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5章

作者:柳残阳

两个人身形在空际疾速的转换着,以剑对掌,双方居然不能立刻分出高下,燕云飞额际上已渗出了汗珠,他出道以来,这是最艰辛的一次搏斗,敌人并不如他想像中那么容易对付,浑厚的掌力逼得他无法接近对方,而独角兽愈战愈寒心,他那擅长的掌刃居然发挥不出力量。

缺角龙仰天一声厉笑道:“真想不到呀,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个这样的熊人物,兄弟,天雄已死,咱们二个老不死的居然眼睁睁看他被人家杀了,这可是天大的丢人之事,传出江湖,道上朋友不笑掉大牙才怪……”

独角兽大声道:“那就快动手,把这里的人全杀光了,就没有人知道咱们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了……”

风大娘惊叫起来,道:“你们要灭口……”

要知这两个绝世魔头向来自视甚高,自视身份特殊,为黑道中的翅楚,他们可不愿意让江湖上知道他们的师侄当着他们的面被人活活杀死,为了保有那个秘密,唯有将这里的人全都杀了,日后就无法传出去了。

缺角龙阴冷的道:“怎么,你还想老夫手下留情……”

风大娘自从发现白天雄用卑鄙手段夺了铁扇夫人宫主之位后,心里对白天雄的为人就有着一份不屑,白天雄死在燕云飞手里,她反而觉得死的并不可惜,但,风大娘已中了白天雄的蜂尾毒针,全身呈现紫黑之色,她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此刻纵然有解葯,也无法挽回她的生命,风大娘也是个厉害角色,在这种离死不远的情况下,突然有股莫名的勇气和力量,吼道:“这两个老东西好毒,想活命的就动手呀……”

此刻,那满身的蜂尾针毒已使这个女人头脸黑肿起来,虽然她那口气尚未咽下,但离死却也不远,风大娘就是风大娘,她不知来自何处的一股子勇气,居然垂死情形下犹能站立起来,向这两个绝世高手扑去。

她的手几乎已能够及缺角龙的肩头,缺角龙一个大旋身,衣袂飘飞中,一只手已拍在风大娘的顶门上,只听啪地一声响,她那颗不算难看的一张脸已扭曲在一块,脑汁和鲜血如滚开的豆汁般喷洒着——缺角龙一掌将这个女人击毙了。

风大娘如一块风干了的肉干般往外摔了出去。

寒玉怒吼道:“好毒——”

缺角龙拍碎了风大娘的天灵盖,身形一丝也没有停歇,双手如盘旋在空际的兀鹰锐爪,快速的向燕云飞的背后抓去,真是快的令人不及目视——但,寒玉的身子已迅快的运动扑来,他是个知道厉害的人,明知道自己伤势不轻,在这种情形下,若不及时出手,燕云飞遭遇的压力将会更大,如果连燕云飞也遭了毒手,今天真会如独角兽所说,全部的人都要死在此处。

寒玉也知道自己帮不了多大的忙,可是他必须尽力,唯有拼命才能挽回目前的颓势——在满场翻飞的掌影中,燕云飞猛地一声大吼,道:“寒玉,退……”

只见这个勇猛沉着的年轻高手,这一刹那,已将那柄名垂江湖的射日剑笔直的运了起来,随着那声大吼,全身衣袍仿佛被气吹起来一样,隆隆鼓起,他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寒惧的杀气,即使站在远处都能感觉出来……

射日剑的刃光更冷更寒……

一连颤跳了七八次,刃沿间散发着一缕嗡鸣,缺角龙毕竟是个识货的人,他神情略变,吼道:“兄弟,快闪……”

燕云飞哪能让他有闪移的机会,那缕缕剑芒已如空中闪颤的疾电似的,在独角兽的身上划过三次,真不可思议,独角兽已如着了道般的吼着……

“妈呀,这是剑罡……”

他如亡魂附体般,疾速的退着,可是身上却在溅洒着血滴,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何以会流血,当他人已退了丈外之时,他这才感觉一股剧痛传来,胸口大开,三条血槽都在淌着血水,只因对方的剑太快太利了,中剑当时尚无感觉,退出场外,剧痛已阵阵传来……

缺角龙惨白的叫道:“兄弟,你挨剑了……”

独角兽经不起这个事实的打击,人已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朝胸前低头,一看,嘿,肋骨已断了四根,血肉已交织成一片殷红——独角兽大叫道:“哇,我死定了……”

任谁挨了五剑也死定了,缺角龙立刻知道事情的严重了,他扔了一瓶外伤的葯给独角兽,道:“快止住血……”

然后,他凝重的盯住了燕云飞,凝重的道:“小子,那个人在哪里……”

喘了口气,燕云飞冷笑道:“你指谁?”

缺角龙恨声道:“那个传你剑法的人……”

燕云飞喘声道:“你不配……”

缺角龙嘿嘿地道:“姓燕的,聪明点,老夫也是个玩剑的,剑罡固然是天底下最霸道的剑法,它也有它的缺点,此种剑技只适合短时间的搏杀,要一招宰了对方,否则,剑罡就要发挥不出来……

燕云飞面上露出一股冷笑,道:“你很了解它……”

缺角龙面上起了一阵抽搐,嘿嘿地道:“我何止了解,我还知道你已没有余力再第二次使出剑罡了,这玩意最耗真力,此刻只要是个玩剑的人,都能杀了你,因为你必须要先经过调息才有余力再斗……”

燕云飞闻言神情一变,这老家伙对剑道的了解太深了,他不但认识剑,更了解各种剑技的神髓,仅这份见解已够人震惊,何况他还是个剑道高手。

他眉头一皱,道:“你不会乘人之危吧?”

哪知缺角龙仰天大笑道:“那要看我的对手如何了,如果我的对手是个武功很高强的高手,不是我能应付的了的人,对不起,我会毫不客气的要毁了他,因为我不能留一个武功高过我太多的人在世上,如你就是一个例子……”

他瞄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独角兽一眼,面上顿时涌起一股恨意瞪了燕云飞一眼,又道:“何况你又杀我兄弟……”

燕云飞不屑的道:“你真无耻,堂堂成名道上数十年的人也干这种斩尽杀绝的事,如果道上全是你这种末流角色,江湖——”

缺角龙嘿嘿地道:“别他妈的唱高调,强者为王,败者为寇,现在我只要一根指头都能捏死你,如果我是你,乖乖的在那里闭嘴,否则你会死的更快……”

燕云飞的剑朝上一抖,吼道:“来吧,试试看我有没有能力再斗……”

但他心里可明白的很,剑罡不发则已,发时必会耗掉全身真力,他的剑虽然犹能举在空中,真要动起来,燕云飞知道自己准会遭缺角龙的毒手。

缺角龙大声道:“唬人呀,小兄弟,你也太小看我了。”

燕云飞忽然一叹,道:“动手吧,我不会在乎你……”

缺角龙的右掌一扬,道:“杀你太简单了,我的手掌一抬,你准没命。”

燕云飞哼地一声道:“我不会平白受死,你也讨不了好去……”

缺角龙呸地一声道:“鸭子嘴,我倒要看了你的嘴能硬到什么时候……”

庞大的手掌倏地斜斜拍去,一蓬巨力如山撞去。

燕云飞的剑也递出去了,式子却大缓了……

蓦地里——一道人影扑向缺角龙的掌影处——砰然声中——寒玉的身子已连着滚出七八尺,他已硬挨了缺角龙那凶烈的一掌,哇地一声,血水已自这个铁钱挣的汉子嘴里喷了出来——缺角龙一呆,怒道:“你难道不怕死……”

哪知寒玉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嘴里犹在淌血,道:“为我燕兄弟死是我的光荣……”

这个血性汉子的话,仿佛给了缺角龙很大的震憾,他似乎没有想到世上真有这种不顾生死,愿为朋友卖命的人,寒玉的行径令缺角龙激荡不已,他大怒道:“好,我先成全你。”

他有点不相信寒玉真是个悍不畏死的汉子,移身扑向寒玉身边,一脚踏在寒玉的身上,嘿嘿地又道:“我脚只要一踏下去,你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

寒王双目一垂,道:“踏吧,寒玉不会皱个眉头……”

缺角龙嘿嘿地道:“硬充汉子,呸……”

他还要说什么,眼梢子已瞄见燕云飞扑了过来,只见燕云飞双手抱住剑柄,剑尖已指着他的背后,燕云飞冷冷地道:“离开他,不然咱们大伙一块死……”

缺角龙不屑的道:“出手呀,我倒要看看你能如何运剑……”

突然燕云飞长长吸口气,道:“你会后悔的……”

摇摇头,缺角龙冷冷地道:“我不会后悔,在一个时辰内你决不敢运剑,否则你会精力溃败而死,现在的你还不如一个孩童。”

燕云飞仰天笑道:“剑道上,你是了解很多,不过你不了解射日剑法,它有一招你永远都不会想到,那……”

缺角龙不屑的道:“哪一招,没有内力的剑再厉害……”

此人是个盖世狂人,他已了解燕云飞此刻连举剑之力都没有,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说这话时眼梢子狂妄的望着屋顶,那神情令人愤愤——燕云飞淡淡地道:“这一招……”

话声甫落,手里的射日剑如穿云怒穹射出的疾箭般射了出去,这一着大出缺角龙的意料,做梦也没有想到燕云飞的射日剑会那么快的扔了过来。

缺角龙吓的疾忙飘身移退,但,他只顾问避那柄射日剑,却忘了脚底下的寒玉,寒玉虽然连番受伤,功力犹存,缺角龙的身势甫起,他已一拳捣在缺角龙的丹田上,拳头不但快,更重的如一块巨石——惨然声中——缺角龙已栽倒在地上,那是他生命里最脆弱的一部份,他痛的哇地一声,人已缩在地上——寒玉大叫道:“打中他了……”

的确是打中他了,这一拳还真行,堂堂的缺角龙就在这大意的情形下栽在寒玉手里,他的气血一散,人已苍白的像个即将死去的病夫……

颤了一颤,缺角龙道:“你…”

寒玉似乎早已忘了自己严重的内伤,居然自地上一跃而起,指着缺角龙的鼻子,不屑的道:“怎么样?你还有能力再打么?”

狂笑一声,缺角龙道:“我兄弟栽了,栽的可笑极了,寒玉,你这一着偷袭的真好,居然把我的气打散了……”

气散了,功毁了,他再也不能做个玩家了。

丹田是力的源头,源头毁了,这个人便整个毁了,缺角龙做梦也没想到会败的这么意外,眼看自己已稳占上风的情形下,却让寒玉给破坏了,他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苦笑,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而独角兽身上之剑,剑剑见骨,血流未止,显然兄弟俩这半生江湖都寸诸东流,浩浩江湖,荡荡武林,已没有他们再混下去的余地了。

燕云飞冷冷地道:“朋友,你输的不服气……”

缺角龙恨声道:“我会服么,寒玉那小子是偷袭老夫……”

燕云飞哼地一声道:“你若不受伤,自认一定能取得胜利了?”

点点头,缺角龙嘿嘿地道:“不错。”

燕云飞大笑道:“看看吧,你会死心的……”

随着他的话声,燕云飞的人突然射向半空,一蓬剑光在大厅里如穿梭的银光,蓬蓬剑雨有若银丝样的射向各处,那正是剑道中最难的剑罡。

剑影一落,燕云飞已稳稳的仁立在原处。

一震,缺角龙颤声道:“剑罡——”

点点头,燕云飞笑道:“不错,你能应付么?”

缺角龙颤抖了一下,道:“这怎么可能?你功力不会恢复的那么快,剑罡发时威力强大,但耗损真力无限,我不相信你……”

不屑的一笑,燕云飞冷冷地道:“这就是射日剑法与众不同的地方,它能运转不息,周而复始,刚才如果你贸然动手,你只怕不会再有开口的机会了……”

面若死灰般的一阵扭曲,缺角龙苦笑道:“我还是幸运……”

嗯,燕云飞冷冷地道:“你是太幸运了……”

他再也不看这个老江湖一眼,以剑拄地,向寒玉行去,两个人俱表现着一股凌然而不可侵犯的倔傲,他扶着寒玉,两个人缓缓行去,任耳边风声啸起,头都不回一下。

突然,缺角龙叫道:“姓燕的……”

燕云飞头都不回一下,冷冷地道:“还有事么?”

缺角龙厉声道:“今日所赐,当会加倍回报……”

淡淡一笑,燕云飞冷冷地道:“恁你们兄弟只怕没有这个力量了,奉劝一句,白天雄已死,铁扇宫瓦解,你们乖乖度个残年吧……”

字字如浪,句句如锤般的敲进缺角龙的心坎里,他浩然的一声长叹,满目苍凉的望着血迹斑斑的厅间,具具尸体都代表着那股子仇恨,当他再抬头时,燕云飞和寒玉的身形早已消失在苍茫之中,天太晚了……

》》》》》》》》》》》》云天黑地,一片黝黑,半空里划过的疾电流闪,豆大的雨点敲击在地面上,劈哩啪啦的直响,这场无名的大雨,仿佛如夜里的厉鬼般,那么狰狞恐怖,而雨势急骤并没有停歇的意思……

密雨,疾电,狂骑——这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