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23章

作者:柳残阳

面对着这种前所未有的难题,老沙和项七都捏了把汗,因为紫衣侯武牛山提出的办法正是武牛山引为自豪,最擅长的本事,他天生神力正是以其长补其短的高明手法,武牛山的大手一伸出,连江湖小子段洪都皱了眉头。

但,燕云飞的手还是迎了上去,他淡淡地道:“牛兄弟,咱们一言为定……”两只手啪地交叉握在一块,紫衣武牛山猛地使出了他贯有的神力,运起劲来狠狠的捏了下去,这一捏至少有千斤之力,任何坚硬的东西被他这么一捏都会捏成纷,可是,当武牛山的劲道施出了八成之后,他的脸色忽然变了,他发现自己捏的像块软软的面团一样,怎么捏?怎么握?都着不上力,更怪的是那层层力道会随着自己的捏握而消逝于无形,根本用不上力了。

紫衣侯大吃一惊,道:“你你……”

燕云飞仰头一笑道:“我知道,你一定不服气,觉得你天生神力没有发挥的机会,武朋友,我们就来点硬家的功夫…”

那只柔若软面的手,随着这几句话的功夫,突然变的硬梆梆起来,硬的如钢,硬的能叫人痛骨铭心,紫衣侯武牛山的额上渗出了汗珠,这才晓得燕云飞的神力并不逊于自己,他咬着牙,将全身功力聚集在手上,只望这拼命一搏能扳回自己的面子。

喀地一声轻响,两个人突然都静下来了,表面上,两个不分胜负,俱望着对方,从那声轻响中,场外站着看眼的兄弟们,俱知道有个人的手掌已经被捏碎了,胡冠中和紫衣侯武牛山颇有交情,忍不住,道:“老牛,怎么啦?”

紫衣侯武牛山的手缓缓垂了下来,脸色由先前的红润,一下子变的苍白,他全身颤了颤,道:“我的手骨全碎了。”

此语一出,场中看眼的人都哇地大叫起来,武牛山神力天成,此地有谁是他敌手,而今,他的手骨给人家捏碎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事实总归是事实,武牛山的手果然全碎了。

杜八嘿嘿地道:“老牛,别泄气,待会儿我给你出这口气。”

哪知紫衣侯武牛山摇头,道:“八爷,别安慰我,我们江湖人是一诺千金,这里我是留不下了,燕朋友已经是手下留了情,他可以废了我整条手臂,冲着这点,我还真感激他呢……”

嗯,杜八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冷冷地道:“随你啦,免得你两边都不是人。”紫衣侯武牛山一拱手,道:“谢啦!”

他一回身向燕云飞苦笑道:“正如你所说,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念在咱们刚才的那份交情上,我不便帮你,也不能和八爷反目,容我这个朋友告别老营盘,再也不出江湖了……”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请便。”

紫衣侯武牛山倒不失为一条汉子,用目光向所有认识他的朋友略略示意,垂着那条手臂大步往外踏去。

毒魔老白嘿嘿地道:“老杜,堂堂老营盘,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有姓的地方,人家不过来了三个奥小子,就横着来横着行的把老营盘搅的天翻覆地,嗯——”

杜八脸色非常难看,道:“老白,他们横行不了多久了,咱们这里还没出手呢,先不要急,耍猴要要的像,不让姓燕的玩个够,他不会知道老营盘的厉害……”

毒魔老白嘿嘿地道:“我儿子小白就是死在这几个人手里,这个仇我等了很久,姓燕的留给我,上次无影之毒没要了他的命,今天,嘿嘿,我要让他知道老白的真正厉害……”

杜八哼道:“你要撒万流归宗之毒……”

老白大眼一翻道:“这是唯一取胜之道,难道不能用……”

杜八摇摇头,道:“不能用,万流归宗之毒撒出之后,草木皆死,老营盘数百兄弟岂不全要陪着姓燕的死……”

老白哈哈大笑道:“老白哪顾得你那些兄弟的死活,我要毁了燕云飞不在乎多少人陪葬,老杜,你担心什么?反正你不会死就是了……”

要知毒魔老白是天地间最自私自利之徒,他个性偏激,刚愎自用,生平中何曾为别人想过,这个人最大的长处就是不隐藏自己,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他是一根肠子通到底,哪管别人高兴不高兴。

段洪眉头一皱,道:“白前辈,你手段大毒了…”

毒魔老白哈哈地道:“我本来就是毒门的老祖宗,不毒哪会让人叫我毒魔,小段朋友,我知道你不想死,不想死很简单,立刻滚出十里之外,那种百毒之毒就威胁不了你了。”

段洪哼地一声道:“我不走呢……”

毒魔老白面上一阵苍白,道:“你非死不可。”

段洪眼里闪过一丝怒意,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杜八立刻明白这位江湖小子段洪生气了,立刻笑道:“老白,段洪是我的护法,他不会离开这里……”

毒魔老白大声道:“不愿离开的尽可留在这里,生死全由你们自己选,我话已撂下了,走不走由你……”

话一出口,站在厅中的那些汉子,平常虽然在道上称字号充英雄,但,老白的毒名天下皆知,那手技更是闻名变色,他们也怕死,而且怕死的要命,每个人都偷偷看了杜八一眼,身子已慢慢往外移去。

胡冠中最聪明,他哈哈笑道:“既然白老前辈要一展闻名天下的毒技,我们自知避不了百毒之毒,大伙是好朋友,白前辈不希望我们陪着他们死,兄弟们何不先避避,虽然不能目睹者前辈一展神技的丰采,可是,等着看到姓燕的尸体,那是不是一样的过瘾,兄弟们,咱们先退出去……”

这一番话油腔滑调,却是透顶聪明的一招,人群中本来就有人想避远点,这番话更给了他们借口,轰地一声,大厅的人大半退出了厅外——胡冠中随着话声,夹在人群中先溜了——伍真子倒有一派宗师的气度,站在那里暗暗运气,显然此人十分孤傲,人来自西域,不能不顾及西域的颜面,他傲然的位立在那里。

杜八噘噘嘴,道:“伍兄,你也避避。”

伍真子淡淡地道:“生死事小,失节事大,我老伍愿意一睹神技,如果我不幸死了,那也怪不得老白,怪我功力太差……”

老白嗬地一声道:“好,伍真子,冲着你这句话,你死不了了。”

燕云飞借这短暂的时刻,已低声道:“你们两个先退出去。”

项七大声道:“兄弟,这是什么话?你为了我们项家的事上老营盘,这份交情和仁义,都不容许我项七退缩,死有何惧,生有何欢,当家的,这话别提了。”

老沙更是意志坚定的道:“当家的,要死,咱们就一块死,要活,大伙就一块活,别担心我和老项,千万别忘了,咱们可是生死兄弟,生死两个字的意义,我相信人人都懂……”

燕云飞叹了口气,道:“随你们吧,反正这是赌命的事……”

此刻,大厅中已去了半数以上的人数,场面上,除了杜八、伍真子、段洪,还有老白外,余下的就是燕云飞这三个人了,双方各立一方,严密的监视对方,而老白擅长的绝技就是那手毒功,他得意的道:“姓燕的,你准备好了么?”

点点头,燕云飞嗯了一声道:“差不多了,老白,你出手吧。”

老白嘿嘿地道:“我真佩服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沉的住气,如果不是为了我儿子,老实说,我真不愿意有你这样的对手,因为你冷静,机警,这说明了你本身功力的深厚…”

燕云飞哈哈地笑道:“承蒙夸奖,我还是要杀你。”

老白一沉道:“为了柳含烟?”

燕云飞嗯了一声道:“含烟虽然曾对不起过我,她毕竟和我拜过堂,虽无夫妻之实,却有夫妻之名,人死不能复生,却可以由她的亲人替她报仇,我是她老公,这个责任就由我来负责了……”

老白嘿嘿地道:“说的好,燕云飞,想要报仇,得先看看能不能躲过这百毒之毒,我担心你还没有出手,人就躺下了。”

燕云飞哈哈地道:“你错了,我从不束手待毙,会主动出手——”

话音一落,毒魔老白的身子已随着燕云飞的话声蓦地拉了起来,一只手掌在半空里扬起,一道莹莹如银的光晕,从他掌心中透了出来,所有人都知道,那道银晕正是百毒之毒的余光,杜八急吼道:“闭住气——”

百毒之毒天下无敌,中者即死,草木即腐,伍真子、段洪。项七、老沙,哪个不是道上的顶尖高手,他们虽然个个都能自立场面,个个自成一格,但,对这种闻名天下的巨毒,哪个敢掉以轻心,个个运起功来,严防有半丝渗入,个个衣袍隆起,将四周的空气逼向外去——陡然间——在毒魔老白的身子方始掠起的刹那,一片耀眼夺目的冷光也随着燕云飞那暴起的身子而颤起,人人都认为燕云飞如果是个聪明人,应该闪避毒魔老白的那一掌,至少要避开百毒之毒的正锋,决不可与老白的毒掌相迎。

但燕云飞却硬往上栽,不但不避,反而迎上——除了他不想活了,别人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

剑刃在空中颤闪中没入,快的连社八那么高深身手的人都没看见这一剑是怎么发出的,而半空里却有了响声“啊——”

那是老白惨厉的一叫,那只扬起的右手已随着这声惨叫而断落在剧痛之下,手掌断落地上,已紧紧的扭握在一起,掌心的白色银光晕全在指握之中——段洪的身子暴起,一脚将那只断落的手掌踢向大厅之外,噗地一声,那截断掌已沉入厅外的荷花池塘中,老白怒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连杜八的脸色都变了,江湖小子段洪是他手下最得意的大将,武功之高江湖上能和他列同级的人不多,段洪今天能不顾显身的把老白的手掌踢飞了,对杜八来说,怎么也想不透道理,他到底站在那边?杜人微怒道:“小段,你……”

段洪长吐口气,道:“八爷,难不成咱们全要死在百毒之毒里,燕朋友斩其手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不要他的毒散播开来,我知道八爷有这个能力抵抗得了百毒之毒,但,其他的兄弟呢?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

杜八爷是个何等心机的人,段洪一番话说的有理,表里都交待的过去,他心里虽不满意段洪这么做,可是当着这么多江湖道上的朋友,他只有忍住了。

他嘿嘿地道:“干的好。”

毒魔老白闻言大怒,他断了一只手掌,早已痛的额头淌汗,他是个不服输的人,虽然疼痛能要了他的命,他还是强忍住了,一听杜八爷的话声,怒道:“杜八,你这是吃里扒外。”

杜八爷嘿嘿地道:“老白,你老了,老的连头脑都不清楚了,我这位小兄弟是为了大家好,处置的很不错……”

老白厉声道:“替我杀了那小子。”

杜八嘿嘿地道:“他跑不了,我老杜自然会出手。”

老白哼地一声道:“我看你是不敢出手,老杜,别人不知道你的野心,我老白可看出来了,你一直在利用自己的朋友为你卖命,看看老营盘的一些道上朋友,哪个不是灰头土脸栽在姓燕的手里,而你,除了动动嘴外,出过手没有?嗯,如果我老白料的不错,下个出手的一定是伍真子或是段洪那小子,你决不会轻易下场……”

这番话可给杜八相当的难堪,杜八爷城府再深,修养再好,在伍真子和段洪面前还是拉不下这个脸来,他脸色一变,冷冷地道:“老白,你是给我难堪。”

老白苍白的道:“老白瞧不起你。”

杜八爷笑道:“说的好,老白,谢谢你的教诲…”

此人果然表现着一番不同的气度,双手一拱,老白痛苦的眉头刚刚一皱,只见一缕冷光蓦然暴射了过来,此刻双方距离太近,老白更不会想到杜八会在强敌环视之前要杀自己,一愣之下,那一缕白光已穿进他的肚子里,他急的一捂肚子,鲜血已涌了出来,数滴鲜血居然洒在杜八爷的衣袖上。

颤了一颤,老白颤声道:“老杜,果然好毒——”

杜八不屑的道:“这只怪你话太多了,话多了,就得死…”

老白苍白的道:“你不会有朋友——”

点点头,杜八嘿嘿地道:“我要朋友干什么?我只要有实力,有实力自然就有朋友,你老白不是看我杜八确实有点苗头,你会那么甘心的跑来老营盘卖命?呸,太可笑了……”

老白吼道:“你不会善终……”

杜八哼地一声道:“那是说你自己,现在就是你的报应。”

老白大吼一声,血随着肠子涌出来,他一头栽在地上,但,此人并没有当场死了,他在地上,挣扎的又坐了起来,凄厉悲怒的瞪着社八,颤声道:“老杜,姓白的不会白白而死。”

杜八不屑的道:“去你的,你还能有什么做为,嗯?”

老白哈哈狂笑道:“看看你身上那么滴血,我是个毒人,全身上下无一不毒,连吐口吐沫都能毒死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