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2章

作者:柳残阳

铁扇夫人寓所在铁扇宫的后山边,这倒是出乎燕云飞意料之外,铁扇夫人威名远播江湖,这个老婆子是个面和心狠,嘴上说的与所做的绝然不同,是位表里不一的难缠女人,项七和老沙的神色随着一变,他们知道遇上铁扇夫人,比遇上白天雄和四大天王更难斗。

铁扇宫最机密最诡异的地方,就是铁扇夫人居住之处,除了白天雄可随时来见夫人之外,连四大天王都不敢随便来此,燕云飞初入铁扇宫便闯进这个地方,其运可谓太好了。

燕云飞双手一拱道:“范兄,不知夫人可在?”

范愧干涩的道:“燕朋友,夫人早已知道你们来了,我范愧也是奉夫人之命迎接诸位,夫人不愿铁扇宫历万劫不复之地,特请诸位立刻退出这里。”

燕云飞淡淡地道:“烦范兄告诉夫人,除非铁扇宫保证不与小磨岭为敌,否则在下今夜只有得罪了。”

范愧闻言一怒,道:“大胆,燕朋友,夫人念你成名不易才给你退身的机会,寒玉那个狂徒早该受点教训了,如果他妄想以卵击石,认为这次偷能成功,那就大错特错了。”

眉头略略一皱,燕云飞冷冷地道:“范朋友,那是铁扇宫不会放过小磨岭了?”

范愧斩钉截铁的道:“任何侵犯铁扇宫的人都不得好死,你是唯一的例外,那是夫人念你成名不易,要你立刻滚……”

项七怒声道。

“妈的,范愧,你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我们当家的范愧不屑的道:“姓项的,要发狠玩嘴皮子乘早到外面去,你那点玩意儿在铁扇宫只能算是末流角色……”

项七可不是省油的灯,今夜可不是来逛花园的,他早已憋不住了,如果不是姓范的和燕云飞有过一面之交,他和老沙早出手了,此刻范某人话语不逊,正给了他出手的理由,嘿地一声道:“瞧瞧吧,看你项大爷如何宰你们这群龟儿子……”

他可不愿给范愧有多少机会,长刀刷地劈了出去,而老沙更不待慢,早已剑势运起,一剑毁了最近一个汉子,刹声顿起血光迸现……

铁扇宫能在道上独树一帜,果然不是等闲,项七才出手,立刻人影晃动,数十道人影已冲杀过来。

燕云飞朗笑道:“咱们别留情了,寒玉还等着咱们会合呢。”

射日剑如一蓬烈阳般的洒出,三个汉子已应声而倒,范愧目眺慾裂吼了一声,对着燕云飞扑落,手中剑刃连颤七次,剑浪如海涛般汹涌而至,燕云飞倒没想到这个姓范的还真有点功夫,身形一挫,人已凌空掠起,剑随人转,一蓬剑雨洒落——范愧剑刃才发,对方已腾空而来,只见一连串嗥嗥之声随着耀眼的刃光飘洒而落,逼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来,他吓得大叫一声,人已斜着飘去。

燕云飞的剑太快了,范愧自觉这一闪快速已极,但,在那片耀眼光辉中,一缕剑光穿空而来,哇地一声惨叫,他的胸膛已被划了开来—一只听有人叫道:“范头栽了!”

燕云飞的剑并不因为老范的重创而停歇,挥洒中,已有七八个汉子随剑而倒,老沙叫道:“燕当家的,咱们冲上前厅——”

远处,传来急促的锣声,火苗子自四处闪起,一声声长啸迅速传过来,燕云飞一听啸声,立刻知道是寒玉的兄弟在告急时发出的,他们在踏进铁扇宫曾约订如有一方情况紧急,立刻发出啸声以便支应——燕云飞嗯了一声道:“好”

三个人急速的向前冲去,对四处拥来的人影根本不予理会,哪知燕云飞的身子刚刚扑向半空,已听有人叫道:“退回去。”

那是一股浑厚而激厉的掌劲,燕云飞顿觉劲力浩大,身子急速的扭向一边,他心里一震,何人有如此威烈的掌劲,随着这股掌力,只见眼前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双眸冷厉的瞪着自己。

在这妇人身后,跟着三个凶恶的汉子,他们虽然尚没有出手,可从对方的身势看出,这些人俱是难得一见的绝顶高手,人人都太阳穴鼓起,皆是内家高手。

燕云飞冷冷地道:“阁下可是铁扇宫夫人……”

那白发老妇哼地一声道:“燕云飞,你太不给老身面子了……”

燕云飞苦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夫人请原谅…”

铁扇夫人能创立铁扇宫,而在江湖上闯出这一局面,果非侥幸得来,她人虽有六七十余岁,但,那股子决不输于。

任何人的威猛依旧有如往昔,燕云飞搏杀铁扇宫兄弟的情景,俱落在这女人眼中,她是个真正的行家,寻常之辈决不在她的眼里,但,当她看见燕云飞的身手后,她知道铁扇宫遇上了空前的强敌,铁扇夫人嘿嘿地道:“燕朋友,在杀伐尚未开始之前,我已给你们留了后路,不希望你年纪轻轻就趟这浑水,谁知道,你这个人大不识相,居然不听善言……”

燕云飞淡然的道:“没办法,我兄弟已来了,决不会空手而回——”

跺跺脚,铁扇夫人怒道:“怎么?你还想毁了铁扇宫……”

燕云飞故意嗯了一声道:“如果白天雄认为贵宫家大业大,硬要毁了小磨岭,哼,那就不能怪我燕某人手下不留情了……”

铁扇夫人一怔道:“什么?白宫主要毁了小磨岭……”

燕云飞冷冷地道:“夫人难道不知道,白宫主让人杀小磨岭兄弟不说,还命令寒玉三天中向贵宫投降,请问夫人,贵宫不给小磨岭有活命的机会,能怪他们要乘夜偷袭么?”

铁扇夫人神色惨变,苍白的道:“有这种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这位夫人虽然只是个女流,行事却干净利落,对铁扇宫和小磨岭之间的事虽不了解,却也耳闻过,她已将宫主之位让给了白天雄,宫中事很少过问,这次白天雄逼迫小磨岭而酿成小磨岭出手偷袭,倒出于她的意外。

森冷的一笑,燕云飞道:“夫人何不问问白天雄……”

铁扇夫人回头道:“常义……”

燕云飞闻声又是一震,金拐子常义早在二十年前便已享誉武林,近年有人说他作古,也有人说他退出江湖,哪想到常义竟是铁扇夫人身边的跟班的。

常义已有五十余岁,个子倒硬朗的很,双目炯炯有神,行起路来有若一座山似的那么粗壮,他应声道:“属下在——”

铁扇夫人冷冷地道:“这件事你怎么没跟我提起……”

常义拱手道:“夫人请息怒,白宫主是咱们铁扇宫之主,他有发号施令的大权,白宫主要做什么,从不准属下过问,属下也不过是今晚才知道……”

摇摇头,铁扇夫人叹了口气,道:“天雄也太目中无人了,这种事也不跟我商量商量,铁扇宫如果一味的蛮干,咱们这个宫早晚会毁在他手里,常义,传天雄过来……”

常义犹豫的道:“这…”

此刻铁扇宫笼罩在一片激斗声中,常义是这位铁扇夫人的跟班,他一向了解夫人的脾气,此妇刚烈却很讲理,今晚燕云飞贸然闯入,杀了宫中弟子十余人,夫人并没有立即搏杀之意,而要传唤白天雄问明原委,他知道此时此刻不是召唤白天雄的时机,因为铁扇宫虽然有如铜墙铁壁,可是小磨岭那一伙人也不是善与的,据他所了解,铁扇宫因为防备不周,已伤了不少人……

“砰”

在一声巨响中,远处响起一片凄厉的惨叫,那是火葯爆炸的声音,铁扇夫人深知火葯的厉害,道:“谁用火葯……”

燕云飞眉宇一动,他已知道寒玉已用了火葯,小磨岭今夜为了予铁扇宫一个重创,寒玉特别携带了稀有的火器,在必要时要使用这种东西,寒玉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铁扇宫,唯有火器才能毁掉铁扇宫的庞大实力……

常义吼道:“妈的,是小磨岭的人……”

铁扇夫人神情大变,道:“好呀,燕云飞,你们居然敢用火器毁我铁扇宫,我本来还想化解这件事,如今看来,老身只有大开杀戒,才能保有铁扇宫这唯有的一点基业……”

燕云飞冷冷地道:“夫人最好先问问白天雄,他是如何逼迫小磨岭,有道是狗急跳墙,人急拼命,寒玉只是在拼命,他如果不拼一次,请问夫人,小磨岭还有寒玉容身之地么?”

铁肩夫人厉声道:“常义,发铃——”

那是铁扇夫人独有的响铃,每当铁扇夫人有紧急之事,悼会发出响铃召唤白天雄,白天雄只要听见飞铃召唤,不管多远也要赶过来,这是两人联络的讯号——常义恭声道:“是”

这位耿直的江湖汉子对铁扇夫人的话一向毕恭毕敬,他一听夫人要他发讯铃了,身子略略一弓,自袖子里倏地射出一道铃影,在空中盘旋而颤动,只听一阵急促的铃声随着它的转动而颤响,别小看了那枚小钢铃,此刻声音奇响,里外的人都能听到,可见这只响铃不同凡响——铃响过后,远远的黑暗中响起沉浊的步履声,还有飘忽的衣袂声,似乎有两边的人向这里急奔,在一缕灯影下,只见一个白衣汉子,长袍飘逸,铁青着一张脸,向这里缓缓行了过来,而随在他身后的一些人却停立在外面,似乎没有这白衣汉子的允许,谁也不能踏入一步——老沙推了推燕云飞低声道:“白天雄——”

燕云飞嗯了一声,依然含笑的仁立在那里。

白衣汉子急步道:“夫人,你受惊扰了…”

铁扇夫人冷冷地道:“天雄,这是怎么回事,你可要说清楚……”

白天雄嘿嘿地道:“夫人,敝宫今夜来了空前之敌,他们自不量力,居然妄想毁掉我们铁扇宫,这些人狂妄无耻,用火器杀了属下几个得力兄弟……”

铁扇夫人冷冷地道:“是不是寒玉……”

白天雄嘿嘿地道:“原来夫人已经知道了,嘿嘿,寒玉和一个姓雪的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他们的人已被我们杀伤不少,此刻我已布下天罗地网,没有一个能逃出咱们铁扇宫——”

铁扇夫人鼻子里轻轻一哼,道:“咱们的人呢?”

白天雄面色一惨,苦笑道:“四大天王伤了三个,眼下三绝和尚和受伤的其他三大天王率兄弟在搜寻他们,我相信天亮之前,一定会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寒玉那老小子居然备了火器,否则,四大天王不会伤了三个,夫人,你这里…”

他早已看见燕云飞三个人负手仁立在那里,故意不闻不问,但,心底里却暗中震荡不已,想不到小磨岭果然神通广大,居然派人混进了铁扇夫人居住之处。

铁扇夫人斜脱了燕云飞一眼,道:“这位是燕朋友……”

白天雄那颗沉冷的心突然一颤,一个寒玉、一个雪无痕,已令他手忙脚乱,再加上一个脚跺四海颤的燕云飞,这情形就更严重了,他想不到寒五连这位难斗的人物都请来了,白天雄嘿嘿地道:“燕朋友也要趟这浑水……”

淡淡地笑了笑,燕云飞道:“为朋友,没办法。”

白天雄面上杀机陡涌,道:“燕朋友,铁扇宫不是善类,我白某人更不是易与之辈,如果你燕朋友肯立刻歇手,嘿嘿,咱们不再追究你硬闯铁扇宫之罪,否则,嘿嘿,今夜你就永远留在这里了。”

这番话真狂真傲,狂的令燕云飞眉头一皱,狂的令燕云飞呕心,他出道以来,碰过不少狂人,没有一个敢在他面前说这种狂话,白天雄是个汉子,燕云飞更是个汉子,他不吃这一套,嘴chún一撇,不屑的道:“我是想留在这里,白朋友,你能么?”

白天雄气的仰天大笑道:“你也太小看我们铁扇宫了。”

肩头一晃,人已抢了过来,铁扇夫人伸手一拦,道:“住手,有我在,哪用得着你来处理。”

白天雄的行动被铁扇夫人一阻,神情随即一变,当着外敌的面前,当着宫中弟兄的面前,铁扇夫人没有给他面子,他心里有一股难以宣泄的怒火,道:“老夫人,铁扇宫现在是我当家呀。”

他故意把那个“老”字叫的特别响,暗中已告诉铁肩夫人,此事你管不着了,铁扇夫人似乎相当了解白天雄的为人,冷冷地道:“不错,我是把铁扇宫全盘交给了你,不过,这后宫之处是我老宫主还能做主的地方,出了此地,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这里却由不得你……”

白天雄神色苍白的道:“老夫人,你……”

铁扇夫人冷笑道:“如果你认为我损了你的威名,认为老身不给面子,你就连老身一块杀了吧,当初,咱们就曾说好过,谁也不准干涉谁……”

白天雄怒声道:“不行,今夜闯进来的人全是咱们铁扇宫的仇敌,四大天王拼了命要毁掉这些人,你横加干扰,岂不是给敌人有喘息的机会……”

铁扇夫人冷冷地道:“我问你,今夜这宫里共闯进多少人,你又杀了多少人?

如果你白宫主真有通天彻地之能,这些人早全除去了,前面战况我不了解,至少这里还有三个活人……”

白天雄心神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