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18章

作者:柳残阳

老保的酒似乎醒了,他已没有一点醉意,虽然虚弱不堪的已没有当年那股霸主的豪情,脸上还是有种威凌的神情,吴大娘和他隐居这里已有十年了,十年当中,老保每天都醉在酒缸里,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清醒过,她像是又看见老保当年那柄杀猪刀的威风,望着他的样子,她眼里浮出了眼泪,她知道老保终于醒了。

终于,老保道:“要进老营盘只有一条路……”

老沙低声道:“请慢慢说,我们会很仔细的听……”

老保沉思道:“我是老营盘的老祖宗,当年在那里安寨立命就是看上它形势天险,无人能攻上去,只要守住两边的道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除非学杜八的办法,先亲近老营盘的兄弟,只要进了山里,一切都好办了——”

吴大娘叫道:“你这不是废话,杜八现在掌符老营盘,他会随使放个人进来,小飞本领再大,他也混不进去。”

老保点点头道:“嗯,不错,这一条路行不通——”

项七焦急的道:“难道没有另一条路选择了……”

老保瞪了项七一眼,叹道:“唯有走秘道了。”

燕云飞喜道:“只要有路可通,我愿意试试。”

老保苦笑道:“那条秘道只有我知道,可惜我已被酒薰虚了身子,怕走不动了,小燕,这要你自己去找了。”

燕云飞想了想道:“成,你只要告诉我进口的地方就行了……”

老保拍拍自己的脑袋,道:“山底下有口枯井,里面是秘道的口……”

老沙不放心的道:“老保,这条秘道杜八知不知道?”

老保叹了口气,道:“这条秘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几个老兄弟知道,他们会不会告诉杜八,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们走这条路,可节省你们十分之七的体力,这对一个武功很好的人来说太重要了……”

燕飞拍了拍手,道:“太好了,老保,谢谢你。”

他的目光突然一冷,一双星目已瞥向屋外,只听有一连串的步履声向这里行来,吴大娘似是已知怎么回事,忧容的道:“那几个监视我们的人……”

项七低声道:“宰了他们……”

老保摇手道:“快躲起来,不要让他们发现你们,否则,我们夫妇往后在这里就没得混了,杜八怕我们跑了,经常派人来看我们,表面上是关怀,骨子里是监视我俩……”

一晃身,燕云飞道:“先藏起来——”

这屋子里凌乱的令人呕心,那是老保酒醉后的唯一宿处,一堆的稻草堆的老高,三个人身形立刻隐了起来,脚步声突然而止,已站在草屋边。

只听一个苍老的话声道:“老酒鬼出来。”

老保啊地一声道:“是刘爷,我来了。”

吴大娘立刻扶了老保走出屋外,推开门后,只见屋外站着四个粗恶的汉子,那个叫刘大江的汉子嘿地一声道:“酒鬼,你还要不要喝酒呀……”

老保连连点头道:“要要……”

刘大江哈哈两声道:“要喝酒很简单,我们社八爷要见你,那里有酒有肉,够你喝个痛快,快点跟我们走吧。”

吴大娘急声道:“刘爷,你们要带他去哪儿?”

刘大江冷冷地道:“是杜八爷要见见他,还有许多老兄弟也想看看我们这位酒鬼兄弟,你这老太婆可别管闲事……”

老保恨声道:“杜八是什么东西,我才不见他呢……”

刘大江哼地一声道:“杜爷料的真准,知道你老保不会来的,不过,我们杜爷可交待的很清楚,如果你酒鬼不跟我们来,嘿嘿,老保,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

吴大娘叫道:“你们要杀他——”

刘大江嘿嘿地道:“不错,老保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老营盘哪里有路,哪里有道,这老酒鬼闭着眼都能摸出来,我们杜八爷可不愿意他酒言酒语的胡说八道,把咱们的窑口全抖了出来,要想保有老营盘那一亩三分地,最好的办法是封了老酒鬼的嘴……”

老保恨声道:“好狠的杜八,到现在还不放过我……”

刘大江不屑的道:“杀你这个酒鬼会污了杜八爷的手,这点小事就由我兄弟负责了,老保,别怪我们手下无情只因为你是老营盘的识途老马,杜八爷怕你坏了大事……”

姓刘的说完了话,已向身后的三个跟随汉子施了个眼色,立刻有两个汉子跃出来把老保抓了起来,吴大娘想拦阻,却给人踢倒地上,她颤声道:“不要杀他……”

刘大江嘿嘿地道:“老保,老营盘那一亩三分地我们当家的全摸透了,只有一个地方他还没有找着,就是由山下直通山上的秘道,这秘密只有你知道,老保只要说出来,我们当家的就会饶你一死……”老保呸地一声道:“放杜八的屁,老保是个怕死的人么?他想知道那条秘道,呸,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否则他做梦……”

刘大江哼地一声道:“我们杜八爷也交待了,如果你老保坚持不肯说,就永远别说了,更不要说给别人听啦……”

那两个汉子在刘大江的示意下,突然各举起拳头向老保擂去,这两个人一边一个,那挥动的拳快如疾风,老保

武功已毁,此刻怎么也不能躲过对方的拳头。

突然——屋子里传来者沙那沉幽幽的话声道:“住手!”

刘大江和那三个汉子闻言俱是一震,他们似乎没有料到草屋里尚藏着人,老沙的叫声一落,三道人影已斜扑而至,那两个挟住老保的汉子尚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老保

已从自己手中被人抢去了,老保嘿嘿地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老保可不怕你们……”

刘大江神情大变,道:“杜八爷真是神人,一切事情都在预料之中,他算准会有人来找老保,要得到秘道的通路,果不其然,嘿嘿,朋友,你们是哪条道上的……”

项七呸地一声道:“你连你项爷爷都不认识,还配问哪条道上的。”

刘大江冷冷地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是谁,一定是和姓燕的是一路的,朋友,别乱动,我们不过是奉命办事,如果你们硬要夺下老保,嘿嘿,我们杜八爷的手段,我想你们也清楚的很,不出两个时辰就会追杀上你们……”

项七冷冷地道:“你认为你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么?”

刘大江哼地一声道:“别忘了,这是老营盘的地面,我这里只要一出事,老营盘的兄弟会立刻知道,他们会不眠不休的追杀你们,直到杀了你们为止……”

项七不屑的道:“我看你姓刘的是个睁眼瞎子,连你妈的项大爷都不认识,告诉你,杜八那个老王八蛋都得寒我姓项的三分,我姓项的不用你们找,立刻会去你们的窑口,来个血洗老营盘,刘朋友,这结果你满意么?”

刘大江神情一变,道:“有种,江湖上能活着离开老营盘的不多,朋友,咱们就在老营盘见吧,看看谁能活着离开那里……”

别看刘大江名不见传,那股子精明可够瞧的,他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三个陌生汉子,向自己手下略略施了个眼色,四个人即刻的往外退去。

老沙呸地一声道:“想走——”

刘大江怒声道:“你们想要杀人灭口?”

项七点头道:“不错,让你们下山通风报信,不如一刀一个,姓刘的,这只怪你时辰选的不对,怨不得谁啦。”

随着话声,他和老沙双双晃肩向这四个人扑去,刘大江拔出了剑,已大喝一声挥剑迎上,刹那间,六个人已缠斗在一起。

燕云飞叹口气道:“老保,看样子你是没办法在这里待下去了。”

老保嗯了一声道:“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杜八所以迟迟不杀我,就是想要知道那条秘道的位置,现在,他已料到你们会来这里,更不会让我活下去了……”

吴大娘颤声道:“没关系,老保,我娘家还给我留了一间屋子,咱们先躲到那边住着,只要他们找不着……”

老保叹了口气道:“人真是愈混愈背了,临老连个窝都没有,燕老弟,这就是咱们江湖人的下场,人在江湖,这话一点不假……”

燕云飞笑道:“江湖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随遇而安,老保,别难过,谁逼你走这条路,谁就会得到报应,杜八一定要付出代价,我会让他知道流离失所,生命交关的痛苦……”

老保叹声道:“谢谢你,小燕——”

仅这几句话功夫,四条汉子中,只有刘大江还能挺立在那里,不过他也没有多少力气可用了,一条手臂已硬生生的让项七给切了下来,他只不过比其他的三个人幸运,尚能留着一口气罢了。

项七冷冷地道:“去告诉杜八,老子快来收拾他了……”

痛的全身直颤,刘大江狠厉的道:“这个仇我们会讨回来的,项七,暂时让你神气片刻,杜八爷早在那里等着你们,有种就来别他妈的光说大话吹他娘的大气……”

项七嘿嘿地道:“会的,你等着瞧吧。”

刘大江带着满身的伤痛,望着地上已躺下的兄弟尸体,心里的确有点难过,他强忍着断臂之痛,步履有些跄踉的向山下跑去,风依然刮的吱呀尖啸,他们望着斜挂在天边的那一抹烈阳,知道那一场杀伐将会无休止的展开了。

草木俱悲,风势萧瑟,大地仿佛笼罩着悲愁,连天都黑了起来,那疏落的小村子,仅有三户猎人偶而会在这小村里过过夜,平常,这三户人家俱已迁往他村,原因是杜八爷不喜欢自己的山脚下有人居住……

老营盘在百里之内是早负盛名的鬼地方,那还是在老保的时代就创下来的恶名,传说老营盘里有鬼,附近的村户对这个地方大多避之不及,所以杜八手下视这里为乐土,他们跋扈惯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管不着——燕云飞和项七已找着那口井了,老保交待的很清楚,这口井是干涸多年的老井,谁都不知道里面有条地道通老营盘的顶上,老沙先去弄了几枝火把,他们知道一条多年不曾使用的地道一定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进入之前,必须把应用的东西全准备好。

老沙抱着火把过来,道:“行了,我全准备好了。”

燕云飞道:“你没被守在山脚的那些东西发现……”

老沙嘿嘿地道:“我查过了,杜八的手下把重点放在那条唯一的通路上,层层关卡很不容易冲破,咱们如果没有老保的帮忙,只怕连进入老营盘的机会都没有……”

燕云飞苦笑道:“别高兴的太早,如果社八也晓得这条秘道,他一定会守在出口等我们上钩,也许咱们连边还没摸着就让人家给挺了尸……”

项七嘿地一声道:“大哥,别那么泄气,头掉了碗大的疤……”

他先朝那口深不见底的枯并探望了一眼,一移身,人已向井里跃去,这条血性汉子的确有着令人激赏的胆力,他不怕死肯拼命,在这节骨眼上,他显示了那超人的胆气,落在井底后,叫道:“下来吧,我已看见入口了。”

燕云飞随身而落,道:“小心点,别碰上埋伏……”

井底下乾爽的很,燕云飞等老沙下来了,他首先搬开了井壁上的一块石头,老保交待的很清楚,只要搬开横石的一角,就可看见秘道的石阶,走过八十八道阶石之后,扶摇可直通老营盘的山顶,他们可以一路由山顶杀下来,唯有那样才能取胜杜八这伙人……

进入后,每个人手里都燃起了火把,熊熊火焰下,使地道里如白昼般明亮,他们沿着曲折的石阶而上,里面潮湿溜滑,三个人俱十分小心的疾速行走着……

突然—一燕云飞的身子一停,道:“慢着——”

老沙一怔道:“当家的,干什么?”

燕云飞凝神的聆听了一会,道:“在咱们后面好像有呼吸声……”

项七大笑道:“兄弟。你别吓我……”

话声未歇,项七只觉背后冷风飒然,一股说不出的冷寒袭向背后,他急速的一个旋身,手中火把陡然一灭,整个地道全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三根火把同时熄灭,这绝不是偶然的事。

项七叫道:“什么人?”

燕云飞全神凝注的道:“项七,小心了,这位朋友功夫真高,居然用碎石子将咱们的火把弹熄,可见,他是位高人……”

“嘿”

地道里响起一声冷嘿之后,一个话声道:“果然好眼力,你们是哪里来的……”

燕云飞戒备的道:“在下姓燕,准备上老营盘……”

那话声一冷,嘿嘿地道:“杜八的朋友……”

燕云飞一摇头道:“正好相反,我们是他的伙人……”

洞里那个始终不曾暴露身份的人沉默了,他没有立即再次发声,仿佛在思索燕云飞的话是否真实,半晌之后,这个神秘的人终于又开口了,道:“我想知道这条秘道是谁告诉你们的……”

燕云飞略一思索,道:“老保……”

那个人仿佛受了极大的震憾一样,啊了一声道:“老保,他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