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24章

作者:柳残阳

江湖小子段洪并不想和杜八动手,人一晃已问了出去,杜八只知道自己手下段洪有一身好功夫,两个人却从没切磋过,如今一剑疾洒而出,段洪已轻灵的闪过,杜八心里一寒,这才知段洪才是个真正可怕的敌人。

杜八厉道:“你想逃——”

段洪一刹身子,位立地上,冷冷地道:“八爷,我劝你别动手。”

杜八一怔道:“为什么?”

段洪嘿嘿地道:“你中了毒,妄用真气,毒会攻心的,念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必须警告你,老白的毒是天下有名的,如果你不信邪,待会儿你会神智紊乱,必然发狂而死。”

杜八怒道:“胡说!”

段洪嘿嘿地道:“不信咱们走着瞧——”

仅这几句话的时间,杜八已经感觉出不对劲了。他只觉有股燥热冲了上来,全身居然渗出了汗珠,心里一急,他猛地往外跃去,大吼道:“段洪,我会宰了你——”

这个人说走就走,连一点讯息都没有,胡冠中和其余的兄弟只知道段洪和八爷在低头细语,根本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此刻杜八突然飞身离去,他们不过是略感意外,手底下却丝毫不松手。

老沙今日还真厉害,这一阵拼命,逼的胡冠中始终冲不进来,老胡有点不信邪的道:“伍真子,你他妈的站在那里凉快……”

伍真子冷冷地道:“我不想趟这浑水了……”

这个人的确有种与众不同的气度,他可不是乘人之危的人,任胡冠中如何招呼,他始终没加入他们那一伙,杜八一离去,伍真子也拂袖向外行去。

段洪呵呵地道:“老胡,你太辛苦了。”

胡冠中精神一振,道:“段兄,宰了他们——”

段洪人如幽灵样的飘飘过来,他的剑猛地出鞘,顿时砍了随在胡冠中身后的两个汉子,那些汉子全是老营盘的手下,平日对这位护法可怕到了极点,此刻一见他出手杀了自己人,俱吓的停了手,同声问道:“段爷,这是——”

段洪冷冷地道:“统统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胡冠中如丈二和尚摸不着边一样,愣愣地道:“段兄,这是干什么?”

段洪蓦地一脚端出,道:“干你,你这个王八蛋,专打落水狗的东西——”

他突然脚踹过来,胡冠中哪会防到社八手下的第一条汉子会间不吭声的向自己下手,猝不及防的情形下,那一脚正中了胡冠中的小肚子上,胡冠中仰天一翻,人已被踹倒在地上——胡冠中吼道:“这是哪门子邪毒,我可是你们八爷千邀万请的客人,你他妈的好歹不分的踹我一脚,姓段的,八爷呢?他可要给我一个交待——”

段洪的剑倏地落向胡冠中的面前,段洪道:“老胡,给我闭嘴——”

胡冠中吼道:“这是什么跟什么?简直是敌友不分么?我可是老营盘的好友,你他妈的乱来——”

呜——冷光一颤,胡冠中只觉脸上一凉随即又是一痛,一条血口从脸上划了开来,江湖小子段洪就是这么狠,他能博得小子之名,自非一般能耐可比,手段激烈,一向博得老营盘兄弟的咋舌,胡冠中还没弄清楚对手是谁,尚不知自己遇上了煞星呢——胡冠中满脸是血,跃起来,吼道:“姓段的,你给我记住,此仇必定要报——”

此刻鲜血滴了他一身,胡冠中撂下几句狠话就想赶快先处理自己的伤处,摇摇晃晃向外奔去,哪想到今天可遇了邪了,江湖小子段洪是个最不信邪的人,他冷冷一笑,沉声道:“老胡,站住。”

胡冠中一回头,怒道:“怎么?你还想赶尽杀绝——”

江湖小子段洪怒道:“砍下你那条手来。”

胡冠中一呆,道:“你,这是为什么?”

江湖小子段洪冷冷地道:“你对我大哥不敬,这是惩罚——”

胡冠中傻眼了,道:“谁是你大哥?”

江湖小子段洪冷笑道:“燕云飞——”

胡冠中一呆道:“没弄错吧,他是老营盘的敌人……”

江湖小子段洪嘿嘿地道:“错不了,燕云飞就是我大哥——”

胡冠中一跃身道:“我不信!”

他知道事情不妙了,刚才自己落井下石,惹毛了这个段姓小子,看样子段洪决不会饶了自己,苗头不对,他溜之为先,移身夺门而去。

人影一晃,段洪已拦在胡冠中的面前,脸上仿佛罩上一层寒冰,一点情份也没有的瞪着胡冠中,道:“想溜?”

刷地一声,一溜剑光快疾的挥了出去,胡冠中惨叫一声,一条手臂已给硬生生的劈了下来,段洪不屑的冷笑一声,人已走了回来。

项七大叫道:“段兄,真行——”

段洪朝燕云飞一笑道:“大哥,你还满意吧?”

燕云飞皱了皱眉头,喘了口气,道:“他是个小人,值得么?”

段洪哈哈地道:“小人才可怕,如果他现在得势,只怕手段比这个还烈,看看刚才那副德生,他恨不得把你千割万剜的剁了,此时此刻不了结了他,待会儿,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手段对付我们呢——”

燕云飞咬了咬牙,道:“杜八呢?”

段洪皱眉道:“你伤的不轻,不适合再动手。”

燕云飞舐了舐嘴chún,道:“我如果放了杜八,往后江湖这条路就更难走了,瞧瞧老营盘这些人手,哪个不是脚跺四海颤的人,杜八能搬了这么多人,他不会甘心这次的挫败……”

段洪嘿嘿地道:“他中毒了,至少目前不会动手了。”

摇摇头,燕云飞苦笑道:“你虽然跟了他很多年,不一定了解这个人,我太了解他了,他天生好斗,最不服输,当年败在我手里,认为是毕生之辱,所以才会杀项家数口,目的就是要逼我来老营盘,这次亏了你,如果不是你暗中相助,我们真来不了这里,可是你身份暴露了,杜八不会再放过你了。”

段洪大笑道:“兄弟哥,如果不是你不答应,几年前我就把他给干了,这老小子年已不惑,杀人放火,姦婬好色——”

底下的话还没说定,“姦婬好色——”那几个字触动了他的灵感,段洪一拍掌,道:“他躲在小玉哪里——”

燕云飞一怔,道:“小玉是谁?”

段洪嘿嘿地道:“一个天下最騒的女人,一个媚术和媚功能化了所有男人的女人,老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个女人,他中了毒,一定找小玉替他解毒——”

项七怒声道:“他妈的,那个烂女人,一双勾魂眼能把男人勾的咽口水,多少杂碎受不了这女人的磨蹭,心甘情愿的为她奔命,连他妈的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段洪嘿嘿地道:“骂的好,小玉不但有副勾人的眼睛,雪白的肌肤更让男人倾倒,俗语说一白遮三丑,这娘们的全身罩在一张白皮里,使人们感觉不出她有什么缺点,唯一的缺点就是她天性喜欢男人……”

项七不屑的道:“我老项就不会上这女人的当。”

老沙哼地一声道:“那是你还没见着这女人,如果你见了她,她只要朝你咧咧嘴笑上那么一笑,我保证你受不了……”

项七怒声道:“你怎么知道?”

老沙长叹一口气,道:“我见过她了,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项七一愣,好奇的喝道:“你上了当……”

老沙脸一红,道:“差那么点,七八年前我有个好朋友叫王勉,有功夫王之称,他在道上是个狠角色,不知怎的和这女人勾上了,功夫王的老婆哭着闹着要我找回王勉,为了好友,为了老友的老婆,我找上小玉,老实说,连我都动心了,如果我不是保持极度的冷静,只怕我修炼多年的童子功都要给破了,王勉不但不感激我好言相劝,最后还翻脸了,从那次以后,我才知道那女人的厉害……”

项七跺脚道:“慢着,老沙,姓王的是不是还窝在小玉那里,据我所知小玉所窝藏的汉子,全是武林追杀榜上的要犯,个个恶事做尽,丧心病狂,不论黑白两道,碰上追杀榜列名的人,务必要除掉他们……”

段洪点头道:“老项见闻颇广,不错,小玉身边的人,那个不是可杀之徒,杜八和小玉攀上关系,也就是看中小玉身边那些恶徒……”

燕云飞咬了咬嘴chún,道:“兄弟,小玉在哪里?”

段洪大哼,道:“我的爷,你有毛病,看看你伤的样子,现在还能动手么?兄弟,老营盘的人全走光了,杜八先溜,余下的人我全罩的住,现在你暂时在这里疗伤,等你伤势好了,咱们再找杜八……”

摇摇头,燕云飞苦笑道:“兄弟,这点伤在咱们江湖人眼里算得了什么?跑了杜八,事情就不一样了,杜八不是普通江湖枭雄,他武功好,脑筋更好,如果咱们给了他翻身的机会,咱们将死无葬身之地,在他还没有完全立足脚前,我们一定要采取主动,唯有主动才能除去这个心头之恶——”

老沙沉思道:“说的对。”

段洪想了想,道:“兄弟,你说的有理,不过有件事我必须向你说明。”

燕云飞哦了一声道:“说吧,在这里咱们什么话都可以说。”

段洪道:“我曾说过,老营盘如果是铜墙铁壁,小玉哪里就是中流抵柱,小玉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道上朋友视那里为血崖,不但形势险要,小玉手下的人更是难惹难缠,个个杀人如麻,手段酷毒,最可怕的是他们个个武功高绝,像兄弟我这样身手的人比比皆是,杜八谁都敢惹,就是不惹小玉,他很清楚这女人的实力,虽然他和小玉有很亲密的关系,逢年过节,他必亲自带着礼物登门拜谢,杜八这头老狐狸已有五六十岁,并不是重色之人,小玉虽有惊天之美,要迷倒这个老狐狸也没有那么容易,他所以会那么巴结小玉,就是要仰仗小玉手下那些人……”

一震,燕云飞道:“小玉真有那么大的苗头……”

段洪长吸口气,道:“兄弟,别人不知道咱们哥们的脾气,你应该了解小弟的作风,我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最喜欢惹是生非,而惹的事愈大愈高兴,可是对小玉那边,我还真惹不起,不但我惹不起,连你也惹不起——”

燕云飞眉头一皱,道:“兄弟,你长他人威风——”

段洪一摇头,道:“不,我是个不信邪的人,可是有一回小玉差吕雄上老营盘传信的那一次,我才相信小玉的能耐有多大了,想想看,吕雄是何许人?各位肚子里一定比我还清楚,吕雄如此的大名,而吕雄在小玉眼里,只不过是个跑腿的……”

吕雄,铁把子吕雄,江湖上列名十大凶徒的吕雄,这个横行江湖二十余年的凶神,居然在小玉身边当差,人的名、树的影,在江湖跑的、道上滚的,有哪个不知道此兄的大名,他凶的毒、性情酷,手下从不留半点活口,据说吕雄凶性天成,其兄吕浩,为了劝他,吕雄拔剑连这个兄长都杀了,可见此人凶性有多烈了……

项七睁大了眼,道:“妈的,这凶神也在那里?”

段洪点点头,道:“兄弟,咱们这几人加起来,固然在江湖上能闯出个局面,但,要和小玉斗,还嫌单薄了点——”

咬咬牙,燕云飞道:“你怕了?”

段洪咽了一口口水,道:“兄弟,我是担心……”

燕云飞凛然的道:“我不管小玉身边有吕雄也好,还是有歪嘴子也好,杜八既然去了那里,我就要追到那里,小王如果不干涉便罢,如果真要强出头,大家只有硬干了……”

段洪正色道:“兄弟,真给你说中了,歪嘴子还真在哪里……”

又是一个响当当的狠角色,歪嘴子姜大牙也是列名凶人之一,他最爱生食人心,嘴歪眼斜的一副怪长相,而死在他手的人,哪个的心肺不被他掏出来咬上几口……

老沙叹道:“单单这两个人就够咱们瞧的了。”

燕云飞不屑的道:“别给人家吓死,他们两个又能拦住谁?”

段洪大哼道:“兄弟,你还是要去?”

燕云飞坚定的道:“不错,否则我们就别混了,传出江湖人家会怎么说咱们,更何况杜八也不会轻易罢手,难道,我们非让人家堵上了才舒服……”

段洪想了想,道:“兄弟,那会赔上所有兄弟的命……”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怕的就别去,这条命我早不想要了。”

项七恨声道:“当家的,我去——”

段洪瞪了项七一眼,道:“你去,你不怕死!老项,别以为胆子只有你有,我段洪也不是怕死的人,不过,咱们要死也要死的值得,至少也要捞个本……”

老沙低声道:“段老弟,你有何高见?”

段洪咬了咬牙,道:“我们必须调几个人来。”

老沙道:“调谁?谁会跟我们去拼命?”

段洪笑道:“别忘了,寒玉和雪无痕也是咱们的兄弟。”

燕云飞摇头道:“不行,他们不必跟着咱们送死。”

段洪大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