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6章

作者:柳残阳

顺子可灵光得很,来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是明明白白,人家只要一根指头也 能把自己捏死,当着街坊邻居的面,他又不能缩了头装孬,干笑道:“大哥,随便玩 玩……” 哪知老沙嘿地一声道:“谁他妈的跟你随便玩玩,顺子,我老沙别的不会,最爱玩 赌,赌的愈大愈有劲,来,咱们一把定输赢,你赢了,小桃花让你包一年,管吃管喝还 管住,另外我再给你五千两银子玩别的,你看怎么样…” 顺子苦笑道:“大哥,别闹了,我哪有那么大的本跟你玩……” 老沙嘿嘿地道:“夺命赌呀……” “赌命——” 顺子的舌头伸了伸,道:“不是开玩笑吧。” 老沙冷冷地道:“谁有闲情跟你开玩笑,赔不起,立刻滚……” 泥都有三分性,何况是顺子呢,他在三家村也是个人物,当着乡中父老之面,老沙 也太不给面子了,他嘿嘿地笑道:“大哥,留点余地好下台,这里是三家村,若不是看 在项大哥份上,我顺子早就给你两巴掌——” 话声甫落,老沙的手倏地伸了过来揪起顺子,人已射向外面,那扇门一踢而开,顺 子被他揪在助下,大步向街角行去,其他的人全傻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敢吭声——顺子 叫道:“放下我……” 老沙道:“我要你再回酒楼一趟……” 顺子神情惨变,颤声道:“爷,这是干什么?” 老沙嘿嘿地道:“怕了么?怕就别于伤天害理的事,项七家的一门血案,你是瞎子 吃汤团,肚子里比谁都清楚……” 顺子颤声道:“这不关我的事……” 老沙不屑的道:“按老头会让你说实话,咱们去对质……” 顺子手脚冰冷,抖颤的道:“是楼老头说的……” 嗯,老沙根本不理会他,抓着顺子,如老鹰抓着小鸡一样,昂着头,阔着步,直往 楼家酒馆行去,顺子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叫道:“老沙,我说,不过你要放下我来。” 老沙哼地一声道:“谅你也跑不了,你也不必说,自己去酒馆跟我们当家的去 说……” 顺子被扔了下来,顺子知道老沙的功夫有多深了,他可不敢做怪,乖乖的向楼家酒 馆行去,楼老头在柜台后正播弄着算盘珠子,一眼看见顺子又出现在街角上,心里头不 太乐了,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哼,人已站在门口,顺子也看见他了,楼老头本来以为自 己这一站,顺子一定会吓的倒头就跑,哪想到顺子不但不避讳,还跑过来,道:“老 头……” 楼老头怒声道:“楼家的酒不卖给你,滚——” 顺子叫道:“我不是来喝酒的,我……” 楼老头冷冷地道:“顺子,当心找死……” 一眼看见老沙站在他面前,楼老头立刻拱手道:“欢迎,欢迎…” 一瞪眼,老沙冷冷地道:“楼老头,这个人你不会不认识吧……” 楼老头一震,道:“认识,认识,是王大娘的宝贝儿子……” 老沙一推顺子,道:“顺子,自己说。” 顺子脸色苍白的道:“老爷子,事情发了……” 楼老头咬咬嘴chún,道:“顺子,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老沙格格地道:“楼老头,你真他妈的会装呀,我问你,项家的几条人命是谁干的? 嗯,杜八跟你什么关系……” 按老头神色略变,道:“我的爷,别扯上我,我楼老头可是个正经的生意人,楼家 酒馆在这里开了好几年,南来的客旅,北来的商贾,哪个不知道我们挨家的女儿红是顶 叭叭的……” 突然——从楼老头身后传来一声冷笑,有人道:“何止是女儿红,楼天标的杀人手 法也是顶呱呱的,江湖上不识得楼家刀法,那才是有眼无珠呢,楼老头,我没说错吧?” 楼老头身上顿时出了冷汗,隐居这里有十年了,南来北往的有那么多江湖汉子,能 一眼认出他的不多,几乎是没有,而现在这个直呼其名的人,却正站在他的身后,他悚 然而惊,猛地一个回身,道:“尊驾是谁?” 那个说话的人正是燕云飞,不知何时他已站在楼老头的身后,楼老头暗暗震骇,这 个年青人的精湛功夫,居然来到他的身后,他竟没能及时发现,心里一阵前咕,暗中已 有了戒备。 燕云飞冷冷地道:“我姓燕,项七是我兄弟……” 项七双目通红站在远处,顺子仿佛遇上厉鬼一样,全身起了哆嗦,也许是心里有鬼, 他居然不敢面对这个老街坊,畏缩的躲在楼老头的身边。 楼老头呵呵地道:“项家是我们地方上的乡坤,这次发生了这种事,邻居街坊也很 难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天灾人祸是无法预估的……”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如果不是杜八,不是你楼老爷子,项家不会有这种惨案, 老爷子,明人不做暗事,有能耐干这种事,就要有能耐担待——” 楼老头哼地一声道:“杜八和项家的事尽可去问他……” 燕云飞冷冷地道:“老爷子也有份……” 按老头嘿嘿地道:“我楼天标并不是省油的灯,别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敢在这里摆 场面,燕老弟,招子放亮点,楼家酒馆可不是你耍威风、显功夫的地头,识相点,立刻 滚,否则,休怪老夫刀下不留人了。” 一回头,燕云飞叫道:“项七,烧了它……” 烧了楼家酒馆,那是拔了楼老头的根,铲了他的老窝,楼老头的神情微变,长声大 笑道:“我倒要看看谁烧得了楼家酒馆……” 随着他的话声,楼家酒馆里突然拥出二十余条汉子,俱是清一色的黑衣黑衫,项七 的眼睛亮了,他正愁找不着对方的堂口,想不到楼家酒馆果然是杜八的分支,长剑蓦然 间撒了出去,道:“兄弟,看我的……” 眼前仿佛又看见老娘横死在竹篱旁的惨然情景,斑斑血渍,撕裂的刀痕,种种惨情 有如历历在目,项七心里翻涌着股股浓烈的恨意,一肚子的杀气全都暴发出来,哎地一 声大叫,手里的剑已迅快的划了出去。 杜八手下这些人并不是普通之辈,他们窝在楼老头这里,暗中进行各种买卖,如今 有人敢在他们窑口动手脚,他们只有一个字可形容,那就是“杀”字,项七守在酒馆大 门口,势必要和这些冲出来的人朝面,双方在吆喝中,刀剑俱挥的交上手了。 项七是红了眼,他并不在乎自己是否受伤,根本不闪避这些人的刃刀,吼过之后, 手里的剑已连着划出七式,顿时有两个汉子迎头被毁在剑下。 楼老头手下虽有十几二十个,遇上项七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他们有种反而施展不 开的感受,虽然他们俱是有一流身手的人,谁也不愿意和项七真的拼命。 这种情况下,项七占尽便宜,他是随意出手随意伤人,一连五六个汉子全死在他的 剑下,楼老头看了直皱眉头,跺脚道:“你们是绣花枕头,连人家一个也摆不平……” 楼老头这里撂了话,那些人顿时知道事态严重了,多少年来,楼老头一直隐藏着自 己身份,决不会为点滴小事而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今日来人一语揭开了他的面目,说 明了这些来者决不是普通道上的朋友,自家兄弟已毁了五六个,自己人连个边也没沾上, 这传进杜八耳里,只怕老杜不会饶了他们,他们也感觉出事态的严重了,齐声大喝一声, 十余柄刀剑俱往项七身上招呼着——个个在拼命,人人想邀功,形势立变,项七的压力 无形中加重了,他已没有先前拼命时那种威风了。 老沙怒严道:“仗人多……” 老沙是何许人,杀人他内行得很!对付这些豺狼,他觉得不需要太讲道义,剑已朝 距他最近的两个汉子射去,两道血光闪颤喷洒,人已倒了下去。 项七怒笑道:“好呀,老沙,咱们干吧。” 这两个多年并肩的好友,一前一后的攻杀出去,两个人有种缤密的默契,出手在快 速中犹能前后交叉配合,那阵势反而使对方的人震慑住了。 楼老头一看今日这种阵势,心里顿时一沉,今天若不将眼前的三个陌生人摆手,往 后,楼家酒馆当真要关门大吉了,他嘿嘿地道:“燕老弟,我为你可惜……” 燕云飞冷冷地道:“该可惜的是这家酒馆,多少嗜酒如命的同道,再也尝不到楼家 的女儿红了,今天将是最后一天买卖了……” 楼老头怒声道:“你错了,楼家的酒不会成为绝响,女儿红依然传名江湖,倒是你, 你闯进了鬼门关了,我楼天标虽然久不动手,但要修理你,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燕云飞岂是个任人恫吓的人,楼天标是杜八的人,杜八见了他都要让三分,楼天标 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居然在他面前摆场面,他不屑的道:“老楼,你以玩刀为名,我以 剑术擅长,咱们何妨动手试试,念你年纪一大把了,我不想让你尸骨分家,只要赢了你, 立刻给我传句话给杜八……” 楼天标怒吼道:“小子,你太狂了……” 一皱眉,燕云飞道:“怎么,你不愿意?” 楼老头眉宇一扬,嘿嘿地道:“姓楼的可不是让人给吓大的,燕老弟,有本事尽管 使出来,我楼天标这份骨气还有,你只要胜了,项上这颗人头会立刻奉上……” 一转头,向顺子道:“顺子,事情是你惹出来的,杜老爷子会向你讨个交待,现在, 你给我把刀拿来,如果咱们今天不能把这三位爷放倒,往后漫长日子里就没咱们混的 了……” 顺子从没看过楼老头像今天这么沉重过,他吓的一哆嗦,两条腿不禁软了半截,颤 声道:“老爷子,我——” 楼老头怒叱道:“去” 顺子在楼老头面前耍不出狠来,他也知道今天除了一拼没有任何选择,此刻通知杜 八已来不及了,硬着头皮如飞的奔向楼馆,抱着一柄大砍刀冲了出来。 铮——厚厚的大砍刀在楼老头接刀的刹那间,铮地一声巨响,大砍刀在楼老头手里 如一柄骨扇般的轻盈,楼老头仿佛恢复了当年笑傲江湖的万丈豪情,刀在一抖间,指着 燕云飞道:“老弟,出手吧。” 摇摇头,燕云飞惋惜的道:“真可惜。” 楼老头早将全身功力运集在砍刀上,闻言一怔,道:“可惜什么?” 燕云飞冷笑道:“可惜老爷子这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固执的天性上,杜八是个贼, 老爷子大可凭那一手酿酒的绝活名传干古,何必为了个贼送上一条老命……” 楼老头心神一震,叹了口气,道:“别说了,杜八老爷子与我有过命的恩情,我就 是赔上这条老命也是值得……” 话音一落,手里的大砍刀倏地递了过来,别小看了楼老头年纪一大把,刀上功夫还 真不是盖的,一溜刀影快速的飘了过来。 燕云飞的身形一挫,斜步而起,道:“好刀法。” 楼老楼功夫高,身形快,却没看到燕云飞是如何拔剑的,只觉寒光颤射,缕缕剑光 已扑面而来,他心中一凛,这才晓得这年青人果非凡种,手底下的功夫远远超出自己的 想像,楼老头不敢稍懈,连番三刀,硬向射来的剑光砍去,这就是楼老头狠厉的地方, 他知道大砍刀重有七十公斤,而射日剑最多不会超过大砍刀的三分之一,以重制轻,是 对付冷剑最好的方法,这一着还真行——燕云飞并不是傻子,哪会不明白他的心意,剑 刃一转,划空点去,楼老头只觉眼前冷芒暴闪,胸前已有一丝凉意袭体,他大凛急退, 低头一看,胸前衣衫已被划开一道大口子,若非燕云飞留了情,此刻怕早躺下了。 燕云飞冷冷地道:“老爷子还想再交手么?” 楼老头仰天一声长叹道:“半生玩刀,今日才算真的栽了,老弟,我佩服你,恕老 夫不奉陪了,不过,老弟,杜八老爷子与你们之间的事不会因我而结束,就是藏在楼家 酒馆的那些人,也不是我能指挥的……” 一怔,燕云飞道:“楼家酒馆是三家村的堂口,你是这里的堂主,老爷子为何会落 的半点实权都没有…” 楼老头叹气道:“我只不过是负责联络……” 随着话声,他倏地惊觉到话太多了,一瞄顺子,道:“顺子,动手吧。” 顺子一呆,道:“这……” 楼老头怒声道:“你也是在帮在会的人,怎么连这点规矩都没有,我落在燕老弟手 里,杜八也不会让我再活下去,乘他们还没回来之前,替我执法……” 说着大砍刀已送进顺子手里。 而楼老头已盘膝坐在地上,双目索性垂了下去。 顺子举起刀,却没有立刻砍下去。 这情景落进燕云飞眼里,不觉愣了愣,他可没想到楼老头会自求死路,略略皱了皱 眉,道:“老爷子,你这是——” 顺子哭丧着脸,道:“这位大哥有所不知,杜八爷在各地的分堂全是秘密的,任何 人不能泄了分堂所在,今天,楼家酒馆已被你们揭了,他护堂不力,自要处分……” 冷笑一声,燕云飞道:“杜八,好厉害的手段——” 此刻,楼老头一坐在地上,大伙突然都停了手,那些黑衣汉子在项七和老沙的扑杀 之下,已死了七八个,他们停手的原因,是街角上突然传来一连串清脆的铃声——项七 神情微异,道:“蛇剑——” 老沙慎重的道:“银铃……” 蛇剑银铃是江湖上两大杀手的称呼,蛇剑陈功名,银铃李大海,两个人在道上自成 一格,行道江湖同进同出,所以遇上蛇剑,一定少不了银铃,两个人俱是狠厉角色,杀 起人来从来不曾皱过眉。 楼老头沉声道:“顺子,动手。” 顺子大叫道:“我不敢……” 顺于是个初解人事的少年人,胆子小的可怜,他只不过是楼老头手下的小角色,要 他杀人,他手还真软,迟疑着竟不能出手。 楼老头恨声道:“没用的东西。” 楼老头仿佛十分生气,一脚将顺子踢了出去,顺子一声大叫,人已仰翻在地上,连 滚带翻的落在项七的脚前,项七面上杀机一涌,道:“顺子,你好毒,连我都出卖 了……” 顺子一抬头看见项七那张冷寒如冰的脸,登时吓的魂魄俱散,他跪在项七面前,颤 声道:“七哥,原谅我呀……” 项七吼道:“原谅你,我娘的命谁来还……” 顺子颤声道:“不关我的事,七哥,我只是小角色,仅供人家差遣,这全是……" 项七呸地一声道:“没出息的东西。” 也是一脚,踹在顺子的心口窝上,顺子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颤抖了一下,畏 缩的再也不敢动弹,暗中却庆幸自己已保住了性命。 铃声戛然而止,两个银袍汉子已稳稳的站立在燕云飞的面前,燕云飞淡淡散散的正 眼也不瞧这两人一眼,银铃不屑的腊了楼老头一眼。嘿地一声道:“老楼,想死呀,那 还不简单,我兄弟谁都可助你一把,要个小顺子动手,那不是故施苦肉计……” 楼老头气的全身一颤,道:“你…” 银铃嘿嘿地道:“社老爷知道你们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特命我兄弟过来看看, 嘿嘿,杜老爷料事如神,就知道你们会让人给铲了……” 楼老头哼地一声道:“不劳你费心,我老楼会给老爷子一个交待……” 说完话,突然一扬手掌,对着自己的天灵盖拍去,啪地一声,脑袋顿时碎裂开来, 人已歪歪而倒,老楼是个老刀客,心里有着一股忧容的情怀,他并不是个十恶不赦之徒, 只是为了欠过杜八的情,为了还这份情,他宁可自毁自己,以示负责… 蛇剑嘿嘿地道:“死的好,这种废料最好多死几个……” 银铃哈哈两声道:“他还能自决,也算不错了。” 项七不屑的道:“楼老头虽然死了,却比你们这两块料有骨气的多了,凭你们两块 料,居然也在杜八手下混日子,嘿嘿,真是愈混愈回头了……” 银铃一瞪眼,道:“你就是项七……” 项七大声道:“怎么,连你项爷爷都不认识……” 银铃面上浮露一抹冷笑,仿佛十分不屑一样,他并没有被项七这句话触怒,显然本 身的修养还不错,他不再理会项七那股逼人的神情,一眼落在燕云飞的身上,道:“这 位便是燕当家的……” 燕云飞冷冷的道:“不错。” 银铃大笑道:“果然是个人物,怪不得这几年江湖上对你的评价很高呢,连我们杜 八爷也很推崇你,可惜,你犯了我们杜八爷的大忌,坏了他许多事,否则,凭你的能耐, 在杜八爷手下一定能出人头地……” 这话十分不顺耳,燕云飞道:“杜八那个老狐狸真瞧得起在下?可惜,我瞧他不大 顺眼,你们两块料今天是替杜八传话。还是来找场子……” 蛇剑怒道:“你敢骂杜八爷……” 仰天一声大笑,燕云飞道:“我连他的梁子都敢架,还会在乎骂他杜八么?蛇剑, 你也是个成名的人物,别想强出头,回去告诉杜八,燕云飞立刻会上他的老巢,要他准 备付出所有代价……” 蛇剑嘿嘿地道:“侮辱杜八爷的人一定得死……” 鼻子里重重地一哼,燕云飞冷笑道:“蛇剑,你先要弄清楚自己是跟谁说话,凭你 那点道行,根本不配站在这里开口,回去告诉姓社的,项家几条人命不会白死,我要他 姓杜的提着脑袋来见我……” 蛇剑吼道:“大胆!”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凶什么?叫什么?我人就站在你面前,有本事尽可过 来……” 蛇剑气的肚子直鼓,道:“兄弟,我受不了了……” 银铃嘿嘿地道:“咱们是来传话的,犯不着……” 摇摇头,蛇剑叫道:“我等不及了,今天一定要教训这杂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