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3章

作者:柳残阳

冷嘲的话语和着寒夜的冷清,那字字句句有若冰溜子般的穿进他们的心里,燕云飞每句话都是那么坚强那么有力,先前的剑罡已给了白天雄甚大的震撼力,若论白天雄目前的功力,单打独斗,他自己连一点把握都没有,当四大天王悄然而至的时候,他知道恁自己五个超世高手的力量要对付燕云飞就容易的多了,虽然还有项七和老沙两个高手,但,那已经不足惧了。

盖晃嘿嘿地道:“燕朋友,四大天王早已久仰你的大名,铁扇宫不是怕事的地方,你我双方河水不犯井水,为了小磨岭,阁下要强自出头,燕朋友,看看地上,死的全是我们的兄弟,这股仇这笔帐,要我们放过你,也太没天理了……”

摇摇头,燕云飞道:“盖晃,你成名不易,也活了大半百,跟别人称斤论两,也许还有那个份量,跟我,劝你一句,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头……”

端的不同,几句话俱是硬梆梆的,连一点下风也不肯失,仅这份胆气和言语已令四大天王震憾了,他——燕云飞不仅手底下硬的像块铁像块铜,连机锋都不肯矮人一截,盖晃的眉头皱了,脸也变了,嘿嘿地道:“姓燕的,我们知道你行,也知道你很有份量,可是你得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闻名天下的铁肩宫,江湖上敢站在这里说大话的没有几个,而独独你,不但敢站在这里说大话,腰干还挺的像棵葱,兄弟,饭可满,话不能满,瞧瞧我们兄弟,哪个都不会含糊你……”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盖朋友,我还是劝你一句,铁扇宫不是铁色的,在咱们没有真正交手前,你们最好掂量掂量,有那份量没有,看在老天的份上,我不想多杀人了,立刻放了寒玉和老雪,只要不再跟我朋友过不去,也许铁扇宫还能在江湖上逍遥几年,否则,只怕…”

三绝和尚的身子移了半步,道:“燕朋友,你想要寒玉他们的命么?”

燕云飞大笑道:“有谁动得了他们……”

三绝和尚嘿嘿地道:“有,我们兄弟平生只有一个嗜好,那就是杀人,杀人像切豆腐一样,鲜血一冒,嘿嘿,我们心里就乐,寒玉和姓雪的血一定更黑更稠,杀起来挺过瘾…”

项七吼道:“和尚,你他妈的病狂……”

手里的刀已斜斜的劈了出去,这个人性子一向激烈,不管敌人如何强霸,他决不考虑成败,三绝和尚的目刃倏地一冷,酷厉的瞪着项七,大掌已吐了出来。

哪知,三绝和尚身子才动,半空中已有人叫道:“项兄,这个人交给我……”

那是雪无痕,他和寒玉衣衫凌乱,泥屑草梗沾满身上,二个人显得十分狼狈,仿佛经过了一番苦战才逃脱出来一样,而杨尚云满身血渍的紧紧随在他俩身后……

小磨岭出发前有六七十名兄弟,如今,能跟着杨尚云过来的也不过是十来个,显而易见,此次小磨岭虽然有备而来,也折损了许多兄弟,而铁扇官能在仓促间应付小磨岭的偷袭,犹有这种能力,足见铁扇宫果非易与。

风大娘叫道:“他们怎么出来了……”

寒玉冷笑道:“恁那几块料也拦得住我们?呸,风大娘,你们适才所赐敬谢不敏,现在,兄弟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雪无痕和寒玉能从铁扇宫的地道里闯出来,的确令四大天王傻住了,四大天王合力才把寒玉等人追逐进那个秘道,上百名铁扇宫兄弟守在洞口,而寒玉和雪无痕能冲出来,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白天雄早已气的全身颤抖,以四大天王的江湖经验,浑厚功力居然困不住人家,双方皆尽全力,自己手下的四位要角,并没占多大的便宜,此时此刻他才了解小磨岭的实力果然不容忽视。

由于寒玉和雪无痕的出现,使这里形势立刻有了转变,双方人数相当,俱是当代高手,老雪已恨透了三绝和尚,人才至现场,已凶冷的驭剑而上,他双目不瞬的盯着三绝和尚,一挥手,道:“项七,你先退下,这个人和我的过节还没有解决,他刚刚仗着他们的四兄弟给我和寒玉吃了不少闷亏,这龟儿子由我来对付……”

项七嘿嘿地道:“那好呀,老雪,最好能砍下他脑袋给老子当球踢,和尚头当皮球玩,嘿嘿,一定很有味道……”

老雪嗯地一声道:“放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三绝和尚被这两人左一句右一句的风凉了半天,心里那股子怒火冒起三丈,他大和尚是四大天王之首,在铁扇宫除了宫主白天雄外,谁不让他三分?如今,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前,雪无痕连损带骂的把他数落的一文不值,那股气真是冒大了,他吼道:“老雪,我和尚就成全你。”

只见他全身长袍隆隆的鼓了起来,脸色由白转红,全身劲力俱运集在双手上,大和尚主修外家功夫,一身皮肉刀枪不入,尤其是掌上功夫,出自武当的大力金钢手,一抬手,双掌已交叉在一起……

雪无痕的剑冷的发寒,也是杀气毕露。

燕云飞双chún一启,道:“老雪,小心。”

白天雄移身吼道:“慢着——”

三绝和尚对自己这位主还真听话,闻言已疾速的斜退半步,双手缓缓放了下来,合什道:“宫主——”

白天雄嘿嘿地道:“让我先问他们一句话。”

“是——”三绝和尚束手站在那里。

白天雄阴沉的道:“燕朋友,我白天雄做任何事都要弄个明明白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如果本宫没有人接应你们,你们决然进不了这里……”

燕云飞还没有说话,寒玉已笑道:“那要问问你的好兄弟了……”

白天雄厉声道:“真是田洪……”

他心里早有了谱,只是由于太信任田洪,他始终不敢相信田洪会出卖他,为了证明田洪真的出卖了自己,他必须求得证明……

司马敦冷冷地道:“怎么,宫主是不相信是那龟儿子干的好事?”

白天雄突然一叹道:“兄弟,看来今天是咱们铁扇宫大限的日子了,田洪那贼子连我都敢出卖,此刻只怕早已躲到哪里看热闹了,兄弟,干吧,咱们没有选择了……”

白天雄果然有点眼光,今天这种场面已非言语所能解决了,铁扇宫虽然好手如云,对手更不乏能人,最令他头痛的不是寒玉和雪无痕,而是难惹的燕云飞,他怕射日剑的威力,怕他敌不过姓燕的。

三绝和尚嘿地一声道:“宫主,杀——”

他是最会选择出手时机的人,白天雄话音甫落,三绝和尚的掌刃已迎面劈了出去,他必须在一招之内抢了先机,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对手——雪无痕,是个玩剑的高手,稍有不慎,自己一世英名便要栽在这里了。

掌风呼烈,一发不可收拾。

雪无痕厉声道:“居然偷袭——”

剑刃在空中翻转,一身白衣在空中飘舞,那利落的剑势已横劈向三绝大和尚,他必须用这柄冷剑封住三绝的攻击,否则,掌刃连绵不断,雪无痕便没有办法阻止他的一路抢攻。

三绝和尚身形果然为之一顿。

雪无痕抓住这仅有的刹那,长刃已点向三绝和尚的前额,三绝和尚大袖一拂,人已随之飘移——连着七掌,一排浑厚的大力在空际挥洒——雪无痕也是剑式运转,在掌影中闪颤。

铁扇夫人似乎从这一切的惊吓中醒了过来,她露出一抹震惊的神色,向燕云飞颤声道:“燕公子……”

燕云飞连忙道:“前辈,请说。”

铁扇夫人嘴chún蠕动,道:“公子,老身恳求你,别让铁扇宫全毁了。”

摇摇头,燕云飞苦笑道:“夫人,白天雄恨不得毁掉你,恨不得能将你一并杀了,你还为他求情,我不明白,夫人何以会……”

铁扇夫人怆然的泫然泪滴,叹了口气,道:“公子,别忘了铁扇宫是老身用了半生功夫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草一木,一屋一瓦全与老身有着一股浓郁的感情,我爱它,更敬它,不希望就此瓦解……”

燕云飞黯然的道:“夫人,白宫主并不这么想,他恨不能借着铁扇宫的余威称霸江湖,恨不能杀尽天下反对他的人,今夜,他如果能借机下台便罢,否则,那场面就不是我所能控制住的了,到时候,只怕……”

铁扇夫人沉默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因为她知道,燕云飞说的全是事实。

盖晃瞄了现场一眼,道:“宫主,单打独斗并不是办法……”

白天雄嗯了一声,道:“我明白,通知所有兄弟,咱们要展开杀戮了……”

盖晃立刻传达了白天雄的讯息,瞬息间,铁扇宫的弟子已暗中发出了出手的信号,只听司马敦大叫道:“兄弟,全上啦。”

这突然之变,早在寒玉和燕云飞的意料之中,他们知道白天雄会孤注一掷,因为他面临了抉择,没有机会选择别的途径,寒玉怒声道:“上吧,那个盖晃交给我……”

老沙嘿嘿地道:“我对那姓风的娘们倒挺有兴趣的,这女人騒味十足,正合了我的胃口,来,交给我,看我老沙如何跟她玩玩,保

证有她乐的……”

面对着这样强劲的敌手,老沙依旧谈笑风生,丝毫也不为那未知的搏杀担忧,可见老沙还真看的开。

风大娘字字句句都听的清楚,怒道:“老沙,你找死——”

体看风大娘是个女流,那身功夫还真不容轻侮,身子略略一扭,已挥着她那柄薄薄的利刃冲杀过来,出手之快倒使老沙一惊——这边一动手,铁扇宫的数十名弟子全出手了,项七也不甘寂寞,大吼一声,冲向司马敦——燕云飞始终沉稳如泰山,他并没有急着出手,双目始终注视着白天雄的行动,他知道白天雄目前是他唯一的对手,也是最可怕的一个敌手,此刻,白天雄和他几乎是同一心思,两个人目光顿时集结在一起。

半晌,白天雄冷冷地道:“我们总要有个胜负……”

点点头,燕云飞冷笑道:“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能一举杀了我,铁扇宫宫主的宝座就要拱手让人了……”

白天雄一怔道:“谁能接我这个位子……”

鼻孔里一声冷哼,燕云飞不屑的道:“自然是老夫人,她是当然之主,若不是她提拔你,你能有今天么?姓白的,做人要厚道点,你不但不知道感激老夫人的恩情,居然还想杀了她……”

白天雄怒声道:“那个老太婆?哼,果然是她的意思。”

燕云飞冷冷地道:“你该死,临死还不醒悟……”

他生平中最看不起忘恩负义的人,白天雄是个标准的无情小人,他忘了铁扇夫人的提携,忘了对他有恩的人,在利用价值消失的时候,他居然能狠心的要解决掉这个累赘,这种行径使燕云飞动了杀机——射日剑已遥空指向白天雄,那是射日剑的起手式。

白天雄也拨出了剑,两个人已渐渐靠近。

耳边,传来惨厉的叫声,那是铁扇宫和小磨岭兄弟厮杀的必然结果,一定有许多不幸者为此而死。

鲜血在飞溅,全场陷在一片惨境中——蓦地里——两股剑刃已自两个不同方位向对方的身子劈去,白天雄挟着胸前那股子恶毒之念,肩头微晃,人已连人带剑冲杀过来。

燕云飞双目如两盏明灯似的瞅住了白天雄那晃移而前扑的身子,当白天雄的长剑才切向自己身前刹那,射日剑已在那一闪而过的空档中,倏地斜斜飘进白天雄的剑幕里这种超乎寻常的剑法使白天雄心神大颤,他出道至今会过的高手无数,却没见过像射日剑这么泼辣的招式,他吓得忙着一退,道:“厉害——”

厉害并不在这里,真正的厉害是他那切入的一剑并不因为白天雄的疾速暴退而有所停歇,燕云飞就像是白天雄的影子一样,他退他跟着疾进,剑式不但未见减慢,更快的是射日剑已由劈为点,猛地戳向白天雄的胸口——神色随着惨变,白天雄长剑一挥,道:“你——”

那个“你”字也只不过在嘴chún里转了半转,白天雄只觉一阵剧痛传进心里,手中长剑已叭地掉在地上——人一个颤晃,往旁边直栽而落——风大娘惨叫道:“宫主中剑——”

这声厉吼使全场的人都愣住了,三绝和尚和雪无痕犹在生死关头,此刻已顾不得再拼了,已疾速跃身扑向白天雄的身边,叫道:“宫主,宫主——”

白天雄嘴里已吐出了鲜血,颤道:“通通住手……”

司马敦的头已给项七砸破了一个血洞,在晕眩的步履中,捂住头上汩汩的血柱,吼道:“他妈的,宫主可不能死……”

盖晃一提长剑,道:“不打了。”

他还是条汉子,说不打就不打,扔了剑认栽,寒玉倒很顾忌江胡道义,没有借机下手,面上露着不屑的笑意,任盖晃离去。

三绝和尚怒声道:“是谁杀了宫主——”

燕云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