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4章

作者:柳残阳

烈日已盘踞在苍穹之上,如一团红红的火样斜斜的垂挂在云端上,铁扇宫在刻意的修饰上,显得很有生气,大门特别油漆了一番,两个黑衣黑裤的弟子罗列两旁,白石板道上清亮光滑,他们俱昂胸挺肚的望着路上,今天是他们铁扇宫的大日子,铁扇夫人下帖邀宴小磨岭当家寒玉和名传江湖的燕云飞,而雪无痕更是榜上邀请之人——而雪无痕却没有来。

路上,只有燕云飞和寒玉两道骑影,两个人缓缓跨骑而来,笃笃的蹄声敲起了板石路上的回响,大门口的汉子全毕恭毕敬的在那里迎着——三绝和尚是负责迎客的当家代表,此刻,双方都没有了敌意,仿佛是多年的老友似的,互相迎上——三绝和尚合什道:“欢迎,欢迎,那位雪施主呢……”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老雪有点不舒服,由我和寒兄弟代表了……”

三绝和尚的眉头皱了皱,道:“那真遗憾了,我们老夫人指明他是贵客之—……”

燕云飞冷冷地道:“见过老夫人后,我会当面请罪……”

铁扇宫的大厅还真有气派,槐木大红椅,青石板地面,琉璃顶子,江湖上铁肩宫能独树一格,自有其不容忽视的力量,进厅后,一张大圆桌已摆投好了碗皿,红巾复面倒像在办喜事。

风大娘和司马敦早已站立在那里守着,他们四大天王今日显得十分磊落,面上俱挂着笑容,大伙倒像是多年好友,互相拉着手落了座。

燕云飞拱手道:“诸位,老夫人……”

铁扇夫人终于出现了,她那苍迈的脸上仿佛挂着一层忧愤,两眼平直的有些空洞,白天雄紧紧的扶住铁扇夫人,铁扇夫人嘴chún颤动,道:“燕……

她的话结巴的还没有说出来,人已往前一栽,一股鲜血从她背后冒出来,身子抖颤了一下,面向地上倒去。

背上插着一柄七首,整根没入——燕云飞一震,道:“老夫人—一”

白天雄嘿嘿地笑道:“姓燕的,我本来不会这么早发动,可是这老太婆太不识相了,她始终不肯跟我合作,这是她自己找死,怨不得我姓白的心狠……”

燕云飞怒声道:“你好狠——”

白天雄大笑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老子本来就是要这老太婆邀请你们来上当,俗语说无毒不丈夫,为了前日那件事,我白天雄栽的太惨了,我不杀你,日后还能在道上混么?可惜,你俩还不知道,一踏进铁扇宫,就甭想再活着走出这里了…”

风大娘哼叫道:“宫主,你为什么杀她…”

白天雄瞪了她一眼,道:“不杀她行么?咱们设置的一切,这老太婆拼了命也会说出来,如其由她嘴里说出来,倒不如我们提早发动,反正咱们最终的目的是把姓燕的骗进宫来……”

风大娘怒声道:“白天雄,你好毒,老夫人的宫主之位被你用无耻的手段逼下来的,你逼下来也罢了,连条活路都不给她,现在我明白你为什么要杀她了……”

白天雄叱道:“住嘴,你敢背叛我……”

风大娘嘿嘿地道:“我本来不会背叛你的,现在我要说出你的罪状了,不然,我们女人给你糟榻完了还要忍气吞声,呸,老娘就不会那么容易被耍……”

白天雄恨声道:“臭娘们,我有什么罪状……”

风大娘像疯了一样,厉声道:“诸位,你们知道白天雄是怎么登上宫主宝座的么?他是用卑劣的手段,玷辱了老夫人胁迫她……”

白天雄闻言大懔,这档子事除了他和铁扇夫人知道外,他保证天下没有人知道这秘密,因为她自己是当事人,决不会把这桩事给喧出去,而铁扇夫人更是死要面子的人,哪会把这桩丑事告诉第三人,她自己不会说,自己不会说,风大娘又怎么会知道……

他变色道:“住嘴,你胡说什么?”

风大娘厉声道:“要我闭嘴,除非你杀了我——”

白天雄嘿地一声道:“你以为我不敢——”

手袖里突然一抖,一蓬异光碎然间射了出去,风大娘跟白天雄有很亲昵的交情,白天雄肚子里有些什么,她是一清二楚,就是不知道他长袖中藏了暗器,只听她惨叫一声,满身都是细如牛毛的蜂尾针。

风大娘惨声道:“你……你……”

白天雄嘿地一声道:“这暗器本来是专门对付燕朋友的,谁知道你这娘们不识相,话太多了,只是,这太便宜姓燕的了……”

风大娘中针之后,脸上立刻呈现黑紫之色。

盖晃是四大天王最后进厅来的,他一见风大娘倒在地上全身呈紫黑之色,愤愤地道:“宫主,给她解葯,蜂尾针其毒无比,中者必死……”

哪知白天雄冷冷地道:“叛我者死,这是她应得的下场……”

盖晃气绝的道:“宫主,你……”

白天雄脸色忽然一沉,道:“有谁敢抗旨的,这就是样子,各位大王听着,风大娘死有余辜,任何人都不准再提,现在,我们要向这两位好朋友算算咱们的帐了。”

燕云飞和寒玉冷眼看完了这一幕,顿时了解白天雄的恶毒了,燕云飞后悔自己没有当场杀了他,才招致铁扇夫人的惨死,他叹了口气,道:“白天雄,你今天要付出代价。”

白天雄仰天大笑道:“姓燕的,你错了,赢家是我,决不是你,设计把你骗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布署好了,看看这场面,有谁能逃的出去,况且,我还邀请了恨你入骨的人……”

一怔,燕云飞道:“恨我入骨……”

白天雄得意的道:“瞧瞧吧,有一批人是为你而来,你不会想见这些人,可是他们却想见你,因为你……”

随着他的话声,大厅门口处已出现了二十余道人影,这些人俱是白巾复面,仅二个眼眶子露在外,数十道目光俱投落在燕云飞的身上,寒玉面色微变,悄悄地附在燕云飞的耳边,道:“白衣玫瑰……”

这几个字骤然落进燕云飞耳中,心里顿时激起一阵剧荡,白衣玫瑰是玫瑰组合的白衣杀手,柳含烟就被这个组合所牵制而无端的牺牲了,虽然柳含烟是死在毒魔老白手里,如果她不加入这个组合,也许如今还活的好好的,他心里一震,立刻怒道:“来的好,我正愁找不着她们呢!”

寒玉早已耳闻燕云飞的过去,道:“你想起大嫂了……”

燕云飞一扬头,叹道:“含烟之死,跟这些人有决对关系——”

寒玉咬牙道:“兄弟,咱们唯有拼命了……”

这批玫瑰杀手是在一个红衣女子的率领下走了进来,白天雄对这红衣少女仿佛十分尊敬,拱手道:“胡姑娘,天雄久候了……”

女杀手胡梦的名字在江湖上可不陌生,虽然仅是个女流,其杀人的事迹却流传很广,想不到这个女杀手也是玫瑰组合的人。

胡梦淡淡的瞥了燕云飞一眼,道:“就是他……”

白天雄嘿嘿地道。

“不错,他就是你们要找的燕云飞……”

胡梦嗯了一声道:“很好,先砍下他的手来。”

别看她把这几个字说的那么轻松,那批白衣玫瑰杀手却仿佛奉了圣旨似的,蓦然间冲了过来,休看她们俱是一些女人,出手可快得很,只是晃一下眼,数道剑影已飘了过来——寒玉吼道:“大胆——”

他的剑出的更快,快的连那个胡梦都略显惊诧,寒玉知道今日除了拼命已没有选择,出手之狠,连他自己都觉得超乎常情。

冷刃下已有三个白衣女子满身鲜血的暴闪而退,这些白衣玫瑰杀手虽然凶狠厉烈,但,她们遭遇的对手是目前江湖上年轻辈中的顶尖高手,一出手已将这些少女震慑住了。

胡梦全身一震,道:“好剑法。”

寒玉冷冷地道:“识相的,立刻滚——”

胡梦哼地一声道:“别以为伤了我几个小妹妹就可傲视江湖,胡梦今日来此是志在必取,奉我主之命务必带回燕云飞、寒玉,省点力气吧,免得小磨岭那么多兄弟全为你而丧生……”

“小磨岭兄弟全为我而死”这句话传进寒玉耳朵里,触起他一阵仰天狂笑,笑的他全身震动,大声道:“胡梦,我寒玉和小磨岭七十六名兄弟人人都肯为燕云飞拼命,为他而死,你有本事就来拿吧。”

胡梦一呆道:“姓燕的何德何能有这么多人为他疯狂……”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我只是以‘诚’字待人,有‘诚’的人遍交天下,有‘义’的人威不可惧,姑娘,你懂了么?”

胡梦眸子里突然浮现出一抹泪影,道:“我含烟妹真是眼光独具,她和我在玫瑰山上朝夕相处,日日夜夜在我耳边提起你,未见你前,我以为她是被感情冲昏了头,一定是被你甜言蜜语所惑,如今,寒玉都能为你而死,证明你的确是个值得去爱的男人,我胡梦此次来这里就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燕云飞凛然地道:“现在全看见了,怎么样,没令你失望吧?”

胡梦哼地一声道:“看在含烟妹妹份上,今天我不插手这件事,不过,你必须要注意,玫瑰帮动员了全部力量务必要除去你,不是你,我的含烟妹不会死……”

燕云飞怒声道:“含烟是死在老毒魔手里……”

胡梦一呆,道:“真的……”

燕云飞愤愤地道:“真假都不重要了,我会上玫瑰帮算算这笔帐,你们的玫瑰帮主是罪魁祸首,若不是他控制含烟……”

胡梦变色道:“燕朋友,别说了,咱们后会有期……”

她仿佛有什么事不敢说一样,神情大变后,已挥挥手,那些白衣杀手已向外行去,这行动倒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先前她杀气腾腾的冲过来,这会儿几句话功夫,敌意已消的撤退而去,白天雄呆了一呆,道:“胡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胡梦一回头,冷冷地道:“玫瑰帮不想乘人之危,至于本帮和燕云飞之间的事,本帮自会了断,但,决不是今天——”

白天雄怒声道:“你们怕了?”

胡梦点点头道:“也许是吧,随你怎么说好了。”

玫瑰帮的人这一走,倒使白天雄的气焰少了一半,本来恁自己和四大天王的力量,再加上玫瑰杀手,他有把握宰了燕云飞和寒玉,如今她们一走,顿时使他惊恐起来,他愤愤地吼道:“三绝,咱们依旧能宰了这两个……”

哪知风大娘冷冷地道:“我退出……”

司马敦大叫道:“妈的,风大娘,咱们四大天王哪次不同进同出,今天。

你临阵缩退,那不是毁了咱们四个人的名头……”

风大娘哼了一声道:“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宫主杀了老夫人,使我看不起他的行径,你们要拼去拼吧,我可要走了……”

说完话,人已向门外飘去。

蓦然间——大厅外陡然传来一声沉喝,道:“回去——”

风大娘那闪出的身子踉跄的又翻滚了回来,一张脸全是惊恐之色,她仿佛受了相当的惊吓,人市进来已全身颤抖的寒惊不已。

紧接着——是两个绿袍汉子已昂然的站在大厅门口,这两个满身绿袍的怪汉一出现,场中除了白天雄显得异常兴奋之外。其他诸人俱是心头沉重,面现怀疑之色。

寒玉震动的道:“缺角龙,独角兽……”

这两个闻名天下的怪胎早已十八年前已轰动江湖,两个人看来虽尚是个中年汉子,其实已有六十几岁,这两人心狠手辣,黑道中的凶神恶霸,只要是看不顺眼,若落在他俩手中,活着的人不会太多。

白天雄立刻嘿嘿地道:“二位师叔来啦。”

缺角龙和独角兽丙个人鼻子里微微的哼了一哼,两道绿袍一晃,人已如一阵风样的跨了进来,四道目光在屋子里略略地扫了一扫,大咧咧的那么一站,独角兽已先叫了起来,道:“说,谁砸了铁扇宫——”

白天雄嘿嘿地道:“师叔先别生气,敢上铁扇宫闹事,自以为不可一世的人眼下就站在二位师叔面前,瞧瞧人家,可没把师叔们放在眼里,站在那里人五人六的,仿佛他妈的是武林中的老大……”

那是指燕云飞和寒玉,他故意挑起独角兽儿缺角龙的怒火,这正是他厉害的地方,只要那张嘴皮子不烂,杀人只在片语支言间……

浓浊的眉毛一舒,独角兽嘿嘿地道:“你是指他……”

缺角龙和独角兽两个人一踏进这屋子里,立刻知道眼前谁是这屋子里的强者了,他俩可是江湖里的老狐狸,任何道上跑的兄弟只要和他们朝过面,他们就能判断出对方有几斤重,燕云飞和寒玉虽然是两个年轻的可做他们的儿子人,可是那份沉稳的架势,却令这两头老狐狸有点诧异,江湖上见过他们的不多,听过他们的不少,燕云飞和寒玉却仿佛若无其事的依然含笑而立,这份耐力就令这两个老江湖深具戒心了。

白天雄急忙道:“师叔,那个就是燕云飞…”

独角兽嘿嘿地道:“果然有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