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

第25章

作者:柳残阳

天色刚泛鱼白,桃子铺尚在综俄中,鸡鸣过了不过半盏茶的时光,一只灰白的鸽子已飞进阳不悔的宅第里,阳氏大宅在桃子铺是手届一指的大院,阳不悔在地方上人人敬为大拇哥,就是天下第一条好汉的意思,在桃子铺任何纷争,只要大拇哥阳不悔一出面,任何事都能摆平,小玉能看重大拇哥,正是她独具眼光的地方,也知道阳不悔深具这种生杀的权力……

灰鸽一入了阳宅,立刻落在阳不悔的手中,他此刻晨间正率领着宅中兄弟练功,一看鸽子的脚环,已知道是哪里来的飞鸽了。

阳不悔威武勇猛,天生一副武夫的架势,敞开着胸膛,汗珠犹在那里淌着,他已拉下脚环的信签,轻轻揭开一看,阳不悔仰天一声长笑。

四周二十多位宅中兄弟全然不知这位大拇哥为何这般长笑,立刻有人叫道:“大拇哥,什么事这么好笑。”

阳不悔脸色一沉,道:“快请段兄弟来……”

全宅子的兄弟,没有不知道江湖小子段洪是这位大拇哥的生死之友,昨天入了宅子,几乎没有露过面,现在,大清早里,大拇哥阳不悔撂下了话,要请这位段兄弟出来,顿时知道,那只信鸽一定和这位江湖小子有相当的关连,立刻有人跑去传唤了。

阳不悔一挥手,道:“今天不练了,你们去歇着吧。”

宅子里的兄弟,全是阳不悔的老班底,他们跟了阳不悔这么多年,当然知道这个龙头大哥的脾气,纷纷移身闪开,唯恐让阳不悔看了碍眼。

大院里顿时显得冷冷清清,先前的热闹劲儿已全都烟消云散,阳不悔站在那里深长的吸了口气,先让自己的头脑清爽一下,眼神已落在缓缓行来的段洪身上,段洪呵呵地道:“阳老大,你找我……”

阳不悔嘿嘿地道:“没事不敢打扰你和那位燕当家的,瞧瞧,血崖的玉姑娘来了信息,她可给兄弟出了道难题——”

段洪瞄了一眼信上的字迹,道:“这女人真是料事如神,她已猜到我们兄弟一定会在桃子铺落脚,所以给了你老兄一个大难题……”

阳不悔嘿嘿地道:“她要我在这里截下你们……”

段洪点头道:“兄弟,你的意思?”

阳不悔呸地一声道:“他妈的,小段,你把我阳不悔看成什么样的人了,我难道是个不仁不义的畜牲么?别说我不会干这种事,就是有人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卖友求荣……”

段洪一伸大拇指,道:“好,连我都要叫你一声大拇哥了。”

阳不悔嘿嘿地道:“兄弟,你明白,玉姑娘那边全是狠角色,我阳不悔惹不起她,她希望我能在桃子铺截下你们,你明白,我办不到,可是,我又找不出更好的理由拒绝她…”

段洪沉思道:“你就告诉她,我们已落在你手里了。”

阳不悔哈哈大笑道:“兄弟,玉姑娘不是个傻蛋,我阳不悔这点能耐,她清楚的很,对付普通人也许绰绰有余,要对付你和燕当家的,嘿嘿,还差一点——”

段洪淡淡地道:“咱们这就叫做将计就计……”

阳不悔一怔道:“将计就计……”

段洪嗯了一声道:“一切都别担心,看我安排吧。”

三天后——三天的日子很快的过去了,桃子铺的传话已到了玉姑娘的手里,她看了阳不悔的来信,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她唤来了吕雄和王勉,把阳不悔的信扔给了他们,道:“阳不悔有信来了,他愿意听候咱们差遣,不过,他需要人手,恁阳家那些兄弟,他没有把握办的到,希望我能派你们其中之一过去帮忙……”

吕雄鼻子里哼地一声道:“没出息,一个姓燕的就让阳不悔怕了。”

王勉凝重的道:“我倒不认为是这样,由阳不悔的信里,看出此人的确愿意帮助我们,恁阳家那点道行,的确很难截下燕云飞,玉姑娘,咱们不妨派几个人过去。”

嗯了声,玉姑娘道:“依你看谁去最恰当……”

王勉想了想,道:“吕雄必须坐镇血崖,歪嘴子姜大牙有勇无谋,这件事还是我下山一趟了……”

小玉想了想道:“也好,什么时候动身——”

王勉沉思道:“最好今天,愈快愈好。”

小玉点头道:“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血崖的三大霸子就这样议定了,王勉做事一向冷静,更善谋略,他立刻整理了一下装束,亲手挑了二十名机灵的兄弟,乘天色未晚,火速奔向桃子铺。

阳不悔早已布置妥当,王勉的人手一进桃子铺,兄弟已报了上来,他立刻开门迎接,拱手道:“王兄,阳不悔早已恭迎多时……”

阳家宅子占地极广,四周房舍林立,面朝北的铁铸大门一启,发出格格之声,王勉一行兄弟在阳不悔的招呼下,已各自安顿好,王勉看了看宅院的形势,暗中也是一震,阳不悔能博得大拇哥之誉果然不是盖的,仅这个场面就十分可观,他立刻笑道:“兄弟,打扰了。”

阳不悔拱手道:“王兄,里面请——”

在阳不悔的带领下,王勉随着进了大厅,立刻有人送上来茶茗,王勉淡淡一笑道:“兄弟,他们人还没到么?”

阳不悔淡淡地道:“王兄,我想先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王勉一怔道:“朋友?阳不悔,你没弄错吧,这趟下山,兄弟是秘密来的,主要的是对付姓燕的,如果在桃子铺折了姓燕的威风,血崖这趟就是他们命丧当场的时刻……”

阳不悔淡淡地道:“兄弟,你不愧是个人物,人还没坐好,立刻就想到那件事,先别那么大的火气,这几位朋友对你三兄可久仰已久,你不见见他们,也许会终身遣憾……”

王勉不乐的道:“是谁?我可不愿意交那些无名之辈……”

口吻是够狂了,寻常之辈根本不入他的法眼,这就是血崖三把手之一的傲劲,哪知道,王勉的话声甫自嘴边消逝,甫大咧咧的摆着道上人物的谱,晃眼间,在他眼皮子底下站了四个魁梧的汉子,个个都是那么眼生,个个是那么有样子,他们俱称得上是个人物。

站在最前面的是个潇洒而生气勃勃的汉子,眼神里冷傲的能令人寒惧,王勉的心突然往下一沉,出道大半辈子了,他这一刻仿佛跌在无底的深渊里,愣愣地道:“阳不悔,这是怎么回事……”

毕竟江湖跑久了,眼皮子底下藏不了沙子,江湖小子段洪的模样他们清楚得很,段洪就站在那个人令人寒悸的年轻人身后,有段洪在,他想到了燕……阳不悔卖了他,阳不悔大胆的做了圈套,他故意摆了道……

阳不悔大笑道:“兄弟,怎么啦?什么事让你王兄这么吃惊……”

王勉厉声道:“阳不悔,你出卖了玉姑娘……”

摇摇头,阳不悔笑道:“太严重了,血崖的玉姑娘雄霸一方,眼皮子下面没有不听她的,血崖能挣出那个局面全是玉姑娘靠脱裤子换来的,她他妈的不要脸透了。”

王勉吼道:“大胆,阳不悔,你敢派玉姑娘的不是。”

阳不悔哼地一声道:“在桃子铺我有什么不敢做的,你以为这是你们血崖那一亩三分地,嗯?我阳不悔是什么样的人,恁什么替血崖截下燕当家的……”

王勉愤愤地道:“好,阳不悔,那后果会很严重,天下敢耍血崖玉姑娘的人不多,桃子铺将换来血屠的惨烈悲剧,阳不悔,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晚了你会倒霉—一”

阳不悔仰天大笑道:“我的名字你总知道吧?”

王勉冷冷地道:“阳不悔,你玩什么把戏!”

阳不悔冷冷地道:“我办事从来不会后悔,既然做了,就干到底,王勉,瞪起眼来看看我们燕当家的,他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也许你得和他商量商量……”

王勉一震,修地瞪着燕云飞,道:“我早该想到姓燕的不会那么简单,更要想到阳不悔是个靠不住的人,行,燕朋友,王勉已入了圈套,要杀要剜,全恁你们了……”

淡淡一笑,燕云飞道:“王朋友,何必火气那么大,咱们都是道上响叮当的角色,虽然大家从没照过面,彼此却早有个耳闻,对王兄弟那手大力金钢掌我是早已心仪已久,今天有幸能认识你这样的朋友,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王勉心里悄悄好受点,人家毕竟是道上的狠角色,也见过大世面的人,说出的话是不温不火,在冷厉中又透了点人情味,这正是拿捏到分寸的地方,他嘿嘿地道:“好说,燕当家,我也是很佩服阁下的胆识,不但挑了老营盘杜八的老窝,居然还要硬闯血崖,燕当家的,容我王勉劝一句,请不要硬闯血崖,咱们还能留点情份……”

燕云飞笑道:“王朋友,血崖的玉姑娘也是个人物,燕某人并不想树下这样的敌手,但是,那并不表示是燕某人怕了血崖,而是武林中的互相敬重而已,如果玉姑娘肯交出杜八,咱们不会是敌人,而可能成为朋友……”

摇摇头,王勉道:“燕朋友也许不知道,玉当家的已答应杜八,只要杜八不离开血崖,没有人能动他一根毫毛……”

燕云飞脸色一沉,道:“那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王勉冷冷地道:“玉姑娘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更改,说出的话更是斩钉截铁……”

燕云飞哦了一声道:“王兄,我只能说很不幸,你是血崖头头一个栽的兄弟,我们希望吕雄和歪嘴子姜于牙也来,没想到他们两个命大,没跟你一块来……”

闻言后,王勉神情大变,道:“你想干什么?”

燕云飞冷冷地道:“要借重王兄踏入血崖……”

王勉大叫道:“休想!”

燕云飞冷冷地道:“只怕由不得你了。”

王勉猛的站了起来,道:“怎么,燕当家想用人多压人?别忘了,阳家宅子里也有我的兄弟,他们虽然不是武林中顶尖高手,却也个个能杀能战,如果诸位妄想对在下使用武力,嘿嘿,阳家大宅将成为杀戮之地……”

这话并不是威胁,而是他对自己手下深具信心,虽然阳氏大宅不是他的地盘,他相信恁血崖兄弟的实力,足足可以冲杀出去。

哪知,这番话触怒了阳不悔,他闻言后,仰天一声大笑,上前道:“王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王勉一怔,道:“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明白么?”

阳不悔冷笑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击了一下掌,大厅外,立刻有穿全身黑衣的汉子行了进来,他是阳不悔贴身的心腹之一董俊,此人精明能干,凡事由他安排后,阳不悔诸事都可放心,董俊向阳不悔行了个礼,道:“董俊候着了。”

阳不悔嘿嘿地道:“我们这位王勉兄想知道他的兄弟此刻近况……”

董俊淡淡地道:“全照阳当家的吩咐,已逐个分开,将他们完全控制住了,这二十条汉子,此刻像群猪一样的温驯……”

嗯,阳不悔瞄了王勉一眼,道:“正朋友,听见没有,你还指望你的兄弟能有所做为么?”

王勉脸色刹时苍白,他没想到会栽的那么凄惨,连回手反击的力量都没有,他忽然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了谱,只怪血崖的玉姑娘太大意了,也自视太高了,在玉姑娘的心里,小小的阳不悔不敢叛变,不敢耍任何花招,一时的大意,才造成千古之恨,他颤声道:“栽了。”

阳不悔冷冷地道:“既然栽了,那就认命吧。”

王勉苦涩的道:“阳不悔,血崖必会杀你……”

摇摇头,阳不悔道:“机会不大了,我们会去找玉姑娘结结总帐……”

王勉嘿嘿地道:“门都没有,玉姑娘发现我们兄弟没有回去复命,一定会知道这里出了漏子,她会随机应变……”

燕云飞不屑的道:“很可惜,她永远不会知道……”

一震,王勉诧异的道:“为什么?”

燕云飞哼地一声,道:“老沙。”

老沙上前道:“当家的,老沙在听着呢。”

燕云飞道:“给这位王朋友看看,也好让他死了这条心。”

老沙点头道:“是——”

老沙立刻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他仔细的将那张人皮面具复在面上,哈哈两声,道:“王勉,你看我扮的可像……”

王勉抬头一看,心里登时大骇,老沙戴着人皮面具,居然长的跟他一模一样,如果老沙此刻站在玉姑娘的面前,决不会有人看出他是伪装的,王勉大哼道:“这…”

燕云飞冷冷地道:“这就是告诉你,我们只要一踏进血崖范围,老沙就会让你们的兄弟误以为老沙就是你,我们很容易混进你们的堂口,你们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定禁不住我们的偷袭,而损失惨重……”

王勉额际淌汗道:“他扮的再像,口音还是瞒不过我们的玉姑娘……”

燕云飞大笑道:“你要是有这个想法,你就大错特错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