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爷刀》

第09章:尔虞我诈幻似真

作者:柳残阳

这时,乔少坤才摆了摆手,慢条斯理的道:

“品三,便暂且放他一马,莫再打了,这老小子说的话多少亦有几分道理,我谅他也不敢担着脑袋哄骗我们,你瞧瞧他那副德性,像有这个种?”

不等郭品三有所表示,古文全已一骨碌爬将起来,又是打恭,又是作揖,还带着胖脸上斑斑未干的涕涎:

“当家的菩萨心肠,当家的果真是明镜高悬,体察入微啊,我哥俩身上虽说不曾携得有现成银两庄票,却决计少不了列位的分毫(今山东章丘南)人。曾任秦博士。汉初以《尚书》教于齐鲁 ,只待列位随我到了地头,便可如数敬奉。”

乔少坤寒着面孔道:

“别扯些闲淡,你们到底把钱财隐藏在何处?”

古文全哈着腰道:

“大当家,我只晓得个人的藏钱所在,至于颜灏那一份,却必须问他本人才知道……”

身子抖了抖,颜灏凄凄惶惶的道:

“不劳你们过问,我自己说了便是,我的钱,全放在家里寝居间床头边上那只红木矮几的第二层夹层内……”

乔少坤满意的“嗯”了一声,两眼直盯着古文全,道:

“那么,你的钱呢?你的钱又藏在什么地方?”

古文全忽然目映泪光,长长叹息一声,缓缓把脸盘转朝向君不悔,模样中含着无限的痛苦与委屈,连声音也透着如此的伤感:

“不悔,你也跟随我这么些年了,这趟生意所得,原说好买上几顷良田,顶下两家铺面,就此安安稳稳过那太平日子,你顺便亦可娶房妻室传宗接代,我主仆二人后半辈子都不用操心了,无奈人算不如天算,偏生砸了我们的希望……经过情形你全看在眼里,不是我不履行前言,乃是形势所逼,难逐心愿……”

说着说着,他仰起面孔,让那两行清泪顺颊流淌,泪水流过他血污狼籍的脸颊,便印下两条婉蜒淡白的痕迹——表演之逼真,神态之鲜活,几乎连君不悔都受了其沧然情怀的感染,第一个反应竟是满心凄楚。

怔愕之后的管瑶仙立时发觉情况不妙,这杀千刀的古文全岂木是有心栽赃?执意要将一口莫须有黑锅扣在君不悔的头顶?惊怒之下她用力拧了犹在懵懵懂懂的君不悔一把,同时尖声叫嚷:

“姓古的,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们根本不认识你,又岂会与你同流合污?谁跟随你这么多年?哪一个又要和你卖田置产?你完全在自说自话,意图嫁祸于人,谁宿了你,谁就是疯子!”

古文全又是一声浩叹,神色沉痛的道:

“二姑娘,你不必怀恨在心,专挑这个节骨眼上报复于我,不错,是我阻止不悔与你交往,也是我反对这头婚事,但你却怎生能以怨我怪我?你不想想,你们凤城吕家乃是书香传世,又独竖武帜,地方上名门大户,你自小娇生惯养,盛气嚣凌,不悔一个半调子江湖人,却如何与你搭配得起?再说你凤城吕家三代无男,生的女儿是招赘,我迄今未娶,指望的就是不悔将来能在子嗣当中继其一予我队续香烟,若是任由你二人成亲,岂不断了我与不悔的后代?二姑娘,我是情非得已,你……你就好歹宽恕了我吧!”

随口编造的故事,在古文全哀伤又幽屈的娓娓诉说下,竟和真情实境一样,尤其两边双方俱在现场,他却瞪着一双眼愣朝上套扣,这份功力,这等胆量,加上这层厚皮,不但把一个君不悔听得张口结舌,管瑶仙气得面青chún白,甚至连他的老伙计颜灏也迷迷糊糊,分不出是真是假了!

片刻的僵窒以后,管瑶仙才算定下神来,她愤恨得不住跺脚,指着古文全鼻尖的那只手都在发抖:

“真正不要脸的东西,你以为凭你一张臭嘴就能混淆黑白、颠倒是非?就算你舌灿莲花,亦难以无中生有,以虚做实,古文全,你是骗子,是个老姦,是个诈术大王,只有心智不全的人才会相信你!”

古文全垂下脑袋,居然颤巍巍的踉跄了一步:

“你要骂,就尽情的骂吧,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争,什么可指望的?”

于是,乔少坤一声冷笑,恶狠狠的冲着管瑶仙道:

“姓吕的丫头,我没有发疯,更非心智不全,我知道我该相信谁,更明白事情的真假虚实,你给我乖乖安静下来、这里还没有你叫嚣的余地!”

古文全连连拱手,是替管瑶仙求情:

“启禀大当家;二姑娘出身名门大户,环境优裕,习性自也娇纵了些,务乞大当家见怪不怪,惠加矜恤体谅……”

重重一哼,乔少坤火辣的道:

“我管他什么凤城吕家,什么名门大户?在这里只得由我作主,谁也休想耍刁使蛮,一朝惹翻了我,再是娇纵的习性也能给她捏成一团!”

管瑶仙气急交融,不由激动的大叫:

“你们都是些白痴、都是些蠢材呀?这古文全明明是在唬弄你们、哄骗你们,你们竟么全当了真?我说过我二人从不认识他,以前也从未见过他,你们却为何不信?甚至我的姓名也是他瞎编的,我姓管,不姓吕,我这一辈子都没去过那叫什么凤城的地方……”

古文全深深的呼吸道,目光阴晦的瞧向君不悔:

“不悔,你可不能对不起我,帮着二姑娘在这个关头陷害我……不悔,那笔钱,唉,你叫我怎么说?又叫我怎么办?”

君不悔满头雾水的道:

“那笔钱?你是说哪一笔钱?”

古文全形色沮丧的道:

“罢了,不悔,罢了,看开一点,把那笔准备买地产的钱交出来吧,那笔钱原也是乔大当家他们的,所谓来自何处,去自何方;我又何尝不想实现我们的愿望?但此时此情,却是奢求了啊……”

蓦地一机伶,君不悔赶忙大声道:

“姓古的,你休要含血喷人,朝我头上栽赃,我不知道你为何晓得我的名字,却决没有代你隐藏哪笔钱财,你可别昧着良心阴损于我!”

古文全痛苦的叫:

“不悔,你你你……”

那郭品三暴吼一声,指着君不悔:

“奶奶个熊,头一遭是黑吃黑,这一遭是窝里反,天下的奇事全叫我们遇上了,兀那叫不悔的混帐杂碎,你竟打算连你主子加我们十三人狼一口吞?娘的个皮,老子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狠法!”

君不悔双手乱摇,结结巴巴的道:

“这位大哥,这位大哥……你你你怎能听信一面之词?我同这两个东西毫无渊源,素昧平生,又如何替他保管银钱?姓古的全是凭空捏造,一派胡言,你们可别上了他的大当!”

突然间,乔少坤道:

“姓古的叫古什么?”

君不悔未假思索的道:

“不是叫古文全么?”

一指颜灏,乔少坤又道:

“这个人的姓名呢?”

君不悔脱口道:

“颜灏呀!”

乔少坤的颊肉跳动着,双眼微微眯合:

“看你叫得多么滑溜顺口?要不是朝夕相处,有一段长久的交往,你怎会知道他二人的姓名又称呼得如此自然?”

君不悔悻悻的道。

“我是听你们这样称呼叫这两个人,才知道他们姓什名谁,至于你说叫得如此滑溜顺口,我倒不觉得,其实只是两个名姓,吐音咬字又何须艰涩?”

乔少坤阴沉的道:

“好一张利嘴,却任你翻江搅海,亦休想瞒过我这一双招子,你当我几十年江湖白混了?竟想给我来这一套障眼法儿?”

说着调他转向古文全:

“这家伙叫什么?”

古文全表面颤栗,话可说得流畅:

“君不悔,大当家的,他叫君不悔!”

君不悔是无心人,一时不曾记起管瑶仙当着古文全与颜灏面前称呼过他数次性名,而古文全却是有心人,早把君不悔的名字记牢了,纵然对音不对字,顺着音念总错不了;他有本领硬将管瑶仙改了吕姓,还怕顺着音念的名字出岔错?

这时,君不悔才愕然道:

“你说,姓古的,你怎知我是君不悔?”

摇头叹气,古文全颜容忧戚:

“不悔,听我的劝,不管你存心如何,我总是维护着你,你这样做没有用的,人家早就看穿识透了,你再不见机,只怕苦头有得吃;算了,不悔,把我交给你买田置产的三万银子交出来吧……”

君不悔顿时跳起老高,气急败坏的吼叫着:

“放屁,你通通是在放屁,我认都不认得你,又几曾替你收藏过银子?休说三万两,你连三分三厘银子也从未交给我,你你……你是故意诬陷于我,古文全,你好黑好毒的心肝啊……”

古文全七情上面,竟凄然无语!

君不悔面朝管瑶仙,懊恼无比的接着道:

“二小姐,你看看这成什么天理、成什么世道?无来由的居然背上这么一口黑锅,说又说不明,辩又辩不清,真叫憋死人啦!”

管瑶仙这一阵却是冷静下来,她低声道:

“不用急,且看他们打算怎么办,你稳着点,我自有主意。”

乔少坤来到君不侮面前,眼角往斜里吊起:

“是你自己把银子交出来呢,还是要我们替你抖漏出来?”

君不悔退后一步,挣红了脸孔:

“乔大当家,你千万不要听信姓古的胡言乱语,他只是嘴油舌滑,戏演得好,其实没有一句真话,里里外外全在耍弄各位另带狠栽了我,的确我和他毫无干系,更不曾收他分文银钱,乔大当家,你是老江湖,可别上了他的邪当!

乔少坤好像没有听到君不悔在说什么,他形色间透露着厌倦,声音也冷厉如刃:

“品三,看样子不宰杀个把人见见猩红不行的了,天下有这等的道理么?连讨回自己的银子亦竟如此困难,事情,待传扬出去,便别人不笑话,也够我呕上十年……”

郭品三大声道:

“当家的说得是,我他奶奶早就不耐烦,准备拿他们其中的一个开刀啦,却不知当家的相中了哪一人?”

瞧向君不悔,乔少坤生硬的道卜

“我看这小子挺合适,他嘴硬,只不知身架骨够不够硬?”

郭品三狞笑起来:

“当家的,我要一刀剁不下他的狗脑袋,便算你们家狗生养的!”

说着话,他的鱼鳞紫金刀倏然自背后翻现,金黄色的光芒流闪如波,锋利的刀口微微掣颤,端的是一副待要下手砍人头的架势。

于是,管瑶仙萧索的开了口:

“犯不着来这一套,你们不是要银子吗?给你们银子也就是了……”

郭品三大吼:

“却是拿来!”

管瑶仙的一双凤眼水盈盈的横向古文全,用极其肯定的语气道:

“好吧,姓古的,你既然坐实了我们,我们也只有认了,你挡在君不悔与我中间,愣要拆散我们的姻缘,你是起的什么念,安着什么心,以为我看不出来?”

原来是胡诌瞎撰的情由,古文全再也料不到管瑶仙竟缕着顺了上来,而形态认真,言语塌实,活脱真有这码子事一样,他不禁大为慎戒,异常小心的道:

“此情此景之下,还提这些作什么?人家要的是银子,不是要你重表过往今来--”

管瑶仙冷冷的道:

“这就要说到那笔银子,古文全,你是在多久以前将银子交给君不侮的?你可不要忘记,银子从‘十三人狼’那儿转到你手中,至少已有四个多月了!”

搞不清楚管瑶仙是在弄什么玄虚,但古文全却知道绝对不是好意,那或者是一个圈套,或者是一个话结,却用诱导式的谈话来引他入彀,狠狠的,他暗中警告自己,万万不能中计翻船,否则就大事不妙了。

管瑶仙提高了声调:

“说话呀,古文全,你只告诉大家,这笔银子你什么时候交给君不悔的?”

咽着唾沫,古文全力持镇静的道:

“大约,呕,有三个月了吧。”

管瑶仙打蛇随棍上,神色严肃凝重:

“不错,亏你还记得你是三个月之前就把这笔银子交给他了,古文全,我早就明白你的私心,知晓你强慾破坏我与君不悔结合的恶计,所以我亦事先做了安排,那笔钱,我已从君不悔手里要了过来,替他--也是替我们购置了三百亩良亩,外加一幢合院的庄屋,现银子已用尽,如今是一文不存了!”

君不悔总算开了窍,福至心灵的跟着道:

“是呀,银子都购置了田产,哪还有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尔虞我诈幻似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傲爷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