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06章:最难风雪敌人来

作者:柳残阳

背负着一双手,黎在先站定炕前,细细端详着管瑶仙,他的模样间并不见得带有暧昧或色慾,却也绝对不会怀着好意,他只是龇开一口又白又尖的牙齿在贼笑,那副德性不禁使人一阵阵暗起鸡皮疙瘩。

管瑶仙倔强的反盯着这位“鬼狐”,不但毫无畏缩退让,恣态里还透着几分轻蔑,她似乎已打算豁出去了!

连连点着头,黎在先终于开了腔:

“管丫头,你长得挺不赖——你可知道今天你能难保持囫囵圈身子,不曾挂彩带红,全是因为我的关照?”

冷冷哼了哼,管瑶仙僵硬的道:

“鬼也不会领你们的情,姓黎的,你关照什么?你们留着我的命,只是为了要用我来交换那票红货,若是我受了伤害,你们拿人来赎货的企图很可能就会发生枝节,说来说去,全是为了你们自己;无影四狐,贪婪成性,手段狠绝,几时又曾替别人设想过?”

黎在先不温不火的笑着道:

“就算你说得对吧,管丫头,这一遭却是料岔了,老实讲,我们兄弟四个,向来上线开扒不能落空,若是劳师动众之下白忙活一场,不但传扬出去是个天大的笑话,也会触了我们霉头,往后办事就难以顺遂了,这是老规矩,只要我们动手,就必定得有收获,所以非拿你换回红货不可,至于你完整与否,那是另一码事,管丫头,我如此体恤你,不关交易,乃是希望了却我的一桩心愿……”

管瑶仙咬着牙道:

“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们是势不并存的死敌,我恨不能撕你们的肉,扒你们的皮,你的什么鬼心愿与我毫不相干,你们通通下地狱去!”

黎在先相当沉得住气,依旧缓和的道:

“你先别激动,管丫头,我寅夜来此,是为了同你谈一个条件,如果谈得拢,非但以人赎货的买卖可以取消,咱们之间还会化干戈为玉帛,结成另一种挺亲切的关系,这样一来,对双方都有好处……”

管瑶仙满心疑惑,嘴角微撇:

“同我谈条件?黎在先,只怕你是在玩花样吧?”

黎在先用手抹了把脸,收起笑容,形色竟是少见的严肃。

“我不必与你玩什么花样,管丫头,以你目前的处境来说,乃是阶下囚,俎上肉,只要我们高兴,随便怎么摆弄你都行,犯不着绕圈子耗功夫——”

管瑶仙火辣的道:

“既然如此,杀剐任便,你又何须摆出这样一副嘴脸来净说些好听的?根本你就不用找我谈什么条件,但凭逼迫我低头去做不结了?”

不似笑的一笑,黎在先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要同你谈的事却不能用此等法于,若是你不肯,再怎么逼也逼不出名堂来,总要你心甘情愿,方可圆满……”

目光锐利的注视着黎在先,管瑶仙紧闭嘴chún,半天没有吭声。

干咳一声,黎在先避开管瑶仙逼人的视线,略略显得有些懊恼:

“怎么着?要不要我说出来给你合计合计?”

管瑶仙冷冷的道:

“我等着听!”

背着手谍踱几步,黎在先似乎在考虑如何措词,好一阵子之后,才沉缓的道:

“管丫头,我们老大狄清你是见过的了,你认为他人怎么样?”

管瑶楞了愣,脸上表情随即流露出几分讥消:

“粗暴、狂做、阴毒,而且老好巨滑,这就是我对狄清的认识,除此之外,一概不晓!”

黎在先不悦的道:

“才见过一面,就骤而作此拙劣评断,不仅肤浅,更则失之公允,管丫头,我们老大慷慨尚义,豪迈,磊落,正是一条如假包换的英雄好汉,你从敌对立场妄加诽谤,未免过于偏颇,看人要看内在,不该以一次的行为贸下结论。

管瑶仙漠然道:

“是你要我表达对狄清的印象,否则,我提都不愿提;姓狄的到底是种什么人,和我并无干系,我只知道他是打家劫舍维生,以杀人放火为业,我亦是遭他茶毒的受害者之一,黎在先、这就够了!”

猴脸上是一阵白,一阵青,黎在先竭力抑制着自家的怒火,放慢腔调:

“劫掠也是一种谋生的手段,自古以来便已存在,这种行道没有什么不好,济身此中,凭的是本领,靠的是胆识,投之性命头颅加上满腔热血做本钱,是汉子才能干的买卖,‘无影四狐’吃这碗饭吃了半辈子,谁也不曾小觑了我们,天底下比强盗更要卑鄙的事情还多得很,你休要看差了!”

管瑶仙重重的道:

“黎在先,亏你亦是个老江湖,竟然说出这样一派混糊黑白,颠倒是非的歪理来,你不但是荒谬,是自大,更是狂悻!土匪盗贼也能算是一种行当?本领胆识岂该用在强取豪夺上面?你们这叫弱肉强食,欺凌善良,把你们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以无辜者的鲜血来填饱你们的肚皮,抹红你们的心肝,你们这种伤天害理的残暴行为,迟早会遭报应--很可能就是用你们的性命头颅来做抵偿!”

窗外窥探的君不悔暗中喝彩,赞美不已,他在想--骂得好,真叫痛快淋漓,娘的,那半掩门的娼户可不也是自古以来便存在的行业?却不见哪个婊子妓女自命不凡,人前得意--沦落到拿身体当本钱去混吃混喝的辰光,已经是悲上加惨,穷途未路了,如果尚不知羞愧自惭,这等还有点人性么?窑姐与强盗一样,拼的全是几十斤人肉,只不过一个是拼在床上,另一个拼在刀口子上罢了。

屋里,黎在先的嗓门提高了,有掩不住的愤怒:

“得得得,管丫头,我们立场迥异,见解自也不同,我不与你争执这些,要不,恐怕闹到天亮还分辩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言归正传,且先把条件谈妥,你如答应,是你的造化,你不答应,就走着瞧了!”

管瑶仙寒春面庞道:

“我人在我里,你还怕我不听?”

黎在先悻悻的道:

“好,我们便打开窗子说亮话,什么弯也不用兜了;管丫头,我们老大狄清,有个嫡亲的,亦是唯一的胞弟,名叫狄元,他们兄弟幼失怙恃,哥儿俩相依为命彼此帮衬着长大成人,骨肉情份深切得紧,那狄元老弟至今尚未娶妻,孤家寡人一个过得十分冷清,我们老大心里着急,替他物色再三,却一直未能挑到一个令他满意的媳妇--”

管瑶仙老实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话:

“这关我什么事?”

吸了口气,黎在先尖着嘴道:

“当然与你有关--我们老大看中了你,狄元老弟也看中了你,我眼下这是来--呢,是来提亲说媒的,你要点个头,事情就算定了,咱们择个黄道吉日,好好热闹热闹,将你二人配成一对儿;日后呢?‘飞云镖局’和‘无影四狐,结成亲家,行道走嫖无形中加了一层保障,任是哪个码头旗牌的朋友也不敢乱打主意,你那老哥腾达发财的日子立时便到,至于以货赎人的这票买卖自亦取消,两三天后,你老哥到这里不但不用赔本,更且多捞个现成妹婿口去……”

黎在先口沫横飞的越说越快,管瑶仙越往下听脸色越是泛青,等姓黎的告了一个段落,管瑶仙已经气得全身籁籁发抖,几乎挫碎了满口银牙!

把管瑶仙的模样瞧在眼里,这位“鬼狐”,直觉有些不妙,他退后一步,犹自硬着头皮问:

“怎么样?这乃是一桩两全其美的大喜事,说是条件,实则互惠其利,你是一点亏也不吃……”

管瑶仙白皙的额门凸浮起暗紫色的筋络,两边太阳穴不停的“突突”,她呼吸急促,两眼的光芒宛如火焰:

“黎在先,你是个死不要脸老混帐,狄清兄弟更是卑鄙龌龊,下流无耻,不知自己为何物!我管瑶仙虽是个平凡的女人,却家世清白,出身干净,岂屑与你们这些草莽匪类有任何交往牵扯?你们以强暴手段将我掳来借以勒财,能否逐愿且不去说,竟打算以此要挟逼婚,这种心性,这种意图,简直狠比豺狼,恶如狮虎;黎在先,我也不妨明白告诉你,我宁可一死,亦断不会接受你们的威迫!”

黎在先勃然大怒,厉声道:

“好个不知香臭的贱人,四爷我一番善意,以礼相待,温言说合,你他娘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也犯不着,尖嘴利舌的辱骂于人,爷们向来高高在上,睥睨八方,岂是随意受人刻薄得的?贱婢你如此泼辣蛮悍,还当爷们整治不了你?”

一挺胸,一扬头,管瑶仙夷然不惧的道:

“随你们要杀要剐,求一声饶我就不算姓管,黎在先,然则即使你们凌迟了我,也不要梦想我会屈服在你们那个荒天下之大稽的意愿下!”

黎在先的喉结上下颤移,削腮上吊,突然嚣叫起来:

“你想死,姓管的贱人,爷们偏不叫你死,爷们会有千百种法子收拾你,若不将你治得服服贴贴、顺顺当当,爷们这把年纪就算白活了,我操他祖宗,第一个法子,爷们便让狄元老弟先同你合房!”

有如晴空响起一个焦雷,震得管瑶仙身躯摇晃,两眼晕黑,她鼻翅儿急速翕动,嘴chún抖动,连声音都发了僵:

“你……你敢……你们……敢……”

嘿嘿冷笑,黎在先斜扬起那双倒八眉:

“不敢?爷们有什么不敢?且给你来个霸王硬上弓,玩完了,再叫狄元老弟一脚把你踢开,看你败柳残花之身,还自命什么清高?他娘,敬酒不吃吃罚酒,叫你一朝寻了死,坟头上都溢着腥!”

管瑶仙抖索着,脸庞歪扯,五官扭曲,双手十指的指甲全已深深陷入掌心里,她在痛苦的喘息,无助的呻吟,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大步走出外,黎在先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话:

“且等着瞧吧!”

眼前的情景,活脱像在“飞云镖局”的下房里,君不悔头一次见着管瑶仙的时候,只不过现在角儿变了,吃气受辱的人换成管瑶仙自己,这份委屈,可真难为了她,不认也得认啊。

屋外又是风又雪,冻得人发慌,君不悔直打着哆嗦,他冷是冷,心里却有一股热流在激升,在澎湃,想到自己是唯一可对管瑶仙施援的人,不禁有几分兴奋,几分自傲,更有几分陶醉,却把即将预见的危险全忘了、

于是,他不再迟疑,也不再打算引使管瑶仙来替他开窗,从棉靴筒子里拔出一柄镖局配发给他的匕首——与老苗的那一把同式同型;将锋刃顺着窗隙对缝朝上挑,嗯,就那么得心应手,但听到“咋”的一声落栓轻响,窗儿向内移开,一阵寒风也随着窗隙灌入屋内!

处在悲愤绝望情绪中的管瑶仙,仍未减少她一贯的警觉,窗栓坠落,她已自惕察有异,冷风袭入,她手握腰际问铁环相连的铁链,惊然站起--人影闪动下,君不悔已悄无声息的翻身进屋。

呆呆的瞪着君不悔,一时之间,管瑶仙除了觉得来人有些面熟,竟想不起在何处见过,更与自己有什么渊源。

屋里到底是比外头那种酷寒要温暖得多,尤其从管瑶仙身上散发出来的缕缕香味,说不出是浓郁或是幽淡,君不悔骤然由僵冷的空气中接触到这等被温热化开的馨芳,不禁觉得骨架子酥软,连全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扩张了,他感到微微晕眩,人便呆鸟一样傻呵呵的定在当地。

在一刹的惊窒之后,管瑶仙迅速恢复了镇静,她以指比chún,示意噤声,眼睛却不离君不悔的面孔,以极低极低的声音问:

“你是谁?可是来救我的?你的模样好眼熟--”

君不悔习惯性的塌肩哈腰,压着嗓门道:

“二小姐,我是君不悔,就是前几天才到镖局来干粗活的那个君不悔,这趟走镖,我和老苗负责推车压杠,二小姐领在前头,大约不曾注意……”

一股行将得救的热望立刻冷却下来,管瑶仙也同时想起了君不悔是何许人,她形色黯淡的摇了摇头,意态消沉的道:

“君不悔,你来这儿干什么?”

君不悔忙道:

“我是来搭救二小姐的!”

管瑶仙觉得有点滑稽,却实在笑不出来,她目光低垂,幽幽的道:

“你是一个人来,或是我哥哥他们大伙都赶来了?”

咽了口唾沫,君不悔呐呐的道:

“回二小姐的话,我一个人来的,吕镖头胡镖头他们分别想法子求救兵去啦,我担心时间上来不及,这才独自先上来,打算相机把二小姐救出去……”

管瑶仙心中略略浮起些许感动,却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最难风雪敌人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