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22章

作者:柳残阳

剑龙能创立百剑山庄,并被庄上兄弟捧为山庄之主,其本身除了有一身过人功夫外,还要有冷静缤密的头脑,行起事来有条不紊,决不会轻易乱了阵法,范雪范皓跟了他许多年,对庄主的性情是摸的相当透彻,剑龙有一个长处,与人相谈,或敌对,脸上那副笑容永远不变,哪怕是九剑加身,依然能如往常样的笑出来,这也是他胆识过人的地方,可是,今天他不同了,范雪和范皓发现他脸上不再展露那种笑容了,露出的是一份酷冷和凝重,话语更不和蔼可亲,而是一种铁面无私的酷冷……范雪急忙道:“庄主——”

剑龙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沉声道:“我说过,站一边去。”

范皓大声道:“庄主,属下有事相禀——”

剑龙斜睨了范皓一眼,道:“你要说,是嘛,好,你说吧。”

范皓苦笑道:“这一关奉庄主之命把守,我知道庄主是看重我兄弟,我兄弟在百剑山庄出生入死,从不敢丢庄主的人,江湖上也知道我们兄弟是庄主的心腹,可是,可是,我兄弟也有几个好朋友……”

范皓边说边看老沙,那是一种无奈和苦涩的眼神,哪能逃剑龙的一双眼睛,剑龙仰首望着天,道:“你是告诉我,你遇上老友了?”

范皓连声道:“如果庄主能体谅我兄弟的苦心……”

哪知剑龙板着那张冷脸,道:“我不体谅……”

范雪恭声道:“庄主既不体谅,那就按庄规处罚我兄弟好了。”

剑龙哼了一声道:“好,百剑山庄有百剑山庄的规矩,我下的命令,你们兄弟故意违抗,那就是不将我这个庄主放在眼里,让办〔l百剑山庄在老营盘丢人现眼,不但,道上朋友会笑咱们百剑山庄纪律不严,连八爷也会觉得咱们稀松平常,现在我就拿家法处置你们……”

他一回头,喝道:“违抗庄主之命,该当何罪?”

他身后那八个绿袍剑手异口同声的叫道:“杀——”

剑龙嘿嘿地道:“听见没有,这可是咱们自家兄弟说的,范雪、范皓,现在是你们自己动手还是由我亲自动手——”

范雪大声的道:“自己动手——”

范皓砰地一声跪在剑龙面前,道:“庄主,属下有话要说。”

剑龙嘿嘿地道:“说。”

范皓大声道:“此次不战之议是属下范皓个人的意思,与我哥哥范雪无关,老爷子要杀要剜,由我范皓顶了,希望庄主看在我兄弟卖命为主的份上,处罚我一个人……”

范雪一呆道:“弟弟。”

剑龙神情一寒,道:“我不能答应。”

范皓一呆道:“庄主,为什么?”

剑龙阴沉的冷笑道:“范皓,想想看,你一个人死了,范雪会不恨我么?我放了一个,就等于结了一个仇,本庄主可不那么笨,要死,你们一块死——”

范雪和范皓做梦也没有想到剑龙心肠会恁地狠毒,为了永绝后患,为了树立起百剑山庄的权威,他居然不念丝毫旧情和功劳,要一举毁了他们兄弟,范雪大笑道:“庄主,你好狠——”

剑龙冷笑道:“背叛者死,这是百剑山庄的规矩——”

范雪一抽长剑,道:“好吧,庄主,范雪不想做个背信忘义的小人,你既然要我兄弟死,我们就死给你看——”

剑刃斜转,一剑往自己腹下扎去。

老沙吼道:“老范,等等。”

晃身疾切抢出,哪知段洪的身手比老沙犹快了半步,一掌将范雪的剑拍歪了,他嘿嘿地道:“庄主,我能求个情么?”

剑龙淡淡地道:“段兄,你坏了我百剑山庄的规矩。”

江湖小子段洪眉头一皱,道:“剑先生,这两个人可是为你卖过不少次命的老兄弟,他们不过是为了点私情,而你却要把他们置于死地,人情上有点太说不过去……”

剑龙怒声道:“老段,你在数落我——”

段洪笑道:“不敢,我只是惋惜……”

剑龙哼地一声道:“百剑山庄的事不用你管,段洪,这两个人是死定了,如果你觉得我处置不当,日后可上我百剑山庄理论,今天,你站远点……”

段洪微微一笑道:“谈起家规,我段洪只好不管了。”

说完话,已向燕云飞看了一眼,燕云飞哈哈大笑道:“段朋友管了前半段,这后半段交给我吧。”

他缓缓行了过去,瞄了剑龙一眼,道:“剑先生,我也要向你讨个人情……”眼睛一翻,剑龙冷冷地道:“咱们是敌非友,没有交情可谈,如果你硬要讨人情,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不过,你决负责不了他们的安全,凡我百剑山庄的人,会全力追杀他们,非至死而后已……”

舒卷的眉毛一扬,燕云飞不屑的道:“好狂的口气,剑龙,你知道你是跟谁说话么?我燕云飞伸手的事,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个‘不’字,别认为百剑山庄在老营盘就可以仁五仁六了,你瞪起眼睛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剑龙一向狂妄惯了,哪个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连老营盘的杜八都称他一声剑先生,不管杜八心里想法如何,嘴里还是很尊敬他,哪想到他狂妄还有人比他更狂妄,燕云飞的一席话就将人的气焰给压了下去,剑龙当着庄上兄弟的面,给人这样戏耍,心里的确有股难以宣泄的怒气,他呸地一声道:“姓燕的,百剑山庄今天要宰了你。”

燕云飞哼地一声道:“你能么?”

剑龙一退身,道:“看看吧,百剑山庄今天要为杜八爷擒下你这狂徒,范雪范皓的两条命暂时记下,我剑龙要你好看。”

一挥手,八个绿袍剑手已斜跃而来,个个长剑出鞘,脸上罩上一片阴冷的寒气,他们俱在等候剑龙先生的最后指示,命令一发,他们的剑会立刻出手。

项七一扑面上,道:“妈的,想仗人多——”

老沙嘿嘿地道:“范雪、范皓,你们也不必再念那份交情了,看看人家对待你们兄弟的那副嘴脸,恨不能生劈了你们,百剑山庄的杂碎想以多吃少,来,你们也算上一份……”

范雪范皓暗中一叹,站在那里满肚子不是滋味,虽然剑龙撂下了话,非置兄弟俩的命于死地不可,但,他俩毕竟是性情中人,始终不愿意出手,还见这两个人是很敦厚,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徒。

范雪摇摇头道:“老哥,我们不行,他们可以不义,我们不能不仁,这场子我兄弟不下了。”

老沙跺脚道:“死脑筋,也唯有这样子才会觉得你们可爱——”

剑龙的手已举了起来,那是即将下达命令的手势,范皓一看那个手势,惊声道:“他们要施毒——”

剑龙闻声怒吼道:“妈的,你这杂碎——”

要知百剑山庄在江湖上敢称为百剑山庄,就是有一套与众不同的杀伐手势,他们久经训练,剑龙任何一个手势都有其特殊的意义,范雪和范皓是百剑山庄的元老,哪会不懂这个手势,但,却犯了百剑山庄的大忌,剑龙更恨他们兄弟了。

老沙叫道:“他们玩毒,真是下流的东西。”

剑龙怒声道:“你们骂吧,我保证你们连放屁的时间都没有……”

手势已落,那是一种命令。

范皓吼道:“快退——”

他们兄弟很了解那手势的威力,双双闪身暴射,只听半空里刷地一声,一蓬紫红的烟雾已四处闪起——老沙和项七连忙闭住了呼吸,但见,数十道剑光已随着那层毒雾向自己身边杀来,两个人刚要举剑迎上,耳边已传来燕云飞的叫声道:“退向风口——”

两个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人已被燕云飞推向一边,只见一缕剑影随着燕云飞晃动的身影旋起,钉钉的剑击声中,从紫红雾里已响起数声惨叫——剑龙身子暴闪,吼道:“好剑法——”

剑龙是位驭剑的高手,他看见燕云飞在毒雾中如一只穿花的糊蝶般,仅仅是一招就将自己兄弟杀了两个,这种快速的剑法令他震惊了,他几乎不相信燕云飞在毒雾里闭住呼吸,还能发出这样威烈的剑法,仗着他不畏那层毒雾,他的剑已斜劈了出去。

剑芒四射,果然力道非凡。

剑龙是剑道高手,却极少人见过他出手,他最善于用剑,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出剑,在什么时候该收剑,他决不轻易浪费自己的体力,此刻,他知道是自己该出剑的时候了,因为他知道燕云飞决不敢吸气换气,他只要吸进一点红雾,今天,他就别想离开老营盘了……剑发的真是时候,果然是燕云飞必救之处。

燕云飞的身子回旋在半空中,剑龙先生那一剑,如游浮在半空里的百足蜈蚣,下泻的势子已逼近燕云飞的胸口处,他一提劲,人已射了出去,而他的剑正好将剑龙先生射来的剑给截了回去。

劲运用的妙,剑也发的正是时候——剑龙一呆道:“这是什么剑法?”

他还在怀疑中,只见燕云飞已斜身踢倒一个庄中兄弟,而那层毒雾在大风中,已很快的淡散了,剑龙一看自己那八个手下,此刻只剩下五个,燕云飞在举手投足中杀了三个,这份身手也太令人骇异人。

项七挥刀冲了过去,道:“妈的,该我老项了。”

此人是蓄满了满肚子的仇恨,胸中那股熊熊怒火几乎摧毁了他自己,他一心一意上老营盘为母亲兄弟姊妹报仇,凡是阻碍他报仇的人,他恨不得都给他们一刀,百剑山庄横手架梁,那份怨恨就全发在这些剑手身上。

刀出,人去,一连八大刀。

剑来,人往,又有一个挨了砍——老沙岂能落人于后,他大吼道:“好呀,兄弟,留两个给我……”

这两个人真是拼命,刀剑合并挥砍,居然将百剑山庄仅余的五个剑手逼得满场飞,剑龙恨声道:“妈的,真丢人。”

他目标看准了燕云飞,那犀利的冷剑,有如闪过夜空的惊电般,狠厉的向燕云飞劈出了十七八剑,希望借这凶霸的攻势,压住燕云飞那溜滑的身子。

剑龙果然是位雄霸一方的枭雄,一柄冷剑在他手里,幻化的能令人耳目俱眩,根本看不出他每次出手真正的路数和特定的方位,颤晃的身子再配合上绝冷的利剑,这威势就不同凡响了,任何人在他的剑下,都无法很快的摸清他的剑势。

燕云飞忽然长叹了一声,人已随着剑走——剑龙闻声一怔,道:“你叹什么?”燕云飞闪避了他的长剑,道:“你是我见过的朋友中,剑法最独特的一个,以你这种身手的人,领袖百剑山庄,定能在江湖上创出一个局面,可惜,杜八害了你,让你趟这个浑水——”

剑龙嘿嘿地道。

“我来了,使你怕了?”

燕云飞长笑一声道:“剑龙,你这叫做给脸不要脸,我是爱惜你这身功夫,并不是怕你们百剑山庄,如果你认为凭了这套剑法就能阻止我燕云飞,你就大借特错了。”

剑龙一剑戳出,吼道:“射日剑法难道会比我们家传的太白剑法高明……”

燕云飞哼地一声道:“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射日剑法……”

话音一落,射日剑陡然发出一道耀眼璀璨的强光,剑龙根本没看清楚对方的剑是怎么来的,已感觉出一股逼人泛骨的寒气已向自己身上拥来,他是个剑道高手,凭对方使出的剑气就能感觉出对方的功力,剑龙是个很识货的人,他可不敢忽视这股砭骨的剑气,吓得连忙缩身仗剑疾闪而去。

但,他身子甫退——那柄犀利的射日剑已有若九幽传来的呼唤般,神秘而遥不可测的斜着飘了过来,剑龙人还在惊疑中,眼前已是寒光耀眼,全身泛寒——他惨声道:“完了。”

剑光倏然而止,冷刃已贴在他的喉管,这么玄幻的剑法,这么深不可测的快剑,连这位剑术大行家都傻直了眼,束手僵立在地上。

冷刃斜翻,一绺发丝自半空中飘散开来,丝丝缕缕的散落在地上,这种玄妙而翻手削掉剑龙头发的杀着,令剑龙脚底里冒出了一股窒息般的寒意。

半晌,剑龙才从惊疑中透过气来,喘声道:“你怎么不杀我……”

冷冷一笑,燕云飞道:“你我有仇么?”

摇摇头,剑龙叹道:“没有。”

燕云飞长笑道:“无怨无仇,我杀你作啥?何况你这一身功夫练来不易,死了太可惜了,如果你再不自爱,下回再遇上我,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幸运了。”

项七冲过来,道:“且慢。”

燕云飞一怔道:“老项,干什么?”

项七恨声道:“我要问问这位剑龙先生,项家那几口血案可曾沾过手,我们当家的可以放过你,但,项七誓报血海深仇,只要沾过手的,我都不会放过——”

剑龙一怔道:“什么项家血案——”

项七一挥手,道:“罢了,我知道你不会干那种事。”

剑龙黯然的道:“燕朋友,多谢不杀之恩,百剑山庄无能管老营盘这档子事,我剑龙立刻回庄,再见了……”

他环眼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