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0章

作者:柳残阳

七八里路,微风中,月夜下,对这群热血的汉子来说那还不是眨眼之间就到了,经过紧张的对峙,历尽疯狂的搏斗,每个人的精神都松懈了下来,大伙兄弟边走边聊,而项七和小磨岭的兄弟也在冰释前嫌的情形下互相敬重起来……

草丛里有股子血腥味,也有着凌乱的足印,虽是晨光未透,黑幕犹存,那股子不寻常的气氛依然笼罩着整个小磨岭上。

寒玉的脸忽然一凝,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种快速的直接反应立刻袭进每个人的心头,远处,站在山头上的杨尚云已悲怆的呼道:“当家的,咱们的堂口给人挑了……”

寒玉脸上沉落的有如一潭秋水,双目冷煞的凝视着各处,每个可供他起疑的地方,他都没有放过丝毫,他要从诸班的蛛丝马迹中追查出惹事的源头……

他终于开了口,道:“燕兄,小磨岭出了点事,恕兄弟不便招待了,我必须上山看个究竟,看看是何方神圣有这个胆,乘我兄弟不在的时候挑了我的老窝……”

燕云飞呵呵地道:“兄弟,我也想见识见识……”

寒玉摇头道:“兄弟,小磨岭的事不敢劳累兄弟,我怕连累了诸位,况且,小磨岭的事自然由我寒玉来处理……”

雪无痕大声道:“寒玉,你不够交情了,兄弟有事自然是兄弟来承当,咱们都是肝胆之交,小磨岭有事,我和燕当家的都不会袖手不管,咱们这趟小磨岭是去定了……”

寒玉有些感动的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数道人影在话语中向小磨岭头射去,方踏上那个山头,地上已躺着二十几条死去的汉子,杨尚云站在倒毙在地上的汉子身边,眼里已盈满了泪水,他一见寒玉来了,大声泣道:“当家的,这些熊宰了咱们二十八个兄弟……”

那可不是小数目,二十几条汉子,全给人放倒了,连他们的老窝也给人家放了把火,烧的全是焦土一片,咬了咬牙,道:“先厚葬他们,咱们再查是何人干的……”

杨尚云悲怆的道:“当家的,要报仇呀……”

点点头,寒玉道:“会的,谁给我们一剑,我们就给谁一刀,硬碰硬不会含糊给谁,瞧瞧看,是哪方人物…”

“是——”

杨尚云用袖子一抹眼泪,又奔向别处,燕云飞向那些死者瞄了一眼,仰头沉思一会的道:“老雪,你看,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雪无痕目光触及那些死者之后,脸色倏地大变,他已检视了这些人的伤处,全是背后挨过一掌,掌狠宛如被人用火烧灼一样,明显而夺目。

他哼声道:“当家的,这仿佛是传闻江湖的铁焰掌……”

燕云飞目光陡然一寒,道:“不错,我曾听一位前辈说过,武林中有种掌法,发时如雷,落时似火焰,中者即死,无人幸免,不过要练这种掌法,非拿人来做靶子不可……”

雪无痕一震,道:“你说这些人是死在人家的练掌之下……”

淡淡淡一笑,燕云飞道:“我不过是略略猜测而已,是不是这么回事,那就要看我们寒兄弟的观察了,有人在这里做了案,不会无得放矢,一定有原因……”

寒玉惨声道:“兄弟,我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忽然——燕云飞的目光一凝,他已瞄向一个小丘后,寒玉和老雪也惊觉出什么了,三个人移身扑了过去。

小丘后,有一阵童稚般的歌声清脆的响起——寒玉露出一抹苦笑,道:“山上兄弟有几位有了家眷,平常,他们的子女就在这里玩耍,也许是几个孩子……”

他们终于踏上那个小丘了,微风徐缓的吹来,远处,已透出了阳光,寒露未褪,尚在草梗上闪闪放光,丘后是一大片平坦的土泥地,此刻,正有两人童子在那里追逐嘻戏,不时响起他们的歌声……

老雪苦笑道:“是孩子……”

寒玉嗯了一声道:“不知是谁家的小孩……”

要知寒玉虽然是小磨岭的总霸子,由于手下有百来个,七位有亲眷住在山上,谁家的孩子他也弄不清楚,望了一眼,立刻缩回身子,此时此景,他哪有心去看稚子们玩耍……

老雪淡淡地道:“再看看别处吧。”

那两个孩子尽情着追逐调笑,身旁站着几人都没留意一眼,一边追一边叫,不时还有脏话出口——淡淡一笑,燕云飞不想吓着这两个孩子,道:“兄弟,你不觉得奇怪么?”

一愣,寒玉道:“燕兄,有何不对么?”

长吸口气,燕云飞道:“现在是何时辰,谁家孩子会起得这么早,在这里玩耍,他们家大人难道不管么?”

一震,寒玉和老雪全震住了,对呀,此刻天刚刚亮,山野中的孩子大多是蒙住被子赖在床上,谁会那么早起来在这里玩笑,何况,如果是山上孩子,应会知道山中发生了杀戮之事,哪还会在这里停留戏嬉……

双目一冷,寒玉上前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他是这里的主,这两个孩子既然有了问题,他不能不过问,但,因为对方是个孩子,寒玉大声道:“小朋友,你们是哪家的孩子……”

他的话声不高不亢,却嘹亮有劲,那两个童子不可能没有听见,此刻对寒玉的叫声不但不理会,恍似根本没有听见一样,依然追逐不已。

眉头皱了皱,跟随在寒玉身后的杨尚云却不耐烦了,他这时心情恶劣,犹在伤痛之中,自从燕云飞、老雪和寒玉上山之后,他只有跟在后面听差遣的份,这时一见那两个小孩居然不理会当家的话,心里不禁有点气,跃上前去伸手向其中一个童子一拉,道:“我们在问你们话?”

哪知那个孩子回头瞪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道:“滚开——”

这一推力道还真大,杨尚云冷不妨的一个踉跄,差一点没栽倒地上,杨尚云虽不如寒玉那种身手,可也是条铁铮铮的汉子,一身外家功夫在小磨岭还找不出第二个,哪想到会让小孩子给推的几乎趴到地上,他一呆道:“你……”

那童子大眼一眨,扮了个鬼脸,道:“羞羞,羞呀,跟我们小孩玩……”

前面跑的个子较大,一身蓝布大袄,后面追的是个矮个头的灰衫童子,两个人一前一后,倒像对兄弟,杨尚云刚才就是挨了小的那个一推……

燕云飞冷冷地道:“杨兄弟,你还把他们当小孩么?”

前头跑的那个哥哥忽然一顿身子,叫道:“幺弟,这不好玩,光你追我,我追你,追到什么时候才追完,瞧瞧,那个大个子,听说人家是小磨岭的二当家的,我们找他玩玩多好——”

最小的那个童子歪了头看看杨尚云,道:“他能挨么?小光哥,刚才你不是看见了,咱们兄弟不过是随便抬抬手,那几个东西就全躺下了……”

杨尚云大叫道:“上面那些人是你们杀的……”

那个么弟点点头,道:“是呀——”

杨尚云眼睛都红了,又问道:“那房子也是你们放火烧的……”

幺弟又点点头,道:“能杀人当然也能放火,你这大个子看起来挺精明的,讲起话来倒三转四,问些莫名其妙的话……”

杨尚云怒道:“妈的,你们这两个龟儿子小不点,小小年纪就这么心狠手辣,将来大了还得了,今天,我非捏死你们不可,免的你们再害人……”

他一时气昏了头,出口就难听了,然后,他双掌一分,向这两个小孩子抓去,出手可说是快如闪电……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决不会相信这两个稚童有那么快的身法,两人同时一晃身形,居然绕到杨尚云的身后,那个么弟的手掌已扬了起来——掌心中一团红焰,如火炉里吐颤的火苗子——寒玉一颤道:“火焰掌——”

燕云飞晃身一移,一拉杨尚云,道:“退——”

两个人刚刚跃过来,幺弟的手掌已挥了出去,砰地一声巨响,那一掌落在地上,在焰火中,地上被灼烧了一大片,并击起一个大坑——杨尚云吓的全身冷汗直流,刚才如果不是燕云飞拉他一把,此刻只怕已躺在那里了,他变色道:“他们只不过是个孩子……”

淡淡一笑,燕云飞大笑道:“兄弟,你如果把他们当孩子看,你就大错特错了,江湖上有名的杀人童子班虎、班鹤就是这两位了,他们看起来像个小孩子,那颗心可比蛇蝎还狠毒了……”

班虎嘿嘿地道:“真过瘾,我兄弟既然能入你这位大行家的法眼,小磨岭上除了寒玉还是个人物外,我不知还有哪号人物识的我兄弟,因为我兄弟已经十余年没在江湖上露面了……”

班鹤嘿嘿地道:“跟他们说这些干什么?咱们是奉命杀人,今天一定要取寒玉的狗命,你问问他们,哪个是寒玉,抓过来杀了,回去交待一下就行了……”

寒玉气的仰头长笑道:“你们是冲着我来的……”

班虎冷煞的瞪了寒玉一眼,道:“你,就是寒玉了……”

点点头,寒玉冷冷地道:“错不了,在下就是小磨岭当家的霸子,既然你们冲着我来,为什么要杀我兄弟,何不直接找我……”

斑虎眉头一皱,道:“你以为我们是玩假的,班家兄弟是拍拍胸脯上山的,如果不带回你的狗头,决不离开小磨岭一步,所以兄弟俩闲来没事,就在这里互相追逐,保证你们自己会找上门来,寒玉,我{i]料的果然没错。”

寒玉愤愤地道:“告诉我,谁叫你们来的……”

班鹤嘿嘿地道:“叫你做个明白鬼,话总要撂下来,铁扇宫的白大宫主已召合武林会,谁能拿下寒玉的人头,嘿嘿,那些好处,我就甭说了……”

又是个让人头痛的地方,名震江湖的铁扇宫是铁扇夫人一手所创,现在宫主白天雄是个神秘又狠毒的人物,一心想并吞小磨岭这帮子人物,已传话过好几次,要寒玉去铁扇宫一会,寒玉没有理会,想不到白天雄居然邀请班虎班鹤两兄弟前来捣毁小磨岭——寒玉哼地一声道:“姓白的欺人太甚……”

班虎冷冷地道:“我们杀人主要是来要你的命,得罪白宫主就是向武林朋友宣战,寒玉,你是自己扭下那颗脑袋还是由我们兄弟动手……”

寒玉仰首大笑道:“小朋友,寒玉这颗脑袋本来就不值几文,很想把它双手奉上,可惜,寒玉想这么做,我这里几位兄弟不答应,而恁两位小朋友,我又担心你们没有这个能耐……”

班虎一愣,杀人童子在江湖上名声很大,有名的人小鬼大,恁着一身诡秘的功夫,杀人如麻,自信来到小磨岭除了寒玉外,其他人皆不屑一顾,寒玉这一番话,立刻使这两兄弟留意起来,不自觉的瞄了燕云飞和雪无痕一眼,燕云飞面含微笑,温文儒雅,不似极难缠之人,雪无痕虽然冷傲的不带丁点儿暖意,在他们兄弟眼里,也不过是个剑手而已,并没有多大出奇之处,两兄弟互相瞧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色,班鹤才冷冷地道:“这两位是谁?”

雪无痕冷冷地道:“寒玉的兄弟……”

班鹤闻言大笑道:“既是寒玉的兄弟,那也高明不到哪里去,恁小磨岭这几块料,我兄弟还没放在眼里,寒玉别让你的兄弟枉自送死,还是你自己来吧。”

寒王呼地一声道:“你应该先了解了解他们是谁?”

班鹤嘿嘿地道:“不错,不错,我们兄弟是该了解一下这两位大人物,最好别让我们失望,如果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这趟小磨岭就白来了。”

一瞪眼,班鹤仰着头斜脱着燕云飞,道:“你是谁?”

多不客气的口吻,多跋扈的神情。

燕云飞仅仅冷冷一笑,不屑的望着班鹤。

班鹤睹状大怒道:“我问你话啦,朋友——”

燕云飞的眉头一皱,冷冷地道:“听见了。”

班鹤怒声道:“听见了怎么不回答?”

燕云飞冷冷地道:“你以为你是谁,人人都要回答你的问话?小朋友,招子放亮点,这里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不是看你们长得像个矮脚虫……”

班鹤怒吼道:“妈的,你敢嫌我们矮——”

杀人童两兄弟天生矮子最忌讳别人瞧不起他们,一听燕云飞口吻不善,心里顿时翻涌起一股浓烈的杀机,班鹤性子最冲动,翻脸像翻书一样,一句话合不来,立刻动手杀人,燕云飞犯了他们兄弟的忌,兄弟俩已双双瞅住了燕云飞——寒玉晃身道:“燕兄弟,这事是寒玉引起,由兄弟来……”

燕云飞大笑道:“寒玉,别冲动呀,这两个毛小子杀了小磨岭的弟兄不少,待我来给他们点教训再由你来处置——”

班虎忽然神色一变,道:“喂,朋友,你说你姓什么?”

姜还是老的辣,在这紧要关头上,班虎终于觉出有点不对了,他也是道上的狠角色,反应机智俱超人一等,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

雪无痕一轩浓眉,道:“妈的,恁你们这两块料也放在这里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