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21章

作者:柳残阳

乌漆抹黑的老营盘顶空里,罩上一块块黑麻麻的云块,使这里显得格处黑暗,金手客一身碧绿的长袍子,被风吹的呼啦呼啦的响,金手客有恶夜凶神之名,这个有名的凶狠人物,居然也被杜八网罗在老营盘的阵容里,杜八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可见一班了,金手客脸上冰的像块寒铁,微凸的一双眼珠子幽灵样的射出惨绿色的冷光,他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项七,看的项七心底里直发毛,黑羽毛诡秘的堆着笑脸,嘿嘿地道:“项七,你不会不认识这位老友吧。”

项七哪会不认识这个凶霸一方的恶夜凶神,他闭上眼睛也会想起金手客加诸在他身上的惨痛回忆,他的手轻轻摸了下肋间,曾有两根肋骨,就是被这个凶神打断的,他躺了好段日子,如果不是底子便,这条命都会被他打散,永生永世,他也忘不了这位加诸在他身上痛苦的人,他恨的咬着牙,一双目珠子渗出了红丝,呸地一声道:“认识,认识,这样的好友谁会忘了?我还以为他化成灰了呢,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又碰头了,金手客,算你倒霉,今天又给我碰上了。”

眼珠子一转,老沙道:“老项,他就是那个在太湖边上,掴你一掌的小子……"项七嗯了一声道:“错不了的,他这幅德性,我一刻也忘不了……“老沙嘿嘿地道:“那就交给我吧,他干了你两掌,害的我几个月没出门,专门调理你的伤,这个帐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项七小声道:“他很扎手……”

老沙大笑道:“江湖上的兄弟哪个不是扎手货,咱们会过的朋友中,又有哪个比这老小子差,兄弟,我给你瞧瞧自己的兄弟,也有出人意料的手笔……”

这些话字字句句传进金手客的耳中,他真是冷的令人寒惧,一点表示也没有,只是狠厉而绝冷的瞅着老沙和项七,半晌才嘿嘿地长笑了几声。

老沙被他看的怒火中烧,喝道:“看什么?没看过你爷爷……”

黑羽毛冷冷地道:“老金呀!人家是挑上你了。”

金手客这才哼地一声道:“让他们多吼几声吧,瞧瞧他们那幅死像,又能活多久,进了老营盘,就等于进了鬼门关,对于一个即将没命的人,你还跟他计较这些么?”

嘿,他不是哑巴,嘴皮子还挺利的呢,话匣子一拉开,一大堆的道理说不完,黑羽毛像是很欣赏金手客这种行径似的,闻言大笑道:“说的对呀,老金,阎王老子点了他们的名,牛鬼蛇神已来拉人,此刻,他们不多说几句,往后还能再说么?”

老沙嘿地一声移身过来,笑道:“老小子,连你也算上,你们一块来吧。”

金手客朝前大步一踏,道:“老沙,我单挑……”

老沙的剑朝前一递,道:“那可好,咱们这是死约会,不死不休,话可要说回来,交上手,就不论交情,你先琢磨着点,别死在老子手里,你那帮子狐群狗党一窝子捅上来,专门捡便宜的干,我老沙可不喜欢这一套,有种单个来。”

金手客冷冷地道:“你把我金手客看成什么人了?老金说的话一向算数,不论谁死谁生,咱们一个就是一个,决不许有人插手,倒是老项和姓燕的,嘿嘿,别再硬要插手……”

老沙向四周一瞄,道:“听见没有,这话可是老金说的,谁要插手,谁就是他妈的杂碎,黑羽毛,你可给老子当个见证—…。”

黑羽毛哼地一声道:“好,这场是你们两个人的事,老营盘的弟兄虽有几百位,这档子事决不会有人伸手……”

金手客一晃身,道:“听见了,老沙,动手吧。”

老沙一移步,嘿嘿地道:“还有——”

金手客冷冷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吧。”

老沙阴沉的道:“咱们这是生死之搏,出手就不讲究方法和手段了,你老金尽可施出你的绝活和手段,我也不会客气到哪里,话已说开了,你先仔细的想清楚——”

右掌向上一举,金手客道:“甭想了,我会照单全收了,今天,死了算倒霉,活着是运气,我就是这两只掌,有本事来拿吧。”

别看金手客那一双手掌,他就是靠这两只掌打出名声来的,他掌上确实有点功夫,否则,项七也不会挨了他一顿了。

哪知老沙把剑一扔,道:“好呀,掌对掌,拳碰拳,咱们就来个硬碰硬——”嗡地一声,手里的剑已插在项七的脚前,项七睹状大吃一惊,老沙的剑虽不如燕云飞那么犀利,但,却是老沙的专长,一柄剑在他手里还真活鲜,面对金手客这样的对手,他舍剑不用,反而以其短应敌之长,这不是自取灭亡?他焦急的道:“老沙,你疯了……”

哪知老沙大笑道:“是有点疯了,不过人生难得几回疯,偶而疯一次,也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事,也唯有这样,那个老小子才会死的心甘情愿……”

金手客更见得意了,他一掌劈出,道:“你要送死,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他最擅长的就是淬练在掌上的功夫,一见老沙舍其长而用其短,那不是正合他意,暗中蓄满劲力,借老沙说话的功夫,已一掌推了出去。

老沙大叫道:“兄弟,急什么,我还没开杀呢!”

嘴里说话,右掌也推了出去。

金手客一听他开了腔,以为这小子又有什么话要说,手上不禁略略一缓,等他发觉老沙的右掌又借说话的功夫推了过来之时,他才了解老沙是在舒散他的注意力,金手客暗暗冷冷一笑,急切问将右手硬推了上去。

“刷——”

两个人的手掌在空中一个交接,顿时响起一声大声,老沙的手掌在触及对方的掌缘之时,早已借势抽了回来,而他的左手突然一扬——一蓬白蒙蒙的云雾陡然自他掌中洒出——金手客大叫道:“你这是……”

他只觉自己两睛睁不开了,刚要移身速退,老沙在一蓬灰影中,身子疾速飘去,一拳捣在金手客的心口窝上,咚地一声沉闷之音——嘿地一声惨叫,金手客硬给打得吐出两口鲜血,老沙这着太出人意外了,谁也不知道他酒出那一蓬白雾是什么,四周立刻响起了惊叫声——金手客怒吼道:“你要阴的……”

老沙一脚踢出,道:“不是说好了么,各凭手段……”

又是一脚踹上,金手客已连翻带滚的躺在地上。

黑羽毛厉声道:“妈的,你施诈——”

哪知老沙一摇手,道:“别过来,我们可说的很清楚,阵前交手各凭手段,他挨了一掌一脚是他自找的,你黑羽毛想过来,那就是你坏了规矩,别怪我老沙开口骂人了……”

黑羽毛吼道:“你洒了什么东西?”

老沙淡淡地道:“没什么啦!只是一把石灰……”

黑羽毛闻言一呆,这玩意儿虽不是绝毒之物,可是酒进眼里那可不是好滋味,如果不小心处理,双目就有失明之虑,他急忙道:“老金,你怎么啦?”

金手客挨了一拳一掌,已是很沉重的伤势,再加上眼眶里奇痛难挨,使他在地上翻滚,有道是明眼人眼里容不进沙子,此刻他眼泪直流,痛的睁不开眼来,颤声道:“我眼睛瞎了。”

黑羽毛愤愤地道:“卑鄙手段,老沙,纳命来。”

他是这里的护法,老营盘外围事务大多由其经掌,此刻自己指挥的头一阵,便栽在老沙手里,虽然老沙是玩了点手段,毕竟面子上挂不住,黑羽毛心里有气,人已随着抢出来。

项七一挥刀,道:“站住,他们说过了,不论手段,只论生死,你他妈的强出哪门子头,难道你真不顾江湖道义——”

黑羽毛呸地一声道:“江湖道义,见你妈的大头鬼,项七,瞧瞧你那位兄弟,平常不是以白道仗义自居么,怎么也会用这种手段对付老金?有种凭真本事……”

老沙嘿嘿地道:“来吧,黑羽毛,还有你,你也逃不了厄运…”

黑羽毛吼道:“兄弟,给我杀——”

站在四周的那些人早已忍耐不住了,他们一看对方不过是三个人,便将雄踞武林的老营盘给弄的手忙脚乱,不但是钩子和漏子栽了,连金手客也毁在对方手里,而对方真正的霸神——燕云飞还没出手,这个脸实在挂不住了剑影交错中,刀剑已自各地闪起,刹那间,燕云飞和老沙项七被他们困在中间,燕云飞真沉得住气,他始终没说过一句话,一双目光冷冷散散的瞅在每个人脸上,但,老营盘虽然仗着人多,虽然他们背后还有杜八爷给撑着,可是,他们还是对燕云飞有着太多的惧意,因为,燕云飞三个字,代表着狠厉无情,由楼家酒馆楼老头之死起,至蛇剑银铃、钩子漏子止,这些名震一时的道上高手,有哪个脱得过一败之地……蛇剑脸上产生了一抹惧意,紧紧贴在黑羽毛身后,此刻他的手已毁,自己已不能用剑,但,人却希望凭借老营盘的力量,替自己这条手报了仇——悄悄而低声的在黑羽毛耳边,蛇剑小声的道:“小心,燕子最难缠……”

黑羽毛凝重的道:“我知道。”

全身陷于戒备之中,衣袍已随之隆隆鼓起——淡淡散散的一笑,燕云飞终于开口了,道:“老黑,这里谁做主……”

黑羽毛一怔,道:“当然是杜八爷——”

燕云飞冷冷地道:“杜八做主就论不到你在这里硬撑了,我燕云飞是冲着杜八来的,你不过是负责看门的一条狗,识相点,立刻传话给杜八,就说我来了。”

这话够绝够狠,堂堂的黑羽毛在老营盘只不过是条看门的狗,黑羽毛心里一阵哆嗦和难过,燕云飞太瞧不起他了,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前骂他是条狗,黑羽毛修养再好,也咽不下这口气,他几乎像疯了一样的吼道:“你说什么?”

项七大笑道:“我们当家的说你是条看门狗……”

黑羽毛厉声道:“姓燕的,你要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燕云飞面色一冷,道:“朋友,我不是在这里候着么?我不明白你所谓的代价是什么?是平添一些孤鬼怨魂,还是你那条无知的生命,嗯?”

黑羽毛怒声道:“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蓦地里——自黑羽毛背后传来一阵冷的令人发抖的话声道:“问题是你杀不了他……”

那是江湖小子段洪,不知何时,段洪已站在黑羽毛的身后,这个年轻高手是杜八身边的红人,他和杜八的交情深厚,深得杜八的仰赖,老营盘的兄弟,人人都知道段洪是杜八爷的心腹,谁都不去招惹这位爷——黑羽毛一回头,道:“是段爷——”

江湖小子段洪冷冷地道:“受了人家的气就讨回来,如果自己没本事争回这个面子,光凭人手多压人,即使讨回来也不够光彩……”

黑羽毛一呆,道:“段兄,我——”

段洪没好气的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黑羽毛恨声道:“我要宰了他……”

段洪嗯了一声道:“好呀,你出手呀……”

黑羽毛闻言一呆,吼道:“段洪,你怎么这么说话,老兄弟受了气,你不但不安慰我一番,当着兄弟的面还冷言冷语,难道我老黑真让你那么瞧不起——一”

江湖小子段洪眉头一皱,道:“那你就出手吧,要人家瞧得起你,你必须有点本事,受了侮辱,洗刷侮辱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他,问题是你能么?”

黑羽毛一扯长剑,道:“好!姓段的,这笔帐老黑记下了,如果不是大敌当前,我老黑一定要讨个公道,现在,暂时先搁下,事情完了后,我自会找你。”

点点头,段洪道。

“随时奉陪——”

黑羽毛暗暗恨上了江湖小子段洪,但,他不便发作,假装没有听见似的,将一肚子的怒气全发泄在燕云飞身上,指着燕云飞道:“姓燕的……”

哪知燕云飞满脸不屑的阻止他说下去,道:“怎么?想真干,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还真不怎么样!

省省吧,老黑,那条命留着还有的玩呢……“颤了颤身子,黑羽毛吼道:“去你妈的……”

人似一道旋起半空的小旋风,剑影一缕的朝着燕云飞笔直的冲去,此刻他是急怒攻心,早已把法则给忘了,那一剑洒出,紧跟着他身后的那班子老兄弟也立刻抢出手了,七八道刀影如七八道闪电般的朝燕云飞扑去。

项七一挥刀,叫道:“我操,吃烂饭——”

只听燕云飞一声长笑,道:“找死”

黑天抹地的老营盘突然颤起了一大片寒光,十七八把刀剑风卷残云般的罩向燕云飞,这种阵势和威力确实是够震慑人了,连江湖小子段洪都看的暗自心惊。

蛇剑站在外围,脱口道:“妈的,姓燕的除非长了翅膀,除非他有适天入地之能,否则,嘿嘿,他妈的非死不可——”

但,有许多事往往是不能预料的,燕云飞也许真有遁天入地之能,真有别人所没有的能耐,他的剑仅余一道细烁的光影,只看到一抹溜闪的影子,那么快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