却不能不想,横竖颜面业已扫尽,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且看看有什么对象可求,干脆拉下脸来告帮吧……”

吕刚愁眉苦脸的道:

“但是,求人也要有个目标,去求谁好呢?放眼这周围百里地面上三家镖局子,就没有一家抗得过那四条凶狐,咱们找人帮忙,可不能明摆着教人家去送死,再说,力有不殆的事,人家也不会干!”

将下巴颏搁在桌沿上,胡英形色沮丧:“唉,平日里唬大唬二,自以为身手不凡,功力一等,待到真个上场遇着硬扎货,才明白自己这点玩意稀松平常,微不足道,根本上不了台盘……练了八年武,却顶不住人家三两招,不知是我笨,还是我师父同样没有开窍?”

吕刚怒道:

“现在说这些有个屁用?叫人砸了招牌又掳了活人,倒是赶紧定规出一条应对之策才是正经,怨天尤人就能把事情摆平啦?”

胡英的朝天鼻唏嗦一声,他沉沉地道:

“你也不用在这时穷叱呼,老吕,我固然不济事,你亦乃同棒子的货,看你腰粗膀阔,身大力不亏,原当能做个样儿教我们瞧瞧,谁知一上手就躺在地下挺了尸,我他娘顶不住人家三招,我横了心也只得两式半,想一想,咱们还有什么混头唷……”

猛一拍桌子,吕刚虎着脸叫哮起来:“我操你个小六舅,胡英,你是吃多芥未粉啦,净放些辛辣屁!你他娘和我有什么比头?我凭什么就该做个样儿给你瞧?你为何不做个样儿给我瞧?自己技不如人,栽了就算栽了,你这一说,似乎大伙吃了瘪倒是我的过错!”

桌面的震动撞痛了胡英搁在边沿的下巴额,他一手摸揉下巴,不禁也变了颜色:“姓吕的,你冲着谁大呼小叫?当是我胡某人含糊于你?娘的皮,‘无影四狐,我打不过,对付你却不见得会输,你以为吃定了?”

彭季康赶紧站起来两头劝架,周麻子也急勿匆上前调换热茶,一边左恭右揖,安慰着这两位心情欠佳,几乎玩上窝里反的大镖师。

此刻,一直瑟缩在墙角的老苗忽然起身迈步,没有理会君不悔探询的目光,径自来到吕刚面前。

喝了口换过的热茶,吕刚鼓起一只眼珠子问:“怎么啦?你又是哪里不对劲?”

老苗微微躬腰道:

“方才的几位镖头谈说去求人告帮,又找不着合适的主儿,吕爷,我倒想起一位,不知是不是相当——”

吕刚不寄什么希望的道:

“说说看,你想到谁?”

干咳两声,老苗低声道:

“子午岭葛家堡葛奇老堡主……”

稍稍一怔之后,吕刚不由得用力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恍同大梦初醒:

“看我这脑袋瓜,真他娘急糊涂了不是?现成的一尊大罗金仙不曾想到,只在这里穷犯愁;老苗,有你的,亏得你心思活,记性好,二小姐有救了哇!”

老苗嘿嘿一笑,十分谦恭的道:

“吕爷夸奖了,我也只是瞎琢磨,幸而提对了,却不敢受这等的高抬……”

一侧,胡英的朝天鼻冲向吕刚,声声冷笑:

“可别高兴得太早,求人的事,没这么容易,那葛老堡主亦未必然就爽快允诺!”

两眼瞪起,吕刚又冒了火:“胡英,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想起一条搭救二小姐的路子,还错了不成?你浇我姓吕的冷水不要紧,二小姐的性命却容不得你如此轻忽!

胡英大声道:

“犯不着给我扣帽子,我只是实话实说,葛奇那老家伙精得出油,算盘敲得满场飞,若是没有便宜点的事,他包管不会朝上凑!”

吕刚满脸涨红,粗厉的道:

“你知道个屁,葛老堡主名震天下,四海膺服,他的交游广阔,人面极熟,加以本身艺业超群,功力精深,正是一言重逾九鼎,跺跺脚山撼地摇的大人物,平日里他老人家就十分看得起我们总镖头与二小姐,说得上是爱护备至;他的公子葛世伟尤其对二小姐仰慕得紧,几次三番前来探望,巴结得恨不能把二小姐捧在头顶,含在嘴里,这些情形你莫非不曾自见耳闻?二小阻如今有难,只要我们前去一提,葛家堡上下必然会慷慨伸援,全力相助,似这等落情的事,他们恐怕想求还求不到哩!”

等吕刚口沫横飞的说了一大堆,胡英才冷冷的道:

“你的话讲完了?”

吕刚按捺着性子道:

“怎么着,难不成你尚另有高见?”

胡英阴阳怪气的道:

“问题就出在葛奇的那个独生儿子葛世伟身上;不错,葛世伟对二小姐十分着迷,钟爱非常,但二小姐对葛却是一点点意思也没有,他多次来咱们镖局子造访,意图亲近二小姐,二小姐却毫不假以词色,冷冰冰的拒之于千里之外,葛世伟碰了不少钉子,也憋了不少闷气,因去还有不向他老爹诉怨的道理?葛老头嘴里不说,心中必然不快,眼下二小姐出了漏子,他们要借机报复,袖手不管,否则提出相对酬庸条件,决计不会爽快帮忙,如果事情有你想像中这般容易,我便输你一颗项上人头!”

吕刚愣了半晌才冲口道:

“相对酬庸条件?葛奇会提什么条件?要钱?他有的是--”

胡英不禁嗤之以鼻:“现在我才知道你人虽生得伟岸,脑袋里却没有几条纹路,正所谓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葛老头当然不在乎钱,他若要提条件,定规是要人!”

也顾不得计较胡英的嘲讽了,吕刚直着眼道:

“葛奇是武林中前辈,江湖上有地位的尊长,应该不会这样卑劣才对,这……这岂不是乘人之危,迹近勒索了么?”

胡英生硬的道:

“许多人都有正反两张脸,明暗的心思大不相同,地位愈高,威望越隆的人,并不表示他的德行操守也和他的身分一样尊贵,就算葛老头正直不阿,义薄云天吧,亦耐不得他独生儿子的几番要求,便不朝这上面打算,也非朝这上面打算不可;老吕,你以为葛老头为什么会对总镖头和二小姐好?说穿了,还不是为了他那宝贝儿子想要二小姐的人!”

沉默了好久的彭季康接口道:

“老吕,听起来胡英讲得颇有道理,我们去求葛奇父子,假若他们推三阻四倒也罢了,万一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有谁能代二小姐应承?不但你我没有这个资格,恐怕连总镖头自己亦不敢替他妹子作主!”

吕刚颇为泄气的道:

“这条件如走不通,我们又该去求谁?总不能任由二小姐丢命啊……”

店里的气氛极其僵窒,各人的情绪也十分低落,周麻子又亲自上来换过热茶,却闷声不响的退了下去,看来他亦一样想不出好主意。

站在一边的老苗搓了搓手,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吕爷,咱们虽有这层顾虑,目前却也只是猜测,事情会不会演变成那样还不一定,依我的笨想法,咱们何妨试一试?能行当然最好,不能行也算走过这条路子,说不准葛老堡主一口允承亦难讲…”

寻思一了阵,吕刚面色凝重的道:

“如今也只好这么办了,好歹总得去碰碰运气……”

胡英懒洋洋的道:

“设若葛家老爷子未出我们所料来上这一招,则该如何应付?”

喝了口茶,吕刚用手背抹去胡须上沾着的茶渍:“他们如果来这一招,我只有往总镖头及二小姐身上推,怎么哄得他们出力救人才是要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看这样吧,我和老彭上‘子午岭,葛堡去求帮,胡英,你骑快马循着总镖头押货的路线去追,两头齐进,谁有了着落就先赶到那四条狐约定的地方救人!”

胡英淡淡的道:

“假使都没有结果呢?譬喻说,我未能及时追上总镖头他们,葛家父子又不肯帮忙或提出难以接受的苛刻条件,那时又该怎么办?”

张口结舌了一会,吕刚急躁的道:

“万一到了那等走投无路,前后失据的光景,大伙爱怎么办就怎么办,抹脖子上吊或拿腿开溜任凭各位挑选,我,我他娘还有什么法子!”

彭季康苦涩的道:

“反正我们是全力以赴,尽心尽义,能不能化险为夷,就看二小姐的命了!”

“唬”的站立起来,吕刚昂然的道:

“就这么说,我们不耽误时间,此刻便分头出发,大家千万记住,那四条邪狐只留下三天期限,兄弟们务必把握!”

正当胡英与彭季康跟着起身的时候,老苗不由着急的道:

“吕爷,我们呢?我和君不悔又该干啥?”

吕刚火爆的道:

“你两个还能干啥?连车子都教人家砸了,难道还把你两个拿来当马骑?我们一走,你和君不悔赶紧回去。知会镖局子上下加强戒备,这几天尤其要里外小心!”

说着,他顺手丢下一锭银子在桌上,一阵风似的领着胡英与彭季康卷出门外。

马啼声由近而远,逐渐消逝,老苗失魂落魄的拈起桌上银锭,步履蹒跚的走回墙角,闷闷的坐到板凳上,形态中流露出一股被冷落及轻视后的消沉。

君不悔同情的望着老苗,谨慎的道:

“我们几时走呀?要不要先在这里窝上一宿?”

眼神空洞的瞅着君不悔,老苗的反应是一派索落了:

“几时走都不关紧,像我们这种小角色,走到哪里都一样,横竖是上不了台盘,到什么地方也只剩受人呵责,被人指使的命……”

君不悔十分恳切的道:

“你要看开点、老苗,人不是生下来就应该这样,人的际遇、禀赋、才情固然是往上挣的条件,但本身的奋斗与努力尤不可缺,自己莫先看低了自己,人要一气馁,别个想拉一把都难了。”

老苗咧开大嘴,笑得凄惨:“兄弟,你倒会安慰我,却不想想,凭我们这份出苦力的命,再怎么奋斗努力充其量也就是个昔力罢了,还能混到什么地步?又有谁肯体恤我们拉拔我们?这一辈子早经注定,想不认命都不行

灯影摇晃中,周麻子走了过来,一边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外头在落雪,天气又这么个冷法,二位今晚上就别赶路,镖车出事,有几个头儿顶着,担子摆不到二位肩上,好歹先歇过这一宿,明朝再往回转也不迟……”

君不悔陪笑道:

“多谢掌柜的替我哥儿俩设想得这么周全,我原先也是这样盘算着,寒天冻地雪封着道路,两个人光靠四只脚摸黑趟赶,万一摸岔了方向,这一晚上耗下来包管耗成两条冰棍啦!”

周麻子点头道:

“原是有这层顾虑么,再说句不中听的话,二位在‘飞云镖局,吃苦卖力,却挣不得几文,犯不上陪着性命去硬卯;我这里把几张桌子并拢,铺妥被褥,二位凑合着炭火好生睡上一大觉,任什么鸟事也且放在天光以后再说。”

老苗没有吭声,只愣愣的呆坐着,君不悔赶紧站起来向周麻子道过劳,然后帮着人家并桌铺被;两个小伙子许是早困了,周麻子对这一双正走背运的小人物仍关怀如故,里外亲手伺候,在这种萧煞的时令,寂寥的心境下,君不侮越觉有一份难得的温暖。

灯光捻小了,只剩那如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求人不如求自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